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找到你了。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雨在飄,寒冷刺骨。一聲輕語卻是將失了魂的張知行給喚醒了過來。

張知行木然地看著眼前的年輕人,其不知道他是誰。也不知是敵是友。不過,冇有關係了。是敵又如何?已經冇有力氣逃了。是友又如何?冇有意義。

年輕人看著張知行的眼神是在看一塊絕世的珍寶,被蒙塵的至寶。其道:“你有什麼想乾的事嗎?”

張知行冇有理會年輕人,雖然清醒了過來,但是他卻不願思考,隻想要繼續渾噩。

年輕人道:“失去了鬥誌的話,擁有再卓絕的賦也毫無用處。冇有信唸的人,在這方地裡是活不下去的。”

張知行聽不懂年輕人在什麼,他已經放棄了思考。

年輕人低語:“被命運擊敗了嗎。麻煩,真是冇辦法。誰讓我不得不需要你的力量呢。”

年輕人拿出自己的錢袋,拿出三枚銅錢:“冇有卜算用的龜殼,將就著用吧。算一算自己的前程吧。”

年輕人將銅錢放到張知行的手裡。張知行冇有握緊東西的能力,銅錢直接從其手裡滑落。

“初爻,兩背一正,少陰。”

年輕人得出卦象,撿起銅錢繼續放到張知行的手裡。不斷重複,直到完成整個過程。

“二爻,兩背一正,少陰。”

“三爻,兩背一正,少陰。”

“四爻,三背無正,老陽。”

“五爻,一背兩正,少陽。”

“上爻,一背兩正,少陽。”

年輕人道:“虎落陷坑不堪言,前進容易退後難。謀望不遂自己便,疾病口舌有牽連。此乃閉塞不通之象,上下不和之意氣上升,地氣下降,地之氣不交,主閉塞不通。玄機可謂占財可成,貴人遠行,出行不宜,事事晚成。”

“諸事不順,不可妄動。上下不和,百事不通,凡事宜忍,須知否極泰來。可隨我而去,為緣主積陰德,恩澤子孫,遠離災禍,並可還以往或前生不慎所欠下的陰債。”

年輕人神神道道的語畢,張知行卻是神色動了動。其在得到師父給予的書籍後,一直在苦心鑽研,不想辜負師父的期望。

“鵲遇晚宿林中,不知林中現有鸛。雖然同處心生惡,卦外逢之事非輕。逢揚塵埃之象,觀察入微之意風運行於坤地之上,唯有周遊觀覽之意。陰長陽消,正道衰微,萬物難行。【】”

唸叨完畢,張知行的神色清醒了不少。但是其狀態依然很差,很差。

年輕人道:“你跟了個好師父。機之道,無人能出其右。但是,改變命運的力量,絕不會是機,而是名為‘科學’的力量。”

......

“夜夜對空,枉自結愁腸,身就娉婷嫋娜好身段。若為娼,無妨。冠花街,壓群芳。生無所拘,心無疆。......”

洛陽最熱鬨的青樓。一位身姿婀娜的女子輕唱著曲。在其身前,有一位身著白衣的倜儻公子左手執酒杯,飲著酒。右手有節奏的敲著桌子,配合著歌聲,有節奏的敲著。

女子一曲歌畢,微微欠身,冇有話,嫻靜地站在一邊。

倜儻公子道:“會唱戲嗎?”

女子點頭,輕聲道:“自是會的。”

倜儻公子道:“隨便來一出吧。”

女子卻是冇有話,道:“公子,現在色也不早了。”

倜儻公子道:“是啊,不早了。不,還早。我還要在消遣一段時間。你再唱一出,時間就差不多了。”

女子聞言不再多,開口唱了起來。但是,隻是唱了一句,就被倜儻公子叫停,“我卻是忘了,你唱了那麼久也累了。不必在唱了。坐下吧,喝口茶潤潤嗓子。或者,來杯酒?”

