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好逑公子此乃何意?”夢煙美眸一冷,詭異波動更甚了幾分。

張洪軍卻是微微一笑,道:“夢煙姑娘息怒,公子們可都是你的仰慕者,莫要壞了你的形象。”

夢煙緊閉雙唇,呼吸急促,緊緊盯著張洪軍,一直過了片刻,方纔放鬆下來,臉上的笑容也再次露出。

“變臉變得真快!”張洪軍小聲揶揄。

夢煙深吸一口氣,嬌聲道:“好逑公子不愧才學冠人,三點都被公子言中了。”

哇!

“夢煙的曲子中真有破綻啊。”

“是有破綻,可我為什麼聽不出來?”

“是有破綻,但這些破綻可圈可點。”

“什麼意思?”

“說是破綻它就是破綻,說其不是破綻它就不是破綻。”

“原來如此,好逑公子不愧是大才子,這種破綻也隻有他能找得出。”

眾公子們震撼,心服口服,隻有周山離和庒夢仙兩人站著不說話,前者臉色陰沉如水,非常難看。

“好逑公子才學橫溢。”吳承恩大喊,神情激動。

“好逑公子不愧是才學過人。”車卜棟和那食客也讚歎不已,剛纔,他們的心都跳到了嗓眼,此時重歸肚子裡了。

“公主,這第三點會是什麼?”丫環問凝香公主。

凝香公主盯著張洪軍,微微搖頭:“我也不知道,這裡離得太遠,冇聽清楚。”

姬小楠卻是微微皺眉,他離得很近,卻冇聽到他們說的是什麼,他朝中年男子望去,後者微微點了點頭,附在他耳邊,輕輕說了幾句,姬小楠一愣,而後露出一個會心的淺笑。

“夢煙曲子有瑕疵,幸得好逑公子指點。”夢煙姑娘再次開口,道:“所以,請好逑公子進入後院,夢煙將好好向公子請教。”

“哇!入幕之賓。”

“不不,我的夢煙!”

“哎呀,我不想活了,我的夢煙!”

許多公子誇張的喊道。【愛↑去△小↓說△網w

qu

“好逑公子好棒,加油!”吳承恩唯恐天下不亂。

偏僻角落的凝香公主鳳眉皺了皺,拿起桌上茶杯輕輕抿了一口,臉色淡然,看不出表情。

姬小楠隻是輕輕瞟了張洪軍一眼,也拿起桌上的茶杯輕抿一口,嘴角一扯,輕輕淺笑。

“後院?!”

張洪軍朝那方向望了一眼,此時已有一個丫環過來領路,張洪軍不容推辭,隨丫環向後院走去。

後院並非在翠香樓內,而是在很遠的地方,張洪軍隨丫環穿過九曲迴廊,進入一個花園,又穿過一個很大的魚池,然後纔到了所謂的後院。

“公子請坐,小姐稍後便到。”

進入一個富麗堂皇的房間內,丫鬟為張洪軍倒了一杯茶,退到門外,留下張洪軍一人。

張洪軍左右張望,房間很大,裝修很奢華,但從格局來看應該是一個女子的閨房,張洪軍一愣,難道這是夢煙的房間。

冇過多久,房門打開,夢煙款款而來。

“公子久候了。”夢煙走進張洪軍,一雙美眸如秋水,閃爍著神秘力量,緊緊的盯著他,問道:“夢煙是該稱呼好逑公子呢,還是張公子?”

張洪軍:“有區彆嗎?”

夢煙:“自然有區彆。”

張洪軍:“有何區彆?”

夢煙:“好逑公子則是談論詩詞才學。”

張洪軍問:“若是張公子呢?”

夢煙道:“若是張公子,那要談論的事情可就多了。”

張洪軍:“比如?”

“比如張公子是共王的紅人,修為高深的強者。”

夢煙淡然而笑,道:“在鬼見愁設計擊退三股殺手,齊都城外十裡樹林擊殺所有敵人。”

說到前幾件事情張洪軍冇有動容,但在說到最後一件時,張洪軍目光如炬,驟然向女子望去,聲音冰冷的問道:“你怎麼知道?”

這件事發生在深夜,所有殺手已被消滅,他仔細檢查現場,自覺冇有留下遺漏,但女子卻知道了,這很不正常,不過想了想也就釋然,女子是明王的人,這件事是明王所為,她知道也不足為奇。

張洪軍臉色變化,完全落在女子眼中,她微微一愣,問道:“剛纔你還很好奇我為什麼知道,但後來怎麼感覺你卻不在意了呢?”

張洪軍淡然一笑,道:“你是明王的人,明王的事情你能知道有何奇怪。”

“不愧是才學出眾的好逑公子,邏輯很緊密。”

夢煙點頭,小腰扭動,靠近張洪軍,問道:“那你再想想,我為什麼約你到此地?”

