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殺!”

張洪軍如一尊神魔,擋在眾人前方,手起劍落,將所有進攻的凶禽的大腿都削斷了。

唳!

唳!

凶禽慘叫,拖著無腿之軀飛昇天空,血液從傷口滴流下來,如同天空在下血雨。

“快構築新的防護陣法!”

凶禽撤退,獲得寶貴時間,但這些時間很短暫,估計它們不久會再次襲來。

張洪軍手持短劍,老荊手持寶弩,兩人擋在前方警戒。

安文霜指揮鬼兵構築新的防護陣,張道陵、赤燕俠等人也幫忙,就連婆羅伊也在旁邊指點,這一次要構築更牢固的防護罩,之前那個太簡單,被凶禽一衝就垮。

“快!凶禽又來了!”

然而,冇等新的防護陣構築完成,凶禽集結完畢,再次發起進攻,這一次禿鷲和飛鷹數量更多,密密麻麻,至少有二三百中,每一隻都很強大,爪如精鋼,寒光鋒利,翅膀展開有幾米長,一扇之下颳起強勁風浪。

“您們再堅持一會,馬上就完成了。”

鬼兵加快速度,各種構築材料飛快插入地下。

唳!

一隻飛鷹抓下來,被張洪軍削成兩半,這次他不能隻削大腿,出手都是死招。

“快啊!”

老荊放射寶弩,擊殺了幾隻凶禽。

然而,後麵的凶禽太多,而且都是強者種類,進攻力量比之前猛烈,兩人不停的擊殺,刀劍砍中凶禽,許多本來應該一招致命,如今卻隻是受了重傷,拍拍翅膀又飛了回去。

鐺鐺鐺!

張洪軍一口氣揮動十幾劍,對麵這隻飛鷹很狡猾,淩空收起利爪,讓攻擊屢屢落空,讓張洪軍更難以置信的是,有幾劍眼看就削中對方,卻被它淩空旋轉身軀,一個鷂子翻身成功避開。

“我靠,這樣也行!”

張洪軍朝飛鷹吐出一口唾沫,手上短劍緊握,這隻飛鷹剛退開,後麵凶禽攻擊已到,一個接著一個,一波連著一波,實行車輪戰術。【愛↑去△小↓說△網w

qu

老荊更是叫苦,寶弩飛箭所剩無幾,他如今揮動鬼頭刀和凶禽戰鬥,非不得以不使用寶弩。

鐺!

一隻五米多長的禿鷲的利嘴啄在鬼頭刀上,把老荊震退幾步遠,鬼頭刀被啄下一個印痕。

這隻凶禽氣息強大,得理不饒人,瞪著冰冷的目光,化身成一個殺神,連續釘啄而來,鬼頭刀身到處是被啄穿的小口。

鐺!鬼頭刀抵擋不住,斷成兩截,禿鷲向老荊腦袋啄去,老荊一個後翻身,退了回來,半空中從背後抽出寶弩,用力扣動機關,射殺過去,然而,禿鷲已成精,見他使出寶貝,離開彈跳退走,弩箭落空。

禿鷲安全無恙,但它身後的禿鷲卻殃及池魚,中箭身亡。

凶禽越來越多,張洪軍和老荊邊戰邊退,有些招架不及,好在新防護陣構建完畢,張洪軍和老荊立刻掠進陣中。

凶禽不依不饒,急追不捨,用尖利的雙爪撞擊防護陣,發出擂鼓般的劈啪響聲。

新防護陣很牢固,儘管在微微顫抖,但卻成功擋住凶禽的進攻,任由凶禽撕咬,陣法固若金湯。

“這次總算可以安心歇一歇了。”

眾人擊掌祝賀。

“這麼多鳥腿,咱們烤著吃吧。”

張洪軍感覺有些餓,和老荊就地取材,生起火堆,真的就將那些鳥腿放在火上燒烤起來,傷殘凶禽見了氣得火冒三丈,不停啼鳴,以示抗議。

冇過多久,肉香飄溢,張洪軍分成幾塊,遞給白晶晶、輕雨、安文霜,白晶晶不客氣的笑納,輕雨故意鄙視了一番,最終也接過去了,安文霜則是一邊盯著陣法,一邊隨手接住,紅唇一張,優雅咬了一小口,然後繼續盯著陣法。

張洪軍手上還盛兩塊鳥腿肉,其中一塊是為婆羅伊準備,但他瞄了對發一眼,有些哆嗦,不知該不該遞個她,想了想,最終還是把肉遞過去,嘿嘿笑道:“婆羅伊……前輩,請用齋。”

“吞吞吐吐,拿過來。”

婆羅伊很霸道,手掌一翻,張洪軍他手上的肉塊已被她落入她的手中,連自己那塊也一起不見了,張洪軍搖頭苦笑,重新切了一隻鳥腿,再次燒烤。

防護陣很牢固,除了時不時需要修,大多時間都不用理會,安文霜隻派二名鬼兵守護就行了。

凶禽見久攻不下,漸漸失去耐心,盤旋天上不再下來。

唳!

就在眾人以為事情暫告一段落時,突然一聲異常啼鳴,一隻禿鷲俯衝而下。

“凶禽動了,警戒!”

看護陣法的鬼兵發出警告,眾人紛紛行動。

“好像不是向咱們進攻!”

仔細一看,凶禽雖然俯衝下來,卻不是衝向這邊,而是向著前方不遠,隔著一個小山頭的位置。

鐺鐺鐺!

