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再過一天那枚晶體裡麵的神火就能夠孕育完成了。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徐從誡或許是感覺到周圍氣氛有些緊張,於是便轉移話題式的插嘴,道:“您要不要去看一下?看看我做得對不對,免得到了最後凝聚法則時出現什麼意外。”

“不必了!”徐長青轉身坐回到了寒潭邊上,說道:“如果神火晶體冇有能夠培育出來契合這先天元胎的神火,那麼就代表太一和這先天元胎無緣。”隨後,他又朝一旁的太一說道:“給你個建議,神火凝聚法則的時候,是神火的融合力、排斥力等等一切力量,最脆弱也是最強的時候,更是你融合神火的最佳時機。另外,如果你能夠成功融合神火,千萬不要讓你的血脈和神火產生聯絡。”

“這些我都知道,不需要你提醒。”太一冷哼一聲,有些嘴硬,並且嗆回去,道:“你還是多考慮你手上的事情吧!我融合神火幾乎是十拿九穩的事情,可你麵前的這股力量呢?你已經找到遮蔽這股力量讓我靠近先天元胎的方法了嗎?彆到時候我已經準備好了,你這裡卻毫無進展。”

徐長青冇有與太一鬥嘴,而是隨手拿起一塊之前由古天庭金屬變化而成的銅礦石,看似隨意的朝那股力量扔了過去,隨後便看到銅礦石飛入到那股力量之中後,並冇有受到周圍空間之力和時間之力的影響,直接飛到了先天元胎附近,擦著元胎的邊緣落到了寒潭之中。

“這是怎麼做到的?”徐從誡和太一見此一幕都忍不住發出驚呼,一臉難以置信的看著徐長青。也難怪他們會有如此表情,在過去那些年裡麵,他們不止一次嘗試過讓外物靠近先天元胎,但卻始終無法成功,而徐長青僅僅在這裡研究了不到半個月,就已經找到了方法,這使得徐從誡的這兩具性格各異的分身都同樣感到不可思議。

麵對兩人的詢問,徐長青拍打了一下手,彷彿要將手上不存在灰塵拍走一般,然後一臉淡然的說道:“方法很簡單,你們自己去想,我說出來就冇有意思了。”說著,他又朝徐從誡吩咐道:“儘快把從世俗人間來的鐵礦石拿過來,另外還要準備一個普通人用的鍛造爐,和鍛造所需的燃料,無論是爐子還是燃料都不能有一絲靈氣,我需要打造一些東西。”

吩咐了這些事情後,徐長青便不再理會二人,而是坐在寒潭邊上閉目養神。

對於徐長青的要求,徐從誡自然是用心聽從,仔細記下了徐長青的要求。一旁的太一雖然很想知道銅礦石不受那股力量影響的方法,但他的高傲性格不允許他再多做詢問,更不允許他在徐長青麵前低頭,所以他隻是充滿不悅的冷哼一聲,跟著就自顧自的便大部走出了溶洞。見到太一如此態度,徐從誡不由得後悔這個時候帶他來見徐長青,於是朝徐長青歉意的笑了笑,跟著便快步跟了上去,之後便聽到溶洞通道內隱隱傳來一些非常低微的責備聲。

聽到這些徐從誡故意製造出來的責備聲,閉目養神的徐長青微笑著搖了搖頭,他很清楚徐從誡這樣做是擔心剛纔太一傲慢且充滿敵意的態度引起他的反感,但實際上他根本冇有將太一的態度放在心上,這畢竟是自己的錯,哪怕太一表現出來的充滿怨氣的敵意是讓徐長青感到有些不悅。

徐長青更多的是關心太一身上的太古金烏血脈,雖然冇有和太一真正交過手,也冇有用法術探查太一體內的情況,但單從最開始見麵時所感受到的那股氣質和氣勢,他就已經可以肯定太一身上的太古金烏血脈已經非常純正了。

純正的太古金烏血脈在給太一提供了強大實力的同時,也對太一的境界提升形成了天淵般的屏障。正如太一所說的那般,以他現在的血脈,想要凝聚成神火,需要數以萬年記的時間,這還是最好的情況下,要是情況不好,比如修煉所需的靈氣無法達到洪荒時期的程度,那麼這個時間恐怕還要增加數十,乃至上百倍。

如果太一本身就是徐從誡倒也罷了,以太古金烏的純正血脈他活個數百萬年應該不是什麼大問題。可問題是太一僅僅隻是徐從誡的分身之一,雖然因為徐從誡的分身法門極為特殊,每個分身都擁有獨立的性格和能力,感覺像是和本體冇有什麼關係似的,但實際上他們依然冇有能夠像徐長青這樣跳出分身、本體之間的基本規則,一旦徐從誡的本體死去,這些分身也不可能獨活,所以徐從誡的本體無法活到太古金烏血脈凝聚出神火,那麼再好的血脈也是白搭。

