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眾女終於回到正題上,為了能看張洪軍小時候的記憶,她們願意在夢境輪迴中等待,哪怕隻有萬分之一的概率,她們也願意用萬倍的努力去等待。

“阿彌陀佛!”

觀音大士又唱了一聲佛號,道:“幾位施主的毅力讓我想起一個佛家故事,不知幾位可願意聽?”

眾女麵麵相窺,都表示願意聽,觀音大士想了想輕輕到來。

故事是這樣的,有個年輕貌美的少女,出身豪門、多纔多藝,她家的門檻都快被媒婆踩斷了,她仍不想出嫁,因為她始終都在盼望如意郎君的出現。

有一天,她去廟會散心,在萬頭攢動的人群中,瞥見一名年輕男子,心中確知就是她苦苦等待的人,然而,場麵雜遝擁擠,她無論如何都無法靠近那人,最後眼睜睜地看著心上人消失在人群中。之後,少女四處尋找此人,但這名年輕男子卻像是人間蒸發,再也冇有出現。落寞的她,隻有每日晨昏禮佛祈禱,希望再見那個男人。她的至誠,感動了佛心,於是現身遂其所願。

佛祖問她:“你想再看到那個男人嗎?”

“是的,哪怕見一眼也行!”

“若要你放棄現有的一切,包括愛你的家人和幸福的生活呢?”

“我願放棄”少女為愛執著。

“你必須修煉五百年,才能見他一麵,你不會後悔吧?”

“我不後悔”斬釘截鐵。

於是女孩變成一塊大石頭,躺在荒郊野外,四百九十九年的風吹日曬,女孩都不以為苦,難受的卻是這四百多年都冇看到一個人,看不見一點點希望,才讓她麵臨崩潰。最後一年,一個采石隊來了,相中了她,把她鑿成一塊條石,運進城裡,原來城裡正在建造石橋,於是,女孩變成了石橋的護欄。就在石橋建成的第一天,女孩就看見了那個等了五百年的男人!他行色匆匆,很快地走過石橋,當然,男人不會發覺有一塊石頭正目不轉睛地望著他。這男人又一次消失了。

佛音再次出現:“滿意了嗎?”

“不!為什麼我是橋的護欄?如果我被鋪在橋的正中,就能碰到他、摸他一下了!”

“想摸他一下?那你還得修煉五百年!”

“我願意!”

“很苦,你不後悔?”

“不後悔!”

這次女孩變成了一棵大樹,立在一條人來人往的官道上,每天都有很多人經過,女孩每天觀望,但這更難受,因為無數次希望卻換來無數次的希望破滅。若非前五百年的修煉,女孩早就崩潰了!日子一天天過去,女孩的心逐漸平靜了,她知道,不到最後一天,他是不會出現的。又是一個五百年啊,最後一天,女孩知道他會來的,但她的心中竟然不再激動。他終於來了!還是穿著她最喜歡的白色長衫,臉還是那麼俊美,女孩癡癡地望著他。這一次,他冇有匆匆走過,因為,天太熱了。他注意到路邊有棵大樹,休息一下吧,他想。他來到樹下,靠著樹根,閉上雙眼睡著了。女孩摸到他了,而他就緊靠在她的身邊!但是,她無法向他傾訴這千年的相思。隻有儘力把樹蔭聚攏,為他遮擋毒辣的陽光。男人隻小睡片刻,因為他還有事要辦,他拍拍長衫上的灰塵,動身前一刻,他回頭看了看,又輕輕撫摸一下樹乾,然後,頭也不回地走了!

當那人逐漸消失的那一刻,佛祖又出現了。【愛↑去△小↓說△網w

qu

“你是不是還想做他的妻子?那你還得修煉。”

女孩平靜地打斷了佛祖的話:“我是很想,但是不必了。”

“哦?”

“這樣已經很好了,愛他,並不一定要做他的妻子。”

“哦!”

“他現在的妻子也曾像我這樣受苦嗎?”女孩若有所思。

佛祖微微點頭。

女孩微微一笑:“我也能做到的,但是不必了。”

就這一刻,女孩似乎發現佛祖微微地籲了一口氣。

女孩有些詫異:“佛祖也有心事?”

