梓涵小說 >  大聖救贖 >   第376章 美女陣

-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內心的暴戾被啟用,孫悟空渾身有著陣陣魔氣湧動,孫悟空的靈魂曾經四分五裂,其中有一個進入了魔界,在裡麵成聖成王,魔界是什麼地方,那是一個殺伐凶殘,暴戾旺盛之地,雖然後來迴歸,但靈魂中的魔性卻冇能徹底清除,此時,無意間被啟用。

吼!

孫悟空手持金箍棒,強大的氣息蔓延,對著鐵扇公主衝去,鐵棍狂舞,漫天都是棍影,把鐵扇公主打得雞飛狗跳,倒飛幾十裡,全身都是傷勢。

“夫人!”

牛魔王震開豬八戒,趕來相助,也被孫悟空一棍打飛,這一刻,孫悟空化身魔性之軀,魔法滔天,勢不可擋。

就連豬八戒、沙僧看見了也都目瞪口呆,這個時候的孫悟空讓他們感覺非常陌生。

孫悟空回東莞金箍棒,劈劈啪啪的劈打牛魔王和鐵扇公主,兩人被打得骨頭斷裂,體無完膚。

“大師兄,夠了,快住手!”

“孫悟空,快停下!”

豬八戒和沙僧衝過去,企圖阻攔已經顯然瘋魔狀態的孫悟空,隻是,孫悟空正在怒火中,一拍掌,把兩人打飛,鐵棒揮舞著朝他們打來,兩人隻能不停躲避,進行各種防守,但修為的差異,兩人都不是孫悟空的對手。

“阿彌陀佛!”

就在眾人被瘋魔狀態的孫悟空打得不忍直視時,天空中傳來一道充滿憐憫氣息的聲音,隻見一道光芒打開,觀音菩薩盤坐潔白聖蓮出現,她的身側正是被收服的招財童子紅孩兒。

“菩薩就我等,大師兄瘋魔了。”

豬八戒和沙僧朝觀音菩薩逃去,躲在觀音身後,孫悟空追來,見有人能擋住去路,二話不說,揮動鐵棒就是一陣猛打。

“善哉善哉!”

觀音菩薩憐憫之聲再次傳來,從玉瓶裡的柳枝取下一片柳葉,朝孫悟空彈去,光芒一閃,化作一張巨大的柳葉,上麵書寫著密密麻麻的符文,柳葉張開一卷,把孫悟空團團卷在裡麵,任其掙紮而不脫。

“放開俺老孫,和老孫大打一場!”

孫悟空怒吼,徹底失去了本心。

觀音菩薩從玉淨瓶中彈出一粒水珠,化作一道流光,打在孫悟空的腦袋上,道:“你已失去本心,這水珠靜心咒先助你冷靜冷靜吧。”

這是一道靜心咒,能消除心中暴戾,快速冷靜下來。孫悟空中咒片刻,慢慢恢複冷靜,靈台清明,迴歸本源。

“阿彌陀佛,多謝菩薩指點。”

孫悟空雙手合十,至誠的向觀音道謝。

“你的魔性很重,如果不幾早清除,始終是禍根……這篇清心咒就穿與你,以後每日須得堅持修煉,一年後那魔性自然會消失。”

觀音玉指一彈,一道白光射進孫悟空眉心,而後,一篇清心咒出現在孫悟空腦海裡。

“父親、母親!”

招財童子打扮的紅孩兒扶起牛魔王和鐵扇公主,為兩人療傷,等兩人清醒,卻是哭著抱成一團。

“吾兒安好?”鐵扇公主抱著少年,左看右看,發現其無恙,方纔鬆了口氣。

牛魔王也在一旁唏噓,紅孩兒將經過再次告訴兩人,當聽說要跟隨菩薩而去,兩人眼睛都紅了。

不理會幾人,孫悟空、豬八戒、沙僧找到唐僧和白龍馬,告辭觀音菩薩,再次踏上西征。

這次伏體內的魔性被點燃,讓孫悟空不得不重視體內隱患,途中,他一路參悟,一路修煉清心咒,希望早日清除掉心中惡魔。

征途漫漫,一日又過去,前方還是荒山野嶺。

“悟空,眼看日落西山,不知前方可有人家借宿。”

唐僧朝孫悟空問道,意思是讓他到前方打探打探,孫悟空領悟,一個閃躍消失荒野樹林中。

“師傅,此地恍悟,想來是不會有什麼人家借宿,咱們就在此地紮營露宿吧。”

豬八戒見孫悟空消失,一屁股坐在一塊巨石,賴著不走了。

唐僧見狀也不好催他,也尋了地方坐下,沙僧將白龍牽在一棵碗口粗的小樹,眾人就在原地等待孫悟空打探回來。

冇過片刻,一道人影靈活穿行在樹林中,孫悟空回來了。

“師傅,前方四裡外有個莊子,有裊裊炊煙升起,顯然是住著人家,咱們可去借宿。”

“既然有人家,那咱們便趕一趕,在天黑前趕到莊子,也免了露宿野外。”

唐僧說了話,豬八戒也不坐了,眾人再次上路,山路難行,雖然隻有四裡遠,但也趕了不少時辰,好在日落之前趕到了莊子。

唐僧前去敲門,敲了片刻也冇見大門打開,隻聽到門後有女聲問道:“誰在敲門?”

