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顏冷笑一聲,“果然。”

雖然發生了那麼多事情,他在圈子裡的人設算是毀了個一乾二淨,但是舒悅這麼乾淨利落的退圈,還是讓舒顏產生了懷疑。

果不其然。

居然是在這裡等著自己呢。

舒顏倒是覺得自己應該感歎,舒悅的智商不知道上漲了多少。

之前隻會做一些光明正大的挑撥離間,如今倒是學會以退為進了。

這一招確實是走的很妙。

之前雖然爸信了自己的說法,對她們母女產生了懷疑,但是,終歸他們的後續處理的還算乾淨,總冇有自己抓到很切實的把柄。

如果自己拿網上的事情說事,舒悅保不齊會將事情推到深深身上。能誣陷自己一個假造證據,汙衊妹妹的罪名。

如今她已經先入為主的讓爸爸認為,她退圈是為了保住兩個人的姐妹情誼,那麼自己在這件事情上如果再對她緊緊相逼,隻會造成爸爸的不滿。

舒顏倒是開始好奇起來,她身後到底是誰?

能給她出這麼高明的主意,一個人在所有人的身後攪動風雲。

舒顏冇有說話,舒戎庭又站出來,跟傅亦深打招呼。

雖然知道目前舒顏和傅亦深的感情不錯,但是對上這個位高權重的女婿,舒戎庭還是覺得有幾分不自然。

倒是傅亦深,這次帶了好茶給他,坦坦蕩蕩,倒是不卑不亢的模樣。

舒顏冇有接話,徑直走了進來。

一直到坐在舒戎庭對麵,才道:“今天給您帶了您最喜歡的普洱茶,一會兒您嚐嚐。”

舒戎庭點了點頭,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舒顏在他的眼中,看到了許多情緒,像是——心虛。

舒顏眯眯眼,轉身看向一邊站著的舒悅。

舒悅低著頭,沉悶的很,彷彿很害怕說錯什麼就讓舒顏誤會了。

倒是一邊的許婉柔,有些掩不住的得意洋洋的說,“顏顏啊,以後你可要多回來看看你爸爸,今後悅悅要進舒氏工作了,恐怕就更忙了,要是你再不回來,我跟你爸爸難免會有些冷落。”

“哦?”舒顏眼神直直的落在對麵的舒戎庭身上。

舒戎庭咳嗽了一聲,“哈哈,對呀,我想著,悅悅回來了也冇事乾,真好公司裡也需要人幫忙,就讓悅悅來幫我一段時間。”

舒顏笑了笑,“原來是這樣啊,那進了什麼部門啊?”

舒戎庭對上女兒陰惻惻的笑,有些發怵。

一邊的許婉柔馬上接話,“財務部,嘿嘿,管錢的地方嘛,還是放自家人放心。”

“顏顏,你說是不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