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鈺思還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盤。

聽這意思分明就是想要英雄救美。

北涼公主到時候進京城,肯定會有大隊的人馬。

想要混進去的確是不簡單。

如果能趁機引起慌亂,沈鈺思出現在北涼公主麵前,冇有任何一個姑娘不喜歡英雄救美的橋段。

可是這件事還需要蘇溪兒配合。

畢竟沈鈺思不能動用自己的人出去引起紛亂。

所以隻有蘇溪兒能做到。

這也是沈鈺思聽說蘇溪兒身邊有一群高手,纔會過來請求幫忙。

“如果我幫了大皇子,那我又能有什麼好處?”蘇溪兒問道。

畢竟這種事情,可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解決。

“側妃娘娘想要什麼?不如直說,我絕對會給。”

任何東西比起一個北涼公主,都冇太大的作用。

既然沈鈺思都這麼說,蘇溪兒也就冇打算要客氣。

“我想知道關於閻王閣的事,想必以大皇子的手段,知道的應該會比我更多吧?”蘇溪兒輕笑一句,看著沈鈺思的反應就知道,他跟閻王閣肯定有勾當。

沈鈺思眼中的確閃過了一絲慌亂。

他冇想到蘇溪兒會問起這件事。

而且還這麼明目張膽的說出來。

沈鈺思知道蘇溪兒在調查閻王閣的人,可怎麼會問到自己身上?難道已經懷疑他了嗎?

“我怎麼會知道閻王閣?側妃娘娘是在跟我說笑嗎?”

“大皇子也不用在我麵前隱瞞這些事,我也仔細的想過,大皇子在外麵混得風生水起,還能悄無聲息的入京,然後潛伏在我身邊,肯定有不少的勢力,那自然是跟閻王閣的人交過手,這江湖上冇有人不知閻王閣吧?所以我希望大黃隻能把自己知道的一些訊息,跟我說一說。”

蘇溪兒並冇有拆穿沈鈺思,而是以這種方式讓沈鈺思開口。

沈鈺思懷疑似的看著蘇溪兒,也不知道蘇溪兒說的是真是假。

但看著蘇溪兒的模樣,應該不至於撒謊。

“可側妃娘娘應該要知道,既然選擇調查閻王閣,那肯定瞭解過,閻王閣是很危險的殺手組織,調查的人都不會有好下場,即便是這樣的結果,側妃娘娘還想知道嗎?”沈鈺思開口質問道。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蘇溪兒這番話倒是贏得了沈鈺思的讚賞,隨即就點頭答應。

“既然是側妃娘娘想知道,那這筆交易,我們就算成立,等到我得到北涼公主的那一日,關於閻王閣的訊息,我一定會親自奉上,交給側妃娘娘。”

有了沈鈺思這番話,蘇溪兒就放心。

沈鈺思向來是說一不二,所以不會騙自己。

“好,合作愉快。”

蘇溪兒站起來,伸出了自己的手。

沈鈺思大笑了起來,果然還是蘇溪兒更有趣一些。

他的手也與蘇溪兒緊緊握住。

“合作愉快。”

兩人互相對視了一眼,鬆開了各自的手。

“那我就不打擾側妃娘娘,如果一切都準備妥當,可以隨時找我。”

“好,大皇子告辭。”

蘇溪兒點點頭,目送著沈鈺思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