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臨仙城,據說因地處妖界邊緣,常有天庭神仙下凡而得名。【愛↑去△小↓說△網w

qu

臨仙城候城主頗有才能,將臨仙城管理得井井有條,深受齊國君主愛戴。

候公子請客的地點並不在府內,而是臨仙城最大的酒樓翡翠樓,張洪軍和白晶晶也曾經進去過,當夜是投壺之夜,充斥著娛樂氣味。

張洪軍再次光臨,進門先是一愣,而後感慨萬千,不愧是城主公子請客,這裡已煥然一新,燈火輝煌,文人墨客薈萃,霍然一個書香味濃厚的讀書之地。

“張公子,你來了。”候城主公子候通達親自在門外迎客,讓許多人深感驚訝。

候公子要吟詩作對,宴請了不少才子才女,有些人見過張洪軍,有的不認識。

“候公子何許人也,竟然出來迎接一個小子,這小子是誰啊?”有人問道。

“這你都不知道?他就是寫那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人,如今在臨仙城風靡一時,我最喜歡那一句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了,太適合我的性格了。”一個風度翩翩公子搖頭晃腦,立刻進入陶醉狀態。

“哦……原來是好逑公子啊。”那人長長的喔了一聲,給張洪軍冠上一個好逑公子的雅號。

進入客廳,張洪軍是今日貴客,被請坐在候公子身旁,他的另一邊是一個玉樹臨風的瀟灑公子,唇紅齒白,一表人才。

“諸位才子才女,今日本公子舉辦這詩歌交流會,有幸請來好逑公子,好逑公子才華橫溢,一首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令人耳目一新,實在是大才子之作啊,好逑公子今日光臨本詩歌會,實在是為詩歌會增輝不少,來來來……讓咱們為好逑公子的到來滿飲此杯。”

候公子舉起手中金樽,先是發表一番。

候城主的公子在當地也是響噹噹人物,所有人一乾二淨,冇人不敢不給麵子。

張洪軍卻差點將口中的酒噴出來,“好逑公子”,是說自己嗎,什麼玩意啊,自己幾時就多出怎麼一個外號

張洪軍不爽歸不爽,彆人卻喊得歡,個個興高采烈,你一杯我一杯的喝著。

現場中,還有人不給候公子麵子的,就是另一邊坐著的瀟灑公子,此公子雅儒微笑,雖舉酒杯,卻隻是細細的抿了一口,但候公子看見了卻冇有一絲不高興的意思,反而笑得更歡。

張洪軍眼角微微一眯,此人大有來頭,他悄悄朝此人望去,冇想到此人也在望著他,兩人目光交錯,輕輕而過,對方微微一笑,露出一口潔白的牙齒,還舉杯隔空相邀。

張洪軍也報以微笑,不急不慢的拿起酒杯,隔空抬了抬,算是和對方隔空打了一個招呼。【愛↑去△小↓說△網w

qu

“候公子,托你洪福,今夜得以見識到好逑公子真容,好逑公子的那首詩歌實在太經典,特彆那句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更是讓本公子茅塞頓開,彷彿為我的人生指明瞭道路,我太喜歡了,謝謝候公子,謝謝好逑公子。”

一個斯斯文文的公子哥搖頭晃腦,發表對好逑公子的敬仰。

張洪軍額頭冒出一絲黑線,又是好逑公子,好逑你個頭啊。

算了,好逑就好逑吧,張洪軍自我安慰的想道。

“好逑公子……呃……張公子,我叫吳承恩,我對你的敬仰如金沙河之水煩亂,一發不可收拾,我敬你一杯。”

之前那人走過來敬酒,當他自報家門時張洪軍瞪大了眼睛,吳承恩?寫西遊記那傢夥?奶奶的你在這裡啊,西遊記是你瞎編的吧?張洪軍瞪著那廝,差點就脫口而出,詢問起來。

看見張洪軍目光炯炯的瞪著自己,彷彿一團熊熊烈火在燃燒,吳承恩心中一跳,好逑公子不是隻求窈窕淑女嗎,怎麼如此盯著本公子,難道……難道好逑公子男女通殺,不好,我可不好這一套啊,吳承恩敬完酒後趕緊找了個藉口離開,遠遠的盯著他,敬仰的目光參差著複雜而古怪的顏色。

他心中所想若是讓張洪軍知道,這廝肯定打他個稀巴爛,大聲告訴他,老子雖然不歧視玻璃,但老子不是玻璃,然後,在對方幽怨的目光中再加上一句,以前不是,現在不是,將來也不會是。

甚至再一轉身,瀟灑揚長而去。

“好逑公子,我敬你一杯,你的詩歌我太喜歡了。”

“好逑公子,我敬你一杯,你是咱們臨仙城的驕傲。”

“好逑公子,你是風你是月你是我的精神食糧。”

後麵又有許多人過來敬酒,張洪軍來者不拒,杯杯滿飲,一下子在眾人的心目中又多出一個豪爽公子。

熱鬨之中也有冷清,在某個偏僻的角落坐著三人,其中一個人卻是和張洪軍發生過矛盾的周山離,他一杯一杯喝著悶酒,抬頭看見張洪軍被眾星捧月般圍在中間,他的怒氣再次從心中燃燒,一昂頭又連喝了幾杯。

旁邊一人和他是同夥,時不時朝張洪軍瞄去一眼,卻什麼也不說,麵無表情,也自個自的小飲。

“莊公子,你可是臨仙城的大才子,在臨仙城你若說第二就冇人敢說第一,你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彆人把你的名頭搶走?”

周山離把酒杯重重放在桌上,瞪著眼睛朝旁邊的男子望去。

那公子瞄了他一眼,夾起一塊獸肉,放進嘴中慢慢的嚼著,過了片刻才輕輕的道:“可他寫的詩歌真的很好啊。”

“好是好,但他也就會一首,說不定也是靈感突現,若讓他再來一首難道還會好嗎。”周山離道。

“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咱們再向他挑戰,他能寫出一二首好詩歌,難道能寫出四首五首來?我還真不信了。”

“問題是咱們一時去哪找三四首好詩歌,要知道好詩歌如同好女人,碰到一個都是非常的榮幸。”

莊公子輕歎,他的內心也嫉妒張洪軍的光華,這種眾星捧月般的光華應該屬於他,臨仙城第一大才子莊夢仙,但此時,這種光華悄然轉到了彆人的身上,他眼睛驟然一縮,心中的嫉妒又加重了幾分。

不過,人家的這首詩歌確實太好,連他都不得不佩服。

“不瞞莊兄,我在家族的先生之處求得兩首好詩,若你再拿出一首來,咱們不就有三首好詩了嗎。”

周山離一使眼色,一個下人立刻在周圍警戒,周山離從懷中取出兩塊布料,上麵寫了兩首詩歌。

莊公子取過方布一看,邊看邊點頭,看來這兩首詩歌還算入得他的法眼。

“好,好詩歌。”莊公子點頭稱讚,而後也從懷裡取出一塊方布,上麵也書寫有字,他遞給周山離,後者打開觀看後連口稱讚不絕。

而後,兩人對視一眼,哈哈一笑,拿起酒杯,碰杯而飲,這一次不是悶酒,而是預祝成功之酒。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