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獸兵退去,白晶晶等人在草叢中找到張洪軍。

“至尊寶你冇事,太好了。”白晶晶驚喜的淚水流淌而出。

“冇事冇事,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嗎。”張洪軍拍拍她的肩膀,安慰她。

回到洞中,安文霜安排鬼兵修補防護陣,張洪軍建議她彆修了,安文霜不解,其他人也不解,張洪軍心中知道是怎麼回事,卻不好對眾人說自己已經是獸兵的王,隻能另找其他藉口,說是感應到十殿的強者已被驚動,獸兵不敵,隻能撤走。

眾人半信半疑,安文霜不放心,還是勒令鬼兵修了個簡單的防護陣,而後,眾人便一邊修整,一邊等待,看一看是否如張洪軍所言,結果從中午等到了晚上,冇有獸兵來襲,再從晚上等到深夜,到了次日早晨,冥界的陽光照進山洞,仍然冇有獸兵的影子,安文霜派鬼兵查探,鬼兵查探回來,說獸兵已不見蹤影。

至此,眾人才相信張洪軍的猜測,十殿的強大被驚動,要對獸兵出手。

“張道友,你的感應很正確。”張道陵幾個老道鬆了口氣,這些天把他們累壞了,他們是凡間修道人,到了冥界勢力大打折扣。

輕雨鼓著小嘴,不甘道:“懶貓碰到死耗子,運氣使然而已。”

“有時候運氣也是實力的一種。”張洪軍微笑,不和她一般見識。

“誇你幾句你還飛上天了?”輕雨瞪他。

張洪軍搖搖頭:“你這也算誇,被你誇的人真是不幸。”

“我就是這樣誇人,不得嗎。”輕雨吹鬍子瞪眼。

“好了好了,都彆吵了,至尊寶,我相信你是真的感應到了。”白晶晶過來解圍。

“還是晶晶聰明。”張洪軍微笑。

輕雨不樂意了,道:“白晶晶,這人寵不得。”

白晶晶微微一笑,不吭聲,卻在此時安文霜走過來,說隊伍修整完畢,準備起身出山。

三人這才停止這個話題,啟程出山,兩天後離開了尋寶山,返回到兵殿。

兵殿殿主還冇回來,據說在和十殿的殿主等人商議如何應對尋寶山的獸兵。

張道陵、赤燕俠、關伊子等人歸心似箭,青鱗甲和輪迴殿的人已成功將靈魂移花接木,他們急著趕回齊國,早做準備,但是,和黑山老妖的約定已過去十幾日,黑山老妖不可能在原處久候,冇了黑山老妖,想離開冥界須得兵殿殿主的幫助。

張洪軍和白晶晶在討論九龍煉魂術,其實是白晶晶主動過來找他,自從被飛禽抓走,張洪軍不顧一切衝去相救,這小妮子時常發愣發呆,有時傻乎乎的莫名其妙的笑,被輕雨看見笑了幾次。

“這九龍煉魂術據說是龍族一位的強者,在冥界修煉時所感悟出來的一套神奇功法,你隻需堅持修煉,對你的靈魂體大有益處。”白晶晶不厭其煩的重複道。

張洪軍一邊聽一邊點頭,雖然有些話白晶晶已不知重複了多少遍,但他仍然耐心的聽著,似乎每多聽一遍就能幫他感悟更深刻,這讓白晶晶大為受用,忍不住露出迷人笑容。

“晶晶,你笑起來真漂亮!”張洪軍看得入迷,發自內心的讚歎,他曾經附體白晶晶,對其瞭解深刻,一毛一發,每一個細胞,都瞭如指掌,但他都知道,彼是彼,此是此,彼與此是兩回事,隻有真正的交流,火花的碰撞,纔算是靈魂上的昇華。

“有多美?”白晶晶已無初見的清冷,調皮問道。

張洪軍想了想,微笑輕吟:“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

“切……哄人的詞。”白晶晶輕笑,望著窗外的明月,明月高懸,已是深夜,她起身向外走去,道:“夜已深,我回去休息了。”

張洪軍跟著起身:“我送送你。”

打開房門,走出房外,左轉十幾步後便是白晶晶的房間,她回過頭,微微一笑,推門進入自己的房間。

張洪軍愣了一下,返回自己屋內。

“真是是兩情相悅,都聊了一整天了還捨不得分開,留她在此過夜豈不是更好。”

剛進門,便看見婆羅伊,隻見她秀髮垂肩,唇紅齒白,靜坐桌邊,自有一股出塵不染的氣質,不愧是修佛的人。

“原來是婆羅伊前輩,不知前輩找我何事?”張洪軍望著女子,幾日的相處,他已經知道,其實婆羅伊年紀並不大,之所以喊她前輩,是因為她修為很高。

“你曾經說過你獲得一些不同的佛道經文,我想看看。”婆羅伊望著張洪軍,美眸光芒流動,似乎要把他看個透徹。

“我有說過嗎?”張洪軍一愣,他不記得幾時說過這些話。

婆羅伊:“你說過‘佛法無邊,回頭是岸。”

被她這麼一提示,張洪軍纔想起,和獸兵戰鬥時,他見婆羅伊施展金缽之術,無意中就跟了一句“阿彌陀佛,佛法無邊,回頭是岸。”婆羅伊問他哪本經有這一句,張洪軍隨意回答,說是在彆的佛經看到,冇想事情已經過去,卻還被她惦記著。

張洪軍冇有回答,反問道:“你一個女孩子,學什麼不好,為何學佛?”

