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寶塔的飛簷上掛著風鈴,叮叮噹噹直響。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李輝這回安穩了,他將魂魄縮在玲瓏寶塔中,站在寶塔的窗前看向外麵,雖然眼中所見仍然是迷霧森森,但是心境已經不同。

剛纔險之又險差點成為迷霧的一部分,現在好了!有這三十三層玲瓏寶塔保護,又有十八枚先天符印連接成陣,防護力量非常之強。另外,塔內有天地玄黃之氣,可以滋養魂魄,儘管數量不多,卻解了燃眉之急。

還好李輝冇有坐以待斃,如果他就此沉寂,本尊那邊損失慘重,更不知諸天格局,未來必然無法把握方向。

“這到底是什麼地方?好似十方界,不過絕非十方界存在於眾生心中那樣簡單,虛幻的部分較少,彷彿時時刻刻都在同化進入霧氣之中的東西。”

李輝起了探究之心,他微動心念駕馭寶塔向前飛去。

此刻,完美之劍和四象寶珠正在一點點恢複正常,然而褪去灰色的速度非常緩慢。完美之劍就不用說了,恢複正常也無法使用,奈何想從四象寶珠中召喚魔靈也是不能。

四象寶珠中存放著大部分身家,其中不乏養魂之物,隻要能拿出來,就不用擔心魂魄破散了。

值得一提的是,魔眼,多寶兒,鬼蠱子都在飛舟上,隻有錦符宗的一乾弟子和道門的重傷號在四象寶珠之中那座魔眼開的賭場中乾活,他們尚不知曉看守已經不在,如果知道定會生出亂子,需要想辦法鎮壓。

寶塔可大可小,為了減小與迷霧的接觸麵積縮小成棗核那麼大,看上去十分精緻,宛如微雕。

李輝駕馭寶塔在迷霧中逛開了,無法定位就朝著一個方向一直飛,看看能不能飛出這迷霧。

答案是飛不出去,而且在此地感受不到光陰流逝,也許永遠定在了某個時刻,也許世間已經過去許久,這種狀況令李輝十分擔心,暗忖:“我在迷霧中飛行,等到真的脫離此地,諸天和家鄉不會成為過去吧?”

時間是世界上最厲害的武器,李輝通過魔靈收集情報,知道張遮天的手段就是時間,所以在冇有完全準備好之前,他是萬萬不會出手了。

不知道過去多久,四象寶珠上麵的灰白色褪去近半,為了穩住魂魄,李輝耗去了塔中的三成天地玄黃氣,感覺略有好轉,至少眼下他是清醒的,冇有昏昏欲睡。

就在這個時候,他命令寶塔停了下來。

朦朧霧色中終於出現了一點不一樣的東西,那是一大塊黑石,飄在霧氣之中自行旋轉,每當霧色要將它同化,黑石已經自轉一週產生斥力,將霧氣遠遠推開。

“唉!不知道這塊黑石兜兜轉轉在此地轉了多少圈,能在此地長久留存必定不是凡物。”李輝對這塊黑石極為上心,覺得如果可以將此石吸入寶塔借力,那麼在這處奇異所在就更穩了。

觀察良久,李輝最終選擇放棄!

“這不是什麼石頭,而是一顆妖獸的頭顱。這尊妖獸智慧驚人,落入此地之後毅然轟破妖身和寶物包裹住頭顱,以這種方法保護妖魂不受侵染!不過永生永世旋轉下去,不知道頭顱中的妖魂保有幾分意識,外界稍有觸碰也許會適得其反,讓它錯以為是救命稻草,到頭來誰都彆想活命。”

李輝真不是蓋的,單就這份趨吉避凶的本事就遠超尋常修士。

既然這顆頭顱可以成為此地的“坐地戶”,理應有其他東西存在纔對。繼續找,儘量瞭解得多一些,便可利用符法破除迷霧。

符法是人們模仿道痕,經過多年總結衍生出來的工具。其實這正是向大道學習,也是向大道借力,技藝近道,而且種類繁多,隻要用好了自然可以應對各種情況。

李輝繼續搜尋,還真彆說,確實有其他事物存在。

距離這顆自轉的妖獸頭顱不遠處飄著一間古舊茅草屋,這間茅草屋十分取巧,圍繞妖獸頭顱在廣大區域畫圈旋轉,它每繞一圈便借來一點點斥力,剛好排開迷霧,使自身不受半點侵害。

“嘿,這是誰建的茅草屋?居然如此討巧。”李輝驚奇不已,寶塔剛剛靠近茅屋,就見門口出現一道身影,招手道:“道友快進來,再有十分一個刹那,心影風暴就要到了,這個時候還敢在外麵走動肯定是新人。”

李輝有寶塔做防護,感覺還算有保障。加之他非常想弄清現狀,好不容易見到活人,不願意就此錯過機會。

片刻之後,寶塔飛入茅草屋,塔身稍稍放大,擴展到成人手臂大小,客氣說道:“這位道友有禮了,在下有些不便,所以無法離開此塔。”

對方是一名中年書生,穿著樸素,手中拿著一卷竹簡,點頭說道:“明白,你說不便那就是真的不便,因為在這醍醐境能夠聆聽心聲,無法口不對心的。”

“這裡叫醍醐境?”李輝好奇詢問。

中年書生朗聲笑道:“哈哈哈,就知道你初來乍到不知道醍醐境的深淺,冇有他人護持能夠頂住迷霧,想來在外界是頂頂了不起的修士。”

話音一頓,中年書生抬手引路,他這茅屋中彆有洞天,竟然建起了一座小莊園,栽種了許多花花草草,而且其中一些花草已經成妖。

李輝駕馭寶塔在後麵跟著,他現在隻有魂魄,非常脆弱,萬萬不能在人前暴露,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萬一有人心存歹意,那他就徹底交代了。

還好,這名穿著樸素的中年書生心胸坦蕩蕩,身上凝聚著雄厚正氣,而且這醍醐境確實無法口不應心,說話帶著心聲,除非心道修士纔有可能一心二用,說話之時掩蓋真正意圖。

中年書生來到一座涼亭邊,那涼亭中有著桌案,上麵擺著棋盤,還有一盤未下完的殘局,他並未進入涼亭,而是在涼亭外麵席地而坐,開心說道:“我這裡比較偏遠,除了楊老鬼偶爾過來下棋,其他時候都是獨自一人閉門讀書。在下姓徐名開泰字永存,說起來進入此地之前隻是沾了點修行的邊,若非得楊老鬼搭救,又傳授了許多道法,真若落入霧中可活不到今天。”

接下來這位書生徐永存說起醍醐境來,令李輝大為震驚。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