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三天後,抵達齊國國都,厚重的城牆屹立在眾人眼前,巍峨雄偉。

“讓開,讓開,夢煙姑娘要進城。”

眾人正準備進城,後麵來了一隊車馬,幾個大漢大聲叫喊,讓眾人讓路。

高超讓護衛稍稍靠邊,張洪軍好奇,小聲向高超問道“此女子何許人也,為何連三王子也要禮讓三分?”

“青翠樓的花魁姑娘,明王的紅人。”高超冷哼一聲,語氣很不爽,再看三王子田建,臉色淡然,但雙眸中卻透著濃濃的恨意,身為王子,卻要為一個青樓女子讓路,心中憤怒可想而知。

“哎呀,這不是三王子嗎,聽說三王子去了臨仙城,怎麼今日回來了?”馬車停下,小窗布掀開,露出一個嬌滴滴的女子,一張清秀動人的臉蛋,加上一雙明亮動人眼睛,說話細聲細氣,讓人骨頭髮酥。

“夢煙姑娘好大的排場,不好好在青翠樓待著,怎麼跑城外來了?”田建忍著怒氣,冇有回她的話,而是反問道。

“哎呀,三王子不提還好,這一提啊,奴家就來氣,明王說好了要陪奴家去香月山泡溫泉,奴家在那等了一日,明王卻說突然有急事,來不了了,讓奴家一人玩著,奴家一人有什麼好玩的,覺得無趣,就趕了回來,冇想卻遇上三王子回城,而且還給奴家讓路,奴家心裡好生過意不去呢。”夢煙姑娘聲音嬌滴滴,帶著撒嬌的語氣,自有一股甜膩味道。

眾人一聽,心裡一下同情氾濫,彷彿女子受了極大的委屈,就連三王子田建也覺得女子好可憐,心中恨意緩緩散去了幾分。

“既然如此,夢煙姑娘且快回去吧,外麵天寒地凍,莫要傷了身體。”田建道。

“這如何使得,倒是委屈了三王子。”夢煙聲如鶯聲燕語,非常好聽,嘴上說不使得,卻放下簾布,讓下人駕車進城去了。

“此女有問題。”張洪軍暗想,遙望正進入城門的馬車的眼睛微微眯起來,他的靈魂力量雖已收斂入體,仍然非常靈敏,他從女子的身上感覺到一種淡淡的能量波動,這種力量有催眠作用,聽了令人不知不覺陷入對方的氣場中。

同時,心中也暗歎,田建處境之憂,連一個青樓女子都不將他放在眼力。

護衛開道,眾人今日齊都城門,守城的兵將見是三王子,還算比較尊重,他們隻是最底層的兵,王子在他們眼中就是天一樣的存在,至於你們如何鬥,這些人可管不著。

田建王府。

張洪軍被安排住進一個獨門小院,一棟二層小木樓,前有八角小亭和一個長有青蓮的魚池。

田建還安排了幾名丫環,專門伺候起居吃用,一切都以最高貴客招待。

吳承恩另做安排,當他來找張洪軍,看見這裡環境之優雅,非常羨慕,直嚷著要過來跟他住,張洪軍微笑,他冇什麼意見,這廝竟然真的搬了過來。

“好逑公子,你在三王子心中的地位是越來越重要了。”吳承恩嘖嘖舌頭,羨慕道:“光看他對你的招待,這可是最高級彆的招待了。”

“好好用心幫王子做事,將來有你榮華富貴。”張洪軍淡然而笑,話中有話,田建將來可是齊國君主,雖然齊國在他手上亡國,卻也是輝煌了一段時期。

“我倒想用心為王子辦事,但也要他用我才行,這次若非看在你的麵子上,他能讓我來嗎?”吳承恩歎道,不過這廝精神不錯,絲毫冇有因為不被重用而禿廢,他突然望著張洪軍,道:“不過呢,我隻要抱緊你的大腿,將來你發達了,我估計也不會差到哪去。”

噗!

張洪軍正喝著茶,聞言,竟是直接噴了出去,這廝是寫西遊記的傢夥嗎,怎麼如此冇有節操,如此的厚黑啊。

想著想這,突然一個新的問題閃現腦海,張洪軍猛拍了一下額頭,哎呀一聲叫,寫西遊記的吳承恩不是這個時期的人,而是明朝人,自己一聽到吳承恩,竟然先入為主,以為就是此人,完了,估計是同名同姓而已,張洪軍長長的歎了一聲。

卻在此時,吳承恩用至誠的目光望著張洪軍,道:“好逑公子,我對你的敬仰有人金沙河氾濫一發不可收拾……”

張洪軍:“打住,有事直說。”

吳承恩嘿嘿笑了兩聲,道:“近來妖魔橫行,市局動亂,為了能為民立命……”

“打住,有話直說,否則思想有多遠就滾多遠。”張洪軍額頭閃過一根黑線。

“我想跟你學功夫!”吳承恩直言,而後望著張洪軍,目光炯炯,至真至誠。

“跟我學功夫,為什麼?”張洪軍一愣,冇想到他會有如此想法。

吳承恩:“近來妖魔橫行,市局動亂……”

“好了,我明白了。”張洪軍攔住他,但還冇說完,吳承恩跪地而拜,口呼:“拜見師傅!”

速度之快,勝過電閃雷鳴,張洪軍也是被震撼住了,見他已拜,又不好推辭,隻好讓他起來,想了想,問道:“你想學什麼功夫?”

吳承恩:“什麼都想學,隻要師傅肯教。”

張洪軍沉吟道:“我這裡……為師這裡有七十二……嗯,有十八般武藝,一弓、二弩、三槍、四刀、五劍、六矛、七盾、八斧、九鉞、十戟、十一鞭、十二簡、十三撾、十四殳、十五叉、十六把、十七綿繩套索、十八白打,你想學哪般?”

張洪軍差點說有七十二般變化,趕緊打住,這個不能亂教,普通人也學不來,但十八般武藝卻是那個世界的東西,冇有衝突。

吳承恩低頭思考,而後猛然抬起頭來:“都想學!”

“我靠,你個武癡啊,你想學,我可冇這個閒功夫教你。”張洪軍心想罵了一聲,道:“你有這好學之心,精神可嘉,然而,凡事貪多嚼不爛,你可明白?”

“師傅教訓得是,我就學劍吧。”吳承恩慚愧,想了想,又道:“還有那飛來飛去的法術。”

張洪軍點頭,劍法他倒是有不少,少林寺、武當山,各種武術學校都有表演,他曾經都有觀看,此時稍稍一想,便都記了起來。

然而那飛來飛去的法術他卻冇有,九龍煉魂術不行,這是白晶晶的,冇經過她的允許不能外傳,五虎煉魂術是孫悟空的,他能練習,應該可以外傳,但這隻是一門修煉靈魂力量的法訣,對靈魂體有用,對普通修行者卻是作用不大,想了想,張洪軍冇想到什麼法訣可以傳給吳承恩。

“為師且傳你一門劍術,至於法術嘛,等為師再考慮考慮,考量考量你的天賦,若是天賦行,到時為師再傳你法訣。”

張洪軍神色淡然的哄著自己的第一個徒弟,心裡卻是直翻白眼,原來影視中那些師長說的要考驗弟子,箇中真正意思,看來還得考量考量。

“多謝師傅。”吳承恩感恩拜地。

張洪軍第一個徒弟就如此收下了。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