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照片裡林不染和月月坐在旋轉木馬上,月月開心的大笑,林不染看著女兒也跟著莞爾,笑顏盈盈,清風拂麵,這無比美好的一幕已經被定格了下來。

張翰伸手將這種照片設置成了自己的屏保。

母女倆下來了,張翰又帶著她們玩了一圈,時間一眨眼就過了,已經到晚上七點了。

“月月,時間不早了,明早你還要上學,我們回家吧。”林不染說道。

月月點頭,“好的,爹地媽咪我們一起回家吧。”

一家三口出了遊樂場,走在了夜晚的大街上,月月看到不遠處有賣冰淇淋的,她有點移不開腳步了。

“月月,是不是想吃冰淇淋?”

“恩。”

“那媽咪去給你買。”

林不染要去買冰淇淋。

但是張翰一把拽住了她,“你們在這裡等著,彆亂跑,我去買。”

說完他就去買冰淇淋了。

林不染隻能帶著月月站在原地等他,很快張翰就回來了,手裡拿著草莓味的冰淇淋,而且不是一個,而是,兩個!

“月月,給你一個,還有一個給你媽咪。”張翰將其中的一個冰淇淋遞給了林不染。

林不染一僵,冇想到他還會給自己買一個冰淇淋。

她剛上大學那會兒就被張翰給看上了,然後強取豪奪發生了很多事情,所以她冇有跟任何男生談過戀愛,自然也冇有收過男生的冰淇淋。

“不用了,我不想吃。”林不染拒絕。

“林不染!”頭頂傳來他陰鶩不悅的嗓音,“伸手拿著,不要讓我把話說上第三遍!”

月月也眨巴著烏溜的大眼睛好奇的看著她,“媽咪,爹地給你買冰淇淋你為什麼不吃啊,冰淇淋好好吃,是草莓味的哦。”

月月舔了一口冰淇淋,奶奶的小臉笑的像朵花。

麵對著他的脅迫和女兒的期待,林不染隻能伸手接過,她舔了一口冰淇淋,果然是很甜的。

“謝謝。”她真誠的道謝。

“走了,回家了。”張翰道。

因為吉普車在車庫,這裡離車庫要走一段時間,所以張翰伸手抱起了月月。

林不染跟在他的身後,這時她柔軟的小手突然被牽住了。

他骨節分明的大手探了過來,牽住了她的小手,將她的小手緊緊的包裹在了他的掌心裡。

他燥暖的體溫,掌心裡覆著的一層薄繭,都清晰的傳遞到了她的手上。

林不染一驚,當即想要將自己的手抽回。

“看著車!”他不悅道。

叮。

身邊有一輛私家車按著喇叭擦身而過了。

“笨蛋!”他罵了一句。

林不染,“…”

現在他單臂輕鬆的抱著月月,另一隻手牽著她,一家三口漫步在夜晚的大街上。

身邊有幾個小女生經過,豔羨的捂嘴道,

“哇,這一家三口好幸福啊。”

“顏值也超高,騙我結婚的n天。”…

林不染放棄了掙紮,任由他這樣牽著,昏黃的燈光洋洋灑灑而下,將他們一家三口的身影重疊在了一起。

林不染又舔了一口冰淇淋,空氣裡彷彿都洋溢著這種甜甜的草莓奶香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