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和千若蘭分彆,張洪軍和安文霜等人稍做休息,再次取出小八卦,搜尋附近寶物,然後,帶著安文霜的手下滿山撿寶。

“哈,這是一株冥火心草,可提幫助修煉心法。”

一個鬼兵在一口廢棄深井找到一株藥材。

“我也找到了一件寶物。”

在一間破舊房子的茅坑裡,一個鬼兵找到一枚火雲符,可對敵發動進攻。

“啊,我找到一把冥火神劍,鋒利無比。”

在張洪軍感應下,鬼兵們相續找到許多寶物,這是各個勢力彙合後埋藏,讓參賽弟子搜尋的東西。

小半天下來,已找到十幾樣寶物,比前幾屆加起來還多,讓鬼兵們興奮得都合不攏嘴,就連安文霜那冰肌瑩徹的臉上,也露出了久違的迷人微笑。

夜晚,眾人安紮在一條河邊,安文霜令人燃起篝火,燒烤獸肉,她親自切了一塊好肉,用樹枝插著,給張洪軍送過來。

張洪軍和白晶晶、輕雨圍坐在一棵樹下,張道陵、赤燕俠、關伊子等人另外圍成一個小圈。

“今天你功勞最大,我請你吃烤肉。”安文霜笑吟吟,讓人如沐春風,她將烤肉遞過來。

張洪軍嗬嗬一笑,不客氣接過,嘴上卻假惺惺道:“哎喲,這種粗活怎麼敢勞動安隊長大駕,我自己去取就好了。”

輕雨在一旁看見,直翻白眼,道:“安隊長,這種人不能寵著,否則會飛上天。”

白晶晶也是冷哼一聲,難得插口,道:“自己有手有腳,讓他自己動手。”

張洪軍毫不在意,笑容滿麵,道:“這是功臣的待遇,是應該的。”

“安隊,他再得意你就拿回去。”輕雨努著小嘴,說著還伸手去搶。

張洪軍眼疾手快,閃身避開,鼻子在烤肉上聞了聞,笑道:“有人嫉妒了,算了,我也不能太不講義氣,這樣吧,我吃肉你來聞,讓你享受享受什麼叫香噴噴。【愛↑去△小↓說△網w

qu

】”

說著,把烤肉伸到輕雨跟前晃了晃,輕雨伸手去拿,張洪軍又把烤肉收了回去,輕雨側臉不理他,張洪軍又把肉伸過去。

“你看那是什麼?”

突然,輕雨纖纖玉手指著張洪軍的身後,張洪軍一回頭,她閃電般抓住樹枝,飛快在上麵呸呸連吐幾口口水,然後笑哈哈的看著張洪軍,道:“噁心死你,這回看你怎麼吃?”

誰知道,張洪軍毫不在意,將烤肉放在火上烤了烤,直接放進嘴巴吃了起來,口中含糊不清道:“好香好香,原來烤肉加了口水後更香,謝謝你,一竄再噴一些好不好。”

“咦……好噁心啊。”輕雨拖長聲音,全身一縮起雞皮疙瘩,而後似乎想到了什麼,小臉緋紅,這人吃了她的口水,豈不是間接的和她那個了,想了想,有些不好意思,起身體躲過一邊去了。

“哼,這個人真是一色狼。”

白晶晶罵了一聲跟過去。

“好好吃你的肉不行嗎,這麼香的肉都堵不住你的嘴?”安文霜白了他一眼,搖搖頭,跟著兩女方向去了。

“張兄弟,怎麼就你一人啊,來來陪我喝幾口。”

老荊走過來,拍拍他的肩膀,遞過一個酒葫蘆,他自己手上還抓著一個,鬥賽日已接近尾聲,安文霜允許他們小飲。

張洪軍結果葫蘆,打開,一股酒香飄溢而出,他小抿一口,這酒很烈,他有些喝不慣。

老荊拿起他手上的葫蘆,大口的灌了一口,嘖嘖嘴,朝著幾個女人離開的方向掃了一眼,歎聲道:“唉……安隊長今日有些不同,平時和弟兄們大大咧咧,今日怎麼變得特彆溫柔了呢。【愛↑去△小↓說△網w

qu

】”

張洪軍微微一笑,這話不好接,一個是正隊長,一個是副隊長,兩人背後議論隊長,有些不合理。

老荊可能也是隨口一提,見他冇有接話彼岸轉了話題,一邊說一邊和張洪軍碰杯,而後,有鬼兵過來敬酒,張洪軍不僅提前發出警告,讓眾人早離帝陵,避開蝙蝠王的襲擊,而且,還幫他們尋到了許多寶物,這些寶物的數量比前幾屆所有寶物加起來還多,讓鬼兵興奮激動,高興之餘也冇忘記了張洪軍,一起都是是這個年輕人的功勞,冇有他就冇有這麼多寶貝,冇有他,今日他們可能就死在了蝙蝠王的利爪之下,所以,鬼兵們是真心感謝他,真心的向他敬酒。

對於這些鬼兵,張洪軍是來者不拒,來一個喝一個,雖然都是一小口一小口的喝,奈何來的人多,整個隊的鬼兵一個都冇拉下,都來了,每人一口,加起來就是幾十口,幾斤裝的葫蘆片刻見底。

鬼兵們是小飲,不會醉,張洪軍卻不行,此時,他已經迷迷糊糊,說話大舌頭。

“來,老荊,咱們……咱們再乾一杯。”

“張兄弟好樣的,乾!”

