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在白雲觀和輕雨忙著剪輯金烏山溫泉片段,張道陵卻告訴他一個新訊息,冥界又進行了靈魂轉移**,齊都皇室又有人被換走了靈魂。

這個訊息令人震驚,之前轉換的那個人剛剛有了著落,確定是明王府謀士,但這一次不知又是何人?

深夜,張洪軍在思考中睡去,睡得迷迷糊糊,卻在此時,小蝙蝠柯樂樂有訊息傳來。

“大王,在齊都百裡的一座山脈,收到有人唸叨你的名字。”柯樂樂道。

有一隻探測訊息的蝙蝠路過一座無名山,無意中收到有人說張洪軍的名字,於是便停下來,就地蒐集資訊。

說著,柯樂樂還取出影像小八卦,張洪軍打開一看,在一處陌生山穀中,有一個女子慌亂奔逃,身後追著一些人,最後,女子被對方抓住。

那個女子正是聶小倩,奔逃過程中,聶小倩多次唸叨張洪軍、寧采臣的名字。

聶小倩被人抓走了,張洪軍決定去看看,天剛亮便離開齊都,朝指定方向飛去。

離開了齊都,張洪軍在野外發現一群野猴,張洪軍靈機一動,找了一隻體積強壯的猴子附體,而後施展筋鬥雲,冇過多久便趕到了那山脈。

這是一座無名山脈,距離人族城鎮尚有不少距離,是妖、凡兩界交界處。

張洪軍在穀中落下,變化為原形,沿著山穀小心行走,山裡樹木濃鬱,毒蟲、瘴氣、猛獸眾多,越往前走越心驚膽顫。

吼!

一聲獸吼,震得樹葉簌簌搖動,張洪軍心裡一驚,吼聲如此洪亮,應該是一隻境界很高的強悍猛獸。

張洪軍不再前進,躲在一顆大樹後,偷偷往聲音方向望去,隻見前方山坡下有凶獸在廝殺,一隻全身花斑的豹子被狼群包圍,花豹目露凶光,非常強悍,一個衝撲便抓死一頭野狼,大嘴一張,咬斷另一隻野狼的脖子,片刻間殺死了幾頭野狼,威猛無比。

奈何,狼群數量眾多,又有狼頭指揮,有組織的進行反攻。

“嗷唔!”

狼群不僅占數量上的優勢,還很狡詐,在兩頭指揮下,狼群圍而不攻,繞著花豹遊走,很有耐心的小心試探。

終於,時機成熟,一隻野狼找到一個空隙,撲上花豹背上,利爪如同利劍,抓穿豹子後背,牢牢抓住,死都不放,而後,張大猙獰大嘴撕咬,把豹子咬出許多傷口,血肉模糊,鮮血噴湧。

趁此機會,彆的狼群也撲上來,瘋狂撕咬,豹子雖然勇猛,畢竟英雄難敵四手,隻是偏見的功夫,已被咬得稀巴爛,血流成河,死於非命。

“好恐怖!”

張洪軍雖然修為不低,卻也看得提心吊膽,一動不動,龜縮在原地,不敢弄出半點聲音,直到狼群退去,方纔繞道而行。

若非有聶小倩的影像,張洪軍都有些退走的想法了。

前方山路更崎嶇,蛇蟲更多,再加上之前一場活生生的廝殺,張洪軍不得不加倍小心。

張洪軍很想飛在天上,但此時看來,天空上也很危險,除非逃跑,否則還不如在地麵安全。

尋找半天,也冇看見小蝙蝠拍到的地方,此時,山穀中起霧,濃霧重重,擋住不少視線,張洪軍尋了一處地方休息,等待濃霧散去。【愛↑去△小↓說△網w

qu

這一找就找了一天,夜幕悄悄降臨,張洪軍尋到一個山洞,躲在洞中,用長劍砍來樹枝樹葉,把洞口遮得嚴嚴實實,然後,吃了一些兔肉,迷迷糊糊睡去,不過,還冇睡多久,一陣吵鬨聲把他驚醒,透過洞口的樹葉看見不遠處有光亮。

“嘿嘿……小丫頭,看你往哪逃?”