唐僧回答:“貧僧乃東土大唐和尚,和幾個徒兒一起往西天取經,如今日落西山,山嶺荒野,猛獸眾多,不好露宿,想在貴莊借宿一宿。”

女聲道:“男子都去了山外,莊裡隻有我們幾個女子在家,實在不好留宿外人,還請高僧原諒。”

女子拒絕,唐僧也不好再多言,豬八戒卻是不樂意了,嚷嚷道:“我們並非歹徒,還是出家人,來此也就是借個宿,借個宿而已,若非山裡天黑來得快,我們還能多趕幾裡路,到彆家借宿,你們這莊子到時請我們我們也不來呢。【愛↑去△小↓說△網w

qu

】”

門後安靜,聽到窸窸窣窣交流聲,顯然是幾個女子在小聲商討,過了一會,門打開,出來一箇中年婦人,身後跟著幾個年輕女子,想來是中年女子的女兒,個個生得小家碧玉,雖然不是大戶人家那般尊貴,卻也是貌美如花。

“阿彌陀佛,貧僧打攪了。”

唐僧整了整衣服,走上去雙手合十行禮,中年女子說了聲不客氣,朝身後一個女子喊道:“翠花,且領著幾位高僧到客房休息。”

聽到婦人吩咐,身後閃出一個年輕女子,看那年齡也就十**歲,一雙大大的眼睛水靈靈,微微一笑,露出一對小酒窩,很是可愛。

女子笑嘻嘻:“幾位高僧且隨我來,我領你們去客房休息,山野鄉村,招待不週,如若有所缺少,還請跟翠花說來,翠花自會儘力準備。”

“多謝翠花施主。”

唐僧合十,隨著女子而去,後麵跟著孫悟空、豬八戒、沙僧和白龍馬。

等領到廂房,安頓了唐僧四人,女子離去,片刻後領著幾個丫環出現,每人都端著一個盤子,有陣陣飯菜香氣飄溢而出,打開一看,都是幾道素菜和一下米飯。

“幾位高僧請慢用,山野郊區人家,冇什麼好飯菜招待,實在是招待不週。”

“客氣客氣,打攪打攪了,貧僧乃出家人,這些飯菜已非常豐盛了。”

女子領著丫環們離去,唐僧四人才吃吃喝喝,唐僧是出家人,吃東西很斯文,飯量也少,孫悟空和沙僧也無所謂,隨意吃了一些就不吃了,隻有豬八戒個大,飯量多,一大盤米飯幾乎都落入他的肚子裡,還嚷嚷著隻吃了個半飽,讓丫環們再取些米飯來。

憨厚的笨模樣看得幾個丫環不停偷笑,而豬八戒見被人取笑也不生氣,自顧自的大吃大喝。

晚飯結束,天色已徹底黑暗,唐僧做了些佛教晚課,沙僧在一旁斥候,孫悟空無聊的盯著窗外黑夜,豬八戒挺著大肚子躺在床上,時不時的嘟囔幾句,這種景象在取經路上已不知循環了多少回,相信在往後的路上還在繼續。

山裡人家很安靜,山林裡的野鳥時不時咕嚕咕嚕的啼鳴幾聲,就在眾人以為這個夜晚就此度過時,遠處傳來腳步聲,而後聽到門口有人敲門。

“請問,東土大唐來的高僧休息了嗎?”

是一個女子的聲音,聽那聲線應該就是那叫翠花的女子。

“阿彌陀佛,貧僧還為休息。”

唐僧親自打開房門,問:“女施主可有事情?”

“我冇什麼事,是我娘有事。”女子微笑,露出兩個可愛的酒窩。

“不知女施主有何事?”唐僧問。

翠花笑嘻嘻:“具體是何事,且容小女子賣個關子,等高僧到了客廳再告之。”

唐僧師徒四人跟隨女子來到客堂,隻見那中年婦人已端坐堂中,看見唐僧等人到來,卻是起身迎上來。

“見過女施主,不知施主叫貧僧來有何事?”唐僧問。

“說來也是丟人。”中年婦人輕歎,道:“老婦有三個女兒,都已到了尋找婆家的年紀,可不知為何突然得了怪病,一到天黑就會發作,又哭又鬨,亂抓亂咬,見了男人不便想行那羞澀之事,有道士說是中了邪,可請了道家作法也無用。”

“貧僧乃佛家之人,不會道士抓鬼之法。”唐僧道。

“我也知道長老為難,隻是死馬當活馬醫,還請長老念在上天有好生之德份上,且去看看,萬一能找到解救之法也是賺了不是,即便冇尋到法子也不失了什麼。”中年婦人很真誠,苦苦向唐僧哀求,後者被其真誠感動,況且人家借宿與他們,去幫忙也算是感謝一飯之情了。

“多謝長老出手相助!”

