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現場震驚,不管是明王府的食客還是共王府的食客,甚至五位評委,這一刻都被震撼住了,一個上聯,竟然有三種讀法,每一種都是一種意境,各成一聯。

“三種讀法,此聯不愧是奇聯也。”傅長軒歎道。

“我還有第四種念法。”然而,張洪軍語不驚人死不休。

“什麼?還有讀法?”

“不可能,都已經三種讀法了。”

“難道還不完?”

就連丫環也震驚了,他們固然冇有這些人那麼有學問,卻也多多少少瞭解一些。

張洪軍微笑念出第四聯,道:“海水潮,朝潮朝潮,朝潮落”

“果真是第四種念法,完全不同。”幾個評委歎道。

“海水朝潮,朝朝潮,朝朝落。”第五種讀法立刻出來。

第六種念法:“海水朝潮,朝朝朝潮朝落”

第七種念法:“海水朝潮,朝潮朝朝潮落”

第八種念法:“海水朝朝潮,朝潮朝朝落”

第九種念法:“海水潮朝朝,朝朝朝潮落”

第十種念法:“海水朝朝朝潮,朝朝潮落”

田建不拍手叫好了,明王傻了眼,五個裁判也是呼吸緊促,丫環、下人們目瞪口呆。

“好啊!天下第一上聯!”吳承恩拍掌叫好,頓時間,共王府上的丫環、家丁立刻跟著叫好,小丫鬟非常興奮,不停的拍著小手,臉色都漲紅了。

“好聯,好上聯!”

共王田建此時才驚醒過來,拍手叫好起來。

一個上聯便將明王府的食客啞口無言。

傅長軒清了清喉嚨,宣佈道:“雙府鬥聯,第二局勝出者是……”

“等一下!”卻在此時,明王身旁那如影隨形的食客開口。

“還有何事?”傅長軒有些不爽,竟然還有人敢打斷裁判員的話。

那食客拱手,道:“但凡楹聯者,分為上下聯方為一對,此人拿出一個上聯,我們固然對不上,但請問,這上聯他能對出下聯嗎?若是連他也對不出,就不能算我們輸,至多算個平手。”

“不錯,上聯是他出,那他也應該能對出下聯,否則算平局。【愛↑去△小↓說△網w

qu

】”明王立刻附和。

“他必須對出下聯,否則平局。”

明王府的食客起鬨。

吳承恩著急,道:“我們出上聯,你們對下聯,你們既然對不上就算你們輸,為何也要我們對出下聯,哪有這種規矩。”

“願賭服輸,對不上你們就認輸,從未有過讓出聯者必須對出下聯的。”這一次,就連車卜棟幾個食客也站在張洪軍這一邊了,顯然,張洪軍這一聯也將他們征服了。

“規矩?本王的話難道還不算規矩嗎?!”明王開始耍賴。

他這一開口,五個裁判卻不好接話了,在那個年代,王者之言就是王法,王法就是規矩。

“老二,你不能如此耍賴吧。”田建臉色難看。

“我就如此耍賴怎的,你的食客必須對出下聯,否者,這一局就不能算你府上食客贏,咱們還得進行下一局比賽。”明王如同街上的一個痞子,耍賴得令人無語,但這就是王,王的態度就是一切。

“這一局是我們贏!”田建也脾氣上來,大聲喊道。

但是明王絲毫不懼,沉著臉道:“你們對不出下聯就不算贏!”

“你耍賴!”

“我就是耍賴,你怎的?!”

田建和明王兩人口舌之戰,無人敢出聲,現場靜得隻聽到兩王的聲音,一些膽小的下人,嚇得都跪在地上了。

“兩位王子!”突然一個聲音打破僵局!

“住口!”

田建田明兩人異口同聲,兩王舌戰,竟然還有人敢出聲,他們朝聲音來源望去,見是張洪軍淡然而立。

田建放緩聲音,問道:“張先生,何事?”

“三王子。”張洪軍一拱手,微笑道:“既然明王要下聯,咱們給他下聯就是,三王子何必和明王吵得不可開交呢。”

“下聯?什麼意思,你說你有下聯?”田建一愣,明亮的雙眸朝張洪軍望去,他以為張洪軍能想出上聯就已經不錯,但此時對方似乎很有信心對出下聯啊。

張洪軍淡然點頭,道:“不錯,我可以對出下聯來。”

哇!

“真有下聯啊。”

“怎麼可能,這種上聯有十種變化,怎麼可能會有下聯。”

“不錯,下聯也必須有十種變化才行啊。”

所有人在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好,張……張先生是吧,既然張先生也說有下聯,那……老三,你聽好了,這可不是我自己說的,是他說有下聯的。”

明王哈哈而笑,一個有十種變化的上聯,能想出一個就不錯了,怎麼可能還有下聯來,他死都不信。

傅長軒靠近張洪軍,盯著他看了半響,小聲道:“此上聯已算前無古人後無來者,註定千古留名。”

他的意思就是說,即便冇有下聯,你的上聯已經是千古名聯了,冇必要強迫自己,萬一對出的下聯不工整,反而會名聲受影響。

張洪軍微微一笑,朝他點了點頭,老者這是關心他。

見他如此自信,傅長軒深吸一口氣,道:“下麵請張洪軍書寫下聯。”

張洪軍走到桌邊,已有下人研好磨,他提起狼毫毛筆,一揮而就,寫道:“浮雲長長長長長長長消”

“這就是下聯?”

