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表姐,你好厲害啊,真的讓霍薄言帶孩子上你家吃飯了。”葉寧瑤不再懷疑了,甚至有些佩服王夕寧的手段了。

王夕寧不想多說什麼,轉身離開咖啡廳,在電梯裡,她鼓起勇氣,給霍薄言發了一條簡訊。

“薄言,今晚再來我家一趟,好不好?我有話要跟你說。”

霍薄言的手機,傳來一條簡訊。

此刻,他正站在臥室的玻璃窗前,喝酒,心情很難受。

父母的死,快十多年了,他卻還是冇有尋找到線索。

他很自責,內疚,愧對父母的養育之恩。

手機響了起來,霍薄言看了一眼,是奶奶身邊的阿姨。

“奶奶怎麼了?”他拿起來接聽。

“老太太躺在床上一天了,都不肯吃東西,大少爺,你過來看看她吧。”

“為什麼不肯吃東西?”霍薄言焦急的問。

“因為他看到了先生和夫人的照片,哭了一上午。”

霍薄言一聽,立即說道:“我馬上過來。”

奶奶隻要不看到爸媽的照片,心情就還好,今天是他們的祭日,奶奶看見了,肯定很傷心。

霍薄言拿了一件外套,突然想到,上次葉熙幫奶奶治病的事情。

他決定帶葉熙一塊兒過去。

葉熙正在床上午睡,聽到開門的聲音,她立即驚醒過來。

男人高大的身軀,走到她的床邊。

葉熙呆呆的望著他,霍薄言手裡拿著外套,這是要出門嗎?

“小熙,我奶奶生病了,你跟我過去,幫她看看好嗎?”霍薄言低聲懇求她。

葉熙一怔,一些過往又在心裡滾動。

當年的慘劇,是由霍老太太一手造成的,葉熙對她真的喜歡不起來。

“我知道你跟我奶奶有點過結,讓你幫忙,是為難你。”霍薄言低歎了口氣。

葉熙看著他臉上的擔憂,她竟然有些不忍。

“我下午正好也冇事,跟你走一趟吧。”葉熙說話間,掀被下床。

霍薄言俊眸一喜,他就知道葉熙不會拒絕的。

自己是不是很腹黑?甚至有點無恥,抓住了葉熙善良的底線,一而再的試探。

可每天次試探,都能得到她的迴應,這個女人真是麵冷心熱。葉熙換了一套衣服,是一條米色的裙子,一頭烏黑的長髮,哪怕不用刻意打理,也有一種複古的美豔。

霍薄言看到她從衣帽間走出來,有一種時光被她驚豔的感覺。這個女人真是美到了極致,每一處都長在他的審美點上。

“走吧。”葉熙並冇有發現,男人眸底湧動的情緒,拽了包,背上。

霍薄言伸手,下意識的就抓住她的手指了,葉熙低眸一看,嘴上冇說什麼,但心裡卻甜絲絲的。

“就不要讓煙煙和孩子們知道了,免得他們擔心。”霍薄言低聲說道。

“好。”葉熙也覺的這樣很好。

黑色的轎車,在保鏢車輛的護送下,直奔霍家老宅。

車上有些無聊,葉熙心裡一直有一個疑問。

正好趁著無聊之際,問一問。

“你為什麼冇有結婚,就要找人幫你生孩子?不會是你的身體有什麼問題吧。”葉熙徑直開口說道。

霍薄言的俊臉先是一怔,緊接著,當聽到最後一句話時,他幽眸變的危險複雜,高大的身軀傾身過來:“小熙,我的身體冇問題,不用擔心。”

葉熙冇料到他突然靠過來,心神一顫,立即說道:“我纔不擔心,我那方麵的要求很低很低,一輩子都可以冇有。”

“哦?”霍薄言俊臉一訝,她竟然是這種冷淡的性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