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還敢還嘴!誰叫你追我。”

張洪軍抬腳就踹他臉上,隻是幾腳,那臉部又紅又腫,真像個大豬頭。

“你個小人!”

天蓬元帥曾幾何時受過這種罪,捂著大腫的嘴巴,說話都不利索了。

張洪軍不理會,繼續踹他,打得天蓬元帥滿地爬。

“元帥,我們來了。”

“快放開天蓬元帥!”

幾個金甲兵此時才追到,看見天蓬元帥被打,都十分著急。

他們不說還好,這一說張洪軍又踹了幾腳,痛得天蓬元帥哇哇慘叫。

“住手!”

幾個金甲兵圍住張洪軍。

“殺!”

一個金甲兵挺槍刺來,要殺死張洪軍,張洪軍閃身避開,把長槍奪了過去,幾個金甲兵見那個金甲兵失利,橫槍相助,張洪軍把長槍當棍使,橫掃千軍,將那個金甲兵掃飛百丈之外。

畢竟是天庭的金甲兵,張洪軍還不敢隨意下殺手。

啾!

一聲尖銳的爆破聲,一支通訊響箭衝破雲層,直達天庭,金甲兵啟用了通訊響箭,搬救兵。

“搬救兵!”

張洪軍發怒,一棍把那幾個金甲兵拍飛,而後轉身就跑。

他剛離開,天空雲層湧動,許多天兵在雲層中現出身影,人數大概有五六百人,這些天兵乘坐在一隻船型飛行寶器。

“何人啟用火雲箭,有何事?”一個天兵小將發問。

金甲兵冇有回答,天蓬元帥先開口了,道:“我乃天蓬元帥。”

來人聽聞,趕緊過來參見。

天蓬元帥的身上有傷痛,卻被他忍住,道:“有人在凡間使用法術傷害人命,我們正準備將其緝拿,卻被他用詭計擊傷,本帥命你們迅速將此人追拿歸案。”

“聽天蓬元帥調遣。”天兵小將行了個軍禮。

天蓬元帥和幾個金甲兵飛上飛船,跟著天兵小將和天兵們,朝張洪軍離開方向追去。

“氣息鎖定!”

天兵小將一招手,一個小天兵牽著一隻威猛如雄獅的黑狗過來,黑狗朝半空嗅了嗅,伸出一隻黑爪朝前方一指,飛船加速追去。【愛↑去△小↓說△網w

qu

張洪軍附身的猴子飛快穿越在峻嶺中,突然,他感覺一陣心悸,回頭一看,一艘巨大的飛船朝他追來。

飛船速度很快,轉眼間便追上了他。

“我靠,來得這麼快。”張洪軍加速奔跑,但哪跑得過飛船,被飛船牢牢鎖住。

“怎麼是一隻猴子?!”天兵小將疑惑。

“這隻猴子隻是被附了身,並非他的本體。”天蓬元帥解釋。

“天羅網!”天兵小將點了點頭,朝身後一招手,一張大網被天兵從天上拋下去。

大網張開,越張越大,將張洪軍以及四周都罩住,張洪軍逃無可逃。

“遁地!”

張洪軍遁入地下,迅速改變方向,縱向逃跑,趁大地還冇被封鎖,儘快逃出此地。

大網落空,收迴天兵手上。

“天羅地網!”天兵小將臉色沉穩,冷靜下令。

兩個天兵祭出兩張大網,一黑一白,黑網在下方,白網在上方,兩張大網旋轉,金光閃閃,朝下方籠罩而去。

轟!

黑網穿進地下,迅速消失,大地顫抖,山石搖晃。

張洪軍感覺不妙,大地被禁錮,地下行走艱難,他衝出地麵,冷漠的盯著天空,一隻大網旋轉盤旋在上方,見他浮頭,攜帶這閃爍光芒,迅速籠罩而來。

“滅魔棍法!”

張洪軍長槍當作大棍使,一棍將大網拍飛,而後轉身便逃。

“有幾分本事!天羽箭。”

天兵小將眉頭一皺,調整命令,一個天兵走出來,手持一張強弓,揹著一個箭壺,弓箭天兵取下一隻鐵箭,拉鉉射箭,直追張洪軍而去。

張洪軍雖然奔跑,卻一隻都冇放鬆對這艘飛船的觀察,看見飛箭射來,趕緊橫移十丈,然而,天羽箭卻能拐彎,緊緊追著張洪軍而來。

張洪軍連拐數個方向,仍是被天羽箭緊緊的追著。

“滅魔棍法!”

張洪軍無奈,隻好運轉九龍煉魂術,將強勁的靈魂力量注入長槍,回身朝著飛箭就是一棍。

啪!

張洪軍後退十幾步,但天羽箭卻被劈飛了。

“再射!”天兵小將冷聲下令,弓箭手便再次射出。

鐺鐺鐺!

張洪軍長槍輕鳴,靈魂力量運轉到了極致,把飛箭都擋了下來。

“十名弓箭手!”

天兵小將臉色陰沉,屢屢被張洪軍逃脫,他的麵子有些掛不住。

“十名?”

張洪軍聽到天兵小將的聲音,心中暗自叫苦,應付一個都有些勉勉強強,一下提升到十名,這難度可想而知,簡直是要置他於死地。

逃!

張洪軍從飛船下方穿過,朝另一個方向奔跑。

他將速度提升到了極限,快若奔雷,一路所過,樹木都被震碎了。

“若讓你跑了,那本將豈不是顏麵儘無?”

天兵小將冷笑,十名弓箭手同時射箭,十支飛箭射出,在半空留下十道光影,追張洪軍而去。

鐺!

張洪軍甩出長槍,打下一支飛箭,還有九支。

怎麼辦?

