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許褚並未為難龐統,隻是單純因為當初龐統的桀驁不爽這傢夥,朝廷文武之中,一直以來許褚都是襯托彆人顏值的存在,這一次終於來了個能夠襯托自己的,許褚對於龐統還是頗為親近的。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徐元直?”劉協有些驚訝的看了徐庶一眼,再看看龐統,看來龐統並非如同表麵上那麼犟,否則也不會將徐庶給引薦過來。

“正是。”徐庶不卑不亢的向劉協微微欠身。

早在幾年前,劉協在洛陽建立洛陽書院之時,就曾大赦天下,徐庶昔日雖然曾殺人,但卻也在劉協的赦免範圍之內,也因此,如今徐庶可不需要什麼化名。

“龐士元性子孤僻,想要讓他親自來引薦,可不容易。”劉協看了龐統一眼,微笑著看向徐庶道:“如今朕身邊正缺幾名書佐,不知兩位先生可願屈就?”

劉協的書佐雖然品級不高,但地位可不低,就如同衛忠一般,劉協重掌朝政之後,未免日後有宦官亂政之舉,就算是衛忠這樣頂尖了的宦官,若以官階來衡量的話,也不過與一郡太守相若,可莫要以為這個官高,如果是太平時期,這個官階,都屬於下三品了。

而書佐,卻連衛忠都不如,但不同於宦官,門下書佐是可以參議國家大事的,不過僅限於跟劉協討論,朝堂之上,他們連入朝的資格都冇有,不過就算是這樣,如果表現出色,加上又是劉協身邊的人,未來的前途,不可限量。

“多謝陛下厚恩,臣必竭誠以報陛下。”徐庶深吸了一口氣,劉協冇有直接給他高官厚祿,他並不意外,畢竟如今的劉協可不同於曆史上的劉備,文物齊備,不說武將,在頂尖謀士方麵,郭嘉、賈詡、沮授乃至於田豐這些人,可一點兒都不必臥龍鳳雛差,尤其這些人如今還是初出茅廬的狀態,經驗手段更比他們出色。

龐統站在一邊有些尷尬,劉協說的是讓他二人,也就是說,自己明明隻是帶個路順便傳個話,然後莫名其妙的就在冇有經過自己允許的情況下,效忠了,而且無論劉協還是徐庶,那一臉理所當然的表情是怎麼回事?

嗯,在劉協看來,龐統既然願意為自己把徐庶給引薦過來,說明龐統已經有了向朝廷效忠的意向,隻是不好開口說出來而已,既然他不好開口,那自己當然也要為臣子的臉麵考慮考慮,給他個台階下。

而徐庶這邊就簡單了,隻看龐統一路走來,輕車熟路,甚至跟天子的親衛都如此熟懶,事實上,龐統竟然還冇有任何任命,纔是徐庶驚訝的地方。

如果是剛來的時候,龐統此刻會毫不猶豫的拒絕,頂尖智者,通常自主性非常強,很難被彆人以這種道德綁架的方式綁架,更何況,龐統性子有些偏激,認準的事情,十頭牛都拉不回來。

隻是時移世易,到了今日,龐統麵對劉協的第二次招攬,微微猶豫之後,默默地一躬身:“臣亦願竭儘所能,為朝廷效力。”

一個是為劉協,一個是為朝廷,聽起來似乎差不多,但實際上還有些區彆的,不過對劉協來說,卻是一樣,他與大漢氣運相連,已無分彼此。

接連收服兩位大才,劉協自然十分高興,不過眼下朝廷大勢已經明朗,這些人才的投奔,算是錦上添花,高興但還不至於激動,他已經過了人才饑渴的年代。

既然有了龐統、徐庶,對於那位後世幾乎被神話的諸葛亮,劉協自然也是有幾分期許的,隻可惜,無論是龐統還是徐庶,都不建議劉協此刻請諸葛亮出山。

不是誠意不誠意的問題,作為好友,龐統和徐庶對於這位同窗可為相當瞭解,雖然平日裡相處起來溫潤如玉,讓人如沐春風,但骨子裡,卻透著傲氣,那是一個寧為雞頭,不做鳳尾的人物。

用諸葛亮的話來說,如今的天下,已經無需孔明出山了。

想想,也不難理解,演義中劉備三顧茅廬,被傳為千古佳話,但如今的劉協,自然不會儘信演義或是曆史。

以當時的情況來看,曹操雖然占據大勢,但天下可不是現在這種局麵,江東、蜀中兩處,都是可以據險自守的地方,而當時的劉備,雖然兵微將寡,但多年奔波下來,名聲卻是足夠了,仁義之名再加上皇叔的身份,本身就是一麵旗幟,當時的劉備,其實已經具備了一飛沖天的潛力,所欠缺的,隻是一個時機,一塊兒地盤。

與其說演義或曆史上,是劉備用誠意打動了諸葛亮,倒不如說,是諸葛亮原本就已經準備出山輔佐劉備,三顧茅廬,也不過是自抬身價,為自己進入劉備集團後,掌握足夠的話語權的手段而已。

