梓涵小說 >  大聖救贖 >   第363章 觀音院

-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找打!”

孫悟空冷哼一聲,身形暴射而去,閃電一般避開對方的九齒神耙,腳下用力一點,藉助神耙鼓盪開來的力量,衝上九天,將那衝擊力量消散得無影無蹤。

而後,孫悟空揮出一掌,張洪軍的技能,上帝之手,一隻巨大手掌憑空而出,在虛空中閃現出恐怖神光,緊隨著一聲咆哮,狠狠拍了下去,豬妖見狀不妙,肥嘟嘟的大嘴一張,吐出一口黑氣,形成一個烏黑圓球,向孫悟空快速滾動,所過之處樹木都被斷裂,山峰都崩塌,大地被滾出一個大坑來。

而後,突然轟的一聲撞擊,金、烏兩道光芒爆開,就在虛空中暴射四方,附近的大山都被震塌陷。

孫悟空跳上雲頭,避開碎石飆射,豬妖也是快速後退,彆看他肥嘟嘟,但那身法並不慢,幾個閃動就躲開了碎石的飆射。

孫悟空立在雲端,觀察塵沙飛揚之地,突然,他發現豬妖不見了,趕緊衝下來,豬妖真的消失了。

就在塵沙滾滾之地,豬妖不知躲在何處,孫悟空冷笑,這裡肯定有名堂,他四處尋找,果然,在發現了端倪,在一塊巨石隻有,有一個隱蔽的洞口,感應到有極弱的豬妖氣息,肯定是躲到了裡麵。

“豬頭,出來。”

孫悟空朝洞口大喊,一棍劈開洞口的巨石,整個隱蔽洞口裸露出來。

轟隆!

果然,一陣黑煙滾動出來,那豬妖再次出現,他氣急敗壞的指著孫悟空:“好你個弼馬溫休要得意,本帥如果不是有任務才懶得與你糾纏,否則定將你不死不休。”

“不知你如何知道老孫曾經匪號。”孫悟空冷笑:“但是,你休找藉口,再大戰一百回合,否則,你就莫要再打高小姐注意,從此離去。”

“我與高小姐你情我願,與你這弼馬溫有何乾係。”豬妖怒吼,非常生氣,但還是扛著九齒神耙出來,道:“走吧,你不是要和唐僧前往西天取經嗎,本帥奉玉帝之命,行使監督使一職,已經在此等候多時了。”

“你就是那天庭派來的監督使?”孫悟空一愣,而後明白了怎麼回事,這豬妖本是天庭的天蓬元帥,因犯了混事,被玉帝罰下凡間,行事那監督使一職,負責監督孫悟空和唐僧前往西天取經,在此等候多時,久久不見孫悟空和唐僧到來,就動了玩耍之心,到附近的高老莊去戲耍,才發生了之前的混事。

他在凡間有個名字叫豬剛鬣。

如今孫悟空和唐僧到來,他也不可能再繼續窩在此地,必須履行本職工作。

孫悟空冷哼一聲,掉頭向高老莊飛去,豬剛鬣尾隨其後,片刻後兩人來到高老莊,莊上人見孫悟空出現,都是大喜,大呼孫長老來了,那豬妖定是被斬殺,可是突然發現身後跟著豬妖時,頓時驚慌失色,孫長老不是降妖伏魔,而是將那豬妖領回來。【愛↑去△小↓說△網w

qu

莊主正陪著唐玄奘飲茶等候孫悟空凱旋而歸,聽到稟報也是大吃一驚,兩人趕緊趕到院子外麵去一看,果真如此,孫悟空正和那豬妖並排站著,兩人啥話都不說。

“悟空,這是何事?”唐玄奘問,莊主更是麵目怒容的瞪著兩人,心中暗叫苦也,兩人都是妖,一個是猴妖,另一個是豬妖,世上哪有一妖降另一妖之事的。

唐玄奘這一問,所有人都盯著孫悟空,看他如何回答,之前他可是把胸口拍得砰砰響,大話說得直通九天,承諾他出馬定能馬到成功,此時卻領著豬妖回來,好不丟臉呢。

更有莊丁準備了鋼叉和棍子,一旦事情不妙,也好有個防身武器不是。

“師傅。”孫悟空不理會其他人,而是瞪了豬剛鬣一眼,道:“這豬頭便是那天庭的監督使,負責監督取經一職。”

“監督使?”

唐玄奘先是一愣,而後也是樂了,這潑猴也真是,打來打去,又和監督使打上了。

阿彌陀佛!

唐玄奘寶相端莊,恢複大師風範,向豬妖走去,雖然此人是監督使,但明麵上還是要歸自己掌管,自己的手下,他也不怎麼害怕了。

“你叫什麼名字,有和憑據你就是那監督使?”

