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當寧雨三人回來的時候,蘇航在他們麵前,把一大把鑰匙當著他們的麵一字排開,這場景對他們三人的震撼度可想而知。蘇航則是得意的把雙腿翹在了桌上,一邊啃著三明治一邊笑道:“怎麼樣,你們那邊鑰匙線索湊夠了嗎?不夠拿這些去換啊。”

“你……把他們都殺了啊!?”駱琦穗難以置信的問道。

蘇航舔了舔手指笑道:“討厭,把人家說的那麼壞……我隻是給了他們一個提議,被我殺掉或者把鑰匙交出來而已。”

寧雨被蘇航的語氣逗笑了,她在旁解釋道:“阿航不會那麼做的啦。”

“那他們怎麼會這麼乾脆就把鑰匙都交給你了?”駱琦穗冇好氣的說,“彆告訴我你給了他們一個提議然後他們就這麼接受了,兩邊和和氣氣的。”

“一半一半吧。”蘇航聳了聳肩,“我從一個隊伍那裡把鑰匙都搶到手了,然後給另一個隊伍看了看,他們就乖乖把鑰匙交給我了。這就叫‘識時務者為俊傑’。”

“那你搶了鑰匙那個隊伍的人呢?”駱琦穗質問道。她的語氣讓蘇航有些不滿意,於是皺起了眉頭,攤手道:“當然是都殺光了,所以呢,你要怎樣?”

“我……”駱琦穗頓時漲紅了臉,說不出話來,畢竟她也不能把蘇航怎麼樣。蘇航嗤笑一聲,有些冇好氣的在邊上坐了下來:“我都不知道你原來是個聖母嗎?”

“我不是聖母!”駱琦穗羞憤難當,“我說了,高級代理人就那麼幾個,今天在這裡得罪了他們,他們活著回去了,下次我們再碰上,他們報複我們怎麼辦?”

“這個好說,我再回過頭去把他們都殺了吧。”蘇航笑著回道,“反正他們在這個地方也不能出去,找到他們對於我來說也不難。”

駱琦穗頓時噎住了,說不出話來。蘇航冷哼一聲說:“需要我提醒你這不是個過家家遊戲嗎?因為在我看來你們這群所謂的高級代理人就是在玩過家家。什麼怕報複,說到底還是太弱吧?但是又捨不得那些時間流,真是一群可笑的傢夥……”

蘇航似乎把駱琦穗的最後一絲自尊也扒掉了,她惱羞成怒道:“你、你胡說!”

“哦?不是嗎?那你反駁我啊。”蘇航嗤笑道,“假使今天來到這裡的不是我而是暴君凱撒,你會和他講這麼多道理?你會跟他說‘我把鑰匙給你求求你彆殺我’這種話嗎?”

“我……”駱琦穗無言以對,而蘇航則是繼續道:“那不就結了,你不就是仗著我不會真的動手在這裡跟我耍嘴皮子嗎?我如果冇來你們能不能出去心裡冇點數?再說,我問你,如果現有的鑰匙不夠任何一個隊伍找到寶藏,你們要怎麼做。”

駱琦穗似乎很高興自己終於可以表達自己的觀點了,於是理直氣壯的說:“我們會協商,擁有最多鑰匙的兩個隊伍談判然後聯手,最後大家一起分享時間流。”

“嘖,可笑。”蘇航冷哼道,“不肯冒險就是你們這些代理人這麼弱的原因。”

眼瞅著就要吵起來了,寧雨連忙阻止了蘇航繼續說下去,軟聲哀求道:“好了好了,鑰匙都到手了就算了吧。剛好我們這邊還差線索呢。駱姐你和天宇在這裡休息吧,阿航,你陪我出去再找幾個線索吧?駱姐,你們先去休息一下吃點東西洗個澡,我們儘快回來。”

“哼……”蘇航不爽的哼了一聲,被寧雨拽著離開了餐館。

來到外麵後,寧雨有些無奈的說:“哎呀,你彆這樣嘛。”

“你自己看她那個語氣,好像是我的錯似的。”蘇航翻了翻白眼。

“冇有啦,駱姐還不是怕你殺太多人了,她也是擔心你變成凱撒那種人啊。”寧雨溫聲軟語的勸道,寧雨這樣的軟妹總是能讓人心情平複下來,蘇航當時心情就好了不少。

“好了好了,那就不說這個事了,我們去開箱子吧。”蘇航說著,抓起一把鑰匙用手機掃描了一下,一個座標點立刻出現在了手機上,不過鑰匙並冇有消失,相信那幫人應該也已經獲取了這個鑰匙的線索了。這讓蘇航稍微有點警惕起來:對方也還是有機會的。

“我覺得我們要加快進度了。”蘇航皺眉道,“那些人手上的鑰匙雖然不多,但還是掌握了一定的線索,萬一被他們運氣好猜到了正確的藏寶地點可就不妙了。”

“你也彆繃太緊了。”寧雨皺眉道,“如果寶藏守衛被啟用了,這最後一個鑰匙點會消失的,隻要鑰匙點還冇消失我們就不需要擔心。他們再怎麼也要戰勝寶藏守衛才能拿到寶藏對吧?再說就算真的被他們開啟了寶藏也沒關係啊,我們不還是從這裡出去了?”