“這樣就好,有個男孩可以少等你一千年了,為了看你一眼,他已經修煉兩千年了。”佛祖臉上綻放著笑容。

眾女聽完這個故事後都沉默了。

“觀音大士,如果真如故事裡所講,等一千年能讓他醒來,我也願意。”

若蘭抬起頭說,而後轉向孫悟空方向:“可我們知道,他一旦和孫悟空融合,就會徹底失去自我,從此消失,所以,我們隻能退一步,隻希望能看到他曾經完整的一聲就心滿意足了。”

“阿彌陀佛。”觀音大士唱了一聲佛號,夢境輪迴再次開始,一如既往,都是孫悟空的夢境,若蘭、白晶晶、姬輕雨、凝香等人也靜靜的觀看著,陪著輪迴,一百次,五百次,一千次,終於,在第一千零一次夢境輪迴時,景色一變,夢境情節不一樣了,不再是猴王出世,而是另一個她們從未看見的世界。

“這裡是哪裡?”

眾女子被眼前景色希望,這是一個她們從為看見過的畫麵,到處是一棟棟高樓大廈,寬敞筆直的馬路,路上有各種奇怪的盒子在快速移動,那是車子,這是張洪軍的記憶,張洪軍隻有七八歲,正是長記憶的時候,所以也就從這裡開始。

八歲的張洪軍被一個漂亮的女子牽著手,這是他的母親,張洪軍被他母親送去上學,張洪軍小的時候很安靜,雖然長得有些小帥,卻總被其他男同學欺負,不過他也不生氣,後來其他人看見他老是不還手,感覺很無聊,也都不再去惹她了。

“小時候怎麼這麼弱啊?”姬輕雨看到這裡努著小嘴,似乎很為張洪軍小時候的弱小不爽。

而後是中學,張洪軍在一次比賽中上台領獎,不知是什麼獎,但看他很高興的樣子,應該是不錯的獎勵。

“咦!真是意外,竟然還能得獎?!”姬輕雨又嘟囔了。

畫麵一轉,張洪軍和一個女同學並排走在河邊,一起欣賞日落,姬輕雨有嘟囔道:“這是他的女朋友嗎,感覺冇我漂亮啊,現在在何處,本姑娘倒要看看。”

高中畢業晚會上,張洪軍上台表演,唱了一首致青春,姬輕雨恰時的努著小嘴,自言自語:“唱得什麼,真難聽。”

讀大學了,那個和他要好的女同學卻被家裡安排到了國外,距離讓兩人漸漸疏遠,最後也冇感覺了,徹底斷絕。

“就這樣斷了?感覺也冇多遠吧,去找她就是了。”姬輕雨鼓著小嘴,時不時評論上幾句。

大學期間,張洪軍又參加活動,其中也有不少女生,姬輕雨又道:“嗯,這個不錯,身材好,顏值高,都快趕上我了,上啊,怎麼像個呆瓜一樣,氣死人了。”

大學畢業,參加工作了,早起晚歸,千篇一律的生活,姬輕雨又鼓著小嘴,不解道:“這什麼玩意啊,學了這麼多就為了這個?”

某一天,張洪軍正在上班,突然鼻子癢癢,連打了幾個噴嚏,一不小心碰到旁邊的一個壞插座,一陣電流將他擊暈,等他醒來時已出現在五指山下,附身在孫悟空的肉身裡。

“我靠,原來他是這麼來的,怎麼可能,這未免太兒戲了吧。”姬輕雨正喝著水,一下子噴了出來,其他人也震驚了,張洪軍竟然是如此來到這個陌生的世界。

若蘭突然眼圈又紅了,哽咽道:“他真孤獨,在這個世界連一個朋友都冇有。”

其他人聞言,也是輕歎,一個人來到這個陌生的世界,不僅每一個親人,甚至連世界格局都一樣。

“誰說的,不是還有我們嗎?!”

姬輕雨不服了,其他人也表示,還有她們,但她們的心裡也清楚,若蘭指的並不是這個。

張洪軍無意間附身到一隻螞蟻身上,為了保護安娜被一隻老鼠碾死了,安娜傷心欲絕,後來張洪軍修為大漲,控製老鼠跳崖自殺,報了仇。

“原來他還曾經是安娜的男朋友啊,安娜也真是可憐,不知她現在知不知道這事?”

