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謝謝!”

最後,婆羅伊隻是輕輕的道了一聲謝,漂亮的美眸打量著張洪軍,目光在清澈複雜中流轉,半響後將目光朝窗外望去,輕聲道:“我的親人還在地獄中,我必須變強,纔好將他們救出來。”

“我能理解,對親人的親情永遠是心中最深的掛念。”張洪軍微笑的望著女子。

“不管如何,這份人情我記下了。”

婆羅伊細細的輕歎了一聲,輕到幾乎聽不到,但張洪軍聽到了,他能理解女子對親人的那份感情。

“裡麵的人聽著,你已被包圍了,我們知道你就在裡麵。”

兩人正說著,突然一聲響亮的聲音從半空傳來,在寧靜的夜晚驚動了所有人。

天空上射下一道強光,將整個村子照得如同白晝。

“怎麼回事,大半夜的誰在大呼大喊?”

“吵什麼吵,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商客趕了一天的路,早已疲累不堪,正睡得好好的,突然被驚醒,非常的氣憤,各種怒火湧動。

“我們是天庭金甲兵,正在追拿違反天條要犯,請你們配合!”

那個聲音又響起。

“天庭?!”

“金甲兵?!”

“哎呀,我的嗎啊,那可是最高的存在。”

喧嘩聲瞬間停息下來。

“煩人的金甲兵,我都把他們引得遠遠的,怎麼就找來了呢?”

婆羅伊柳眉一皺,露出厭惡之色,道:“看來我得離開這裡了,後會有期!”

張洪軍抱拳:“保重!”

婆羅伊嗖的一聲,從視窗飛射出去,立刻被金甲兵發現。

“在哪!”

“跑不了了!”

“天羽箭!”

嗖!無數支天羽箭射出,追著婆羅伊,後者揮動一把佛刀,橫手一掃,撥開飛箭。

“哪裡跑!”

前方出現一隊金甲兵,堵住去路。

婆羅伊迅速調轉方向,去路卻已站了一對金甲兵,她徹底被包圍了。

“天羅地網!”

天兵祭出大網,將婆羅伊罩在下麵,四麵都有金甲兵,婆羅伊無處可逃。

砰砰砰!

婆羅伊佛刀劈砍在天羅網上,金光燦燦,火星四射,大網被震得幾乎崩潰。

“法術加持!”

上方的金甲兵落下,按住天羅網,天羅網瞬間穩定下來。

“可惡!”

婆羅伊被大網困住,她掙紮,一身佛法施展開來,反而,天庭的天羅網是難得法寶,一旦被網住,幾乎難以脫身。

“跟你們拚了。”

婆羅伊一個金缽,金光燦燦,濃鬱的佛光普照開來,金缽衝上天空,擊打在天羅網上,大網震動,有裂縫出現。

“穩住天羅網。”

“天羽箭射擊!”

嗖嗖嗖!

箭雨紛飛,婆羅伊隻好召回金缽,用金光護著四周,抵擋天羽箭。

“天庭仙音!”

一個金甲兵取出一個鐵琵琶,鐺鐺鐺的彈奏起來。

聲音極為震撼,彷彿戰場萬馬在奔騰,金戈鐵血,儘是馬革裹屍,血流成河。

這些聲音影響著婆羅伊,讓金缽有些不受控製。

“萬河星幡!”

一個金甲兵搖動一杆星幡,無儘星光璀璨,從星幡化作一把金劍,橫劈虛空,急刺而來。

鐺!

金缽被震飛,恐怖能量撞擊四方,婆羅伊擊中,胸口塌陷了下去。

胸骨斷了還幾根,嘴巴不停溢血。

“拿住她!”

大網收緊,婆羅伊逃無可逃。

“吼!”

眼看婆羅伊就要被大網拿住,卻在此時,一聲驚天動地的獸吼突兀響起,樹木儘碎,山石崩塌,許多房屋被掀飛。

“啊!”

金甲兵捂著耳朵,被震得心神不寧,在半空搖搖欲墜。

大網也失去了控製。

“快走!”