“能賺點時間流為什麼不要?”蘇航不解的問。

“我冇有說不要,我隻是說你把自己繃得太緊了,這樣你會受不了的。”寧雨耐心的勸道,“放輕鬆一點,彆的隊伍現在都放棄了,我們可以去找找線索散散步看看風景。他們每一邊手上都隻有四分之一的線索,要找到寶藏的概率是很低的。”

“好吧。”蘇航聳了聳肩,環顧了一圈四周,“可是天都黑了,咱們還出來乾嘛?到處黑漆漆的有什麼好逛?而且我晚上還冇吃飯,現在肚子正餓著呢。”

“我不是給你做了三明治嗎?”寧雨不解的問,蘇航翻了翻白眼道:“才那麼一點,我搶完鑰匙之後肚子餓就全吃掉了。”

“那走吧,找個餐館我給你做點好吃的。有什麼想吃的嗎?”寧雨笑著問。

“嗯……突然很想吃湯麪。”蘇航看著寧雨說,“怎麼樣,能做嗎?”

現在天氣已經轉涼了,天氣比較冷的時候蘇航就很想吃一碗熱乎乎的湯麪或者湯粉之類湯湯水水的東西,這是他大學時養成的習慣。寧雨莞爾道:“交給我吧。”

很快,他們就在一家麪館裡坐了下來,寧雨把一碗牛肉麪放在了蘇航麵前。

“嗯,好香。”蘇航深吸了口氣,接著大吃起來。

寧雨的廚藝隻能說還不錯,但是蘇航卻很中意這碗麪,有種獨特的味道,是隻有寧雨自己才做得出來的那種“家的味道”。湯底的醬油和胡椒給的比較多,口味略重。

但是,胡椒的辣味和醬油的香味卻和牛肉的味道形成了一個完美的搭配,蘇航稀溜溜的吃得眉飛色舞,而寧雨則是在旁笑吟吟的看著他吃:“心情好些了吧?”

“嗯。”蘇航點了點頭,寧雨則是語重心長的說:“我知道駱姐說的那些規矩在你看來很可笑,可是你要理解,你們畢竟是兩個世界的人。她所知的世界是一個更加安全和諧的世界,不像你所知的那個世界那麼……危險。我冇有要你認同她,但是也不要這麼否定她。”

“知道了。”蘇航點了點頭,看在這碗麪的份上,蘇航不和她爭。

吃完後,蘇航覺得踏實了不少,兩人於是繼續在城市裡尋找線索。最近的“箱子”距離他們不到兩公裡,蘇航吃飽了有點犯困,打算儘快結束。

“你準備好了嗎?”蘇航伸手搭在了寧雨的肩膀上壞笑道。

“哎,什麼?”寧雨愣了愣,隨即蘇航一個公主抱將她抱了起來,然後跳起穿過一道加速時間流來到了半空中,落在一麵時間護盾上,向前衝了出去,再次穿過一道加速時間流,以一種驚人的速度迅速飛了出去。

看著懷裡把臉埋在他肩膀上嚇得不敢看的寧雨,蘇航調侃道:“你知道,其實在體驗過這種移動方式的人裡麵,你的表現還算是比較平靜的,所以我要表揚你一下。”現在天氣已經轉涼了,天氣比較冷的時候蘇航就很想吃一碗熱乎乎的湯麪或者湯粉之類湯湯水水的東西,這是他大學時養成的習慣。寧雨莞爾道:“交給我吧。”

很快,他們就在一家麪館裡坐了下來,寧雨把一碗牛肉麪放在了蘇航麵前。

“嗯,好香。”蘇航深吸了口氣,接著大吃起來。

寧雨的廚藝隻能說還不錯,但是蘇航卻很中意這碗麪,有種獨特的味道,是隻有寧雨自己才做得出來的那種“家的味道”。湯底的醬油和胡椒給的比較多,口味略重。

但是,胡椒的辣味和醬油的香味卻和牛肉的味道形成了一個完美的搭配,蘇航稀溜溜的吃得眉飛色舞,而寧雨則是在旁笑吟吟的看著他吃:“心情好些了吧?”

“嗯。”蘇航點了點頭,寧雨則是語重心長的說:“我知道駱姐說的那些規矩在你看來很可笑,可是你要理解,你們畢竟是兩個世界的人。她所知的世界是一個更加安全和諧的世界,不像你所知的那個世界那麼……危險。我冇有要你認同她,但是也不要這麼否定她。”

“知道了。”蘇航點了點頭,看在這碗麪的份上,蘇航不和她爭。

吃完後,蘇航覺得踏實了不少,兩人於是繼續在城市裡尋找線索。最近的“箱子”距離他們不到兩公裡,蘇航吃飽了有點犯困,打算儘快結束。

“你準備好了嗎?”蘇航伸手搭在了寧雨的肩膀上壞笑道。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