唐玄奘問道。

“我叫豬剛鬣。”豬妖報出名字,而後取出那九齒神耙,妖力鼓盪,九齒神耙飛上天空,一幅圖像隨之顯現出來,上麵寫著“豬剛鬣奉玉帝之命下凡行事監督使一職,負責監督西天取經。”

這是顯現神通,自然無法作假,唐玄奘相信了豬剛鬣是監督使,他道:“我相信你是監督使,但是按照規矩你還的稱呼我為師,你可明白?”

豬剛鬣自然明白這個規矩,表示明白,喊了一聲師傅,唐玄奘見他如此識大體也是笑了,但想了想,道:“豬剛鬣是你俗家之名,你既然拜了我為師,雖然隻是表麵上的師徒,但也算是入了佛門,那麼這個名字就不適合你了。”

豬剛鬣微微低頭,一個名字而已,他也不在乎:“但憑師傅所願。”

“如此甚好。”唐玄奘再次微笑,道:“那為師就幫你改個高大上的名字,就叫豬八戒吧。”

豬八戒努了努嘴,雖然覺得這個名字冇豬剛鬣威武,但也冇怎麼多說,向唐玄奘道了一聲:“豬八戒拜見師傅。”

唐玄奘聞言,笑得更加燦爛,這豬頭要比那潑猴識抬舉得多了,如果這潑猴也如此識大體,那一路上他可就不那麼辛苦了,他將目光朝孫悟空掃去,後者仰望星空,對他們的對話視而不見。

唐玄奘輕歎一聲,嘟囔道:“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唐玄奘把豬八戒的事情向高老莊莊主解釋,後者可不管什麼天庭監督使,也不管什麼師徒不師徒,隻要豬妖從此離去,不再出現在高老莊就行。

次日,唐玄奘領著孫悟空和豬八戒告彆高老莊,高老莊七百八十幾戶人家全部出動,敲鑼打鼓把三人送出二十裡地,更是奉上幾百裡白銀,唐玄奘自然不能收取,佛家隻能化緣,不能收禮。

豬八戒一步一回頭,依依不捨,口中不停唸叨,更是詢問莊主:“老丈人,俺老豬媳婦怎冇來送俺啊?”

莊主聞言,臉色大變,又命人繼續敲鑼打鼓,又送了二十裡,然後方纔放心的返回,更是在返途時砍斷樹木,挖來山石,將狹隘路口堵死,斷了他們迴路。

取經路並不好走,路途遙遠,步履艱辛,不是爬山就是涉水,毒蛇猛獸更是層出不窮。

這一日,他們來到一座風水寶山,山上有一座寺廟,號稱觀音院,老院師德高望重,壽長二百七十多歲。

唐玄奘師徒三人來到,卻見寺門打開,人來人往,都是各寺高僧,一打聽方纔知道,原來是老院師要辦二百七十歲壽宴,借壽宴之名,要舉辦一場賽寶大會,這一帶寺廟高僧都被請來。

唐玄奘等人要借宿,本來是冇了房間,但正值老院師壽喜,寺裡和尚好歹騰出了一個房間讓三人借宿,不過,唐玄奘必須取出一件寶物參加賽寶大會,否則,還是不能借宿。

唐玄奘聞言,搖了搖頭,正準備退走,卻被孫悟空攔住,說咱們有一件袈裟,也算是寶物,和不拿來參賽,也好獲得落腳之地,唐玄奘想了想,也隻能如此了,否則露宿荒山野地也不安全,更主要是他身為師傅,卻冇能力借宿一個寺廟,說出去有些丟臉。

守在門口是和尚見唐玄奘等人亮出寶貝袈裟,也就冇有阻攔,而是將他們引入寺廟,等級參賽寶物名稱,還給了他們一個牌子,算是參賽編號。

聽聞唐玄奘也是來賽寶,老院師專門接見了唐玄奘,這是一個老和尚,已是二百七十歲高齡,滿臉皺紋,牙齒都差點全部掉落,說話帶風,不過精神仍然不錯。

“唐朝和尚,我們這賽寶大會可不是一般人能參加,如果寶物太弱,還是不要獻醜的好。”

老院師開門見山,雙目炯炯的盯著唐玄奘,唐玄奘冇有開口,孫悟空卻是不服了,一抖包袱,一件寶貝袈裟顯現出來,紅光此次,寶氣逼人,三丈之內都能感覺到陣陣清涼。

老院師見狀,眼眸先是驟然一縮,而後快速恢複原樣,盯著袈裟看了一會,神色淡然:“不錯,還算是見寶貝,不過也僅此而已。”

說著,老院師起身,讓唐玄奘碰上袈裟緊隨其後,穿過幾個大堂,進入一個看守嚴密的封閉房間,隻見房間內已擺滿了各種寶物,大大小小,不少於兩百件,每一件都是金光璀璨,寶氣逼人,是上等的寶貝,就連豬八戒在天庭見多了寶貝,此時也是忍不住瞪大了眼珠。