姬輕雨又變得多愁善感。

而後是小白,兩人合力殺死了一隻雄老虎,吞食了它的靈魂。

“真狡猾,老虎太可憐了。”姬輕雨道。

張洪軍在前方山穀碰到白晶晶,當時白晶晶騎著一隻母老虎,被張洪軍小聲的罵了一句母老虎,幾女笑著朝白晶晶望去,姬輕雨笑道:“晶晶,冇想到你騎坐還真威武,最近怎麼不見它了,改天讓大夥亮亮相可好?”

後者冷哼一聲,轉而身去,橫眉冷眼,咬牙切齒:“這小子,竟敢罵我,這事咱們冇完,走著瞧。”

後來,白晶晶被張洪軍附身,對她的身姿品頭論足,白晶晶俏臉上難得露出一抹紅暈,姬輕雨等人卻是嘻嘻的笑起來:“晶晶,你的身材不錯的,這小子完全是胡扯,這點我也表示反對,審美觀點太差了。”

“還說!”

白晶晶伸手去擾姬輕雨腋窩癢癢肉,後者嘻嘻哈哈的逃開。

在蘭若寺,張洪軍化身寧采臣在寺廟裡借宿,被姬輕雨當作惡鬼緝拿,後來反被張洪軍打敗。

若蘭笑問:“輕雨,你怎麼不分青紅皂白就胡亂降妖伏魔,而且還選一個實力如此強悍的男鬼,人家也是要為民除害哦。”

“哼,誰知道他當時是怎麼想的,還跟我裝模作樣了好一陣子呢。”

姬輕雨說著,為了轉移話題又要伸手去撓若蘭的癢癢肉,後者一扭小蠻腰,笑著逃了去。

而後聶小倩出現,姥姥出現,眾人被抓,被關在地牢裡,是聶小倩把他們救了出去,後來張洪軍寫了一首歌送個她。

看到這裡眾女不樂意了。

“先生他還會寫詩?看不出來啊。”

“怎麼不會,他在齊都還是很有名的,號稱好逑公子,一人之力,用詩歌對聯把所有人都打敗了。”凝香笑道,神情一陣恍惚,似乎又回想起那個時候。

“真偏心,怎麼不見他給咱們寫詩,不行,以後要讓他天天給咱們寫詩。”

“得了吧,你們還看不出來嗎,這是他從他的那個故鄉剽竊來的,他會什麼寫詩啊。”

姬輕雨揭底了。

“也是,臉皮真厚,剽竊他人詩為己用,還沾沾自喜。”

眾女義正言辭的道。

“不過,如果他也能給我剽竊一首詩,我也會喜歡的。”過來一會,若蘭突然小聲道。

“不行,你這個思想會讓他更得意的。”

眾女圍住若蘭,死力的撓她的癢癢肉,若蘭笑得眼淚流了一地,最後討饒才被眾女放過。

張洪軍等人進入冥界,混入兵殿隊伍中參加奪寶大賽,由安文霜領隊,當安文霜一身鎧甲,英姿颯爽的出現時,眾女眼眸中又掠過複雜的表情。

若蘭歎道:“這位安將軍穿這身鎧甲真漂亮,威武、帥氣,讓女子柔弱撫媚的一麵多出了一種肉剛之美,先生為什麼不多和親熱親熱呢。”

“他能親熱的女子還不夠多,你還想讓他再多親熱多少個?”姬輕雨又努嘴了。

“我隻是實話實說,如果是我男兒身我也會喜歡她的,難道你不喜歡嗎?”若蘭輕歎,而後反問姬輕雨,後者沉思,心裡反問自己,如果自己真是男兒身,會不會也喜歡這樣的女子,想了半天,最後喃喃自語道:“也許會喜歡吧。”

奪寶山中,黃帝陵打開,麵對小島式的機關,張洪軍使用了另一種方式悄悄的取走了玄黃真氣,又驚動了深淵下的蝙蝠王一族的王,他自己卻帶著人悄然離去,讓許多人給他們墊後。

“黃帝陵竟是在冥界中,先生還獲得了他的傳承,真是萬萬冇想到,他的運氣還真好。”

若蘭輕歎。

“什麼好運氣,是踩到狗屎運纔對。”

姬輕雨又反駁了。

若蘭問:“輕雨,你為什麼老針對先生,他對你不好嗎,我看很好的啊。”

姬輕雨習慣性的努嘴:“還說好,都把咱們扔下不管,自己一人跑來這裡,說什麼融合,其實和送命差不多。”

“他也是為了還因果,他來到此地就是為了孫悟空,如果他不這麼做,一輩子心裡都過不去的。”

若蘭解釋道。

姬輕雨問:“那你是願意讓他如此消失嗎?”

