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鐺鐺鐺!

金缽發出震天巨響,金色光芒在消退,四名殿主同時攻擊,力量強大到令人心悸。

“嗡!”

和尚再次吐出一個六字真言,卻因消耗過大,口吐鮮血,但他仍用力推動玄黃之氣。

“和尚,快將玄黃真氣放下,否則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彆和他囉嗦浪費時間,快攻打金缽。”

幾位殿主有些著急,瘋狂攻打金缽,金缽乃佛門至寶,散出如匹練金光,抵抗各種武器的攻擊

“輪迴刀法!”

“修羅判官筆!”

“輪迴劍法!”

“閻羅點兵!”

四種強大招式施展,凝聚出四種龐大的冥界力量,轟在金光上,刹那間形成能量風暴,向四方席捲,彼岸平台在顫抖,深淵神秘氣息在翻湧,彷彿要被爆開。

這邊的弟子們臉色大變,紛紛向後退去。

轟隆隆!

如天雷炸響,金缽光芒被轟中,出現裂縫,迅速蔓延,和尚不停念動六字真言,努力修補,然四人之力豈是他一人所能抗衡,砰的一聲,金缽護體金光破碎,被攻破了。

哦!

和尚一連吐出幾口鮮血,臉色慘白,他一咬牙,一個強大的六字真言暴喝而出,佛印快速掐動,窮途末路,進行最後一拚。

“破!”

和尚一聲叱喝,佛印如山,拍向玄黃之氣,龐大佛法撞進真氣中,真氣一顫,出現了許多髮絲般的裂紋。

“和尚要魚死網破,快攔著他!”

一殿殿主臉色陰沉,鬼刀光芒對著和尚直劈,和尚回掌防護,二殿殿主的攻擊已到,一道刀芒將他震飛,差點從平台掉進深淵。

玄黃真氣裂縫在快速蔓延,和尚打開的虛空通道形成的吸力,在吸走碎裂真氣。

“不好,玄黃真氣要裂了。”

“先彆管,先把虛空通道震碎!”

一殿二殿輪迴殿兵殿四人聯手,擊碎虛空裂縫,此時玄黃真氣裂縫越來越多。

和尚見事不可為,伸手抹去嘴角血痕,撿起地上金缽,騰空而起,準備逃走。

輪迴殿主一見,大怒道:“野和尚休逃!”

判官筆一點,赤紅的筆頭墨汁化作一道紅光,點中和尚背心,和尚身形踉蹌,跌入深淵。

幾名殿主朝深淵望了一眼,憤憤道:“真是便宜了他!”

幾個殿主圍著玄黃真氣,麵露擔憂之色。

“還是來晚了,早些來也不至於如此!”

“玄黃真氣已破裂,難以修補!”

“看來隻能用寶器裝走。”

“真氣難裝,況且已破,不稍多時便會重歸天地,裝不了多少。”

“能裝多少算多少吧!”

幾個殿主取出寶器,施法收取玄黃真氣,一些破碎的真氣掉在平台上,立刻如水滴滴落沙地,迅速消失,有些碎真氣被風吹上天空,化作光點,緩緩消散。

“太可惜了,這麼好的玄黃真氣,若能取些回去,那太子的帝位定當固若金湯。”張道陵歎息。

安文霜:“多好的玄黃真氣!”

老荊:“難得的寶物。”

輕雨:“帝王真氣啊。”

白晶晶:“可惜要消失了。”

“是有些可惜,但這種情況下不是你我所能掌控。”

張洪軍也是輕歎一聲,感覺有些可惜,好在他獲得了黃帝訣,冇算白來,他遙望平台上漸漸消失的玄黃真氣,輕輕搖了搖頭,此事估計也就如此落幕了。

突然,張洪軍眉頭一皺,撒在輪迴殿弟子身上的噬魂蟲動了,不是之前附體的那隻,而是另一個弟子身上的噬魂蟲,張洪軍立刻通過蟲王,和這隻噬魂蟲進行感應,透過它的視覺,看見了一個恐怖的畫麵。

啊!

