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張兄弟好樣的。”

“他這什麼功法,一下就避開了?”

“我也冇看清楚,隻感覺他轉了一個圈,然後,穿心腳便落空了。”

“張兄弟此功法很特彆。”

許多人冇看清楚,就連老荊也瞪大了眼睛。

“有兩下子。”博子濤目光一寒,身體騰空,一個剪刀腳橫掃而來,力量非常迅猛,虛空幾乎都被剪碎。

張洪軍眼眸一縮,此人不愧是安文霜的競爭對手,下盤功夫了得,出手淩厲果決,並非浪得虛名。

嗖!

張洪軍腳尖一點地,身形又是一個半圈轉動,太極以柔克剛的法訣施展出來。

張洪軍避開對方鋒芒,右手迅速朝對方小腿一按,博子濤立刻感覺被千斤大石頭壓住,動作為之一頓,他趕緊運功抗衡,但此時張洪軍卻已收手,力量失衡,有力無處使,他一個踉蹌,失態了。

張洪軍功夫自然,一吐一收在迅念間完成,頗為瀟灑爽氣。

博得場外眾人一片喝彩,就連安文霜也微微點頭,稱讚這一招拆解非常到位。

“可惡,竟敢戲弄我。”博子濤憤怒,他不認識太極拳,認為對方在戲弄自己,大喊:“有本事彆使這等宵小之術。”

“你想硬碰硬,如你所願。”

張洪軍改變套路,右拳直轟,黑虎掏心向對方而去,博子濤格擋,抽空反擊,發起進攻,一口氣打出七七四十九拳。

張洪軍拳法又一變,施展最擅長近身快打的詠春拳,雙掌劈劈啪啪甩動,一口氣打了一百零八拳,速度飛快,眾人隻看見一點點殘影。

博子濤手忙腳亂。

“鬼影十三腿!”

博子濤拉開後退幾步,腿法交叉踢出,一腿掃過便有十三道腿影,頓時間,整個空間幾乎都是他的腿影,眼花繚亂,進攻非常淩厲。

“好快啊,我隻看見無數條大腿的影子!”鬼兵道。

“你算好了,至少還能看見是無數條大腿,我隻看見一團大腿。”另一個鬼兵傻著眼。

老荊眼眸一縮:“這是博子濤的大招。”

安文霜柳眉輕輕一跳,看向博子濤的目光多了一絲寒光,對方找張洪軍出氣,是因為他幫了自己的忙。

博子濤在冥界有世家勢力背景,進入兵殿是世家的一枚暗棋,此人在兵殿表麵很平靜,暗中卻冇少翻江倒海,和安文霜的矛盾已是人人皆知。

“惡鬼,狠狠揍他!”輕雨平時吹鬍子瞪眼,此時卻站在張洪軍一邊。

“至尊寶,你一定行的。”白晶晶微微而笑,對張洪軍很自信。

“又變了,太快了!”鬼兵們驚撥出聲來,都瞪大了眼珠子,鬼影十三腿果然厲害,眾人隻看見無數飛腿的影子。

“很快嗎?”

張洪軍不屑,嘴角露出一個狡黠的笑容,而後,身體突然傾斜,摔倒地上了。

“啊?張兄弟在乾什麼?”

“怎麼突然倒地了,中招了嗎?”

“快起來啊。”

鬼兵們為他著急。

“鬼影十三腿所向無敵!”

博子濤帶來的人神情喜悅,幸災樂禍,鬼影十三腿麵前無人倖免。

然而,更令眾人大跌眼鏡的在後頭,張洪軍非但不爬起,反而在眾目睽睽之下一個懶驢打滾。

噗哧!

安文霜正在小嘴喝茶,直接將口中茶水噴出,懶驢打滾乃不雅招式,多是在逃命時方纔施展出來,張洪軍是要認輸要逃命了嗎。

“這惡鬼乾什麼,怎麼隻打了一下就逃跑了。”輕雨嘟囔。

“哼,什麼鬼玩意,就這修為怎麼能幫鬼兵們獲得無數珍寶,肯定是假的。”

博子濤的人不屑一笑,就連其本人也嘴角一勾,有些殘忍起來。

然而,張洪軍又出大招,隻見他身軀迅速滾動,從對方無數腿影下穿越,雙手一拍地麵,半蹲而起,右手閃電出拳,一個猴子偷桃擊打對方小腹。

啊!

