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八個方位需要最少八個影像八卦,甚至更多,隻是兩天時間就完成了一個,也算很不錯了,不過,這第一個是許多道士趕製完成,後麵的幾個不可能也是如此去製作。

“測試開始!”

一個老道啟用超級八卦上的陣法,八卦上的符文便有一股能量流淌而過,很快覆蓋了整個超級八卦。

嗡!

超級八卦中央位置的陰陽魚閃爍,整個超級八卦算是啟用完成。

張洪軍釋放出靈魂力量,感應到有淡淡的能量自八卦表麵發射出去。

“將影像輸送!”

張道陵又下令,一個小道士將一個影像八卦和超級八卦連接,影像輸送開始。

片刻後,有一個道士從山下飛掠上來,彙報接收情況,接收良好,雖然隻是短距離,但信號接收非常到位。

至於幾百裡之外的接收,必須等那邊的道士回來後方纔知道接收情況,但是,就這個短距離的接收已讓張道陵等道士開心死了。

“就一個破八卦傳送,有什麼好開心的?”

輕雨努嘴,有些不以為然。

張洪軍搖頭,等整個網絡發展起來,到時你就知道傳送的魅力,此時,他卻什麼都不說,隻是微笑的看著那個超級八卦。

也許這個超級八卦的發展,能讓他將整個曆史朝代加快進程。

半天後,百裡之外的道士回來了,信號接收良好,第二天,五百裡的信號結果也出來了,四百裡左右的信號還不錯,但五百裡卻有些不穩定,雖然如此,但就這個距離已讓張洪軍非常滿意。【愛↑去△小↓說△網w

qu

眾人返回白雲觀,後麵的製作還在繼續,但兩天後的賞花會也不能放下。

在張洪軍的提議下,張道陵在賞花會現場佈置了許多小影像八卦,作為影像采集,然後再由一個老道將信號進行轉換,送到大廣場的成像八卦。

張洪軍親自參與這個信號調試,比如哪個角度影像好,哪個位置需要增加影像采集,他都親臨現場,一個一個的進行踩點。

有過後世的影視經驗,張洪軍對這些不說精通,卻也是手到擒來,很快便把所有地點都記錄,並畫成圖紙,讓張道陵派人進行補充。

一天後,終於安裝完畢,併成功測試。

然而,就在眾人忙乎是,逍遙山上,超級八卦附近的一座山峰上,一道黑影突兀出現,此人身穿一件寬鬆黑袍,一個兜帽將腦袋罩得嚴嚴實實,根本分不出來人的樣子。

黑影曾經在十裡外的樹林出現過,張洪軍擊殺幾十個殺手,然後返回共王府,一舉一動都冇逃過此人的眼睛。

這一刻,他又出現了,黑影遠遠繞著超級八卦觀察,附近有道士和官兵把守,他冇有過於靠近。

“一個八卦道法,源源不斷的釋放信號,將影像傳送百裡之外,就是一個信號傳送八卦,他們做這個有何意義?”

黑影自言自語,暗想:“又是那個叫張洪軍的人想出的方案,此人的腦袋裡到達裝了些什麼,怎麼亂七八糟的樣子。”

黑影一閃,消失在原地,片刻後出現在賞花會現場,循著張洪軍走過的路線走了一遍,對佈置在現場的許多影像采集八卦逐個的觀察,最後搖了搖頭,飄然而去。

第二日,賞花會開始了。

賞花現場就在皇家園林,距離白雲觀不遠,整個現場有重兵把守,所有進入的人必須有邀請函。

張洪軍跟著共王田建,以田建的身份哪需要什麼邀請函。

和田建說了一聲,張洪軍便離開了,他四處走動,觀察佈置的影像采集八卦,看見每一個都運轉良好,他也放心了許多。

至於那些所謂的賞花吟詩,張洪軍是一點興趣都冇有。

按時節而論,春天剛到,齊國還是比較寒冷,並未到百花齊放的時間,但皇家園林有一處溫泉,水汽蒸騰,讓四周的溫度高了許多,於是,皇家園林的花便比彆處早開了一兩個月,齊都的公子們閒著冇事做,便想出利用園林的特殊氣候,將各種花草移植進去,讓它們早些綻放,舉辦賞花會。

張洪軍漫無目的的遊走,途中碰到許多才子才女,張洪軍視而不見,和他們錯身而過。

“咦!”

突然,張洪軍剛進入一個叫梅園的拱形門,便發現一株梅花下站著一個女子,卻是赤燕俠的弟子輕雨。

“喂,一個人發什麼呆?”

張洪軍走過去,笑嘻嘻的看著她,卻見她臉色淡然,盯著梅樹上的幾朵梅花。

輕雨悠悠道:“這幾朵梅花真漂亮。”

張洪軍道:“皇家園林是依花而分,根據花類劃分園區,除了梅園,還有桃園、牡丹園等,其他花也是很漂亮的啊。”

輕雨瞟了他一眼:“可我就覺得這幾朵梅花好看啊。”

“你很喜歡這梅花?”張洪軍問。

梅乃四君子之首,高潔雅緻,是文人墨客賞花吟詩的不二選擇。

輕雨收回目光,轉身向院內走去,張洪軍跟在其身後,兩人行走冇幾步,裡麵的景色一變,彷彿進入了梅花的海洋。

眼前是到處是梅花樹,樹枝上開滿梅花,花色點點,有的如火般紅,有的如雪一樣白,更有粉色如霞的花色,到處都是花兒,五彩繽紛,美不勝收,深深一吸,都是滿滿的花香。

輕雨臉上一片喜悅,樂嗬嗬的傻笑,嬌軀一扭,衝入梅花叢中,點點梅花映著她秀麗的臉頰,無比的迷人。

平日見她都是一副不屑一顧的模樣,難得露出小女孩般甜美的笑容,張洪軍心中一動,趕緊追上去,笑道:“輕雨,如此好興致,不如我們做個遊戲吧?”

“卻,幼稚,還小啊,誰和你做遊戲。”輕雨不屑一顧,反而張開雙手,微閉雙眸,任由落英飄落在身上。

“喂,彆這樣吧,如此浪漫之地,你卻一個人獨飲,有意思嗎!”

張洪軍追著輕雨的影子喊道,輕雨冇有理會他,獨自一人小跑衝進梅園深處。

“哎呀,這不是好逑公子嗎,怎麼,追人家姑娘,人家不理你啊?”

突然,一個聲音自身後傳來,回頭一看,卻是周山離、莊夢仙等人走來。

“怎麼到哪都碰到你,真是出門冇看日子,不吉利。”

張洪軍揮揮手,彷彿在拍走幾隻蒼蠅。

“喂,小子你彆囂張,等有你好受的。”

周山離臉色陰沉,卻不敢就此發作,他的身邊還跟著幾個男女,也是容貌嬌媚,服飾華麗。

而那幾人才子才女,彷彿纔是這群人的主角。

其中一個年青男子淡然的望了張洪軍一眼,輕飄飄的道:“此人便是和明王府食客鬥聯的那廝嗎,好生無禮啊。”

“哼,此人持才傲物,目中無人,無禮得很。”

周山離附言,更是冷笑的看著張洪軍。

“算了,暫且放過他,今日是齊都賞花日,各國特使都來了,莫讓外人看了笑話。”

那年輕男子擺了擺手,領先一步走了去,周山離等人立刻跟上去。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