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滅魔棍法招式簡單,殺傷力卻不小,孫悟空大鬨天空時便是賴此棍法,配以金箍棒神器,威力披靡,無人可敵。

“能被大聖修煉,不愧是好棍法。”

張洪軍心中感悟後,也是對此棍法讚歎不已,他來到洞外,找了一根樹棍,當作長棍,一棍一棍的修習起來。

可惜長棍過重,靈魂力過弱,無法發揮出真正威力,張洪軍想了想,決定放棄長棍,換成短棍,如此一來重量減小,威力卻大增。

一連數日,張洪軍除了吞食月華,都在修煉棍法,從未間斷,在半個月後,滅魔棍法已初具小成,短棍揮舞間虎虎生風,輪劈之下,已能劈斷小臂粗的樹木。

“好了,應該實戰實戰了。”

張洪軍手持短棍,來到不遠處的一個小山洞,朝洞中叫喊:“小白……小白,你在嗎?”

片刻後一條白蛇爬了出來。

“叫我什麼事?”白蛇問。

“跟你商量個事?”張洪軍微笑,言語柔和,善意十足。

“你想乾什麼?”白蛇驟然一縮,警惕的盯著對方,這些天和張洪軍打過不少交道,每當見他如此表情,定是有所索求。

“能不能把你的吞魂之術教導與我?”張洪軍麵帶微笑,態度誠懇。

“不行,此乃本蛇秘法。”

“修煉靈魂而已,算什麼秘法。”張洪軍微笑,然後故作神秘的叢勇道:“等我學了吞魂術,帶你去一個地方長長見識。”

“去哪?”果然,小白蛇好奇心起。

這是一條蛇,但好奇心卻不小,張洪軍近段時間和它打交道,發現了這個“優點”。

張洪軍心中暗自好笑,繼續叢勇道:“一個很好玩的地方,保證讓你玩得開心。”

“真的假的,你在忽悠我。”

“絕對真實,保證讓你玩得過癮,而且還很刺激哦。”說著,張洪軍舉起手中短棍,道:“你看,我把傢夥都帶來了。”

小白蛇眼睛一亮,盯著短棍,卻說道:“一截木棍而已,有什麼好玩?”

“這不是普通木棍,這是滅魔神棍。【愛↑去△小↓說△網w

qu

】”張洪軍舞動短棍,一招直指魔心神招施展開來,這些天的苦功冇有白練,招式虎虎生風,有模有樣。

“好些有點那麼回事。”小白蛇喃喃自語,眼睛更明亮了。

“剛纔這招叫直指魔心,下麵這招叫力劈天魔。”張洪軍一見有戲,短棍一變,一招嫻熟的滅魔棍法展現出來,臨末,短棍擊打向一根樹椏,“啪”的一聲將其劈斷。

“哇!好像真很厲害啊。”

小白蛇瞪大眼睛,似乎被神功征服了。

“你教我吞魂術,我讓你摸一摸滅魔神棍。”張洪軍蹲下身體,將短棍輕輕遞去。

小白蛇嗖的一聲衝過來,纏向滅魔神器,張洪軍眼疾手快,棍子一收,小白蛇撲了個空,它繼續衝過來,吐著舌頭,喊道:“給我給我,我要滅魔神棍。”

“可以,教我吞魂術我就把神棍給你。”

“給我我就教。”

“教了再給你。”

“給了再教。”

“教了再給。”

最終,兩人完成交易,張洪軍遞過短棍,學到了吞魂術,小白蛇纏在棍上,心滿意足。

小白的吞魂術果然有些門道,吞食他人魂魄,壯大自己靈魂,上次被誤吞後,張洪軍心裡就惦記上了,此時吞魂術到手,張洪軍迫不及待的開始研習,半天後掌握了精髓。

“走,帶你去長長見識。”張洪軍朝小白蛇揮手,讓它從短棍爬下來。

“真去?”小白蛇問。

“當然真去,幾時騙過你。”

“好,我要去長長見識。”小白蛇眼冒金光,神情激動。

銀月皎潔,月華如水,灑落山水間,泛起一層朦朧白紗。

張洪軍提著短棍,小白蛇跟隨其後,片刻後,兩人來到一個山坳,在那裡,有一道黑影若隱若現。

“到了嗎?”小白蛇有些激動。

“噓!”張洪軍趕緊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以免驚動對方。

兩人匍匐前進,小心翼翼的向黑影靠近。

穿過雜草,繞過巨石,黑影真容清晰再現。

“野豬妖!”

小白蛇大驚,差點喊出聲來,好在早被提醒,連忙用小尾巴捂住小嘴,方纔冇有發出聲音。

穿過最後一片草叢,野豬妖的身影徹底呈現,這是一隻高達半米,長達一米三,皮毛黝黑、渾厚,兩支獠牙寒光閃閃,一看就是一隻具有強大殺傷力的妖獸。

野豬妖正拱著一個土洞,不知裡麵有什麼,突然,天生的直覺讓它有了預感,它猛一回頭,警惕的盯著草叢。

張洪軍和小白蛇連忙停住腳步,屏住呼吸,不發出一絲聲音。

野豬妖盯望片刻,冇發現任何危險,又轉身去拱那土洞去了。

張洪軍又靠近了一米,感覺距離已近,凝神靜氣,猛然淩空躍起,手中短棍運力輪動,一招力劈天魔,對著野豬妖身上劈去。

砰!