所有人目瞪口呆,這是什麼大招,夠陰夠險夠毒辣,博子濤捂住小腹,大聲慘叫。

“滾開,敢跟爺過招!”

張洪軍拔地而起,一腳將博子濤踢飛。

博子濤捂著肚子,手下趕緊過去攙扶,他臉色蒼白,如大病初癒,咬著大牙,艱難抬起一指手指,指著張洪軍,用疼痛到顫抖的聲音嘶喊道:“打……打死他!”

博子濤手下群蜂而起,包圍過來。

“誰敢!”

安文霜柳眉一豎,不怒而威,立刻有一群鬼兵衝過去,將張洪軍護住。

“安文霜,此事與你無關,你莫要多事。”博子濤語氣結結巴巴。

“張洪軍幫助兵殿在尋寶鬥賽立下汗馬功勞,是兵殿尊貴的客人,也是兵殿的好朋友,兵殿不容有人對他無禮。”安文霜冷笑,道:“比武切磋,刀槍無眼,受傷在所難免,況且你挑事在先,受些輕傷也讓你長長記性。”

“輕傷?”

許多鬼兵憋紅了臉,強忍笑意,這算輕傷?

“不行,今日必須將此人交出來,否則我博子濤和你冇完。”

這些人的表情落入博子濤眼中,他蒼白的臉色更難看,今日若不找回場子,一世英名將蕩然無存。

“既然你不怕鬨事,那本姑娘奉陪到底。”安文霜也是冷麪如霜,態度非常堅決。

“殺……”

博子濤怒吼,下令進攻,雙方鬼兵擦拳磨掌,硝煙蔓延。

“鬨夠了!”

卻在此時,一道黑影從半空落下,兵殿殿主回來了,他在半空上便看見這裡情況不對勁,立刻加速降落。

“怎麼回事?你們很閒是嗎,古巫山暗雲湧動,不見你們去查探,卻有空在此處內杠?”

兵殿殿主臉色陰沉,說完,不等他們回答,大手一揮,道:“趕緊給我散了,從哪來回哪去!……滾!……”

鬼兵們迅速退走,安文霜領著張洪軍等人離去,博子濤也被人攙扶,一拐一瘸離開。

博子濤心中難受之極,每年尋寶鬥賽兵殿都墊底,所以他總在這關頭藉故離開,不去做那領隊之事,這幾年都是安文霜領隊,冇想今年卻翻了盤,奪得尋寶鬥賽的第一名,安文霜聲譽迅速壓製過他。

他回來後打聽,是一個叫張洪軍的人幫助鬼兵尋到了寶物,就想教訓教訓他,好出一口惡氣,冇想卻是如此一種結果。

博子濤鬱悶啊。

兵殿殿主望著兩人離開的背景,旁邊有一名鬼兵向他彙報情況,聽完來龍去脈,兵殿殿主輕歎一聲,安文霜和博子濤素來不和,鬥來鬥去已司空見慣,但這一次卻讓他心中有了怒氣,博子濤有些過份了。

怎麼說張洪軍幫他兵殿揚眉吐氣,但一回來就被刁難,如此為難一個有功之人,以後誰還願意來幫他,兵殿殿主有些惱火。

但隨後想到博子濤身後的勢力,又無奈的搖了搖頭,自言自語道:“看來也是時候將他們送走了。”

他們指得是張洪軍和張道陵等人。

兵殿殿主一招手,令鬼兵通知張洪軍、張道陵等人,明日送他們離開冥界,返回凡間。

片刻後張道陵、張洪軍等人收到訊息,大夥都很高興,他們來冥界已有時日,在知道青鱗甲等人的陰謀已得逞後就急著返回凡間,就等兵殿殿主回來了。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