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次日,新的一天到來。

明王府。

明王田明在丫環伺候下梳洗完畢,吃了一些點心,卻在此時,有一個護衛打扮的人進來。

護衛跪地:“明王。”

明王看了他一眼,問道:“如何,事情辦好了嗎?”

護衛道:“事情辦砸了。”

明王眼眸淩厲:“怎麼回事?不是都佈置好了嗎?”

“所有派去的人都死了,現場在城外十裡處。”護衛低著頭,道:“從現場來看,都是被同一個人用同一種手段殺死。”

明王目光冰寒:“你的意思是說,他一個人殺死了所有的殺手?”

護衛爬在地上,頭都不敢抬,道:“這是現場分析得出的結果,可能是他一個人殺死了所有的殺手,也可能是他將其他痕跡抹掉,故意不留任何線索。”

明王沉著臉,陷入沉思中,片刻後那神秘食客到來,他才抬起頭,讓那護衛又說了一遍,而後朝食客問道:“你覺得如何?”

神秘食客想了想,招手讓護衛離去,方纔道:“此人身手了得,在鬼見愁就已殺了許多鬼兵,這一次若是他一人殺死了所有的殺手,也不足為奇。”

明王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有些不信的問道:“他的才學無話口說,但你若說他的修為也如此強悍,本王倒是有些不信。”

“此人得從新評估,咱們之前是小視他了。”神秘食客輕輕搖頭。

明王若有所思,問道:“那接下來如何是好?”

神秘食客道:“靜觀其變,暫時不再出手。”

明王點了點頭,招來護衛,向他做了吩咐。

共王府。

張洪軍吃過早點,吳承恩也起來了,這傢夥休息得很好,精神抖擻。

卻在此時,小丫環進來報告,說有人要見他,張洪軍讓小丫鬟將來人帶進來,張洪軍一看,卻是愣住了,竟然是輕雨,這丫頭今日不穿勝雪白衣了,而是一身道袍,頗有些仙風道骨模樣。

“你這惡……冇想到你竟然也到了齊國。”衣服款式還了,模樣卻冇變,性格似乎也冇變,輕雨一見張洪軍,就是一個癟嘴,麵無表情道。

她進裡屋內,自己坐下、倒茶,自個飲了起來,彷彿把這裡當成了自己的家裡。

“很奇怪吧,我也很奇怪,冇想到會在這遇到你?”張洪軍先是一愣,而後迅速適應。

“有什麼奇怪的,我師傅和張道長是好友,師傅在這裡,我自然也在這裡了。”輕雨瞟了他一眼,道:“到是你,一來齊國就鬨得沸沸揚揚,名聲不小啊。”

“我能有什麼名聲?”張洪軍微笑,也拿起一個杯子,倒了一杯茶,輕輕抿了一口。

“在臨仙城獨鬥眾才子才女,鬼見愁設計擊退三路伏兵,到了齊都才兩日,又和明王府食客鬥聯,把對方打得啞口無言,如今整個齊都都傳遍了,這還不算沸沸揚揚?”輕雨美眸閃動,在他臉上來回的掃了幾眼,似乎要看出什麼花來。

“這不能怪我,是他們先來找茬,我隻是被動反擊。”張洪軍淡然,臉上微微而笑,問道:“你大清早來找我,難道就是為了說這些?”

“不是,我是替師傅和張道長過來傳話。”輕雨放下茶杯,道:“張道長說,當下時局動盪,莫要過於惹事生非,以免生出禍端。”

“就這些?”張洪軍問。

“還有,張道長說了,若是有空,請到他那裡去坐坐。”

說完,輕雨小口抿了一口茶,道:“就這些了。”

“嗯,替我謝謝張道長和你師傅關心。”張洪軍道。

輕雨坐了片刻告辭離去,但隻過了片刻,小丫環又來傳報,說有人要見他,而後,便看見田建的小女兒小咚咚出現了,她一身漂亮錦衣,小臉紅彤彤,這個時節氣候還很冷,小咚咚帶著一個紅色兜帽,樣子很是可愛。

小咚咚身邊陪著兩個女子,一個是丫環,另一個卻不認識,但見她容貌端莊,月眉星眼,瓊鼻挺秀,硃脣皓齒,一身淡黃色的錦衣,把凹凸身材悄悄勾勒出來,女子雖冇有開口,卻已顯現出不凡的貴氣。

“張先生,小咚咚來看你了。”小咚咚郡主笑容可掬,拉著那貴氣女子過來。

“小咚咚郡主早上好啊,吃了冇有啊。”張洪軍微笑。

“小咚咚吃了。”小咚咚郡主被他這種另類的打招呼方式惹笑了,一笑臉上還有兩個小酒窩。

“吃了什麼啊?”張洪軍又逗她。

小咚咚樂嗬嗬道:“吃了桂花糕,還有燕窩湯。”

小咚咚一五一十將今早吃過的東西報出來。

張洪軍又問:“好不好吃啊?”

“桂花糕好吃,燕窩湯也好吃。”小咚咚回答,而後似乎感覺都是她在回答,就反問道:“張先生你吃過了嗎?”

張洪軍微笑道:“我吃過了,吃得很飽。”

小咚咚又問道:“都吃了些什麼啊?”

張洪軍仍然微笑的回答:“我也吃了一些糕點,還吃了一隻燒鵝,和一條烤魚,很好吃哦。”

“啊,你吃這麼多啊……嗯,你是大人,應該多吃點,小咚咚是小孩,就不吃那麼多了。”小咚咚認真的回答。

一大一小,兩人一問一答,旁邊的丫環和你女子都不插嘴,女子麵帶淺笑,隻是看著兩人說話。

終於,等到兩人說得差不多後,女子才微笑道:“你就是張先生吧?”

張洪軍:“我就是張洪軍。”

女子淺笑,神色雍容爾雅,帶著一股淡淡的貴氣,道:“聽聞張先生昨日一人力鬥明王府、共王府兩府食客,才學驚人,今日一見,果真名不虛傳。”

“小姐過獎了,隻是一些交流而已,難瞪大堂之雅。”張洪軍謙虛的回答,他實在不知此女子到底是何來曆,女子不主動告訴,他也不問,兩人就你一句我一句的聊著。

“姑姑,你不是說要請張先生參加那什麼賞花會嗎?”

看見兩人越說越遠,小咚咚郡主有些忍不住了,開了口。

“姑姑?”張洪軍一愣,小郡主的姑姑,那不就是田建的妹妹,君主的女兒,齊國的公主。

張洪軍朝女子望去,這個充滿青春靚麗的女子竟然就是公主,對於齊國皇室,張洪軍雖然剛到,卻多多少少有些瞭解,當今君上有四個兒字,公主卻有好幾個,不知眼前這位是哪位公主。

張洪軍冇有問,隻是靜靜的看著女子,連參見的禮數都忘記了。

看見小咚咚提起,女子微微一笑,也很傾城,道:“過幾日便是齊國一年一度的賞花會,到時會有各種各樣的名貴花草展覽,許多才子才女會對自己喜歡的花草吟詩賦歌,凝香請公子參加賞花會,也好能欣賞先生的才學。”

說話間,一旁的丫環遞過一張請帖,張洪軍趕緊接過,不管如何,這是當今君上的公主發的請帖啊,怎麼也要接住纔好。

打開請帖,裡麵隻有三個字“賞花會”,張洪軍心裡輕歎,還真是惜字如金啊。

凝香公主親自送邀請函,張洪軍的心裡對這個公主多少增添了幾分好感。

凝香公主送完邀請函,稍待片刻便告辭離去。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