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進入銅鏽的大門,裡麵是間很樸素的房間,隻有六七十個平方大小,隻有一張床一個箱子。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冇有智慧之神的遺骸,似乎也冇有留下其他的東西。

這樣的地方,也能稱之為墓地嗎?

張遠航輕輕的打開靠在牆邊的箱子,陡然間無窮無儘的黑暗印照在他的眼前,幾欲撲麵而來,讓他忍不住就往後一仰,差點就跌倒在地上。

弗洛拉和曦等人連忙簇擁了過來,關心的詢問是否受了傷。

不過張遠航隻是搖了搖頭,看向了被自己打開的箱子。

在那裡,盛裝著黑暗,剛纔他就是被這些黑暗所嚇到的。

這些黑暗,不像是純粹的黑暗,反而像是夜空,在其中有著星星點點的光斑。

這光斑極為的細小和陰暗,猛然一看過去,就好像全部都是黑暗了。

隻有細細的觀察,才能在那無窮無儘的黑暗中,發現這一點光斑。

張遠航皺著眉頭仔細打量,越看越覺得這箱子裡的黑暗非常奇怪。

這種黑暗不會給他任何可怕的負麵情緒,看著這些黑暗,張遠航感到自己的心靈開始寧靜,一種安寧的感覺遍佈了他的全身。

長久的觀察,張遠航甚至還發現,自己的精神也開始旺盛起來,甚至就連靈魂也有著些微的成長。

“這是好東西啊。”張遠航伸手朝著箱子裡的黑暗伸了過去,“我來看看,這究竟是什麼。”

他伸手伸到了箱子裡,突然眉頭一皺,手裡空無一物,那些黑暗和其中的光斑根本無法觸摸到。

他用手攪了攪,發覺黑暗和光斑冇有絲毫的動靜。

“有趣,這黑暗和光斑似乎處於另一個空間一樣。”張遠航將手收了回來,準備摸著下巴思考問題。

但是下一刻,他的雙手頓時僵硬在原地,他眼角的餘光看到了,一抹黑色的流光殘留在他的手掌上,順著他的手臂,慢慢滑落了下去。

“怎麼會,冇有一絲的觸感,怎麼就到了我的手上?”張遠航屏息靜神,將手擺正,那抹黑色的流光頓時就滑落到了他的手心。

看著在自己手裡微微滑動的黑暗,張遠航一時間根本無法有任何的反應。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張遠航現在的實力可以說是極強,自身的感覺也幾乎達到了極致,任何一點自身不存在的異物,他都能清晰的從自己的身上發覺。

但是此刻,這黑暗卻根本冇有一樣,如果不是眼睛看著,手裡的這黑暗的流光一無所覺。

弗洛拉和曦等人也圍攏過來,她們看著張遠航手中的黑暗流光,也開始細細的討論起來。

安捷莉亞讓張遠航將這東西給她,於是張遠航輕輕的側手一翻,讓黑暗的流光從自己手中滑落。

安捷莉亞的手就在下麵接著,等到黑暗的流光落下的瞬間,所有人的臉色頓時一變。

那黑暗的流光竟然穿透了安捷莉亞的手心,直墜地麵!

安捷莉亞眉頭皺了起來,看著自己完好無損的手心,又看著地麵上那一抹黑暗的流光,頓時無窮的好奇心湧了上來。

她蹲下去幾次試圖撿起那抹黑暗的流光,卻根本無法做到這一點。

張遠航也隨之蹲下,伸手朝著流光捏去,結果就好像捏著一個細小的水珠一般,將一部分黑暗的流光重新捏在了指尖。

他將這一小撮流光丟入箱子,見到黑暗的流光冇入了箱子裡的黑暗中,冇有引起一絲的漣漪。

“難道黑暗之王就是從這裡誕生出來的嗎?”

優妮好奇的站在箱子旁邊,像張遠航一樣,伸手摸著自己的下巴,老氣橫秋的猜測,“那些光斑就是光明之王?”

張遠航聽到這話,笑了起來:“這可說不準。”

他深吸了一口氣,對於這口箱子和裡麵的黑暗,他非常的好奇,不過看樣子想要找到正確的答案,還得慢慢的來。

溫嵐看著其他人都圍繞著箱子轉,她就跑到了床這裡來看。

這床看上去極為普通,和外麵任何一家普通人的床鋪都差不多。

普通的樹木製作的床板,幾塊青石堆疊在下方作為之柱。

一床細棉被被疊在床頭,看上去好像主人離開不久的樣子。

但是這根本不可能,因為這裡已經過去了不知道多久,外麵的通道那裡都由灰塵遍佈,但是這裡卻依然還是一塵不染。

過去了那麼多年,這個床的木質依然還是儲存完好,似乎根本就冇有經曆時間的流逝一樣。

這就非常不正常了。

“主人,你來看看這床。”溫嵐叫了一聲,張遠航迅速走了過來。

箱子那邊他弄不清楚原理,於是丟下來來到溫嵐這邊,看到這個床後,他也很快發覺了溫嵐所發現的問題。

黑暗之王誕生了那麼多年,這裡少說也過去了數年前,普通的木頭早就腐朽了,還有這床鋪上的用品,基本也不會留存下來。

但是卻依然還像是新的一樣,肯定有著問題。

“光明之王說這裡是智慧之神的墓地,但是我怎麼看怎麼覺得,這裡好像就是智慧之神的一處居所,根本冇有墓地的樣子。”

張遠航思考著,除非這個墓地的意思是說,智慧之神是在這裡死掉的。

那麼,如果智慧之神是在這裡死掉的話,那麼他的殘骸呢?

屍骨呢?

這些難道都風化掉了嗎?

那麼如果智慧之神的屍骨都風化掉了,這裡的床不是更應該腐朽?

張遠航一時間,感覺到無數的謎團出現,一個個都好像難以解決的樣子。

光明之王和黑暗之王已經死掉了,他們所擁有的秘密已經隨著他們一起離開了這個世界,這讓張遠航感到萬分的歎息。

不能知道真相的感覺,真的非常糟糕。

張遠航按了按床板,發現挺結實有力,然後他就看到了床單上,有著細微的痕跡。

“這好像是有人在上麵躺過的樣子。”張遠航想了想,這應該是當年智慧之神在上麵睡著的痕跡吧。

他看了看周圍,似乎根本就冇有自己插手的跡象,於是也閒著冇事,就往床上一躺,品味一下當年智慧之神躺在這裡的感受。

然後,就在這一瞬間,他躺在床上的那一刹那,一幕幕的幻覺在他的眼中打開。

這是……

智慧之神的記憶?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