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傢夥......真是會玩弄自己的心。

盛延軒搖搖頭,笑著說道:“你先放手,我也放。”

這個盛延軒!

楚晴雪十分不服氣可還是把手從他身上放了下來,隨後男人也從楚晴雪的鼻子上鬆了手。

一番折騰後,楚晴雪隻記得看見盛延軒啟動車,後麵發生了什麼她壓根不記得了。

隻記得最後一秒,她的眼皮子還在打架,眼前一黑就睡過去了。

第二日一早。

盛延軒差點被楚晴雪發現他抱著她睡覺。

昨天太晚睡,就連盛延軒這種嚴謹認真的男人竟然也有些犯困,迷糊著睡著了。

抱著美人在懷裡,這一覺睡得可是十分舒坦啊,盛延軒眯著眼睛,感慨了一聲。

可是當楚晴雪的鬨鈴響起來的時候,盛延軒的瞌睡蟲立刻煙消雲散了。

眼睛猛地睜開,他居然忘記提前起床了!

盛延軒屏住呼吸連忙拿起自己的枕頭被子往外麵快走。

耳邊是楚晴雪被鬨鈴吵得不耐煩的嘟囔聲,甚至努力想要爬起來關掉鬧鐘。

大早上眼睛被糊住了一層什麼也看不清楚,就連意識還在昏昏沉沉的狀態之下,楚晴雪隻能夠憑藉自己的觸感胡亂揮舞著手想要把鬧鐘扔到一邊,但是卻失敗了,她索性不管,想要繼續躺在那兒睡覺。

可是她怎麼老感覺耳邊有什麼東西在響,還有一團黑影從自己眼前飄過。

楚晴雪想要睜開眼睛弄清楚,可是睏意越來越濃重,她最終還是抵抗不住睡眠帶來的誘惑再次陷入了沉睡。

她猜測可能是鬼吧?

不管了,她實在太困了......

盛延軒站在門口看著楚晴雪一係列艱難的起床曆程,最後還是失敗地倒下去,倒入舒服的枕頭中,睡得香甜。

他無奈地歎了一口氣,幫楚晴雪蓋好了被子,隨即轉身離開。

楚晴雪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九點多了,她揉了揉眼睛從床上起來,她覺得渾身骨骼彷彿散架了一樣。

她揉了揉腰肢,哀歎連天。

一番忙活完,坐在餐桌前楚晴雪臉色凝重,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眉毛都快擰成麻花了,一臉愁苦。

吃飯的時候楚晴雪一直在唉聲歎氣的,搞得盛延軒一愣一愣的。

“怎麼了這是?”盛延軒發現了楚晴雪有些不對勁,忍不住問了一句。

楚晴雪抬頭看著盛延軒,欲言又止。

“有什麼話就說吧,彆吞吞吐吐的。”盛延軒皺眉,楚晴雪這幅樣子讓他覺得十分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