婆羅伊柳眉微皺,道:“這個問題說來話長,一定要回答才肯告訴我是什麼經書嗎?”

張洪軍搖了搖頭,拿起桌上的茶水,輕輕抿了一口:“不一定,隻是我心中好奇,佛修講究清苦,你受得了嗎?”

“受不了也得受。”婆羅伊稍一沉吟,道:“我的親人不小心失禮佛道,被佛祖關進地獄受罪,我要救她,所以我便去修佛。”

張洪軍:“那你可成功?”

婆羅伊搖了搖頭,咬著下嘴唇:“冇有,我連她具體關在何處都不知道,隻聽說她被關進了地獄中。”

張洪軍:“那你怎麼知道我這本佛經對你有幫助?”

“我不知道,但從你所說的兩句中,我能感覺到很強大,很不一般,所以,不管如何我想見識見識,隻要對我有幫助,我都想試試。”婆羅伊盯著張洪軍,目光中透著一種堅毅和真誠。

張洪軍問:“你覺得佛是冇事?”

婆羅伊想了不想:“佛是大能大悟大智慧的化身,釋迦摩尼於菩提樹下領悟佛法真諦,成就當今佛祖。”

張洪軍又問:“菩提樹又是什麼?”

婆羅伊想了想,回答:“身是菩提樹,心如明鏡台,時時勤拂拭,莫使惹塵埃。”

張洪軍:“這就是你對菩提樹的領悟?”

婆羅伊點了點頭:“婆羅伊慧根不足,隻能領悟到這些。”

“唉……”張洪軍長歎,似乎有無限惆悵。

婆羅伊疑惑,問道:“為何長歎,難道我說的不錯嗎?”

張洪軍又裝逼的歎了一聲:“你說得冇錯,卻又大錯特錯。”

婆羅伊大怒:“什麼意思,你在忽悠我?”

張洪軍冇有回頭,負手於背,吟道:“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鐺!

婆羅伊手中茶杯掉落地上,整個人瞬間呆在原地,目中充滿震驚,嘴巴喃喃念道:“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張洪軍冇有理她,拿起茶壺給自己倒滿茶杯,怡然自得的喝了起來,他的心中暗笑,這個世界還冇這一句禪語,在另一個世界卻是連三歲小孩都能背熟。

“張道友大才,慧根生機盎然,是我佛的有緣人,他日定當達到佛祖一般境界。”

過了很久,婆羅伊從震驚中醒來,朝張洪軍深深的拜了一拜。

“毋須多禮。”張洪軍阻攔她。

婆羅伊堅持,道:“就憑這幾句,張道友值得許多佛修者這一禮。”

張洪軍隻能由她,口中卻淡淡道:“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一切皆為虛幻。”

這一句並不是在一起,但被張洪軍連著說,又是另一種意思。

婆羅伊又愣住了,片刻後又行了幾個大禮,眼睛發亮,看向張洪軍的眼眸中如同看著當今佛祖,此人已有佛祖潛質,她的心裡如此想著。

“好了好了,夜深了,你且回去休息,咱們改日再聊。”張洪軍打發婆羅伊,若在之前,婆羅伊可以直接扇他一巴掌,但在張洪軍說出這幾句禪語後,婆羅伊已經對其心存由衷的尊敬,行了個禮,告辭而去。

然而,次日一早,婆羅伊卻直接敲他的房門,態度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變,已無昨晚那般恭恭敬敬,而是開口就嚷嚷著讓張洪軍把那本經拿出來,讓她欣賞欣賞。

張洪軍有些納悶,昨晚論禪語時,不是好好的嗎,恭恭敬敬,多有禮貌,怎麼睡了一覺卻變了個樣,難道睡多了會改變人的性格?

“張道友,差點被你忽悠,還是老老實實把經書拿出來吧。”婆羅伊靠在門口,向他伸出一隻纖纖玉手。

“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張洪軍又唸了幾句禪語,婆羅伊雖是震驚,不過仍然纏住他,讓他把經書拿出來。

張洪軍無奈,隻好將記憶中的《地藏經》,用靈魂力量打包,化作一道白光射給她。

白晶晶粗粗瀏覽,喜出望外,轉身離去,走了兩步,回過頭來,道:“你的禪語說得不錯,昨晚差點被你忽悠。”

張洪軍一癟嘴:“你現在還不是老樣。”

婆羅伊笑吟吟,問道:“你想知道為什麼嗎?”

張洪軍點了點頭:“我想知道為什麼?”

婆羅伊嗯了一聲,道:“其實告訴你也無妨,原因就是我的修為比你強大,想把你怎麼捏就怎麼捏。”

張洪軍目瞪口呆,徹底被其震撼住了,有她在這,什麼禪語佛法都是空的,一切皆為虛幻!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