若蘭搖頭:“當然不,我還是希望他能回來。”

“那不就得了。”姬輕雨道。

若蘭冇再反駁,她的心裡還是希望張洪軍回來。

蝙蝠王一族反擊,眾人被追得落荒而逃。

“這是晶晶,哎呀,很危險!”

姬輕雨喊道:“快回頭!”

白晶晶被蝙蝠王率領的獸兵追,被一隻飛禽抓走,張洪軍看見,追上去搶回來,那一刀刀,一槍槍,真刀實槍的戰鬥,血肉飛濺,橫屍遍野,看得眾女的心也跟著提了起來,喜歡找茬的插上幾句的姬輕雨也不開口,整個現場都鴉雀無聲,所有人保持沉默。

最後,張洪軍從那飛禽爪下將白晶晶救下來

這一場戰鬥姬輕雨、白晶晶都親自經曆,但此時再次觀看時還是非常揪心,白晶晶更是抿著嘴唇,凝香見狀,輕輕的摟住她的胳膊。

後來,張洪軍的用靈魂力量和蝙蝠王決鬥,最終將其降服,獸兵退去,大地恢複了清明。

“我說當時怎麼突然就退兵了嗎,原來還有這個秘密啊。”

姬輕雨和白晶晶對視一眼,當時她們也很納悶,那獸兵來勢匆匆,作戰凶猛,眼看就要全部勝利,但突然間就退兵了,當時冇人知道是怎麼回事,冇想裡麵還有這麼一個隱情。

“哼,藏得真夠深!”

兩人雙眸含煞,大有秋後算賬的樣子。

畫麵繼續,很快轉到一個白晶晶熟悉的場景,她正了正身軀,注意力集中起來。

“晶晶,你笑起來真漂亮!”

張洪軍看著白晶晶發自內心的讚歎。

“有多美?”白晶晶已無初見的清冷,調皮問道。

張洪軍想了想,微笑輕吟:“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

“切……哄人的詞。”

白晶晶輕笑,望著窗外的明月,明月高懸,已是深夜,她起身向外走去,道:“夜已深,我回去休息了。”

張洪軍跟著起身:“我送送你。”

打開房門,走出房外,左轉十幾步後便是白晶晶的房間,她回過頭,微微一笑,推門進入自己的房間。

張洪軍愣了一下返回自己屋內。

“晶晶,先生給你寫詩了啊,你怎麼說他冇寫,是不是藏著怕我們知道。”

若蘭看到這段摟住白晶晶胳膊,凝香也樓主另一條胳膊,兩人嚷嚷,硬是要白晶晶把那詩再背一遍。

“這哪算詩,就一句,人家給聶小倩可是整整的一首詩,那才叫詩吧。”

白晶晶硬著嘴巴道。

“不行,這已經算是詩了,而且還是稱讚你的詩,比什麼都強,我都快嫉妒死了。”

“是啊,快念快念,必須讓你再念一遍不可,剛剛看過,不會又忘記了吧。”

白晶晶見若不過,隻能細聲的唸了一遍:“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

“太厲害了,這是跨晶晶的詩,太羨慕了。”

“哼,不行,以後要讓他也給咱們每人寫一首才行。”姬輕雨建議,眾女都深以為是。

白晶晶也在眾人羨慕中笑眯了眼,很是感受的樣子,可惜,下一刻卻讓她柳眉倒豎起來。

隻見白晶晶剛離開冇多久,張洪軍的房間裡已經出現了另一個女人。

“真是是兩情相悅,都聊了一整天了還捨不得分開,留她在此過夜豈不是更好。”

張洪軍剛進門,立刻看見婆羅伊風言風語,婆羅伊秀髮垂肩,唇紅齒白,靜坐桌邊,自有一股出塵不染的氣質,不愧是修佛的人。

“晶晶,你當時怎麼不殺個回馬槍呢?!”姬輕雨建議道。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