中年婦人見唐僧答應,緊縮的眉頭終於露出舒展開來,露出了一絲微笑,而後,親自領著唐僧四人來到一間大房子前,隻見此房門緊鎖,裡麵時不時傳來女兒們的聲音。

“長老請了,不知是四位長老一起進去還是一個一個來?”

中年婦人問,唐僧想了想,指著孫悟空,讓他先進去。

“此乃貧僧大徒弟孫悟空,有些捉妖降魔的本事,你那女兒的怪病不如便又他先去看看。”

“也好,就依了長老的注意,請孫長老進去看看吧。”中年婦人令人把房門打開一道縫,正好夠孫悟空進去,等他進去後那方麵立刻被關了起來,而後聽到房內有私語聲,卻很小聲,可見房子隔音很好。

等了片刻,也不見孫悟空出來,唐僧有些擔心,便說道:“去了也有小會兒,為何卻冇有動靜?”

“是啊,也不知事情辦得如何……不如請唐長老再派另一位長老進去瞧瞧?”

中年婦人道,唐僧想了想,覺得此話有理,朝豬八戒一指:“此乃貧僧二弟子,降妖伏魔的手段也不差,就讓他進去看看吧。”

豬八戒放下九齒神鈀,有丫環又將房門打開一道口,讓豬八戒進去,可入口太小,豬八戒被卡住,丫環隻好把整個房門打開,讓豬八戒進了去。

唐僧和沙僧一直朝房間望去,透過房門,見裡麵燈火輝煌,卻一個人影都冇看見,兩人都很奇怪,也鬆了口氣,房間裡並無打鬥痕跡,想來孫悟空並冇遇到危險。

豬八戒後,又過了一會,房間內安靜無聲,卻冇兩人發出任何動靜,唐僧和沙僧都支援不住了,兩人臉色陰沉,很擔心,也很著急,兩個大活人就消失在房間內。

“師傅,大師兄和二師兄不知在裡麵如何,讓我進去看看吧。”

這次不等中年婦人開口,沙僧主動請纓,唐僧也有些著急得冇了注意,便答應了。

沙僧進入,又過了半天,仍然冇收到任何信號,唐僧徹底著急,也不等婦人開口,自己打開房門走了進去。

唐僧走進房間,隻見房間內燈火通明,雪亮得如同白晝,隻是裡麵空蕩蕩,一個人都冇看見,唐僧雙手合十,小心翼翼的朝裡麵走去。

房間佈置得很精緻彆雅,紅彤彤的羊毛地毯,走在上麵很柔軟很舒服,再看各種傢俱,都是上好海南金世楠,這是難得一見的高級版裝飾。

“悟空……你在裡麵嗎?……八戒……你在裡麵嗎?……悟淨……可聽到為師的話?”

唐僧邊走邊叫,可惜房間內還是靜悄悄,眼看就要走到房間的儘頭,唐僧轉身準備退回。

“唐長老……”

卻在此時,他唐僧身後傳來一聲嬌滴滴的女子聲音,唐僧轉身一看,是一個絕色女子,女子有著一張瓜子臉,苗條的身姿,穿著一件竹葉梅花圖樣長裙,披著白羽緞紗衣,一頭烏黑髮亮的黑髮,無風微微飄動,宛如一個仙女臨塵而來,隻是這個仙女的一雙眼睛說不出的撫媚,隻要與之對視,便生出一種想將其擁抱的想法。

“阿彌陀佛!”

唐僧趕緊口誦佛號,緊緊的閉著眼睛,非禮勿視,他不敢向那女子再望去一眼。

“唐長老……難道奴家就如此可怕嗎,你怎麼瞧都不敢瞧人家一眼呢?”

撫媚女子伸出芊芊玉手,膚如凝脂的手上戴著一個赤金嵌銀手鐲,在燭光下閃閃發光。

女子伸手搭在唐僧肩膀上,扭動細小蠻腰,腰間繫著的半月水波絲絛立刻被其甩動,那絲巾尾巴從唐僧的臉上輕輕的撫了過去,彷彿一陣春風吹來,女子香氣也吹進了唐僧的鼻子裡,唐僧趕緊口誦阿彌陀佛,寧靜的佛心在這一刻間,竟然莫名的有些加快跳動,凡心波動了。

“這女施主的女兒果真病得很厲害啊,但是為什麼不是又打又鬨,又撕又咬呢?”唐僧胡思亂想。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