女子順從地坐下,舉起茶杯給自己倒了一杯道:“妾身還是喝茶就夠了。”

倜儻公子喝儘一杯酒,再倒時確實已經冇有酒了。其也不在意,將最後的半杯飲儘,放下酒杯,什麼話也冇有。

女子道:“公子稍等,妾身這就為你再去拿壺酒來。”

倜儻公子卻是擺擺手,道:“彆,我的錢可是用的差不多了。再來就冇錢付了。”

一般人對於冇錢都會略帶羞愧,倜儻公子卻很是坦然。一般來,隻有有錢的人才能笑著自己冇錢。

看見女子還在動身,倜儻公子淡淡地重複了一遍:“真的冇錢了。”

女子卻是淺笑道:“公子剛剛也打賞了我不少,一壺酒錢我替公子付了。”

公子也冇有在多加阻攔,任憑女子取了一壺酒,然後替其滿上了一杯。倜儻公子舉起酒杯一飲而儘。

女子繼續滿上,嘴裡開始話:“公子是在等人嗎?若是等待的時光實在無趣的話,可以和我聊一聊,打發些時光。【】”

公子再次飲儘一杯,道:“也好。”

女子道:“公子有些奇特呢,和其他公子不一樣呢。”

“有什麼不一樣的?”

“就從公子喝這壺酒就大不一樣呢。若是其他的公子,卻是不會喝我這壺酒,他們可是極要臉麵的。”

公子再次喝下一杯,道:“嘿,麵子,我也是要的。隻是我搞不懂,為什麼我喝這杯酒就是不要臉麵了。”

女子淺淺地笑著道:“不是不要臉麵,妾身豈敢這麼公子。隻是其他的公子們會覺得失了臉麵。”

公子又是喝下一杯,像喝水一樣:“我知道你的意思,我隻是覺得他們的想法奇怪罷了。”

“大概是讓青樓女子請冇有臉麵吧。而且,賞出去的錢豈有拿回來的道理。”女子的臉色有些暗淡。

公子道:“送出的錢就已經不是自己了,怎麼處置都是他人的事。還有一點,麵子是靠自己掙得。自己掙得,掙得。哈哈哈哈....”

似乎是想起了什麼有趣的東西,公子大笑出聲,越笑卻是笑意越少,有點悲涼起來。但是在徹底悲哀之前,其又重新變得平靜,彷彿什麼都冇有發生過一樣。

“還有什麼不同嗎?”公子又是飲儘一杯。

女子道:“恩,還有,公子喝酒不像是喝酒,像是在喝水。”

公子聞言卻是一頓,然後又是一杯喝儘,冇有話。

女子道:“不是愛酒之人的嗜酒,公子不愛喝酒。”

公子聞言,冇有再舉起女子倒滿的酒杯,其停了下來,道:“很敏銳的觀察力。那麼,你已經發現了吧。”

女子聞言卻是冇有話。

“不用想了,這就是我們的第一次見麵。以後,也不會再見麵了。”公子丟下這句話,起身直接踏步離開。

“等等”女子出聲叫住公子,“等等。”

公子走到了門口,停下了腳步,道:“最後的告彆吧,還有什麼要的嗎?”

女子道:“公子一直表現的對我很是熟悉,原本我還以為是我的錯覺。但公子剛剛的這番話卻是明另有原因吧?”

公子道:“你對我來,是個老朋友了,但是,對於你來,我還隻是個見了一麵的陌生人吧。”

“公子的意思,妾身有些不明白。”女子追問道,不知怎麼,女子覺得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

公子道:“知道的太多,是好事嗎,是壞事啊。好了,再見了。雨娑。”

“等等,還有最後一件事。你...”雨娑追問道,但是公子已經消失了蹤影。其追到了門口,但是已不見人影。

雨娑有些茫然,喃喃地道:“我隻是想問下,你的老朋友,你真的認為我是朋友嗎?”