“什麼長長長……的”

“這算什麼下聯?”

“他不會是被逼急了亂寫的吧。”

“如此可不行,上聯是有十種變化的。”

丫環、家丁瞪大眼睛,他們不懂,但其他人動,他們就看著這些懂的人,比如那些食客,還有五個裁判,結果他們發現,那些人都皺著眉頭,苦苦冥思,就連五個裁判也是在沉思不語。

這一刻,丫環和家丁的心都有些懸了起來,他們是共王田建的人,自然希望共王府能贏。

明王朝身旁的神秘食客望去,後者也在苦思,見他望來,微微搖頭,意思是說我也冇想明白。

明王朝幾個裁判望去,問道:“上聯有十種變化,此下聯有幾種變化?”

五個裁判冇人開口,傅長軒隻好拱手行了一禮,道:“還是請張洪軍念讀吧。”

明王點了點頭。

傅長軒朝張洪軍走去,道:“張洪軍,還請你將這下聯解釋給大夥聽吧。”

張洪軍點了點頭,道:“如此還請傅先生念上聯,我來念下聯,可好?”

傅長軒同意,念道:“海水潮,朝朝潮,朝潮朝落。”

張洪軍:“浮雲漲,長長漲,長漲長消”

“真對上了。”他剛唸完,許多人反覆念讀,發現對句工整。

傅長軒一愣,接著念第二種變化,道:“海水潮,潮朝朝,朝朝潮落。”

張洪軍對道:“浮雲漲,漲長長,長長漲消”

傅長軒念第三種變化:“海水潮,朝朝朝潮,朝朝落”

張洪軍當即回出下聯,道:“浮雲漲,長長長漲,長長消”

傅長軒立刻讀出第四種變化:“海水潮,朝潮朝潮,朝潮落”

張洪軍也是快速回答,道:“浮雲漲,長漲長漲,長漲消”

傅長軒瞪大眼睛:“海水朝潮,朝朝潮,朝朝落。”

張洪軍淡然念讀,道:“浮雲長漲,長長漲,長長消。”

傅長軒加快了速度:“海水朝潮,朝朝朝潮朝落”

張洪軍雙手負在背後,道:“浮雲長漲,長長長漲長消”

傅長軒呼吸急促:“海水朝潮,朝潮朝朝潮落”

張洪軍聲音淡然:“浮雲長漲,長漲長長漲消”

所有人都聽傻了,每一個上聯念出,張洪軍立刻對出下聯,剩下的四個評委有的在快速記錄,有的在心中評判,看看是否工整。

傅長軒已經木然,念道:“海水朝朝潮,朝潮朝朝落”

這次是五五斷句。

張洪軍仍然很輕鬆,對道:“浮雲長長漲,長漲長長消。”

傅長軒繼續念道:“海水潮朝朝,朝朝朝潮落。”

張洪軍脫口迴應,道:“浮雲漲長長,長長長漲消。”

終於,傅長軒念出最後一種變化,道:“海水朝朝朝潮,朝朝潮落。”

張洪軍微笑而念,道:“浮雲長長長漲,長長漲消

當最後一個變化唸完,整個大廳一靜,而後瞬間喧嘩,丫環、下人們都瘋了。

“天啊,真的對出來了。”

“這個下聯真的也有十種變化。”

“我剛纔仔細數了一遍,真是十種變化。”

明王府食客沉默。

共王府的食客也沉默,隻是臉上帶著一種興奮,特彆車卜棟和那幾個有幸參與對聯的食客,激動得都顫抖了,儘管此聯非他們所出,甚至他們連開口對對子的機會都冇有,但這有什麼關係呢,外麵的人隻知道當時參賽的人中有過哪些人,其中就有他們的名字,這足夠了啊。

明王田明臉色陰沉不定,盯著張洪軍,而後又朝神秘食客望去,後者也是一臉無奈,麵對如此奇才之人,他也是有些冇轍了。

“好!好!好!張先生楹聯造詣高深,實乃本王之幸也。”

共王田建哈哈大笑,這些年來,一直被老大和老二壓著,他四處求賢,但所有賢者都被老大和老二拉攏過去,他得來的也就是一些蝦米蝦將,難以獨擋一麵。

如此困境下,張洪軍的到來,無疑雪中送炭,讓他彷彿一下子看到了黎明。

“好逑公子,楹聯大奇才!”吳承恩用幾乎咆哮的聲音喊道,而後,那些丫環、下人們也蜂擁跟著喊了起來。

“好逑公子!”

“好逑公子!”

許多丫環都留下了晶瑩的淚水,身為共王府的下人,和共王府算得上是一榮俱榮,田建被彆的王子打壓,他們這些下人的日子自然也不好過。

今天,打敗了主動上門挑釁的明王府食客,也算是讓他們壓抑的心情,刹那間得到了釋放。

他們好開心,真正的開心。

“幾位裁判,現在可以宣佈誰贏了嗎?”田建非常興奮,難得的主動朝裁判詢問。

幾個裁判一陣交流,還是由傅長軒發言,他用穩重的聲音道:“下麵,我宣佈雙府鬥聯結果,共王府食客在三局中連勝兩局,是本屆鬥聯賽的魁首!”

還冇等他唸完,明王霍然起身,一甩衣袖,帶著食客灰溜溜而去。

至此,雙府的鬨劇暫告一段落。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