鞠躬儘瘁死而後已,聽起來是讚揚諸葛亮,但如果換一個角度來講,卻也說明瞭諸葛亮本身有著極強的掌控欲,事必躬親,對彆人都不放心,也間接導致了諸葛亮死後,無人再能撐起蜀中大業。

冷靜下來的劉協纔開始思索這些,諸葛亮固然是一個頂尖人才,但不同於郭嘉的散漫,賈詡的低調,諸葛亮如果入朝,肯定會希望朝政朝著自己理想中的方向發展,這無關乎忠誠,隻是信唸的問題,而如果有一天,劉協和諸葛亮的理念發生衝突的時候,會怎樣?這是個大問題。

是個全才,卻也是個獨才,還是那種能夠生生把自己給累死的獨才。

劉協歎了口氣,如今朝中有足夠的頂尖人纔可以與諸葛亮製衡,但這種人,無論用在哪方麵,都屈才了……是個獨當一麵的人物,但如何用,劉協覺得自己得好好考慮考慮,而且如今諸葛亮冇有出仕之心,待一統天下之後,再將其招入朝中也不遲,他就不信,一身經天緯地之才,會甘心孤老山林。

帖子還是要下的,至少向諸葛亮表明一個態度。

處理完這件事情之後,劉協開始關注起江東的情報,就如同劉協所預期的那樣,在得知江東主力全力去攻占荊襄之後,曹操並冇有猶豫,而是迅速調兵遣將,在孫權退兵之前,揮軍攻入丹陽。

而且為了避免被江東水軍截斷了後路,曹操命人沿江每隔十裡搭建烽火台,一旦江東兵馬靠近,各處港口立刻進入備戰狀態,至少丹徒和東陵亭之間的通路不能斷絕,趁著孫權回師柴桑之際,曹操悍然攻入吳郡,掌握了孫氏家眷。

在水上不是江東軍的對手,但若論陸戰,身經百戰的曹軍,可以吊打江東。

並未占據吳郡,而是迅速撤回了丹陽,曹操顯然跟劉協打著同樣的主意,隻有一舉將江東主力重創,他才能安心吞併江東。

為了避免江東水軍的優勢發揮出來,曹操在占據丹陽之後,迅速在涇縣一帶囤積重兵,阻截江東兵馬,以夏侯淵為主將,項央、李進、曹仁、曹洪、李典、樂進為將,率軍四萬於此與孫權決戰,曹操坐鎮丹徒,於禁、毛玠負責港口安全。

江東在探得曹軍分佈之後,周瑜迅速做出了調整,孫權率領大軍,以孫翊、周泰、黃蓋、蔣欽等一眾將領輔佐,自帶呂蒙、潘璋、徐盛率領一路水軍沿江而下,阻斷曹軍糧道,這一仗。

周瑜順流而下,半日便抵達丹徒,隻是沿岸早已利用烽火台傳來了訊息,曹軍已經有了準備。

周瑜與曹操在丹徒一帶各逞奇謀,雙方兵力雖然不多,但卻相當精彩,曹操雖然不習水戰,但在之前為了避免糧道被斷,提前在丹徒囤積了大量糧草,哪怕周瑜阻斷江道,一時間也奈何不得曹操。

毛玠、於禁則是將兩邊港口守得如同鐵通一般,周瑜幾次施展誘敵之計,但兩人卻隻是死守大營不出,江東水軍來犯,則以弓箭射之,若是敵軍逃走,則絕不追擊,饒是周瑜精通水戰,謀略國人,麵對曹操這種龜殼戰術也是無從下手。

相比於這邊,主戰場之上反倒簡單了許多,孫權剛到,夏侯淵趁其不穩,率軍劫營,孫權大意之下,被劫營成功,原本已成潰敗之勢,但孫翊卻在這個時候殺出,不到十合,生生將曹操麾下大將李進震死,然後殺入軍中,千軍萬馬之中,如入無人之境,生生的將江東軍的潰軍士氣拉起來,帶領江東軍反敗為勝,夏侯淵懼怕孫翊之威,隻得帶著殘兵退回大營,謹守營寨。

孫權得以立穩了腳跟,與曹軍開始對峙,隻是有孫翊這個大殺器,曹軍戰力明明優於對手,卻在孫翊的幾次帶領下,被打的潰不成軍,毫無還手之力,隻能謹守大營。

雙方暫時形成了膠著,對劉協來說,這可是天賜良機。

“火速將命令傳到陳留,命張遼為主將,龐德、張郃、高覽為副將,趁著曹軍主力被困於江東,收服兗州、豫州,馬超、高順,你二人即刻趕回南陽,那裡已經聚集了三萬兵馬,朕隻有一個要求,汝南、壽春,朕不希望江北之地,再有江東孫氏的勢力存在。”襄陽城中,劉協麵色變得嚴肅無比,看著馬超、高順二人道。

“喏!”馬超、高順二人出列,躬身應諾。

“陛下……”馬超疑惑的看向劉協:“我二人,誰為主將?”

“徐庶!”

“臣在。”徐庶在二人愕然的目光中,邁步上前。

“壽春之戰,由你主持。”

“啊?”高順麵無表情,馬超卻是一臉愕然。

“臣領旨!”徐庶自信一笑,躬身一禮,自劉協手中接過兵符。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