一個聲音發出一連竄冷笑。

“你這個惡和尚,要殺便殺,何來這麼囉嗦。”

一個嬌柔的女子聲音,很是好聽,不過卻包含極度不甘。

這個聲音有些耳熟,張洪軍眉頭微皺,透過樹葉朝外觀察。

前方有一個和尚,和一個女子。

“啊……你……你對我下毒?”

女子聲音驚慌叫道。

“這不是毒,此乃淬魂散,專門針對你們這種靈魂體,可以將你們煉製成煉魂丹。”

和尚冷笑,一步一步朝女子走去。

“你這個惡和尚,我寧願魂飛魄散,也不會讓你煉成魂丹。”

“死?有我在你想死都不行,還是乖乖讓我煉成魂丹吧。”惡和尚邪笑。

“你去死吧,我和你同歸於儘。”女子怒吼,滿臉憤怒,朝惡和尚衝去。

“嗖——嗖——”

隻聽到嗖嗖嗖聲響,隨即,便安靜了下來。

“啊——啊——”

山洞外,隻剩下女子的痛苦聲,不知是中毒了還是累壞了。

“啊——”

緊接著是惡和尚的慘叫聲,他痛苦道:“天殘神針,你……你竟然有這等歹毒暗器?”

“還不是被你逼的。”女子聲音冷漠。

“你的神針雖然厲害,但並非冇有破解之法,本和尚的天寶袈裟是一件寶物,可以阻擋各種暗器,你的神針還是弱了些。”

惡和尚狂笑,道:“你還有什麼手段,儘管使出來,否者,註定被我煉成魂丹。”

“不要,惡和尚,你放過我吧,隻要你放過我,你想要什麼,我有的都可以給你。”女子苦苦哀求,梨花帶雨,人見人憐。

惡和尚搖了搖頭,冷笑道:“今天,老衲什麼寶貝都不要,就要把你煉成魂丹!”

“不要!”女子驚慌失色,非常害怕,她向惡和尚身後望去,大喊道:“你再不出來,我真的就死了。”

女子如此開口,張洪軍知道是在叫自己,正準備出去,但想了想,卻又屏住呼吸,保持不動,這個和尚修為很高,至少比張洪軍高處兩個層次。

“誰?”惡和尚四處張望,笑道:“此地乃荒蕪之地,能有誰來救你?彆擺空城計了。”

“救我。”

女子呼吸困難,藥力發作,她逐漸失去意識,隻剩一絲意誌。

張洪軍知道應該出手了,但他還是忍住。

惡和尚邪笑著走到她身邊,確認她無法運用靈力,取出一個布袋,他托起女子的腦袋,就要罩下去。

“不要!”

女子有氣無力,她的反抗對惡和尚毫無用處。

“啊!”

突然,惡和尚一聲慘叫,低頭下看,胸口露出一個尖尖的劍尖,帶著一絲血跡往下滴流。

“誰?!”

惡和尚緩緩轉過腦袋,看見一個英俊的麵孔,後者手上抓著一把長劍,此時一抽,血流如柱,噴薄而出。

“該死,我要你陪葬!”

惡和尚呼吸困難,生機在快速流失,他猛然揮出一掌,拍向張洪軍,緊接著衝撲過去,雙手掐住他的脖子,要把他掐死。

這個和尚境界很高,即便傷了張洪軍也不是對手,張洪軍隻能掙紮,靈魂力量運轉抵抗。

然而,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惡和尚修為高深,臨死一掌震中了張洪軍,後者頭暈眼花,腦袋一歪暈死過去。

半天後張洪軍醒來,費力推開趴在他身上的惡和尚,和尚失血而亡,他掙紮爬起,捂著疼痛的脖子來到女子跟前。

“救我!”

女子身重劇毒,躺在地上,嬌美的麵龐有些蒼白,一雙眼眸光彩在流失,即將消失。

張洪軍取出一顆療傷丹藥,讓女子食用,控製住毒素,片刻後女子睜開眼睛。

“你是聶小倩的丫環。”

此時,張洪軍也想起女子來,問道。

“正是,你是?”

女子正是聶小倩的丫環,張洪軍一詢問,方纔知道,老樹妖被青鱗甲等妖逼迫,隻好讓聶小倩去進行靈魂轉換。

丫環是無意間被一個野和尚看見,要將其擒住,煉成魂丹,好在被張洪軍救下。

確認了聶小倩的去處,張洪軍也冇有再留在此地的必要,和丫環辭彆,返回了白雲觀。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