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張洪軍被金甲兵警告,不敢隨意施展法術,倉促下一矮身,刀刃從頭頂而過。

小廝一招不成離開退走,身體躍上二樓,準備破窗而去,然而,卻被一個突然出現的中年男子擋住,男子身材魁梧,雙臂有力,一看就是一個練家子的人,他一拳揮出,擊穿小廝的胸口,小廝當場死亡。

中年男子看也不看小廝一眼,來到公子哥身前,行了個禮:“公子,此地不安全,還請公子回去。”

“好吧!”公子哥輕歎一聲,出了此事估計是無法繼續玩耍下去了,臨行之前,他來到張洪軍跟前,抱拳行了個禮,道:“多謝公子出聲提醒。”

“不必客氣,佳節之際見歹人行凶,隨口喊了一聲。”張洪軍抱拳還禮。

“我叫雁南飛,住在來福客棧。”公子哥皓齒星眸,氣度優雅。

張洪軍道:“我叫張洪軍,住在富貴客棧。”

“今晚暫且彆過,他日讓小弟做東,答謝公子相助。”雁南飛說完,帶著那中年男子離開酒樓。

酒樓令人抬走小廝,沖洗地板,娛樂再次恢複節奏,鬥雞的繼續鬥雞,鬥狗的繼續鬥狗,彷彿之前就冇發生過此事。

逗留片刻後,張洪軍和白晶晶也離開了酒樓,返回富貴客棧。

次日,朝霞初升,張洪軍送行白晶晶,她要返回白骨山,向白骨夫人覆命。

山頭上,張洪軍招手,白晶晶的背影漸漸消失。

回到臨仙城,剛走進客棧,店小二領著一個男子走來,男子護衛裝扮,孔武有力。

“小的是雁南飛公子手下護衛,奉公子之命,請張公子赴宴。”男子說著,向張洪軍行了個禮,遞過一張請帖,張洪軍打開一看,裡麵寫著為感謝張洪軍出言相助,特備薄酒,請張洪軍光臨。

字跡很清秀,估計是請人代筆。

張洪軍回房間稍作整理,跟著男子走出酒樓,門外已備好馬車,兩人蹬車而去。

片刻後來到來福樓,護衛領著張洪軍進入酒樓,卻不上樓也不入大廳,直接穿樓而過進入後院,七拐八拐後來到一座府邸。

“張公子,請!”

雁南飛身穿一件白紋錦衣,瀟灑優雅,快步從門內迎出來。

“雁公子久候了。”張洪軍哈哈一笑,走過去,習慣性的和他握手,這也是後世的禮儀,張洪軍抓住他的手,感覺對方的手很若軟,忍不住又捏了捏。

雁南飛一愣,迅速將手收了回去,旁邊的護衛就要衝過來,卻被雁南飛喝退。

張洪軍不知所以然,隻顧樂哈哈的笑著。

兩人並肩進入府內,稍作片刻,一座擺滿山珍海味的宴席開始了。

“請,多謝公子出言相救!”雁南飛舉起酒杯,鄭重向張洪軍道謝。

張洪軍趕緊回禮,一口將杯中酒飲儘。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張洪軍吃得不亦樂乎,雁南飛也連喝了幾杯美酒,臉色微微變紅,讓俊秀的容顏一下變得更加俊美了。

“張公子,以你的才學何以不去朝廷爭一份前程呢?”雁南飛舉著酒杯,在嘴邊停下,淡淡的開口,目光卻瞄著張洪軍,悄悄觀察他。

“朝廷,你說的是哪國朝廷?”張洪軍一邊咬著一塊不知什麼獸肉的佳肴,一邊含糊問道。

“自然是燕……齊國,這裡畢竟是齊國之地。”雁南飛脫口而出,似乎在某個詞出了錯誤,但立刻被他糾正掩飾過去。

“齊國?齊國是個好地方。”張洪軍打馬虎,道:“不瞞你說,其實我對廟堂上那些事不感興趣,主要是我也不懂,那些太勾心鬥角,太費心力。”

“齊國有兩位皇子爭奪王位,確實很勾心鬥角,張公子也可去彆國,比如楚國、韓國、趙國、魏國或者燕國。”雁南飛輕言細語,小心的試探著,道:“我聽聞燕國最重人才,又冇有王子爭奪王位之累,張公子若去燕國,定能大展身手,受大王重用。”

“燕國?”張洪軍沉思,曆史上燕國是西周十二諸侯、戰國七雄之一,姬姓,始封君為周王朝的開國功臣、周文王的庶子姬奭。

周滅商之前,姬奭的封地在召(今陝西歧山),故稱召公奭。

周滅商後,周武王封姬奭於燕(今北京房山琉璃河鎮),並同時封堯的後代於薊(今北京西城區廣安門一帶)。召公姬奭受封後,冇有去就國,留下來輔佐周武王,任太保之職(與周公旦共掌朝廷軍政大事),讓其子去燕地就封。以後,燕國吞併了薊國,將都城由琉璃河遷到薊。

西周時期,燕國主要活動疆域在北京地區,周圍分佈著許多戎、狄和東夷霍貊部落(分佈在今遼寧至朝鮮江原道一帶),僅東南麵與齊國相鄰,因此與中原各諸侯交往較少,史書記載也欠詳,隻知當時共十一代燕侯,前八代不知名號,後三代為燕惠侯、燕厘侯、燕頃侯。

進入戰國時期,公元前323年燕、趙、中山列國同時稱王,成為戰國七雄之一,但國勢相對較弱。燕國與齊國、中山國、趙國為鄰,相互之間經常發生戰爭,到戰國中期越演越烈。

後來,燕國和齊國屢次戰爭,公元前284年,燕國以樂毅為上將軍,聯合秦、楚、趙、魏、韓五國伐齊國,連攻七十餘城,攻破齊都臨淄,齊國當時隻剩下莒和即墨兩個城。齊緡王在逃入莒城時被殺,齊國人又立緡王之子法章(齊襄王)為君。燕軍圍困即墨城,城中國民推田單為將,雙方相持達五年之久。

張洪軍有些頭大,這是那個世界的曆史,在這裡完全不一樣,他停下吃肉,盯著雁南飛,目光炯炯,彷彿要把對方看穿。

雁南飛心中一跳,問道:“張公子為何如此望著我?”

“你是間諜?”張洪軍眨巴了一下眼睛。

“何為間諜?”雁南飛不懂。

張洪軍一愣,那個年代難道還冇有間諜一詞嗎,想了想,道:“奸細、內奸、臥底、細作、斥候、探子,就是打入敵人內部,離間分化,刺探情報,破壞設施的特殊的戰鬥人員”

雁南飛拿杯子的手一顫,目光閃過一絲慌張,但立刻被他穩定下來,他嘴角噙著一絲笑容,道:“張公子真是妙人,說話也是風趣,你覺得我像是那個什麼什麼間諜嗎?”

張洪軍搖了搖頭,道:“我看不出來,隻是隨口一問。”

聞言,雁南飛稍稍放鬆了一些,順勢舉杯勸酒,道:“張公子,來來,咱們乾了這一杯!”

張洪軍也不推辭,兩人又乾了許多杯,話題也漸漸分散,風花雪月,天文地理,胡亂談聊。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