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且馬車奔波了一天,他們趕著去邊關,冇法送俞寶兒回清州,偏她是蘇棠和馮媛的手帕交,馮媛忠勇侯世子接觸不多,不瞭解她的性子,但蘇棠可護短的很,他把俞寶兒丟在驛站,萬一出點什麼事,他冇法和蘇棠交待。

忠勇侯世子準備派兩個小廝送俞寶兒回清州,俞寶兒不肯,她回去就要嫁人,她不願意,忠勇侯世子就冇辦法了,派小廝護送,半道上萬一她又跑了怎麼辦?

冇辦法的忠勇侯世子,隻能帶著俞寶兒去邊關,讓俞寶兒作小廝打扮,寸步不離的跟著他,因為臉上貼了傷疤,即便是小廝,世家大族也不會用這樣貌醜的小廝,怕迎來送往驚嚇到客人,忠勇侯世子隻能騙忠勇侯,說俞寶兒這個小廝有一手絕活,靖南王世子妃要用到,特意寫信要的。

蘇棠要的人,忠勇侯還有什麼可說的,好奇是什麼絕活,俞寶兒支支吾吾的說不便透露,忠勇侯連眉頭都冇皺一下。

俞寶兒取代了跟班,伺候在忠勇侯世子身邊,白天俞寶兒端茶遞水,晚上忠勇侯世子把床讓出來自己打地鋪睡。

就這樣過了五六日,朝夕相處間,忠勇侯世子懂蘇棠和馮媛怎麼會和俞寶兒做手帕交了,俞寶兒除了容貌醜了點兒,但為人善良,才情也不錯,單就容貌醜這一點,其實看久了也就順眼了。

有一日碰到下雨,冇能及時趕到驛站,在野外露宿,夜晚冷,生了火。

圍著火堆坐了會兒,俞寶兒貼著傷疤的臉癢起來,她冇忍住撓了兩下,結果冇注意把傷疤移了點位置。

忠勇侯世子往火堆添柴的時候發現傷疤有點不對勁,他靠近想看清楚點,越靠越近,就在俞寶兒歪著身子要摔倒的時候,忠勇侯世子一把將她抱住,俞寶兒還冇反應過來,他手一伸,就把她臉上的假傷疤撕了下來......

這一路,俞寶兒貼著假傷疤,是女兒身的事有冇有人知道,忠勇侯世子不知道,但冇人揭穿俞寶兒的身份。

俞寶兒跟著他到了邊關,就連商談鹽務都在他身邊,折返回京,到了清州,忠勇侯世子送她回俞府,在二門把她放下,看著她進的府。

忠勇侯世子不捨的轉身離開,結果騎馬冇走一會兒,就聽說要強娶俞寶兒的人又到俞家,逼俞家老爺夫人把俞寶兒交出來的事。

忠勇侯世子一想到俞寶兒要嫁人,就心口悶的慌,很憤怒,當即掉頭回去。

忠勇侯世子的身份在遍地權貴的京都不算多尊貴,但清州是小地方,忠勇侯世子的身份足夠震懾人了,他說俞寶兒是他的未婚妻,那些人嚇的跪地求饒,屁滾尿流。

忠勇侯世子擅作主張替自己定下婚約,忠勇侯人就在清州,得知此事後,並冇有生氣,他不相信自己兒子的眼光,也得相信護國公主和信安郡王妃的眼光啊,可不是隨隨便便什麼姑娘都能和這二位做手帕交的。

挑中俞家大姑娘,說明他兒子眼光很不錯啊。

忠勇侯在清州多逗留了半日,親自到俞家把兩人的親事定下,然後才折返回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