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次日午時,田建府大廳,大廳通透寬敞。

為了保證比賽公正性,田建請來齊都文鶴書院三位德高望重的老學者傅長軒、昊君來、穆嵐。

“你們看好誰?”

“我看好車卜棟等人,他們可是老才學。”

“我也看好車卜棟。”

“我看好張洪軍,據說他是臨仙城的才子。”

“真的假的?”

“據說他曾經一人獨鬥當地的才子才女,還寫了幾篇好詩歌,有好逑公子之稱。”

“傳言而已,不足為信。”

“不錯,傳言未必可信,但車卜棟和那些食客就在咱們眼皮下,有多少才學多少瞭解一些。”

“車卜棟他們可是天天在交流才學,我好幾次路過聽他們交流,感覺很高深的樣子,所以,我還是看好車卜棟。”

“嗯,我也看好他們。”

幾個下人和丫環在小聲嘟囔,無一不看好車卜棟。

有一個家丁在暗自開盤口,這些下人和丫環都壓了車卜棟贏。

“比賽開始!”傅文軒宣佈。

車卜棟走出來,念道:“水水山山,處處明明秀秀。”

“好上聯!”話語剛落,一名食客即刻開口誇讚。

誰知,隻見張洪軍稍稍前走一步,張口就來:“晴晴雨雨,時時好好奇奇”

吳承恩立刻讚道:“好下聯。”

就連田建也微微點頭,讚:“很工整。”

車卜棟:“蠶為天下蟲。”

張洪軍:“鴻是江邊鳥。”

車卜棟想了想:“獨立小橋人影不流河水去。”

張洪軍:“孤眠旅館夢魂曾逐故鄉來。”

車卜棟臉色難看,另一名食客走出來。

食客:“盜者莫來道者來。”

張洪軍:“閒人免進賢人進。”

另一食客:“寄宿客家牢守寒窗空寂寞。”

張洪軍:“遠避迷途退還蓮逕返逍遙。”

食客:“我這上聯有講究。”

張洪軍:“我的下聯也有講究。”

食客:“我的上聯都是寶字頭。”

張洪軍:“我的下聯都是走字底。”

連換了幾個食客,但每個食客剛說完上聯,立刻被張洪軍答出下聯,不僅速度快,而且對句工整。

隻過了半響,車卜棟和食客們已皺眉苦思,想了半天,也冇想出更好的對子。

“你們若再不出上聯,本王可要宣佈結果了。”田建微笑的看著張洪軍,眼眸中充滿了喜悅,能得如此一個大才子,他的處境會好許多。

一直有些擔心的吳承恩此時徹底放心,他大聲附和:“再不出對子你們可就輸了。”

最後,車卜棟等人低頭認輸,田建和三名老學者商議,宣佈張洪軍贏得此次鬥聯魁首。

“好逑公子名不虛傳啊。”吳承恩大聲嚷嚷。

“我剛纔也看好張……好逑公子,我的眼光也不錯的。”一個下人沾沾自喜。

“怎麼回事,車卜棟他們平時不是很厲害的嗎,怎麼隻一會就讓張……好逑公子對下去了?”一個下人發牢騷,剛纔他可壓了不少。

頓時間,許多丫環和下人愁容滿麵,他們可都壓了車卜棟贏,望向他的目光充滿恨意,這麼差,害他們輸錢,也有人恨張洪軍,理由也是害他們輸錢。

冇有押注的下人卻意猶未儘的嚷嚷。

“啊?怎麼這麼快,我還冇看過癮呢。”一個下人意猶未儘。

另一個下人笑道:“得了吧,你能看得懂?”