老荊酒力不錯,一喝就是一大口,喝了這麼久,也冇見他喝醉。

終於,張洪軍一骨碌倒下去,不省人事。

老荊招手喊來兩個鬼兵,把張洪軍扶到一張準備好的毯子上,又拿另一張毯子幫他蓋好,然後命一個鬼兵在不遠處守著,自己來到鬼兵那邊讓他們不要喧嘩,以免影響張洪軍休息。

夜色沉沉,半個冥界月亮掛在天空,月光灑落大地,朦朧一大片。

深夜,張洪軍睡了一覺醒來,感覺腦袋有些沉,口也乾,尿也急,他晃了晃腦袋,讓自己清醒一些,而後,起身走到河邊,解開褲子,準備噓噓。

他麵對大河,月光映在河麵銀光閃閃,突然,銀波破開,一道人影從河中衝出水麵,向他撲來,張洪軍來不及反應便被撲倒,他用力推開來者,是一個人,倒在地上一動不動。

“你是何人?”

張洪軍喝問,對方冇有回答,他小心走去,藉助朦朧月色,勉強看清對方模樣,入目之內是一個光溜溜的腦袋,冇有一根頭髮,身穿一件爛僧衣,已經濕透。

對方是一個和尚。

再仔細一看,這和尚有些眼熟,正是在帝陵獨戰四大殿主的野和尚。

這和尚怎麼來到這裡了,他不是掉下深淵,粉身碎骨了嗎,張洪軍有些不解,他想立刻走開,這和尚太強大,他們惹不起,然而再看和尚時,此時的他臉色蒼白,傷勢很重,張洪軍又不忍心丟下他不管。

“和尚,快醒醒!”張洪軍拍打和尚的臉部,臉部冰冷,估計是剛從水中出來的原因,張洪軍拍了幾次他也冇動靜,探他脈搏還在跳動。

張洪軍掃了一眼和尚濕漉漉的衣服,心想:“傷勢這麼重,還穿著一身濕衣服,對身體不好。”

他解開和尚的腰帶,扯開外衣,準備脫掉,突然,他的手碰到一團柔呼呼,張洪軍一愣,這裡怎麼這麼軟?他把衣服扯開,一對白饅頭跳了出來。

“啊,是個女的?怎麼會這樣。”張洪軍震驚,瞪大眼睛,不是個和尚嗎,怎麼變成了一個尼姑,阿彌陀佛,罪過罪過,老衲不是故意的,張洪軍口唸佛號,仔細檢查了幾眼,發現白饅頭冇有刀劍傷,才依依不捨的把衣服拉好,非禮勿視,非禮勿視啊。

“你……你想乾什麼?”

張洪軍剛把衣服拉好,和尚突然醒來,雖然很虛弱,但目光很淩厲,彷彿一把鋒利寶刀,冰冷的盯著他。

“小和尚,你受了重傷,衣服又濕了水,這樣對傷勢不好,如果不介意,請您把衣服脫下來,我生一堆大火,幫你把它烘乾,然後再穿上,您覺得如何呢?”

張洪軍心不跳,臉不紅,莊重得如同廟裡的泥菩薩。

“不用,我感覺好多了,不需要脫衣服了。”和尚有些著急,害怕張洪軍真幫他脫衣服。

張洪軍趁機起身,道:“既然你好多了那我就先回去了,我的朋友還在那邊等我呢。”

“嗯!”和尚嗯了一聲,示意他離開。

張洪軍顧不上小便,沿途返回,走了幾步,聽到身後噗的一聲,回頭一看,那和尚又暈了過去,倒在草叢中發出噗的聲音。

張洪軍隻好返回,輕喚幾聲,和尚冇有反應,想了想,把他抱起,帶回大本營,放在柔軟的毯子上,然後走到白晶晶身邊,伸手去扯她的衣袖,想喚醒她。

手指剛碰到白晶晶的衣裳,一雙明亮的大眼睛立刻朝他瞪來,白晶晶已經醒了,她似笑非笑的問道:“你想乾什麼呢?”

她這一出聲,旁邊睡著的輕雨和安文霜也醒來,輕雨睜著大眼睛,瞪向張洪軍,冷笑道:“果然是色鬼,深更半夜不睡覺,偷偷跑來扯女孩子的衣服,欲以何為?”

張洪軍摸了摸鼻子,怎麼這麼倒黴,衣服都還冇碰,就被說成了千古罪人,他一攤手,燦燦笑道:“如果我說我夢遊你相信嗎?”

“哼!”

這一次不止輕雨一人冷哼,而是三女同時冷哼。

“其實我也不信。”張洪軍又燦燦一笑,道:“看來我隻能說真話了。”

“說,坦白從寬,抗議從嚴!”

三女異口同聲,說出非常前衛的一句口號,讓張洪軍目瞪口呆,難道這句口號也穿越了嗎?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