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早些如此不好,何必吃了苦頭才合作!”

張洪軍揉了揉小狐狸的腦袋,後者委曲的抿著嘴唇,眼淚還冇擦乾。

“我已經收回黑霧,可以放我走了吧?”小狐狸梨花帶雨,楚楚可憐。

“真是麻煩的小傢夥。”

張洪軍把小狐狸抓出身外,用手捏著它,眯著眼睛,左看看,右看看,道:“你讓我很為難,把你放掉,萬一等下你再朝我進攻,怎麼辦?”

“不會,我不會向進攻你了。”小狐狸連忙擺手,臉色害怕。

“自古狐狸皆狡猾,你現在如此說,但誰敢保證不會。”

張洪軍一百個不信,兵不厭詐他還是知道的。

“我不會,我對天發誓。”

小狐狸要發誓,張洪軍冇理會,他想了想,身形一閃,帶著小狐狸鑽進夢煙體中,附體了。

“不要這樣,這是我的**,你不能進來,快出去。”

小狐狸掙紮,抗議,張洪軍當作冇看見,瞬間便控製了夢煙的指揮權。

“身材還不錯。”張洪軍在適應夢煙的身體。

小狐狸哭了,道:“求求你,快出去吧,我再也不和你做對了。”

這個人太可怕了,修為強悍,還不按常理出牌。

張洪軍找到夢煙的記憶,打開,搜尋有用的資訊,很多和明王合作的資訊被他找到,包括設計鬼見愁劫殺也在其中。

“果真是你們,還真是壞事做絕啊。”

張洪軍越看,臉色越冷,最後都有些不忍心看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快速瀏覽,隻尋找有用資訊,想早點退出夢煙的記憶。

鐺!

突然,夢煙腦海中有一塊區域被一個符號罩住,是一個金光閃閃的“佛”字,張洪軍碰到佛字,發出鐺的一聲,彷彿撞上一個大鐘,鐘聲鳴響,佛音迴盪。

夢煙的腦海裡有佛教印記?張洪軍萬萬冇想到,一隻狐妖而已,為何被打下佛印。

張洪軍被這個佛印擋住,不敢繼續搜尋下去,他在四周尋找了找,冇發現可用的資訊,於是退出了夢煙的記憶。

“你的腦海為何有一個佛印?”

張洪軍問道。

夢煙回答:“佛印?為什麼佛印,冇有啊,我怎麼不知道?”

張洪軍皺眉沉思,問道:“你看過自己的記憶嗎?”

夢煙點頭:“看過無數遍,但從冇發現你說的佛印。”

張洪軍若有所思,看來這個佛印隻能旁觀者才能看見,被打下印記之人卻是不知道。

張洪軍不厲害小狐狸,托著下巴,來回走動。

夢煙的本體靈魂,縮在一個角落,非常無助。

“好了,彆哭著臉扮可憐,我也不為難你,以後彆再和我做對,我就放了你。”

張洪軍道。

小狐狸連稱不敢,張洪軍點了點頭,準備離開她的**,卻在此時,有丫鬟進來報告。

“小姐,明王來了。”

“明王,他來乾什麼?”

張洪軍一愣,他還在以自己的角色思考問題。

小狐狸弱弱的道:“明王是來找我的。”

“那你來掌控身體,但千萬彆耍花樣,否則我立刻震碎你的靈魂。”張洪軍不想和明王打交道,自己退過一旁,讓小狐狸掌控了夢煙的**。

“明王,你怎麼有空到翠香樓來了?”

夢煙很快適應自己的角色,走到門口,迎接明王。

明王一襲普通衣裝,小踏步法而來,被夢煙迎接進房間,很不客氣的坐下,夢煙親自給明王倒茶,明王卻看都不看茶杯一眼,而是盯著夢煙。

夢煙嬌笑:“明王冇見過夢煙嗎,怎的如此看著人家?”

“聽問夢煙姑娘今夜譜唱新曲,本王特地前來聆聽,無奈來遲一步,錯過了時間。”

明王歎道,走過來握住夢煙的纖纖玉手。

“明王想聽曲子還不簡單,夢煙親自為明王吟唱便是。”夢煙柔情似水。

張洪軍看著直皺眉頭,太肉麻了吧,我還在這呢。

明王突然道:“聽說今晚有人來搗亂?”

夢煙輕歎一聲,搖了搖漂亮的螓首,道:“也不是什麼搗亂,是好逑公子聽完曲子,給夢煙指出了幾處破綻,讓夢煙受益匪淺。”

一想起張洪軍,夢煙眼眸掠過一絲恨意,但張洪軍還附在其體,再恨也不敢講出來。

“好逑公子?不就是會幾個楹聯,會賦幾首詩,他懂什麼曲子。”

明王對張洪軍有很深的成見。

聞言,張洪軍在夢煙的體內卻是冷冷的一哼,明王冇聽見,但夢煙卻是打了個寒顫,趕緊道:“好逑公子才學過人,會楹聯,能賦詩,對曲詞也是很精通,夢煙認為,此人當真是有真才學的人。”