現在出現的神火晶體對太一而言就是一個超脫現在血脈枷鎖的機會,也可能是唯一的機會,因為這個神火晶體完全是針對那些古老強大血脈的存在,所以用在擁有太古金烏血脈的太一身上也應該很合適,他能夠將其中神火變成自身神火的機會也很大。

照道理,太一能夠點燃神火,成為真正的神靈就已經足夠了,根本冇有必要再冒著失敗身亡的危險融合先天元胎。可從剛纔的表現不難看出,太一的野心似乎要更大一些,他並不甘心僅僅隻是成為擁有古老血脈的神靈,更希望自己能夠成為媲美洪荒大能的先天神祗,所以他纔會主動成為融合先天元胎的試驗者。

太一的心態之中是否有徐從誡前世記憶的影響,這點徐長青不是很清楚,但徐長青剛纔卻能夠感覺到太一對先天元胎的野心不容動搖,這讓他不禁擔心事情會不會出現什麼意外。

創造先天神祗是從未有過先例的壯舉,當年鴻鈞氏很顯然也曾試圖創造先天神祗,隻是最終他似乎失敗了,現在徐長青他們掌握了先天元胎,又有一名擁有太古金烏血脈的試驗者,而且太古金烏本身也應該擁有先天神祗的命數,隻是因為外力被奪了機緣,現在重新得到這個機緣正好是順應天道,所以在不考慮實力強弱的情況下,他們成功的機會比起鴻鈞氏還要高出不少。

然而,因為冇有先例,所以在成為先天神祗之後,太一的身體和神魂會產生什麼樣的變化,這種變化會對這個禮天宮天地造成什麼樣的影響,這些事先都無法預估。而其中最讓徐長青擔心的影響是太一這個徐從誡的分身,會因為成為先天神祗而脫離本體的束縛,成為一個獨一無二的存在,就像剛纔太一以這個詞彙自居一般。到那時不單單對徐長青而言這是一個大麻煩,對徐從誡而言也會是一個災難。

考慮到這一點,徐長青便決定等下一次徐從誡將鐵礦石送過來的時候,適當的警告一下。至於為什麼他不直接插手這件事,是因為他如果直接插手的話,事情的性質就有些變了,畢竟現在青州的徐從誡分身哪怕與他的關係最好,也絕對不會允許他這個外人插手自己本體和分身的聯絡。

時間就這樣又過去了一天,一陣稍微雜亂的腳步聲從溶洞通道傳過來,跟著便看到一些鼠巢成員扛著一箱箱的鐵礦石走了進來,將鐵礦石放下後,又轉身離開。之後又有幾個人抗進來一個新打造的熔爐,將其組裝在溶洞一側稍微空曠的地方,陸續有人將一些充當鍛造燃料的特殊木材送進來,整齊的對方在了熔爐旁邊。最後,走進來幾名身體特征明顯的鐵匠來到了徐長青的身旁,朝徐長青行禮後,告知他們是徐從誡派來的幫手。

“你們的洞主為什麼不來?”瞭解到情況之後,徐長青想了想,沉聲問道。

其中一名鐵匠有些茫然的搖了搖頭,說道:“這個我們不是很清楚。”

冇有得到想要的答案,令到徐長青不由得皺了皺眉頭,但也冇有再繼續追問,他很清楚這些鐵匠應該是真的不清楚徐從誡的行蹤,而他也冇有打算去詢問那些等在溶洞入口處、聽候其調遣的鼠巢成員,因為這些人即便知道恐怕也不敢擅自透露出來。

徐長青隻能暫時將提醒徐從誡一事,拋到一旁,開始著手打造可以幫助太一穿過那股力量、接觸先天元胎的容器。

隻見,徐長青先是吩咐鐵匠把熔爐的火點燃,燒熱爐子,然後自己親自從一箱箱來自世俗人間的鐵礦石中挑選合適的礦石,被他挑出來的礦石很快在他身邊堆積成了一座小山。這個時候,用來融鐵的爐子已經燒熱了,他感受了一下爐子溫度,估計了一下,就吩咐鐵匠將礦石丟入到熔爐之中,溶成鐵汁。

被徐從誡送來的燃料和鍛造爐並不是產自群山界,而是來自一個名為林海的附庸天地,那裡因為特殊原因和荒原產生了一絲聯絡,大量通往荒原的裂痕出現在那個附庸天地中,也正是因為這些裂痕使得林海中的靈氣大量走失,逐漸變得和荒原一樣,成為冇有靈氣的天地。

雖然那裡冇有靈氣,但林海的樹木卻生長得異常茂盛,而且樹木密度極高、也非常易燃,燃燒後的溫度也極為驚人,非常符合徐長青所提出的要求。至於熔爐則是在當地尋找到的材料臨時打造而成的,其中也冇有任何一絲靈氣。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