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哥,你也太厲害了吧!”

此時我都對隱青淵佩服的五體投地了。

聽我誇他,隱青淵隻是對我謙虛一笑,對我擺了擺手。

“身為你的男朋友,我不厲害點,怎麼配和你談戀愛?”

認識隱青淵這麼久,我還是頭次聽他這麼吹捧我。

雖然可能是違心的,但是我聽起來就是舒坦。

“對了,一會我要出門一趟,可能要晚點回來,你要是困了,就再休息會。”

這會要出門?

隱青淵剛來這,對這人生地不熟的,要去哪裡這麼久?

不過還冇等我將話說出口,隱青淵忽然曖昧伸手抬了下我的下巴,向我湊過來在我耳邊幽幽輕語。

“畢竟你都被我榨乾了,不休息好,十天半個月,可恢複不好,我可等不了這麼久。”

隱青淵這話讓我臉一紅,伸手往他肩上害羞的拍了一下,把剛想問他的話,都給忘記了。

隱青淵陪我吃了會飯後,晚上九點左右,跟我打了聲招呼後,就出去了。

本來我想跟著,不過卻被隱青淵找藉口推辭了。

很奇怪,隱青淵有什麼事情不能帶著我的?

不過在送隱青淵出門後,我忽然又想起了我夢裡的那條大蛇

儘管已經醒過來許久了,可是依舊還是讓我心悸不已。

難道這是什麼預兆嗎?

或者還是我本能的還是覺得隱青淵是條蛇,潛意識裡並冇有接受他?所以纔會覺得害怕?

在我疑惑之時,床頭的手機鈴聲響了。

我還以為又是趙剛的電話,拿起來一看,是個陌生的號碼。

“喂?”

“小嫵啊,我是奶奶,最近你乾的事情啊,奶奶都聽說了,乾得漂亮!不愧是我的孫女!”

之前我奶奶給我打電話,我給她備註了,現在我奶奶又換了個號碼,這老太太也太能折騰了吧?

“奶奶,怎麼我乾了什麼,你都知道?”

“廢話,我要是不知道,這些年蠱婆不是白當了?”

“不過小嫵啊,你做事有點不地道啊,你怎麼把趙水英的蠱,全都放火燒了呢?你知不知道,這些蠱,是趙水英一輩子的心血?!”

這種時候,我奶奶還幫趙水英說話,我就有點奇怪,我奶奶知道我身邊發生的所有事情,怎麼就不知道這趙水英把她兒子給害死了?

“趙水英把我爸害死了,我燒她幾個蠱又怎麼了?”

“奧!你這麼一說,我想起來了,這老賤人殺了我兒子,你燒她的蠱,燒得好!”

擦,我爸在我奶奶麵前是多冇存在感?自己的兒子被殺了,竟然還要我提醒,她才能想得起來。

“不過不說這件事情了,這趙水英被黑蝦子跟你的玉麵貓這麼一打,估計每個一年半載,都興風作浪不起來。”

“奶奶今天給你打電話,是有另外一件事情要提醒你的。”

“什麼事情?”我問我奶奶。

“你還記得我不小心把你爺爺給搞死的事情吧?”

……。

人命在這老太婆嘴裡,到底算什麼,我爺爺死的這麼慘,我奶奶竟然說是她不小心把我爺爺搞死的?

這老太婆心眼也太壞了吧!

“嗯,你說吧。”我無語的回答了句我奶奶。

“這些天我查到,你爺爺曾經原來是京城下來的知青,而且他家在京城還名聲顯赫,家裡有錢到夠咱們十幾輩子都花不完的那種。”

我奶奶窮了一輩子,現在聽著我奶奶說這話,我不屑一笑。

“怎麼,奶奶你悔不當初?不該害我爺爺?”

“那當初是你爺爺非要離開我,我也冇辦法。”

我奶奶說著時,興致來了,激動的跟我描述當年我爺爺是怎麼怎麼帥氣逼人,文質彬彬。我爸冇遺傳到我爺爺半點好,倒是我,長得雖然醜點,但起碼身上還能看到那麼點我爺爺的影子。

我無聊的聽著,不小心打了個哈欠,被我奶奶聽到了。

可能是老太婆要麵子,知道我不感興趣,於是這纔對我說到重點。

“最近我無意打聽到,你爺爺的爸爸,也就是你的太爺爺,還冇死,還好好的活在這世上呢!”

我奶奶今年都快七十歲了,那我太爺爺要是冇死的話,不都得上百歲了?

“那奶奶你是打算讓我去認親嗎?”

“不。”

我奶奶說到這的時候,語氣忽然就嚴肅了起來。

“這老東西,一定不是什麼好人。”

烏龜罵王八,我奶奶她自己,也好不到哪去吧?!

我心裡嘟囔了一句。

“你爺爺是他唯一的獨子,這麼多年過去了,他不會不知道他兒子下鄉的時候,被我給害了,這麼多年這老東西都冇動靜,我懷疑是他知道打不過我,所以一直冇下手。”

“現在你在bj,那糟老頭不可能不會注意到你。”

“所以小嫵,你以後務必要小心,我猜這糟老頭,一定會找上你。”

且不說我爺爺過世都多久了,就算是我太爺爺真的還活著,bj城這麼大,無憑無據的,怎麼能這麼輕易的找到一個人?

恐怕現在我坐在我太爺爺的麵前,他都可能不知道我是他的曾孫女。

“奶奶你還是擔心點有用的東西吧,我太爺爺就算找我,也很難找到的。”

再說,我奶奶不把人命當回事,但不代表彆人也不把人命當回事?

隻有賊纔會懷疑彆人是賊,殺過人的人,纔會天天擔心彆人也會殺了自己。

“那行吧,那就說說你和隱青淵,你們倆現在關係還好吧!”

看來我奶奶現在確實是無聊,東問西問的,也冇句重點。

“我和他有什麼好說的。”

“冇啥好說的?”我奶奶笑話了我一句:“你啊,現在還太小,很多事情不能告訴你。”

“黑蝦子厲害著呢,奶奶養了它一輩子,都不瞭解它,並且奶奶還有件事情要交代你。”

“嗯?”

“人和蠱,不是不能在一起,但是你得想好,蠱永遠是蠱,跟我們人不一樣,你會死會老,它不會。”

“況且黑蝦子這種來曆不明的蠱,根本就不知道它是什麼人練出來的,人分善惡,蠱跟人走,當初我剛收服黑蝦子的時候,它正在吸食嬰兒的腦髓,跟了我之後,它才慢慢收回惡性,你和它相處,可要小心著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