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醍醐在佛門指灌輸智慧,使人徹底覺悟,比喻聽到高明的意見使人受到很大啟發。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中年書生徐永存說道:“此地以醍醐為名,是因為利於悟道,我誤打誤撞進來的時候,僅僅達到靈動期,能夠感受到天地靈氣而已,可是進入此地幾個刹那便了悟自身,對靈氣和竅穴有了全新認知,不費吹灰之力便晉升聚靈期,之後得楊老鬼三言兩語指點,便晉升凝元期。”

“幾個刹那?道友不是和我開玩笑吧?”李輝不信。

徐永存一拍額頭,好笑的說:“是在下的錯,冇有提前和你說如何在醍醐境計算時間,白天相當於一個刹那,十分之一個刹那相當於一個時辰。在茅屋外邀請道友之時,我說十分一個刹那之後那心影風暴就會過來,你可以當做一個時辰來看,這正是醍醐境的特殊之處,有時世間僅僅幾個刹那,卻相當於醍醐境的幾天。”

“哦?”李輝沉吟道:“既然道友知道外界的幾個刹那在此地當做幾天來過,那是不是有人出去過?並且可以隨意進入?”

這是李輝最在意的事情,他想離開,天知道以銀蛇手鐲為引,為什麼會進入如此古怪的地方。

“非也非也,無人出去,倒是時常有人進來,有擅長推算的修士根據前後進入時間,總結出特定規律,知道外界每隔六百年,醍醐境就會開放一次,莫名其妙吸人進來。”徐永存說到這裡打量寶塔說:“不過我有些奇怪,還不到醍醐境的開放時間,你是如何進來的?”

“不到開放時間?”李輝十分驚詫,他隻能將這種遭遇歸結為與道尊大戰,偶然打開了通往醍醐境的缺口,要不然就是銀蛇手鐲因為某種原因特意將他引來。

不管出於何種原因,進來之後想要離去似乎不大容易。

“對啊!還不到開放時間,你竟然提前進來了。說起這醍醐境,有光的時候稱作白天,無光的時候稱作黑夜,白天與黑夜的光陰流速不一樣。白天的時候,外界的一刹那相當於醍醐境的一天。黑夜顛倒過來,外界的一天相當於醍醐境的一刹那,裡外裡冇有差彆,修士們已經習慣在白天出來走動,黑夜在家看書悟道,這日子過得還算不錯。”徐永存自顧自說著。

李輝說道:“原來如此,這種情形極為古怪,是不是與此地的成因有關?”

“嗯,多半是了,其實進來之後就不用換算成外界的時間了,來回換算太過麻煩。反正這裡的修士都是一樣過,閒來無事養養花,弄弄草。對了,兄台會下棋嗎?平常隻有我和楊老鬼對弈忒冇意思,聽你的聲音年紀應該不大,不會下棋無所謂,我可以慢慢教給你。”徐永存暴露了自己的話癆本性,也許在醍醐境生存的修士都是話癆,畢竟往來不易,平素逮住一個新來的可要說個夠本。

“請問徐兄,還有多久入夜?我想出去走一走。”李輝的心情有些沉重,他可不像徐永存這樣清閒,必須儘快找到出去的路,就算不能回到道二十三世界,回到諸天也是好的。

“快了,等到心影風暴過去之後,差不多就入夜了,不適合出去走動。小兄弟不用急,其實很多修士試過了,無法離開此地,所以一旦進來就與外界斷絕了聯絡。在醍醐境可以迅速悟道,猶如醍醐灌頂一般,哪怕基礎為零也能迅速達到高深境界,互通有無彼此照顧之下,會順順利利提升修為,活個十萬年都不成問題。”

“不好意思,在下想要尋找出路。”李輝心繫道二十三世界,他不想稀裡糊塗在這個醍醐境空耗光陰。

“唉!”徐永存長歎一聲說:“當初我剛剛來到這個鬼地方的時候,也如你這般,恨不得立刻離開,尤其當我修煉有成,達到以前從來不敢想象的境界之後,更希望出去手刃仇人,看看繈褓中的孩子和愛妻,留他們孤兒寡母在外麵實在不放心。可是我拜訪了許多高人,更鑽研格物之道,想儘辦法試圖衝出此地,結果到最後碰了個遍體鱗傷,要不是楊老鬼將我的殘軀拖回來,花費了大量時間休養,這條命早就交代了。”

談到這個話題,徐永存顯得有些冇精打采,懨懨的說:“多年以來,有些修士想不開,自己尋了短見,而我還存了一點念想,想要出去尋找家人的墳墓拜祭,所以堅持到今天。其實是膽小給自己找個渾渾噩噩活下去的藉口,我不會阻止你去嘗試的,甚至還會將自己當年做的嘗試說給你聽,新人進來之後總會經曆這道關口,如果不親自試一試是不會放棄的。”

“竟有這麼難?”李輝突然感覺到非常不妙,能將許多修士逼得自儘,想要從此地出去得有多難?

“嘿,難得讓人發瘋啊!”徐永存攤開手,表現得十分淒苦。

李輝問道:“既然徐兄說有高人推算過此地的光陰流速,不知道還推算出什麼事情來了。”

“唉!推算出來的東西不多,而且那些高人彼此不服,每次聚首都會爭執一番。不過有一條公論已經得到多數人認可,那就是醍醐境處於諸天的極限邊緣,應該在荒古禁區之中。古老傳聞曾說,進入荒古禁區更容易合道,也許這個傳聞是真的,因為隻有此地與許多尚未成型的道源並存,這樣才能醍醐灌頂,每當入定都會感到與大道毗鄰。”

“荒古禁區?道源並存?”李輝的眼前一亮,終於聽到了對自己有利的訊息,他不由得思考起來,過了良久才說:“外麵那些虛濛濛霧氣就是荒古禁區的大道迷霧吧?不過要比典籍中記載的大道迷霧厲害千百倍,或許可以拿來煉符。”

正說著,小莊園開始震顫,徐永存深吸一口氣說:“小心了,最近一段時間,這醍醐境獨特的心影風暴越來越厲害。”

話音剛落,地麵出現裂痕,徐永存嚇得站了起來,疑惑道:“不對,這不是心影風暴,而是蒼瀾海嘯。”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