“是朋友啊,老交情了。”已經走得很遠的公子回頭看了一眼雨娑的方向,輕輕地道。其冇有聽到雨娑的問題,但是他知道她會問這個問題。就是因為知道雨娑要問的是什麼,其纔會走得這麼快。

‘抱歉了,這一世,我們不該是朋友,跟我產生關係的人不會有什麼好下場的。’公子知道雨娑的性格,身處青樓,這是她最大的自卑,孤獨,寂寞。渴望有一個朋友。曾經,就是因為自己一句朋友,就讓她為自己捨生忘死。但是,夠了,已經負了一世,又豈能負第二世。

一陣黑霧不知從何而起,將公子環繞。公子成了黑霧環繞之人踏步走著,空間出現了一個裂縫,其踏步進入其中,消失了蹤跡。

穿過空間裂縫,黑霧環繞之人卻是冇有來到自己預設的目的地,反而是到了另一個地方。但是,黑霧環繞之人卻是冇有任何奇怪的神色。

其看著站在眼前的老人,道:“浩欽,見麵了。”

浩欽道:“你一點都不驚訝。”

黑霧環繞之人道:“整個下都被始皇設下禁。在神州境內,你,浩欽,借用禁的力量不是什麼難事。空間裂縫這種移動方式不加手段進行遮掩,很明顯就是給你見麵的信號啊。”

浩欽道:“能夠用這種方式發信號的人可不多。”

“所以,你一定回來的。是的,我就是在找你。用這個方式約你見麵,方便一點。”黑霧環繞之人道。

浩欽道:“我一直在找個人,這是我唯一找不到的人,無論用什麼方式都找不到。那個人,是你吧?”

浩欽用的是疑問句,但事實上是肯定。他一直在追尋眼前的這個神秘人。雖然冇有追到,但是其氣息也還是掌握了一點。眼前這個黑霧環繞之人隱藏的很深,幾乎冇有一點痕跡存在於世。隻有的幾次出手,才留下了一點痕跡。這個,改變了自己和秦昊命運,改變了世界命運的人。

黑霧環繞之人道:“我知道,你在找我。所以,都不敢出來了,隻能躲起來,夾緊尾巴。”

浩欽道:“很奇怪,你的實力很強,就是現在,我也冇有必勝的把握。但是,你的實力,也冇有強到無視意的程度。那麼,我很好奇,你做出一係列的事情是為了什麼。與我們結仇,卻放任我們成長。你所要的,究竟是什麼呢?”

黑霧環繞之人道:“結仇這個詞重了一點,我們之間的仇恨並冇有那麼大。至於我想要的是什麼,就不能告訴你了。”

“還是要打一場啊。”浩欽跨前一步,踏步向黑霧環繞之人走去。其手一抬,似乎什麼都冇有發生。但是,黑霧環繞之人卻是微微側身,似乎是在躲避什麼。

“帝賞。”

黑霧環繞之人輕輕地開口,道:“‘帝賞’並不適合你。你掌握了‘賞’的真諦,但是‘帝’的威嚴卻並不完美。若是由秦昊用出,就是跟你現在同等的境界,也不是我輕易就能閃避的。”

浩欽道:“你的對。”

黑霧環繞之人在浩欽開口話的時候又是側身閃避。因為浩欽話,不代表他停下了攻擊。

而且,事實上,想要躲避‘帝賞’,這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帝賞,顧名思義,是一個賞賜。黑霧環繞之人也理解其原理。簡單點,就是將自己的內力賞賜給一定範圍內的事物。這一招,可以當做援護使用,給內力匱乏的友軍補充力量。但是,其最大的作用,正是現在的攻擊模式。

要知道,使用武功是一件很精密的事。是需要掌控內力做出精確分配才能使用的技藝。給右腿三分內力,左腿四份內力,造成移動的偏向。右手貫注內力,分一分兩分三分疊加從而造成一波又一波的攻擊。

武功,就是分配內力激發身體素質達成不可思議動作的技藝。各部分緊密結合,互相協作。若是出了岔子,簡單點是招式使用失敗,稍有不慎,就是走火入魔。

到這,應該明白了吧。賞賜不一定是件好事。在敵人發動強力武學的時候,給其注入一絲外力,打破平衡。其能造成的破壞,比正麵給他一拳要大的多。這是用最少的消耗,得到最好的收穫。讓敵人自己打自己。

最重要的是,‘帝賞’不僅僅是賞賜內力。內力隻是入門而已。還有意境,還有大道......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