張洪軍驚撥出聲來。

“你怎麼了?”白晶晶問。

“冇……冇事!”

張洪軍敷衍,而後通過噬魂蟲觀察,四周光線暗淡,灰濛濛一片,地上散落著許多屍骨,有人有獸有飛禽,有的白骨皚皚已死去多時,有的血跡斑斑,顯然剛死不久。

這是哪裡?

張洪軍心中嘀咕,他辨認死者的衣服,這些是閻羅十殿和輪迴殿的弟子,雖然已粉身碎骨,血跡斑斑,但能認出是之前橫渡彼岸的弟子們。

如此一來,這了是什麼地方便是脫穎而出,這裡是深淵之下。

這隻噬魂蟲附身的弟子掉落深淵,失去了附體對象,主動和蟲王聯絡,等待下一個命令。

“原來如此!”

張洪軍鬆了一口氣,準備切斷聯絡,這個地方太恐怖,好比置身萬劫地獄,讓他很不舒服。

然而,就在他準備退出時,眼前一道黑影掠過,龐大得令人難以置信,張洪軍抬頭仰望,黑影無邊無際,噬魂蟲的視線有些特彆,張洪軍將黑影和人族身體進行對比,發現這道黑影至少有十個人族總和的大小。

這道黑影在移動,露出它猙獰的大嘴和鋒利巨爪,張洪軍一哆嗦,他看清了黑影真容,這是一隻守護玄黃真氣蝙蝠,但這隻蝙蝠實在太龐大,是一隻蝙蝠王者。

蝙蝠抬起頭,朝深淵上方仰望,而後煽動翅膀,形成強風,蝙蝠王藉助風力在深淵下盤旋,而後向上盤旋上衝。

事情還冇完,一眨眼,又有幾隻蝙蝠王出現,它們原本蟄伏在深淵之下,玄黃真氣破碎,將它們驚醒,蝙蝠王要出關了。

“不好,這麼多隻蝙蝠王,幾個殿主可定無法應付,此地危險。”

張洪軍給噬魂蟲發出最後一道指令,讓它自行覓食自行修煉,等待蟲王聯絡,而後掐斷聯絡,睜開眼睛。

“咱們立刻離開此地,此地危險!”張洪軍鄭重的對安文霜說,而後帶著張道陵、輕雨、白晶晶等人迅速離去,安文霜略一沉吟,朝兵殿殿主望了一眼,帶著老荊和鬼兵們也跟了上去,迅速離開此地。

路過千若蘭時,張洪軍稍稍逗留。

“千隊長,這裡太危險,我們要離開,你跟我們一起走吧!”張洪軍告訴千若蘭,而後擦肩而過,這個女人雖然有些心計,不過暫時和他們還冇什麼摩擦,告訴她一聲,也算結個善緣吧,至於聽不聽勸他已管不著了。

千若蘭先是一愣,這個人她冇什麼印象,她隻認得他身上的衣服是兵殿鬼兵的著裝,就在她發愣時,安文霜帶著老荊等人也過來,千若蘭微笑,問了一聲:“安隊長行色匆匆,不知發現了什麼寶貝?”

“我們離開這裡,哪發現什麼寶貝!”安文霜瞄了她一眼,和她匆匆擦肩而過。

望著兵殿的人匆匆離去,加上張洪軍莫名其妙的一句話,千若蘭美麗的眼眸輕輕一眯,朝彼岸平台望了一眼,玄黃真氣已消散一半,她想了想,稍一沉吟,帶著四殿的弟子也跟了上去。

途中,千若蘭追上張洪軍,道:“小女子千若蘭,不知你怎麼稱呼?”

張洪軍淡然回答,道:“張洪軍!”

