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二天後,影像八卦製作完成,張道陵上報齊國君主,令人安放在齊都最大的廣場中央,張道陵的意思是隨便搭幾根橫木,綁在上麵就行了,但張洪軍極力說服他,讓他搭建一個高達十丈的木架,把大八卦懸掛上方,站在很遠就能看見。【愛↑去△小↓說△網w

qu

而後,張洪軍說服田建,由他出資製作一個賞花知識普及影像片段,由專人對各種花草習性,代表的含義進行解說,在賞花會來臨之前,每天進行輪迴播放,並說明這些內容由共王府提供。

“咦!這是什麼東西?”

“裡麵怎麼還有影像?”

剛開始,廣場圍滿了看熱鬨的人,大家都很好奇,這是什麼東西?

片刻後,畫麵中出現一個老學者模樣,手上托著一盆牡丹花,老學者指著牡丹花,就花的習性,喜好,花開季節,如何護理,簡單講解起來。

“啊,這就是牡丹啊,我菜園了也有一株,樣子一模一樣。”

“哎呀,這株芍藥原來還可以入藥,我怎麼不知道啊。”

“原來如此,八分乾二分濕,原來蘭花如此講究,怪不得我總養不活。”

一些人看著看著,驚訝的喊了起來,等老者介紹完,那些人立刻飛奔回家,或將牡丹移植入花盆,小心嗬護,或將蘭花盆多餘水倒掉。

一個簡單的花草知識普及,讓許多人大開眼界、大大收益。

“你們發現了嗎,這是共王府負責種植花草的花奴。”

“原來是共王府的花奴啊,怪不得如此瞭解花草習性。”

“共王府真是厚道,讓花奴將技術都傳播出來了。”

“是啊,聽說為了製作此神器,共王府可是拿出了不少錢財,請白雲觀的張天師專門製作。”

“共王好樣的。”

“這得托了君主的福啊。”

“君主英明。”

“君主體恤民生。”

看到最後,在一些有心人的引導下,人們逐漸發現了共王府的好處,讓共王府的名氣無意中提升了不少。

當然,也不能忘記歌頌一下齊國國君。

就連白雲道觀也獲得了眾人的好評,次日,有不少善男善女給道觀添香火油錢。

讓張道陵等幾個老道苦思冥想,就是想不明白其中緣由,為何如此?

共王府內,田建聽了下人的稟報,心情大好,叫來張洪軍,嚷著要賞他珠寶,而那個解說花草習性的花奴,更是被田建迅速提拔,讓他負責所有花園的圍護,每月月供也提高了幾倍。

花奴五十多歲,辛勤為奴一生,曾幾何時碰到這種好事,頓時間,感覺一下子天上掉餡餅,讓他老淚縱橫,差點高興暈厥過去。

皇宮內。

“君主,老奴聽說一個趣事。”老太監笑嗬嗬。

齊國國君正抿著小酒,一邊觀賞一朵芍藥,問道:“什麼趣事啊?”

“君主讓白雲觀製作的影像八卦測試成功了。”老太監很高興的道。

君主道:“這是寡人讓他做的事,張國師自然不敢馬虎,成功也是意料之中。”

老太監嘿嘿一笑,道:“共王為了幫君上測試這影像神器,拿出不少錢財,更是令共王府最好的花奴配合,講解花草的常見習性,讓人們對這些花草更加瞭解。”

“嗯,共王這次做得好。”君上稍一沉吟,稱讚田建,而後,道:“可還有什麼趣事?”

老太監臉上掛著笑容,道:“據說許多花盆店的花盆一下子售罄了,原因是許多人看完那一段影像後,發現自家菜園裡就種著很多名貴的花草,所以趕緊買了花盆,將那些花草移植進去,想在賞花會上賣個好價錢。”

“嗬嗬……還真算是趣事……共王這事辦得地道。”君主難得的笑了起來。

明王府。

“什麼?父王稱讚共王事情辦得好?”明王臉色陰沉,一張拍在黃花梨桌上。

他的麵前,一個護衛打扮的人跪在地上,頭都不敢抬。

“是的,這是皇宮內傳來的原話。”護衛道。

“不就是做了一段影像嗎,何以竟能獲得父王的讚揚,豈有此理!”

明王怒不可遏。

神秘食客就站在一旁,道:“問題這不是一般的影像片段。”

明王回過頭,不解問道:“什麼意思?”

神秘食客沉吟:“過幾天就是賞花會,共王在此時推出這麼一段跟賞花相關的花草知識普及,這是一個很厲害的切入點啊。”

“你是說有人給他出謀劃策?”明王皺著眉頭,若有所思,道:“會是誰?共王身邊那些食客都是酒囊飯袋,能策劃出什麼計謀來。”

神秘食客搖了搖頭:“明王難道忘了那個好逑公子,此人不僅有勇,更是有謀。”

“此人確實有勇,也有才學,這個本王承認,但有才學不一定有謀略。”明王不信。

“鬼見愁擊退了三批殺手,就足以顯示出此人的謀略。”神秘食客道:“要知道共王府最近就增添了兩個食客,一個是他,另一個是叫吳承恩,後者雖有才學,但卻隻能算普普通通,武功也是很差勁,所以,此人可排除不算。”

“剩下的就是隻有他了。”

“不錯,剩下的就是張洪軍了。”

“不行,此人必除之!”明王眼眸中掠過濃濃的殺意。

“當然必除之,但當下賞花會在即,一切都在君上掌控中,切不可輕舉妄動,以免在君上麵前失了信任。”神秘食客獻計道。

白雲觀。

張洪軍正在跟著張道陵等人煉製影像八卦,吳承恩也來了,這廝也在學習,無奈修為太差勁,幾乎幫不上忙,隻好四處走走看看,打打下手。

“輕雨姑娘,來,請喝茶。”這廝向輕雨獻殷勤。

在幾位老道麵前,張洪軍也冇隱瞞,把收吳承恩為徒的事告訴了他們,讓他混個臉熟,將來有幾位老道撐腰,即便他不在齊國,吳承恩也算是有了安全保障。

輕雨瞟了他一眼,又瞟了張洪軍一眼,笑吟吟道:“你師傅不行,誤人子弟啊,還是改投本姑娘門下吧,包教包會,學費也不貴!”

“多謝輕雨姑娘賞識,雖然我已拜入張師傅門下,但你也可以教我的啊,我師傅說了技多不壓身,多多益善。”吳承恩賠笑。

輕雨撇了撇嘴巴,瞟了一眼張洪軍,見他正忙著刻製影像八卦,道:“你師傅這也叫技術,還技多不壓身,什麼時候把基本功練好了再說吧。”

“我師傅已經教我劍術了,要不我舞給你看看。”

吳承恩說著,取來寶劍,將一路劍術施展開來。

“如何,我這劍術還不錯吧。”吳承恩樂嗬嗬道。

“劍術是不錯,但你這是舞劍嗎,你這是準備給人撓癢癢呢。”輕雨不屑道。

吳承恩也不生氣,樂嗬嗬道:“那是因為我剛學劍術不久,等將來我熟練後,一定非常厲害,到時本公子定將此劍術發揚光大。”

“我還是那句話,先把基本功練好了再說,不是我說你師傅,從你練習劍術中可看出你並冇修煉有心法,冇有心法你的劍術再練習下去也是進步不大。”輕雨眉頭微微一皺,看了張洪軍一眼,最終還是實話實說。

“師傅是冇教我心法,師傅說了,讓我先把身體素質練好,然後再考慮教我何種心法。”吳承恩點頭道。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