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畫意見大家都好奇孩子的事,便翻出了佟宴的朋友圈。

葉祖惠一看到孩子的照片,就一口咬定說:“這一看就是你三哥親生的,這孩子和你三哥小時候一模一樣。”

說著,葉祖惠就把手機遞到了宋耀山麵前:“老公你看,像不像我們老三?”

一時間大家全都湊了過來。

葉祖惠看著照片上的小諾,笑著說:“這小女孩應該像她媽媽吧?看來很漂亮。”

和佟宴見過好幾次麵的宋畫意立馬說:“真的很漂亮,但是她好少發自己的照片,我給你找找看。”

坐在一旁擼貓的宋景雪懶洋洋地插了句:“馬上人家就來了,當麵看就行了。”

他不說話還好,開口葉祖惠就揪住了他,問:“老三現在也找到對象了,你呢?”

宋景雪立馬低頭擼貓,裝作冇聽見老媽的話,對懷裡的貓說:“又想吃小魚乾了?胖成什麼樣了還想吃?”

葉祖惠:“你把你對貓那心思拿去追女孩子,你現在抱的就是孩子了。”

宋景雪還是裝聾作啞,以前老媽催婚的時候,他還可以拿宋景華這個當哥哥的來說事,現在隻剩他和老五了,以後老媽的目標恐怕是要轉到他身上了。

“來了!”

聽見屋外有車上傳來,宋畫意就激動地跑到了門口。

“三哥!”

宋景華人還冇下車,宋畫意就興奮地迎了上來,不明情況的將軍也搖著大尾巴跟在宋畫意後頭跑。

其他人也陸陸續續湊了過來,坐在副駕駛的佟宴先打開了車門。

因為先前就和宋畫意認識,見麵的時候雖說不至於太尷尬,但也冇自然到哪去。

“三哥,你終於捨得帶嫂子回家啦?”

宋畫意一句“嫂子”,讓佟宴的麵頰瞬間紅了起來。

宋景華笑了笑,彎腰抱起拉著他褲腿顯得有些害羞的小諾,無奈又寵溺地說:“就知道你嘴裡守不住什麼秘密。”

宋畫意眉頭一皺,不服氣地辯解說:“胡說,我可是聽見你說要帶嫂子回家了,我纔跟大家說的!”

說話間,其他人也都圍了過來。

葉祖惠看著溫婉美麗的佟宴和那兩個乖巧可愛的孩子,自然是笑得合不攏嘴。

“彆再屋外站著了,快進屋。”

葉祖惠輕輕捏了捏小諾的臉,問她:“你叫什麼名字呀?”

小諾坐在宋景華臂彎,乖巧地回答說:“我就佟允諾。”

隨即又指著被佟宴牽著的小承說:“他叫佟允承,他是我哥哥。”

然後有奶聲奶氣地介紹起佟宴來:“她是我媽媽,叫佟宴。”

小諾說話冇有小承明朗,但也還算流利,聽起來奶呼呼的特彆可愛。

佟宴本來以為像宋景華這種家庭,家裡人對他的婚姻應該會比較苛刻,冇想到大家都這麼隨和。

葉祖惠更是一口一個小宴地喊得特彆親熱,更冇有因為她帶著兩個“來曆不明”的孩子而問一些讓她難堪的問題。

反而像是特彆害怕說錯話讓她多心,大家好像潛意識都已經把她和孩子當做了真正的一家人,這一點讓佟宴內心原本的忐忑化為了感動。

也讓她徹底放下了所有的不安,彷彿已經看到了美好又幸福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