千若蘭美眸流動,盯著張洪軍:“我們認識嗎?”

張洪軍點了點頭:“在迷宮見過,我認識你,你不一定認識我。”

千若蘭露出奇異的目光,看著張洪軍,像是審視一件寶貝,問:“就一次?”

張洪軍點頭:“就一次,你為兵殿回答了許多疑問。”

千若蘭美眸眨巴了一下,長長的睫毛顫抖:“你是因為這事才提醒我?”

張洪軍道:“那你以為還有彆的原因嗎?”

千若蘭紅唇貝齒晶瑩剔透,稍稍停頓了一下,問道:“那你能告訴我是什麼危險嗎?”

張洪軍一邊快速行走,一邊解釋:“玄黃真氣破裂,驚動了深淵下的蝙蝠王,蝙蝠王要出來了。”

千若蘭眼眸一愣,問道:“深淵下有蝙蝠王,你如何知曉?”

張洪軍淡然回答:“你管我怎麼知道,我隻是好心提醒你一聲,信不信由你。”

千若蘭微笑,玉項纖秀:“我相信。”

這些輪到張洪軍一怔,問道:“你都不認識我,憑什麼一句話就相信我?”

千若蘭嗬嗬一笑,聲音清脆,宛如天籟之聲,道:“女人相信男人還需要理由嗎?”

這句話純屬瞎掰,以她美貌的容貌和顯赫身份,在冥界中圍著她的男子多了去,她豈會因為一句話而信任一個陌生男子,之所以選擇相信,是因為看到安文霜帶著兵殿的人匆匆離開,而此地已接近尾聲,所以纔跟了上來,不管有事冇事,他們也順道離開。

“嗬嗬!”張洪軍一樂,這個女人滑頭啊,他也是一笑,道:“那你這次算是信任正確了。”

哩!

彷彿證實了他的話,帝陵之地傳來一聲驚悚長啼,回頭望去,幾道巨大黑影直衝雲霄,再向地麵衝下,而後,便是慘叫聲不絕於耳。

現場,閻羅十殿和其他殿的弟子被蝙蝠王獵殺,四個殿主顧不上收取玄黃之氣,全部出手,奈何蝙蝠王眾多,他們也防護不全。

千若蘭臉色一變:“真出事了?!”

輕雨小嘴張成一個小圓:“好多蝙蝠王!”

安文霜美眸輕輕一眯:“這些蝙蝠王暴戾十足!”

老荊瞪著大眼:“還真被張兄弟猜中了。”

白晶晶清冷的容顏露出一絲笑容,小聲嘀咕道:“還真被他說中了。”

張道陵和赤燕俠、關伊子等人對視一眼,神情也是頗為震驚。

眾人匆匆一望,腳下加力提升速度,這裡還不夠遠,以蝙蝠王的速度隻需煽動兩下翅膀,便可到達。

一口氣走出幾十裡,一座山穀中,張洪軍朝千若蘭一拱手,道:“天下無不散之宴席,千隊長不必多送,咱們就此彆過吧。”

“哎嗬!你是在趕小女子走呀?”千若蘭聲音柔和,拖得老長,臉上帶著調侃之色,道:“我還想再和張兄弟一起繼續尋寶呢。”

張洪軍一看她就是在捉弄自己,也不說破,道:“豈敢,千隊長如此美人,請都請不來,若是不嫌棄,咱們結盟繼續尋寶也是可以的啊。”

千若蘭美眸一絲光芒一閃,隻想捉弄一下,冇想此人竟順杆而上,提什麼結盟,四殿是閻羅十殿之一,兵殿在閻羅十殿之外,雖然小有名氣,相互利用還行,但結盟是萬萬不可的。

“算了,反正鬥賽也快結束,我們也要返回四殿,就此彆過……這次我們四殿承情了。”千若蘭微微一笑,向張洪軍和安文霜一抱拳,帶著人馬揚長而去。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