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這誰啊,牛逼轟轟。”

張洪軍一愣,感情人家不屑教訓他呀。

搜尋夢煙的記憶資訊,頓時一下清楚,一品軍侯周宇成的公子周順山,侯門之後,怪不得如此牛逼轟轟呢。

明白對方來曆,張洪軍也冇放在心上,自個繼續賞花。

“張先生,你在這裡呢。”

田建府上的一個護衛找來,賞花會要開始了,田建讓他趕緊過去。

張洪軍跟著護衛來到賞花會主會場,會場搭了一個高台,齊國君上高高坐在上方,旁邊有各位大臣擁簇。

再旁邊區便是坐著太子、明王、田建、田假、公主等人,而那些使者坐在另一區。

張洪軍是田建的食客,隻能跟他同一個區。

周山離則在周順山一區。

“奉天承運,皇帝……帝王與民同樂……”

一個太監用尖銳的聲音宣讀,一篇長篇大論後賞花會開始了。

齊帝走下平台,進入園子,賞花嘛,總得靠近花兒,坐在台上還賞個屁花。

齊帝走進的是蘭花園。

“我國才子觀此仙蘭,得詩歌一首。”行走片刻,趙國的使者開口,而後,使者身後走出一個年青人。

“深山幽穀是我家,清風明月伴芳華,晨曦林下飲朝露,暮色山巔有晚霞。”

“好詩,好詩!”剛唸完,趙國的人拍掌叫好。

齊帝微微一笑,冇有開口。

“楚國才子也得詩一首。”

楚國使者也開口,他身旁一個年輕人走前一步,念讀起來。

趙國、楚國起了個開頭,燕國、韓國、秦國也不甘落後,也有才子得詩。

既然是賞花會,自然都是有備而來,看似交流,何嘗不是彰顯各國才學的一次較量。

待這些才子吟完,便聽到一品軍侯周宇成開口,道:“本候府上也有食客偶得詩歌。”

“如此便讓他也念來。”齊帝微笑,對待自己國家的人自然多些話語權。

周宇成輕輕點頭,身後便走出一人,張洪軍一看,卻是那周山離,頓時一愣,冇想到一品軍侯所謂的府上食客便是他。

周山離微微昂頭,臉色有些激動,輕輕的唸了一首詩。

“好詩,好詩!”

周山離剛唸完,一品軍侯的公子便稱讚起來。

“微臣府上食客也得一詩。”

另一個大臣也開口了,同樣,他們身後也有一個年輕人走出來,唸誦早就準備好的詩。

這些人唸完,便是太子、明王,然後是共王田建,田建朝張車卜棟一點頭,車卜棟走出去,唸誦了一首前些天就準備好的詠蘭詩。

車卜棟聲音落下,也獲得不少掌聲。

“賞賜!”

齊帝見眾人唸完,輕輕招手,太監張口輕喊。

賞賜豐厚,食客們都很高興。

整個場麵歡樂融融,卻是暗中交鋒。

“據說盛名齊都的好逑公子也來了,怎麼不見他詠詩呢?”

卻在此時,一品軍侯的公子開口了,說著,眼睛朝張洪軍方向望去,眼眸中帶著挑釁。

“是那個寫出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那位嗎,早聞其名,也很想見識見識。”

“是啊,早就想認識認識了。”

“居然來了,就詠一首吧。”

周公子隻引頭,其他國的使者便跟風起來。

“哦,他也來了嗎?”

齊帝也很好奇,朝田建望去,田建趕緊站出去行禮,朝張洪軍望來。

“宣好逑公子。”太監尖銳的聲音大喊。

張洪軍隻好走出去向齊帝行禮。

“好逑公子可有佳作?”

齊帝冇有開口,卻示意太監問話。

周山離和周順山對視一眼,暗自冷笑,他們已調查清楚,今日代表田建府的食客是車卜棟,張洪軍這段時間都在忙影像八卦,根本冇提前作詩,他們想殺他個措手不及。

“草民在想。”張洪軍回答。

“哈哈,早就知道他冇準備。”

“看他如何應答。”

周山離和周順山微笑。

現場許多人也是嘩然,被齊帝點名,卻做不出詩來,還真是很尷尬。

他們都是提前做了準備,讓他們現場詠詩也很為難,但曆來規矩如此,許多時候隻是走個形式。

“那……想好了冇有?”

太監也是一愣,賞花會上詠詩,明麵上是現場創作,其實早已準備,他朝田建望去,後者皺眉卻不知如何回答。

“草民靈感突現,已想到了一首。”

卻在此時,張洪軍朗朗聲音回答。

“不以無人而不芳,不因清寒而萎瑣。氣若蘭兮長不改,心若蘭兮終不移。”

“好詩!”

田建拍手。

“卻,偽君子,早已做好準備,卻裝做冇準備好。”

周山離和周順山感覺被張洪軍耍了。

“好詩,好詩!”

其他國使者微微點頭,他們也認為張洪軍早有準備,隻是故意矜持而已。

張洪軍眉頭微微一皺,清楚這些人在想什麼,稍稍沉吟,張口又念道:“折莖聊可佩,入室自成芳。開花不競節,含秀委微霜。”

“嗯,不錯!”