“唐朝和尚,這些都是明日賽寶的寶物,你覺得如何?”老院師微笑,頗有得意之意。

“阿彌陀佛,觀音院果真是寶物豐富,貧僧算是開眼界了。”唐玄奘口誦佛號。

“你錯了。”老院師搖頭,道:“這些非本院的寶物,都是各寺廟為明日賽寶而準備的寶貝,並非本院所有。”

唐玄奘又誦了一聲阿彌陀佛,老院師解釋:“凡是明日賽寶的寶貝都必須今晚安放在此地,留待明日同時亮相,唐朝和尚你的袈裟如果要賽寶,也得按照這個規矩,將寶物統一放在此地,明日同時賽寶,否則當作棄權。”

說完,老院師雙目炯炯的望著唐玄奘,後者想了想,讓孫悟空把袈裟留下,老院師微笑的點了點頭,命人把唐玄奘三人安排到更好的廂房住下。

三人剛離去,房間內有一處暗門打開,走出三人,一個大漢,身材魁梧,皮膚漆黑,一個道人,仙風道骨,頗有仙氣,另一個是白衣秀士,斯斯文文。

三人走到老院師跟前,麵麵相窺後哈哈大笑,顯然四人相互認識。

“還是秀士足智多謀,隻是一計,便能將那寶貝袈裟騙到手。”

老道哈哈一笑,其他人也是稱讚白衣秀士智謀,這個賽寶大會便是那白衣秀士獻計,他們已打聽清楚,有唐朝和尚要去西天取經,帶著一件上古寶貝袈裟,此袈裟乃佛祖煉製,不畏水火,不畏鬼怪,更主要的時,披著此袈裟修煉,可以提升悟性,還聲返老還童,長生不老。

他們修行為了什麼,無非就是為了這延年益壽,長生不老。

特彆那老院師乃凡人修行,隻是二百七十歲而已,卻已是滿臉皺紋,老態龍鐘,其他三人乃附近三個妖怪,一個是黑熊怪,一個是白蛇怪,另一個是白虎怪。

他們三人也想獲得寶貝袈裟,參悟更高道法,早日跳出五星之外,悟透生死,得道成仙。

幾人一合計,就想出這麼一個騙袈裟的計策來,果然很快將袈裟騙到手。

看著眼前金光燦燦的寶貝袈裟,四人的呼吸都有些急促起來。

“為了保險起見,此袈裟必須連夜轉移,然後,一不做二不休。”

白衣秀士又獻計,手掌在脖子做了一個哢嚓的動作,意思是要斬草除根。

寶貝袈裟又黑漢和老道護送離去,白衣秀士和老院師則是取出一件樣子一模一樣的袈裟,擺放在原來位置,而後白衣秀士方纔離去。

老院師離開這間封閉的房間,返回住宿,這一夜如何都睡不著,好不容易熬到天亮,纔在幾個弟子伺候下洗簌完畢,攙扶著來到大堂。

今日乃老院師二百七十大壽,也是賽寶日,許多寺廟老和尚都來了,這也算是一件分光的大喜之日。

打開寶庫,有專人將寶庫內的寶物一件件的取出來,擺放在空曠院子裡,藉助白天亮光,整個院子頓時寶光閃閃,寶氣沖天,將正寺院都籠罩住了。

“此寶最好,寶光璀璨。”

“還是此寶妙,十丈之外亦能感覺到寶氣逼人。”

“貧僧看好此寶,水火不侵。”

眾觀寶和尚們交頭接耳,都為滿園寶物臣服,各個選出自認為最好的寶貝,為看好寶貝打分。

半天後,賽寶的榜首寶物出現了,是一根禪杖,由紫金煉製,頭頂鑲著一顆巨大的貓眼寶石,寶石散發出萬丈佛光,炫目多彩。

這根禪杖號稱菩提寶杖,被眾人推薦為此次賽寶的榜首。

唐玄奘看了看,口誦阿彌陀佛,也不做任何評論,豬八戒掃了幾眼,微微點頭,顯然這根禪杖在他看來還算看得上眼,被評為榜首也未嘗不可。

孫悟空掃了一眼,卻不以為然,在他看來,比唐玄奘的寶貝袈裟差遠了,說到寶貝袈裟,孫悟空朝那位置望去,這一望卻是讓他眉頭一皺,那架子上雖然還擺著一件袈裟,外形一模一樣,但是在他的火眼金睛之下立刻現出原形,這並非真的寶貝袈裟,真的寶貝袈裟不見了。

孫悟空大驚,眨巴著火眼金睛,四處掃射,在眾多寶貝中來回尋找,可惜冇找著,賽寶袈裟雖然不少,但這種款式的也就那麼幾件。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