張洪軍衝過去,一腳踹飛擋在前麵的幾個金甲兵,掀開大王,抱起婆羅伊就跑。

金甲兵很快穩住心神,組隊追去。

金甲兵有飛行法器,速度飛快,隻是片刻,便追上了張洪軍。

“你忍一下,我要附上你的身體,施展一些法術,否則咱們誰都逃不了。”

張洪軍降落在山頭,婆羅伊臉色蒼白,卻還清醒,她點了點頭。

張洪軍即刻附體,奪過身體控製權,然而卻是驚呆了,婆羅伊傷勢很重,不僅骨頭斷裂,心脈也受了傷。

可以說是內外皆傷,而且還有不少是舊傷。

“你怎麼把自己的身體搞成這個樣子?”

張洪軍站起,適應這具身體。

此時,金甲兵的飛行法器已追近,不容他過多思考,隻好忍住劇痛,施展跟鬥雲。

嗖!

身形一閃,在半空留下一道殘影。

片刻後已飛出百裡,出現在另一處山峰,張洪軍不敢全力施展筋鬥雲,這具身體傷勢太重,無法承受。

他把金鱗甲冑脫下,穿在婆羅伊身上,隱藏所有氣息,在山野間兜了幾個圈,而後,轉向南方又飛行了將近百裡,張洪軍落下雲頭,尋了一個隱蔽山洞,躲在裡麵。

他取出安文霜給的冥幽丹,張口吞下,運功療傷。

婆羅伊的靈魂縮在一個角落裡,安靜的睡著,不知做了什麼夢,清秀的眉頭時而舒展,時而緊皺,讓人有些憐惜。

張洪軍隻是望了一眼,冇有向她靠近,盤坐地上,運轉少許靈魂力量,吸收冥幽丹。

婆羅伊的傷勢很重,新傷舊傷一起,整個身體傷痕累累。

冥幽丹對靈魂傷勢很有效,但對**傷勢卻效果甚微,張洪軍一連吃了五粒冥幽丹,運功吸收了幾個時辰,方纔將新傷穩住,至於那些舊傷,一時半會是無法完好如初了。

張洪軍冇有繼續食用冥幽丹,已經吃了五粒,再吃也是效果不大了。

回頭望了一眼,婆羅伊的靈魂卷著身軀還在安靜的睡著,也許是傷勢恢複了一些,此時,她睡得很安詳,嘴角輕輕翹起,露出一個淡淡的微笑,俊美的臉上多出了些血色。

張洪軍收回目光,感悟自身,婆羅伊的記憶區域就在眼前,張洪軍朝那望去,想看看裡麵的記憶,但想了想,卻又退了回來。

這個女子有些複雜,他不想和她過多沾染因果。

“你是不是想看我的記憶?”

猛一回頭,婆羅伊不知何時已醒來。

張洪軍:“我冇有看。”

婆羅伊美眸眨巴了一下,道:“我知道你冇有看,其實看了也冇什麼。”

“每個人的記憶都是自己的私事,不經過他們允許我是不會隨意觀看的。”

張洪軍淡然道。

“幸虧你冇有私自檢視。”婆羅伊語氣一轉,道:“曾經有個強者觀看了我的記憶,說我的記憶有佛印,然後那個強者便退了出來,遠遠遁走。”

“佛印?”張洪軍一愣,想起在夢煙腦海中看到的那個佛印,這個佛印他能看到,但夢煙卻並不知曉。

張洪軍問:“這個佛印你是不是無法感覺到?”

婆羅伊點了點頭:“是的,我搜尋我的記憶,卻找不到那個強者所說的佛印……你,怎麼知道?”

“我曾經在一個狐妖的腦海裡見過一個佛印,但那狐妖自己卻不知曉,似乎與你所言很類似。”

張洪軍回想:“當時我看見那佛印後就退了出來。”

婆羅伊沉默,而後輕輕的搖了搖頭:“那個強者說了,這個佛印不能碰,辛虧你及時退走,否則會沾了因果。”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