意猶未儘的下人:“是看不懂,但是並不妨礙我沐浴在書香濃鬱的才學交流之中啊。”

吳承恩走過來,拍著張洪軍的肩膀,道:“好逑公子就是好逑公子,不管是詩歌還是對聯,都是手到擒來。”

“冇大冇小……”張洪軍故意冷喝他,後者嘿嘿一笑,收回手臂,但仍然樂嗬嗬笑個不停。

車卜棟帶著十幾個食客正退出大廳,準備溜走,卻在此時,一個洪亮的聲音傳來。

“哈哈哈……老三,你的府上今日好熱鬨。”

聲音之後看見明王軒昂氣宇的走了進來,他一身華麗衣裝,腰間一條翡翠玉帶,步如龍駒,非常有氣勢,他的身後跟著幾個食客模樣的人。

“明王?你怎麼有空來我這府上?”田建站起來,三位老學者也站起來,幾人見禮。

明王田明微笑道:“聽聞你府上在鬥聯,我便趕了過來,冇想到剛到門口,便聽說鬥聯已經結束了,真是可惜啊,本王還想見識見識鬥聯奇才呢。”

田建淺笑:“不過是食客間的一些交流,冇有明王說的那麼嚴重。”

“老三此言差也,本王平時閒暇無事,也是喜歡研究詩詞、對子,而我的食客中也有幾個有這方麵喜好之人,所以今日特讓他們也過來交流交流。”明王用手一指跟他他們身後的一個食客,道:“此人對楹聯略有喜好,懇求我帶他過來和你的食客交流交流。”

田建:“明王來晚了,交流會已結束,不若我請客,請明王喝酒聽歌如何?”

明王把手一揮,道:“喝酒幾時不得喝,咱們還是看他們交流楹聯吧。”

“既然如此,你們就和明王的食客交流交流。”田建無奈,朝車卜棟,張洪軍等人一揮手。

正準備離開的車卜棟等人隻好返回,心中暗想,若能在後來的交流中表現良好,今日的麵子多少也就不會那麼難堪了。

稍稍停頓了一下,明王又開口道:“當然,隻是交流過於無趣,不如咱們來點彩頭如何?”

田建一愣,問道:“怎麼個彩頭法?”

明王一拍掌,立刻有一些下人抬著十個大箱子走進來,箱蓋大開,珠光寶氣炫目多彩,十個箱子裡全部都是各種華麗的綢緞和珍貴珠寶。

明王指著十個箱子道:“十箱珠寶,你的食客若贏了,這十箱珠寶歸你所有。”

“若是輸了呢?”田建問道。

明王稍一沉吟,道:“若是不幸我贏了,今年狩獵之戰你的名額歸我。”

“不行,我的名額怎能歸你。”田建瞪目,微微一怒,這是過來砸場子的。

“狩獵之戰是什麼?”張洪軍問吳承恩,後者想了想,正準備回答,卻被另一個聲音迴應了。

他們的身後,高超不知幾時已站在那裡。

高超回答道:“狩獵之戰是齊國皇家每年舉行的一個活動,皇子和臣子們各派出一個隊伍,進入狩獵山進行狩獵,在規定時間內,哪個隊獲得的獵物多,就算哪個隊獲勝。”

張洪軍點了點頭:“不就是一個狩獵活動嗎,有什麼好爭的?”

高超搖了搖頭,道:“看似一個普通狩獵,其實不然,獲勝者可代表齊國出使趙國,參加趙國的和氏璧爭奪戰。”

“和氏璧爭奪戰?”張洪軍一愣,和氏璧出現了嗎?

高超點點頭,目光望向田建和明王位置,嘴上卻小聲道:“不錯,和氏璧爭奪戰是七國力量的角逐,每三年舉行一次,頗受各國重視,算算時間,今年又是舉行和氏璧爭奪戰的日子了。”

張洪軍問:“上一次是哪位皇子代表齊國出戰?”

高超想也不想,道:“上一次是太子代表齊國出戰,前幾屆也是太子出戰。”

張洪軍若有所思,循著高超的目光望嚮明王,輕聲道:“明王是想超越太子了嗎?”

剛說完,高超的目光炯炯立刻朝他瞪來,而後,神光迅速斂去,小聲道:“此話不可亂說,小心被砍了腦袋。”

張洪軍發覺自己有些失言,趕緊點頭,在皇家有些話是不能亂說的。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