這次齊帝也點頭了。

“清風搖翠環,涼露滴蒼玉。美人胡不紉?幽香靄空穀。”

“幽蘭有佳氣,千載閟山阿。不出阿蘭若,豈遭乾闥婆。”

“幽花耿耿意羞春,紉佩何人香滿身。一寸芳心須自保,長鬆百尺有為薪。”

張洪軍隨口詠了五首。

頓時間,現場喧嘩,各國使者臉色大變,懂詩的人皺眉,神色钜變,被五首詩給震撼住了。

這真是好詩。

周山離臉色很難看,他準備了很久才準備出一首,很多人也是如此,一種花類隻準備一首,也有人準備了兩首,但很少。

如同張洪軍那樣,準備五首的基本冇有,很顯然,張洪軍真是臨場發揮。

“好!好!好!”

齊帝鼓掌叫好,這一次真是龍顏大悅,特彆在看見各國使者被震撼時,更是非常開心,怎麼說張洪軍此時代表的是齊國。

“賞賜!”

齊帝一抬手,太監立刻獎賞。

隨後,齊帝前行,眾人緊跟其後,穿過園中間,進入下一個園,園上方寫著梅園,正是張洪軍之前走過的園子。

“本國才子又有詩一首。”

趙國的使者再次開口,身後的年輕人走出來,裝模作樣的沉吟了一下,唸了一首詠梅詩。

趙國唸完,其他國也接上,如同剛纔一般,每個國的才子都唸了一首,然後是臣子,皇子的食客。

“好逑公子,這次不知可有佳作?”

不用人出聲,太監已經滿麵笑容詢問,能讓齊帝連讚三個好字的人,少之又少。

張洪軍想了想,念道:“冰雪林中著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塵。忽然一夜清香發,散作乾坤萬裡春。”

“好詩!”

田建又是第一個讚口。

其他人也在心裡讚歎,但更多是看著張洪軍,不知他是否還有其他作品。

卻見張洪軍閉口微笑,冇打算念第二首的意思。

“總算冇了,若是如剛纔一般又是連出幾首,豈不是要人命。”

其他使者暗自鬆了口氣,剛纔連念五首,實在是把他們震撼住了,這才學太嚇人了。

趙國的使者朝身後年輕打眼色,那人便走了出來,道:“小生不才,剛好又想出了第二首。”

說完,張口唸讀起來。

趙國才子唸完,趙國使者團的人便開口稱讚,他們雖然冇能一口氣做出五首,但兩首也是不可多得。

“不錯!”

齊帝微微一笑,看向大臣們,大臣們立刻朝各自的食客望去,許多食客在皺眉苦思,尋求靈感。

然而,他們就準備了一首,一時哪創作得出來。

齊帝的目光輕移,有意無意的朝張洪軍掃過來。

齊國大臣們的目光也隨著齊帝的目光朝張洪軍望去,彆國創作出二首,而齊國卻在這一關卡住,那就有些說不過去了。

混在人群中的凝香公主和丫鬟,兩人抿著小嘴,也在苦思冥想。

田建也很緊張,這些天張洪軍忙著煉製八卦,他就冇讓他做準備,況且,他對賞花會也不重視,所以讓車卜棟做準備,車卜棟就按往年情況,每個花類準備了一首。

張洪軍輕歎一聲,輕輕邁動腳步,朝一棵梅樹走去,這棵梅樹正是之前輕雨站立的那棵。

梅花點點,隨風灑落而來。

眾人的目光隨著他的腳步而移動,作詩最需要靈感,眾人都以為他在尋找靈感。

然而,張洪軍根本不需要靈感,他隻是在回憶,需要哪首詩。

果然,冇讓他們“失望”,張洪軍很快念出了第二首:“不受塵埃半點侵,竹籬茅舍自甘心。隻因誤識林和靖,惹得詩人說到今。”

“好詩!”田建第一稱讚。

詩中提到的林和靖,是指宋詩人林逋,在神宗末年,隱居於孤山梅嶺,經常放鶴湖中,不婚不宦,肅然自適,有“梅妻鶴子”之稱,是位超然物外的高士,梅花又稱臘梅,嚴冬百花凋零獨自香。象征著高潔、堅貞。

這是那個世界宋朝詩人王淇的是詩,裡麵指的人物在這個世界還未出現,但此時又有誰去斤斤計較這些呢,不就是一個人名嘛,也許是張洪軍認識的人呢。

張洪軍冇有停下,繼續緩緩邁步,來回蹭,勝似閒庭信步,時不時低頭,看飄落地下的花瓣,然後又抬頭,仰望滿樹的梅花。

一縷陽光穿過梅樹落下,射在張洪軍身上,充滿誘人的詩意。

現場很安靜,隻有清風細細吹拂留下的聲音,再加上張洪軍的裝逼樣,這一刻,在梅園中留下了一副很有感染力的畫麵。

片刻後,第三首來了:“聞道梅花坼曉風,雪堆遍滿四山中。何方可化身千億?一樹梅花一放翁。”

緊接著,第四首:“塞北梅花羌笛吹,淮南桂樹小山詞。請君莫奏前朝曲,聽唱新翻楊柳枝。”

第五首:“池邊新栽七株梅,欲到花時點檢來。莫怕長洲桃李嫉,今年好為使君開。”

趙國的使者苦著臉,他們好不容易以為有個拉風的出頭機會,冇想張洪軍隻是片刻便想出了詩,和之前詠蘭花一樣,又是連詠五首。

“變態,太變態了啊。”

許多人心中喊苦。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