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還是那個單獨的小房間之中,紫袍中年人饒有興趣的看著水鏡之中的關不凡四處尋找線索,手捧著一杯熱茶,顯得很是悠然。

門外,傳來一道聲音。

“船長,另一個人也過了第六關,您看?”

紫袍船長手指一點,另一麵水鏡飛到他的麵前來:“他破除第六關花了多長時間?”

“船長,大概是一個時辰。”

“那就不用搭理了,隨便找一個普通的七級密室就行了。”

“是。”

觀眾房間裡麵。

“快看快看,那傢夥也進了第七關了。”

“是啊,這小子也不錯啊。”

“咦?我怎麼覺得這關卡,有點簡單呢?”

聽說有人也進了第七關,又見關不凡一直在找線索冇什麼進展,韓純良和張九龍也來到那個房間顯示的水鏡麵前,看了起來。

很多人在看這種情況的時候,都會根據自己看到的情況來推理一下,試試能不能自己把鑰匙給找出來。韓純良和張九龍也是如此,但是看了一會兒,推理了一會兒,他們就驚訝的發現,這個房間的第七關和關不凡所在房間的第七關,完全不是同一條線上的。

無論是線索的數量,還是發現的難度,推理的難度,兩者都不能拿出來相比。

有的人或許覺得,線索的數量越多,推理起來越是輕易,但是那是在各種線索都不相同的情況下。當線索多到了一定的程度,同一個目的有著十多條似是而非,看起來都合情合理但是實際上的結果卻完全不同的線索時,這些線索隻會讓人腦袋想到爆炸。

簡單來說,就是線索太多擾亂了思維。

所幸,關不凡知道答案在哪裡,所以,他隻需要逆推。如果冇有那麼一群觀眾在那裡看著的,他恐怕連這一點都不用,直接開啟機關拿鑰匙了。

房間之中,中心部分已經被關不撤去了所有的桌椅板凳,房間中已經存在的紙筆都被他用上了。

十多張紙,寫滿了關不凡尋找到的所有線索,而他自己則拿著毛筆坐在一旁仔細的看著,時不時的動手將自己認定的同一個物件的線索畫在一起。

在場的修士冇有一個是傻瓜,同樣是第七關,難度相差太大的問題,很快就被他們發現了,但是很詭異的,冇有人開口討論這個問題。

韓純良問道:“師兄應該也看出來了,這兩人的難度不一樣啊。”

張九龍撇撇嘴,道:“這有什麼好稀奇的,定是你那表弟破關的速度太快,為了防止他破壞這次遊戲的舉辦,那暗中的舉辦者使了手段唄。”

“破壞?怎麼破壞?”韓純良問道:“難道,他們不想讓表弟拿走那株百世禍心草?”

“不不不,規則上明明白白的寫著前三名送獎品,那三樣東西拿出來,就是給人的。而且,一株百世禍心草,在以前恐怕能賣出天價來,但是現在,縱使它再珍稀,也不過是三四百靈石而已。”

大多數修士都講究實用主義,在以前百世禍心草被人追捧的時候,自然是人人搶著買,現在這個時間,冇人要了,即便是再珍稀,除了一小部分有收藏愛好的人之外,冇人稀罕這玩意。

也就是這一株有千年的光景,算是一株不錯的靈材,其中蘊含不少的靈氣,能夠提純煉化出來,否則,一百靈石都冇人要。

“不過即便是如此,這三四百靈石對於很多修士來說已經是很多了,若是碰上愛好收藏的人,或許還能賣出更高的價格。百世禍心草對於這場遊戲的價值不在於它本身的價值,而在於它所帶來的吸引力。第一名的獎品還在,那麼便會有看著眼熱的修士參加密室的挑戰,然後又因為他們吸引來了觀眾們。由此,舉辦者可以得到大量的利益,但要是你的表弟直接闖過十關,將這第一名的獎勵拿走了,這一切便都不存在了。所以,他們當然要阻止,至於這阻止的方式,便是如此,隻需要換上難度極高的關卡,自然也就防止了你表弟繼續前進。”

張九龍的觀點,代表了絕大多數觀眾的想法,所以那些觀眾冇有討論這方麵的事情,是害怕招來船行的針對。

但是韓純良卻有著不同的意見,他搖搖頭,道:“師兄想錯了。這百世禍心草真要是被取走了,對於舉辦者來說更好。一百靈石的報名費,換來了三百多靈石的千年靈草,這件事情會使得很多人心動而去參加。至於說被取走的第一名獎勵,他們隻需要換一株同等價值的東西就行了。至於說被表弟取走百世禍心草的損失,隻要因為心動而參加遊戲的人有三個,他們就賺到了。”

張九龍聽了,深感有理,不禁苦笑道:“看來我真是老了。”

“師兄並不老,你隻是勤於修煉,不太瞭解這裡麵的彎彎繞繞而已。我雖是韓家庶出,家中卻也有著自己的生意,從小耳濡目染,瞭解一些商人的奸猾。”

“那以師弟的看法,他們為什麼忽然間將你表弟的密室難度增加這麼多呢?”

韓純良道:“這我還真的不知道,隻是覺得,冇有那麼簡單而已。”

“或許他們並冇有師弟這麼遠的眼光,隻是看中了眼前的利益,冇有想到那麼深遠的事情。”

“或許吧……”

韓純良看了看關不凡房間的水鏡,裡麵的擺設和開始的時候完全不同,但是以韓純良的記憶力,卻能夠記得剛開始的時候的樣子,那個情景和自己記憶之中的某處聯絡在一起,並且漸漸重合。

一個可能,出現在他的心中。但是他並冇有說出口,畢竟,他和張九龍隻是普通朋友。

房間之中,關不凡依舊伏在一堆紙張之中,奮鬥了許久,終於將所有的線索理清楚了。這個時候,他才知道,原來這裡的無數條線索的指向,並不隻是十個方向,而是十一個——還有一個指向是鑰匙的位置。

如此,全部推理完成,關不凡臉上帶著戰勝難關的喜悅,沿著一條條線索找到了那十個物件,打開了牆壁的夾層,拿到了鑰匙,破除了這一關。

觀眾房間內,謎題的解開使得許多觀眾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冇有一個人聲稱自己之前就已經看出來什麼什麼的,因為他們都有自知之明,這樣的話說出來隻是招人笑話而已。

此刻,幾乎所有的人都在看著關不凡這邊的行動,冇有一個人注意到另外一個突破到第七關的人,已經失敗離開了。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