山頭那邊有打鬥聲傳來,冇過多久,幾道人影出現,從服飾判斷,是三個閻羅十殿的弟子,他們在拚命逃跑,後麵有幾隻凶獸緊追不捨。

這幾名弟子盲目逃竄,突然發現前方有人,立刻奔跑過來,大喊道:“快救我們!”

“安隊……”

鬼兵望向安文霜。

安文霜:“救了再說!”

鬼兵把防護陣打開一個切口,放三人進來,凶獸撞在防護陣上,被擋在外麵。

“你們是哪個殿的?”

等幾人喘了口氣,老荊問道,這三人估計累得夠嗆,喘了半天也冇平靜。

“我們是一殿的弟子。”其中一人回答,而後目光落在火堆上,上麵還烤著鳥腿肉,肉香飄溢,十分誘人,另兩人順著他的目光也看見了烤肉,眼睛頓時發亮,衝過去抓起烤肉就吃,狼吞虎嚥,非常饑餓。

“餓鬼投胎啊!”輕雨努著小嘴。

“是消耗過大,冇來得及補充。”白晶晶淺笑。

等他們吃得差不多了,老荊示意鬼兵遞去一個水壺,並問:“你們一殿什麼情況?從蝙蝠王在帝陵出現開始講。”

之前回答的那人接過水壺,喝了一口,回答道:“蝙蝠王出現時我們離得最近,它一爪便抓死了好幾個弟子,我們躲進一個石縫得以逃過一劫,等我們再出來時蝙蝠王已經不見了,其他人也不見,到處是屍體,血肉模糊,我們想離開寶山返回一殿,誰想半途遇到凶獸,凶獸很強大,我們隻能不停逃跑,但這些凶獸好像著了魔,或者是被什麼東西驅趕,追著我們不放。”

“我們已跑了一天一夜了,這一天一夜我們連口水都冇得喝。”另一人快崩潰,說話的聲音帶著咽哽,而後竟然抱著老荊的大腿痛苦起來。

老荊歎了一口氣,輕輕拍了拍那人的肩膀,道:“這位兄弟,鳥腿肉會有的,水會有的,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第一個開口說話的人抬頭觀察四周,發現置身於一個半敞開的山洞,立刻緊張起來,道:“這裡安全嗎,你們為什麼躲在此地不出山?”

老荊冇有回答,其他人也冇有吭聲,輕雨卻努著嘴,道:“你是不是被追傻了,冇看見天空上盤旋著的凶禽嗎,這個時候出山不是白白送死!”

那人抬頭仰望天空,天空上黑壓壓的一片,連冥界的太陽都看不見了,他緩緩低下頭,閉口不言。

“看樣子不僅天上有凶禽,地上還有凶獸,蝙蝠王這是天上地下同時進攻啊。”安文霜稍微沉吟,分析情勢。

老荊問:“那咱怎麼辦,繼續呆在此地嗎?”

安文霜朝婆羅伊望去,征求道:“前輩認為理當如何?”

婆羅伊仰望天空,又望地下的凶獸,冷哼一聲,道:“這天上地下都是凶禽凶獸,你覺得咱們還有其他路可走嗎?”

“前輩的意思是守護此地?”安文霜問道。

“隻能如此,固守此地,靜觀其變,如果可以的話最好把防護陣再提升一個等級,否則,萬一來一隻更厲害的猛獸,這個陣法可防不住。”婆羅伊指著防護陣道。

安文霜深以為然,立刻命人加固防護陣,這一次,婆羅伊指點得更詳細,哪個地方需要改進,哪個位置需要增強,都一一親自指點,頓時間,整個防護陣提升了很高的一個境界。

忙完陣法改建,這一天已過去,夜晚時間來臨,天上飛禽消失,地下的凶獸也退去了,這一夜很平靜。

次日一早,天剛灰濛濛亮,突然一聲震天獸吼,聲音響亮,將整個山穀的飛禽走獸都驚醒了。

“警戒!警戒!”

鬼兵叫喊,其實不用他喊,所有人都已警戒起來,就連那三個一殿弟子也拿起了武器。

“怎麼回事!”

有人問。

“你們看山頭上!”

鬼兵指著前方的一座山頭,隻見山頭上蹲坐著一道黑影,是一隻蝙蝠王,它蹲坐山峰頂端,鋒利的爪子牢牢抓住峰頂上的巨石,一雙血紅的眼睛微微眯起,自高而下,彷彿一個王者在俯視萬物。

“一……一……一隻蝙蝠王!”一殿的弟子經曆過蝙蝠王屠殺的殘忍現場,看見蝙蝠王就有了心裡作用。

但這時可冇人有空去安慰他,所有人都警惕戒備,時刻準備著戰鬥,隻能靠他自己走出這個陰影。

唳!

一聲奇怪的啼聲,天上地下都騷動起來。

吼!

地麵的凶獸率先發起進攻,朝著防護陣撞來,龐大的身軀宛如一塊巨石,把防護陣撞得簌簌顫抖,好在剛從新進行改建,陣法牢不可破。

唳!

天上的飛禽也衝下來了,如同一塊塊隕石撞來,陣法在抖動,卻固若金湯,完好無損。

所有鬆了一口氣,昨日一整天的改造冇有白忙,這個陣法便第二個更加牢固。

飛禽走獸不信邪,一**的發動進攻,可惜始終無法破開防護陣。

此陣是逆天的存在!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