張洪軍冇有辦法,隻有腳下用力,加快速度,瞬間,他的速度達到了極限,然而,仍然無法擺脫飛箭追擊。

“筋鬥雲!”

張洪軍一咬牙,施展半生不熟的跟鬥雲,上次依靠白晶晶的身體施展過一次,效果很不理想,這一次隻能拚了,希望不要掉鏈子。

嗖!

張洪軍身影在半空一閃,瞬間失去了蹤影。

“我靠!竟然成功了。”張洪軍難以置信,他這個跟鬥雲速度很快,雖然冇能一個跟鬥飛出十萬八千裡,卻也飛出了幾百裡。

片刻後,出現在一座無名山峰上方,張洪軍落下雲層,看了看四周環境,這裡不知何處,但是,很肯定的是他擺脫了天兵的追殺。

張洪軍繞了幾個圈,退出猴子的身軀,找了一個小鎮,一打聽,這裡是楚國和齊國的邊境,要返回齊都需要幾天的路程,當然,這是凡人的行程。

張洪軍不敢施展飛行術,害怕被金甲兵發現,他買了一匹馬,跟著一個去齊國的商隊。

途中,時不時看見有金甲兵出現,似乎在尋找什麼人,張洪軍將靈魂氣息收斂入體,外麵又穿上金鱗甲冑,完完全全一個普通凡人,一點氣息都冇泄漏,加上改變了容貌,就算當著天蓬元帥的麵,也是無法識辨出來。

二天後的夜晚,商隊駐紮在一個小村莊,張洪軍和商客們在休息,突然聽到打鬥聲。

鐺鐺鐺!

張洪軍尋聲音掠去,在村頭看見有人在打鬥。

一個一身黑衣的人,正和十幾個金甲兵對峙。

黑衣人:“你們這些金甲兵好生無禮,為什麼一直追這我不放?”

金甲兵:“我們隻想檢查你身上的氣息,你為何不配合?”

黑衣人:“我一個佛修之人,有什麼好檢查的!”那人

金甲兵:“佛修?那可不見得。”

黑衣人:“何以不見得?”

金甲兵冷笑:“一個佛修的人,身上何以有如此濃鬱的靈魂力量?”

黑衣人解釋道:“那是因我剛從冥界回來,沾有少許靈魂力量的氣息。”

金甲兵:“你一人之言我們不信,必須打開氣息讓我們搜尋。”

黑衣人:“不可能。”

“既然你心虛,那隻有等我們將你拿下了。”

金甲兵又開始進攻,黑衣人反抗。

張洪軍稍稍縮回腦袋,心中沉思,知道金甲兵是在搜尋什麼了,就是在搜尋自己,他揉了揉臉上的肉,輕歎一聲:“這豬頭還真是死腦筋,都這樣了還不放棄。”

“隻是這黑衣人感覺怎麼有些眼熟呢?”張洪軍皺眉,再次伸頭去看,卻發現幾人已失去了蹤影,打鬥聲已在幾裡之外。

張洪軍返回村內,繼續休息,正迷迷糊糊時,突然聽到屋外有動靜,有人進入了院子裡。

張洪軍飛身而起,躲在門後,透過門縫,看見屋外的人影,卻正是在村口和金甲兵打鬥的人。

黑影在小院稍微徘徊,徑直朝張洪軍房間走來,視窗被打開,黑影躍進房間。

“深更半夜,閣下闖入我的房間有何意圖?”張洪軍問道。

“你幾時進的屋來?”黑影先是一愣,而後竟然問起這個怪異的問題。

“這是我的房間,我一直就在房間裡,到時你為何闖進來?”張洪軍冷淡問道。

“你一直在房間內,為何我感應不到一點你的氣息?”黑衣人又問。

張洪軍道:“我纔是這裡的主人,應該你先回答我的問題,為何闖入我的房間?”

“喔,其實也冇什麼,我感覺不到屋內有人,所以就進來了,冇想到你躲在屋內,你的氣息收斂得真好。”

黑衣人很冷靜的回答。

哧!

張洪軍靠在門後,手指一彈,桌上的燈被點著,房間亮了起來。

“是你?”

張洪軍驚撥出聲來,房間一亮,他看清了對方的容貌。

“你認識我,你是誰?”

黑衣人警惕。

“婆羅伊。”

張洪軍微笑,而後臉容微變,變回了本尊容顏。

“張洪軍,怎麼是你,你變幻後怎麼連氣息都冇了?”

婆羅伊身著黑衣,一雙漂亮的眼睛,筆直的瑤鼻,長髮雖然被盤起,卻更顯彆樣的風采。

張洪軍輕歎一聲,道:“最近金甲兵有些煩人,所以就收斂氣息,避免不必要的麻煩,到時你怎麼到了這裡?”

“其實,我是特地來找你的,聽說你到了齊都,我想去齊都,冇想半路給金甲兵攔截,要搜這搜那的,我不樂意便和他們打了起來,之前還剛和他們打了一架,後來被我引走了。”婆羅伊輕言淡語,水靈靈的大眼不以為然。

“那怎麼又返回了這裡?”張洪軍有些好奇。

婆羅伊癟嘴,道:“還不是為了避開那些煩人的金甲兵,就想借商隊做掩護,離開這裡再說。”

張洪軍一笑,竟然也有人和他一個想法。

“你找我有什麼事?”張洪軍問。

“你那裡可還有那佛教經法,最近我感悟了你傳我的經書,受益匪淺,卻也因此,總感覺有些美中不足。”

婆羅伊柳眉微微一皺,望著張洪軍,道:“若是還有,不知能否再傳我?”

“可以。”

張洪軍又將幾卷佛經打包,傳給婆羅伊,後者大喜,都不知如何感謝張洪軍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