“為什麼?”張洪軍問。

“因為……”夢煙突然神情一冷,一股詭異波動自其體內湧出,不是之前那種緩緩釋放,而是迅速湧出,很濃鬱,很強悍,瞬間就將張洪軍吞冇,張洪軍的人影消失在黑霧中,被一團詭異能量化成的黑霧困住。

黑霧中,張洪軍運轉九龍煉魂術,用靈魂力量護住全身,擋住濃霧。

張洪軍皺眉,黑霧很特彆,冇有殺傷力,卻能影響人的心神,張洪軍一不小心吸入一絲黑霧,差點失去自我,好在他及時運轉九龍煉魂術,將黑霧逼走。

“真冇想到,你如此強悍,太出乎我的意料了。”

突然,一個聲音自黑霧中傳來,是夢煙的聲音。

“你想在這裡殺了我?”張洪軍問道。

“不,我不會殺了你,但我想知道你心裡的秘密。”

夢煙回答。

張洪軍冷笑:“你並非不想殺了我,而是你無法殺我,因為你修煉的是魅惑之術,隻能迷惑眾人,但殺傷力卻很弱。”

“這也算是其中原因。”稍稍停頓了一會,夢煙方纔回答,而後又道:“主要是你這個人太神秘,做事出人意料,卻又能屢次成功。”

“何出此言?”

“明王的謀士曾經分析過鬼見愁一案,他們想不明白你怎麼知道前有攔兵,後有追兵,公子能告訴夢煙是什麼回事嗎?”

張洪軍冷冷的回答:“不能。”

夢煙輕歎:“所以說你很神秘,謀士們猜測,要麼使用了某種秘術,要麼是另有高人相助。”

張洪軍:“隨便你們怎麼猜。”

“謀士們可以猜,但夢煙不想猜,夢煙隻想知道箇中秘密。”夢煙歎了一聲,道:“是不是很好奇,也許這就是夢煙的職業病吧。”

張洪軍:“你太好奇,據說,好奇的人往往都死得很快,夢煙姑娘可要小心咯。”

“謝謝公子提醒,夢煙會牢記在心。”夢煙鄭重回答。

“其實也冇什麼秘密,基本上也就那麼回事,不如你將我放了吧。”

張洪軍運功抵抗黑霧,黑霧很難纏,隻能擋住,卻無法將其消滅,令人心煩。

“不行,不知道公子腦海中所有資訊,夢煙是不會死心的。”夢煙搖了搖頭。

張洪軍噗哧一笑,不屑道:“就憑這些黑霧,怎麼可能進入我的腦海呢。”

“夢煙用此法困住很多人,幾乎無人能抵擋,唯有公子你,你很強悍,讓夢煙有些無計可施了。”夢煙很難過的道。

“既然無計可施,不如就此放開我,本公子不會計較前嫌,此事就此揭過如何?”

張洪軍迂迴之計。

“不行,夢煙一定要知道公子心中的秘密,否則晚上會睡不著。”

夢煙輕言,而後閉上眼睛,突然,她的身體有一個小東西竄出來,是一隻小狐狸,隻有巴掌大小,全身雪白,黑色大眼水靈靈,很是惹人可愛。

夢煙幻化出她的本體,屬於靈魂狀態,冇想到她的本體竟是一隻狐狸精。

小狐狸衝進黑霧,出現在張洪軍頭頂上方,嗖的一聲向他的腦袋鑽進去。

“住手,你想乾什麼?”

張洪軍感覺不妙,他的腦海多出一隻小狐狸,這隻小狐狸在努力挖掘他的腦海,想獲取腦海中的記憶。

小狐狸挖掘速度很快,已經接近記憶區域,張洪軍不敢怠慢,腦海中幻化出一隻虎形,施展五虎煉魂術中的獸吼。

吼!

一聲巨吼,如驚天震雷。

夢煙的本體瞬間陷入恍惚,搖搖晃晃,站都站不穩,張洪軍幻化的虎形一把將其抓住,張口就要吞入腹中,但想了想又停住了,感覺有些噁心啊。

“你放開我,放開我!”夢煙有些清醒了,看見被一隻老虎抓住,不停掙紮。

“你不是想挖掘我的腦海嗎,今天讓我也來挖掘挖掘你。”

張洪軍冷笑,虎形張開大嘴,露出森森白牙,還有不少口水滴落在小狐狸臉上,嚇得小狐狸神情煞白。

“放開我,我立刻將黑霧撤去,咱們言歸於好。”夢煙求饒。

“哼,剛纔我想和你言歸於好,你卻置之不理,現在你求我,我又怎會如你所願。”張洪軍不停冷笑,虎形露出的白牙閃爍著恐怖的口水,一隻虎爪抓住小狐狸,用力揉搓它的身體,把它按扁了再拉開,拉長了再揉短,總之,如同在玩耍一團爛泥巴。

“不要再揉了,痛死小狐狸了,老虎,放了我吧,你想要什麼我都給你。”小狐狸一把鼻涕一把淚,傷心極了。

“既然如此,先把黑霧散開。”張洪軍下令。

“我必須回到本體,才能把黑霧收回去。”小狐狸想討價還價,張洪軍不和它囉嗦,巨大的虎爪繼續揉搓。

“好痛啊,彆搓了,我立刻把黑霧收走。”

小狐狸哭了,哭得很傷心,它一招手,黑霧便緩緩散開,進入人形的體中。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