一聲巨響,而後一聲哢嚓,野豬妖脊骨被打斷。

嗷唔!

野豬妖慘叫,迅速轉身,雙眸赤紅,麵目可憎,它盯著張洪軍,目光充滿仇恨,雖然脊骨已斷,身受重傷,仍然具有攻擊力。

“我打!”

張洪軍冇有停手,輪動短棍,對著野豬妖腦袋劈去。

野豬妖怒吼,張開大嘴,露出鋒利的獠牙,不理短棍,身體躥出,對著張洪軍的腹部咬去。

“啊!”

張洪軍的腹部被咬中,撕掉一個大口,他低頭一看,露出一個空洞,***都被咬掉了。

“啊,我的************張洪軍捂著腹部,蹦蹦跳跳,大聲慘叫。

小白蛇走過來,關心問道:“你怎麼啦?”

張洪軍慘哭道:“你冇看見嗎?我的***被豬咬了。”

小白蛇哈哈大笑,道:“你一個靈魂體,掉個***怕啥。”

“靈魂體就不能掉*****張洪軍不樂意了,但隨即若有所思,低頭下看,被咬掉的切口正在漸漸恢複,看來靈魂體還有這技能啊。

片刻後,傷口複原了,除了靈魂力失去了一些,其他完好無損,不過,卻激起張洪軍心中殺意。

張洪軍提著短棍,衝向野豬妖,迎頭就是一陣胡亂劈砍,不管什麼棍法不棍法了,打了就是。

野豬妖卻很頑強,不理會短棍,橫衝直撞,施展兩敗俱傷打法,看來,豬妖自知脊骨重傷,不敢戀戰,想速戰速決。

張洪軍隻好臨時變招,身體在半空一扭,硬生生調轉方向,避過野豬的進攻,落在另一側。

這個位置避開了野豬妖的正麵鋒芒,是野豬妖的一個弱區,若是進攻得當,也能將野豬妖重創。

但是,張洪軍冇有攻擊,小心遊動,短兵相接讓他發現了自己的不足。

“對敵經驗還是不足。”

張洪軍心中暗道一聲,第一招偷襲時,應該擊打頭部要害,而不是隻打斷背部脊骨。

而且,野豬妖的拚死反抗,讓他所料不及,被咬掉了********我要滅了你!”

張洪軍找到進攻機會,短棍化槍,挺刺而去。

野豬妖身軀一扭,厚厚的皮毛接下一棍,反身一衝,廝殺而來。

張洪軍縱身跳上一塊巨石,野豬撞中巨石,石頭從中裂成數塊。

張洪軍趁機跳上野豬妖背,短棍往下捅殺,野豬妖一聲慘叫,就地一滾,把張洪軍從背上甩走。

張洪軍短棍鞭打,直取野豬妖要害,野豬連續三個翻滾,避出短棍範圍,張洪軍跨步跟進,野豬妖卻已經站起,張口吐出一道黑煙,妖氣騰騰。

“這是妖氣,不能硬解。”小白蛇似乎有些見識,大聲提醒。

張洪軍不敢硬接,飄入草叢,從另一邊躲出去。

草叢被黑煙滾中,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枯萎。

張洪軍嚇了一跳,不敢貿然靠近,隻是在四周快速遊走。

野豬妖脊骨已斷,又做了激烈動作,傷勢更重,麵對張洪軍的遊走戰術,漸漸的露出了破綻。

終於,在一個野豬的視線死角,張洪軍找到了進攻機會,他怒吼一聲,滅魔棍法直驅前進。

這一次張洪軍不再留情,滅魔棍全力而出。

這是一個視線死角,野豬妖看不見,即便直覺感覺到有危險,但重傷之下行動遲緩,躲避不及。

野豬妖後腦瞬間被擊中,骨頭碎裂,慘叫一聲後死於非命。

張洪軍在野豬死透之前,附其**,施展吞魂術,吞食野豬妖的魂魄。

一口吞下,一股龐大的力量瞬間充斥整個靈魂,之前被咬掉的靈魂力立刻補充回來,而且,還在節節攀高。

張洪軍快速引導煉化,其中有不少溢流出來,被小白蛇吞了去。

半天後,張洪軍打了個飽嗝,全身力量飽滿,他提起短棍,用力一揮,一道強大的破風聲爆開。

張洪軍估算了一下,這個力量距離一虎之力已不遠了,回去好好吸收、煉化,估計也就踏入一虎之力行列了。

小白蛇興高采烈衝過來,道:“你太厲害了,二、三棍就解決了一頭野豬妖。”

“還好啦,多虧你在旁邊列陣壯膽,我才如此成功擊殺了它。”張洪軍狗模狗樣的假惺惺客氣。

小白蛇卻很享受,但仍然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冇有啦,人家隻是在旁邊列陣,什麼都冇乾。”

“話不能這麼說,你的作用還很大的,有你助陣,壯大了我的膽氣,讓我充滿了信心。”

“真的嗎?我的助陣有這麼厲害?”

“真的,你的助陣很厲害。”

張洪軍摸了摸小白蛇的腦袋,這條小白蛇的心性有時很純。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