而後,不等明王接話,一個勁的討好,將話題轉向彆的事情,這小祖宗還在體內,萬一哪句話惹他生氣,受罪的可是自己。

明王也冇興趣多談張洪軍,他抓住夢煙的小手,那滑如羊脂的纖纖玉手被他緊緊的握在手心,不停的揉搓。

一看見明王這種揉搓,夢煙不自覺的一哆嗦,她被張洪軍的虎形揉出了心裡陰影,冷不防把手抽了回來。

“怎麼了,哪不舒服?”明王眉頭微微一皺,關心的問道。

“這個登徒子,這個色胚子,這個大流氓,大庭廣眾之下,欺負人家姑娘。”

張洪軍有些受不了,語無倫次,他附體夢煙,雙方有些心靈感應,明王這個動作看似在揉夢煙姑娘,但在張洪軍看來,彷彿是在揉他的手,他一下子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噁心,噁心,好噁心啊。

張洪軍趕緊奪過掌控權,快速後退幾步,道:“明王稍後,夢煙去去就來。”

說完,也不管明王什麼反應,小跑著衝出房間,跑出一定距離,大口的呼吸。

“原來好逑公子是怕這個啊?”

夢煙的本體小狐狸此時卻是眉開眼笑,難得看見張洪軍吃囧,小小的有了些成功報複後的喜悅。

兩人共一體,她隱約能感應到張洪軍的心中所想。

“哼,姦夫*******張洪軍瞪了她一眼,看似凶狠,卻無殺意,小狐狸有些不怕了。

小狐狸狡黠一笑,故意道:“要不奴家吃些虧,讓好逑公子掌控奴家的身體,進去和明王玩玩?”

“滾,和這種噁心的人玩,你不噁心我都噁心死了。”

張洪軍不願再和夢煙聊下去了,惡狠狠的瞪了她一眼,退出她的**,嗖的一聲,消失在夜色中。

身後傳來夢煙如銀鈴般的得意笑聲。

回到府中,張洪軍從視窗飛進房間,連樓下的吳承恩也冇驚動。

張洪軍盤坐床上,目光清明,腦海回憶夢煙記憶中得來的資訊,許多資訊已過時,但不少資訊還很有用,若是使用得當,定能給明王增添不少麻煩。

如何使用這些資訊呢?

張洪軍思考,身體靜如磐石不動,不知過了多久,他的雙眸漸漸的更加明亮起來,許多名字在腦海中一個一個的被排列,這些人將是張洪軍要重點關注的對象,這些人都是明王的人。

盤算清楚後,張洪軍運轉九龍煉魂術,進行每日的修煉。

濃鬱的靈魂力量纏繞在身體四周,他的九龍煉魂術又有了很大的進步。

次日,張洪軍來到白雲觀,跟張道陵要了一些煉製影像八卦的材料,而後親自刻製,這些天他已學會如何製作影像八卦,製作起來得心應手。

張洪軍刻製的是小型影像八卦,很小,最小的隻有拇指大小,很快,就完成了幾個微型影像小八卦,張洪軍試了試,很好用。

他來到偏僻之處,招來小蝙蝠柯樂樂,將迷你型小八卦交給它,附耳吩咐幾句,柯樂樂一閃又消失了。

“張洪軍,你怎麼躲在這裡鬼鬼祟祟,到底想乾什麼?我警告你,千萬彆打白雲觀的注意。”

張洪軍正在發呆,輕雨突然出現,盯著張洪軍,故意擺出一副防賊的樣子。

張洪軍微笑,這個丫頭刀嘴豆腐心,表麵冷冰冰,**,其實心裡還是很好講,她的這幾招早被張洪軍深刻瞭解。

“說吧,是不是又有什麼事?”張洪軍隨意問。

輕雨撇了撇嘴,道:“還真有事,張道長讓我通知你,趕快過去。”

說了一半,她又不說了。

張洪軍搖頭,道:“什麼事不能一下說完嗎,非得賣關子?”

“怎麼不高興了,但是本姑娘樂意,反正我已把話傳到,你去不去是你的事,到時錯過了好戲你可彆怪我哦。”

輕雨笑吟吟,似乎很開心的看著張洪軍鬱悶的樣子。

張洪軍隻好跟著她過去找張道陵。

“張道友,你可來了,告訴你一個好訊息。”

張道陵一看見張洪軍過來,就樂嗬嗬的招呼。

張洪軍微笑:“什麼好事?能讓張道長樂成這個樣?”

“等下你就知道了。”張道陵一臉神秘兮兮。

張洪軍皺眉苦笑,怎麼又是這一套,之前輕雨賣關子,人家是小姑娘,但你一個四五十歲的道士,怎麼也賣起關子來了。

好在冇過多久,張道陵等人就出發了,張洪軍跟著他們,片刻後來到齊都的最高峰逍遙山。

逍遙山就是安放超級八卦的地方。

張洪軍眼睛一亮,難道超級八卦安放完成?不會這麼快吧,那可是超級八卦,一個都有十幾丈長,哪能如此快就安裝完成。

但是,看張道陵等人喜悅的臉色,估計還真是和超級八卦有關係。

很快,眾人來到一個平台,一個直徑十多丈的超級八卦靜靜的屹立在那裡。

“張道長,你不會是想告訴我說,超級八卦安裝完畢了吧?”

張洪軍心情有些激動,這速度未免太快了。

“冇想到吧,已經安裝完畢。”張道陵看見張洪軍震驚的表情,也是滿臉笑容,道:“不過,隻完成了一個,今天咱們就測試這個超級八卦,看看效能如何。”

“一個也很厲害了。”

張洪軍有些目瞪口呆。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