-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李牧聞言後,不免莞爾而笑!廉頗竟然還問及著他的意見來,這不無疑是關公麵前耍大刀的嘛!

李牧半晌之後,纔回聲間道:“廉將軍,李牧觀胡人頗似在等我趙師外出迎戰,不若我趙師就此與胡人相持下去,耗死他們胡人部落!”

李牧的話,讓著廉頗聽後卻是搖頭相拒道:“這法子對付胡人部落,倒不失為一個好方法!但我廉頗在來至半途時,就收到王上的王命,說是要一戰而滅胡人部落,使著我趙國邊境之地數十年無胡人擾亂!”

廉頗的話,讓著在場間的將領們無一的不驚詫失色間來!一直間一來,他們對胡人作戰,就是勝少敗多!趙王當真是心大啊,還想著要一戰而使著胡人不敢犯邊……

這樣的想法,他們這些趙國邊境將士看來,無疑於是癡人說夢罷了!

廉頗掃視了一圈場內間將士的神色後,自是明白著他們所流露出的意思!這樣的表情,當初在幾之戰時,麵對虎狼之師的秦軍,當時的趙國士卒也曾這麼的流露過……

那是一種遇見強者所油然而發的一種情感流露……並不是一種什麼怪誕之事來!

李牧聽後默默無言,副將趙禹則是應聲間道:“廉頗將軍,初臨此地,你還是先行間查視四周後再行下斷!”

廉頗聽著趙禹的話後,隻得是輕點下頭來道:“也罷,還是檢視一番胡人的駐紮營地情況後,再行間決定不遲!”

廉頗說話之間,就直接間的前赴至城牆之上,檢視著麵前間的胡人部落來!

胡人部落相近而連,使著廉頗在檢視起來時,蔚為壯觀!而廉頗在看時,下麵間的胡人部落,此刻間正在枕戈待旦,準備著兵伐他們來呢……

東胡等胡人部族雖然不善於攻伐之戰,但如今在麵對這麼難啃的骨頭時,他們也是不無得準備著攻城利器來,準備著一戰攻克來!

長城之上,人影散動!下麵的胡人見了以後,絲毫不以為意!自是僵持在此後,他們胡人對於趙國士卒不停間的換防就無絲毫間的放在心中來,反正又不開戰!

廉頗在看了眼胡人的營地後,就對著跟隨在自己身旁的趙禹聲道:“趙禹將軍,眼下間的胡人,你可覺著對戰時,有著幾分的勝算?”

趙禹對於廉頗的問話,不知如何而對!戰場之上的事情,瞬息萬變!而且,胡人往往做事之時,摸不著頭腦,彆看現在下麵的他們,一個個的氣息奄奄,但隻要一經交戰,他們的戰力讓人咋舌不已……

環視一週間的廉頗,就立即間的走了下去!對於眼前間的局勢,他腦海之間正在思量著如何破解來呢?

……

城牆內的將帳之中,初來乍到廉頗看著坐立著的將士們道:“諸位將軍,廉某初來乍到,不甚明白邊境戰事!因此,此番對胡之戰,廉某可是要聽諸位將軍的意思來!”

廉頗的自謙之言,讓著在場間的眾人紛紛笑聲而道:“廉將軍乃為我趙國首屈一指的大將,我等豈敢喧賓奪主!還是廉將軍吩咐我等如何的行兵……”

在場諸人皆禮節般的你推我往,看起來極為間的謙遜!直到副將趙禹看著,他再不發聲的話,也不知他們推太極般的推辭能推往何時!

趙禹輕“咳”著一聲道:“莫再爭執了,既然廉將軍讓爾等回話,爾等自當是知無不言,言無不儘!何須藏著掖著?說出來當是讓廉將軍參詳一番來!”

在場的將士,以著原來的雁門郡將軍們居多!他們在聽到趙禹的話後,無一的不是心生羞愧之色來!

末了,場內間的一員小將則是主動聲道:“將軍,如今廉將軍率眾師而至,自當是一鼓作氣的攻伐城外間胡人部落,如此眾多將士,何須想什麼謀略間來?”

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若是都想著他這般的打戰,那可當真危險的很啊!

合眾多而攻於一處,這纔是主將間所在思慮的事情來!廉頗聽著他的話後,不置可否的一笑了之!對於場內的諸將,廉頗最為期待的莫過於李牧的回話來了……

廉頗見著李牧一直間的在盯著地圖而看,不無的問話道:“李牧將軍,今日在此地內,可能言之你的滅胡之策?”

對於廉頗緊追不放的問話,李牧終究是敗下陣來道:“稟將軍,在李牧講及計策之前!李牧有幾言,想讓將軍據實告知!”

廉頗:“李牧有言,但問無妨!我廉頗自是知無不言,言無不儘!”

“敢問廉頗將軍,此番將軍率師而至,聽從王上之意,說是要剿滅胡人,將軍可是要以步兵之師來對戰胡人部落?”

廉頗想了下後,就點頭同意間道:“不瞞諸位,我廉頗的手上諸兵,乃是防守魏、韓、秦三國而引來的將士,手下騎兵自是匱乏!李牧之言不假?”

廉頗的回答,不無的使著場內諸人頓生陰霾之色來!冇有強大的騎兵為依靠,他們拿什麼來滅胡人呢?

依靠廉頗此番而來所率領的數萬名步兵士卒嗎?

簡直就是在搞笑!

依靠步兵能夠擊退胡人的話,雁門郡不會是現在的這幅光景!趙禹在此為將時,就不止一次的與著胡人交過手來!到最後均是因為自己手下的將士,打也打不過,追也追不上,最後來無疾而終!

如今,你廉頗又是這麼一番姿態,在場間的諸將,焉能往好的方麵想來?對於廉頗的實誠之言,李牧倒是有著幾分的意外!

不過,既然廉頗如此而說後,本來還想繼續問彆的李牧就停製下道:“廉將軍實誠之言,牧自是無甚可問!至於廉將軍所問我的破敵之計,牧隻不過初具想法,講出之時,怕是會貽笑大方來!”

聽到李牧自謙的話,場間不少將士不免“唏噓”起來,都是一群糙老爺們,至於還在此藏著掖著的?

說出來,讓著大家聽及後不就行了?是騾子是馬,拉出來溜溜才行啊!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