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畫麵一轉,又轉回白晶晶那一幕,一座荒山野嶺,一群土匪正在蟄伏,準備搶劫過路的商人。【愛↑去△小↓說△網w

qu

強盜的幫主是一個英俊的年輕人,叫至尊寶,他長著一臉濃密的烏黑鬍鬚,在土匪中威信頗高,是一個說一不二的幫主,在他的領導下,所有土匪都覺得強盜是一門很有前途的職業。

突然,一個女子出現,她有著漂亮的容顏,左手拿著一把鋒利寶劍,右手牽著一匹白馬,她從山下經過,心事重重,絲毫在尋找什麼。

“站住,搶劫!”

土匪們衝出去,要搶劫這個女子,然而女子武藝高強,三下五下就將這些人打趴下,反過來鎮壓這些強盜。

“從今日起,你們都是我的手下,我就是這裡的土匪頭頭!不服者殺無赦!”

女子非常霸道,氣場很強,眾賊紛紛臣服,就連舊幫主也不例外。

女子就是白晶晶,在這一世夢境中,她的責任隻有一個,就是為了尋找一個叫做孫悟空的人,這個人上輩子是她心中的牽掛,投胎到凡間後失去了記憶,她要找到他,點醒他。

強盜更換了新幫主,強盜們為了討好這個新幫主,可謂是計謀百出,特彆被趕下台的年輕幫主,更是不惜犧牲色相,施展美男計卻勾引這個漂亮得一塌糊塗的女幫主,他剃掉代表雄性至尊的烏黑鬍鬚,把自己變成一個小白臉,在夜深人靜時刻闖入美女幫主房間內,表白自己內心對幫主的愛慕。

美女幫主正準備把舊幫主趕出去,但在看到他剃掉鬍鬚的容顏後愣住了,這不就是自己日月尋找的人嗎。

“猴子,我終於找到你了。”白晶晶喊道。

至尊寶一愣,問道:“我不是叫至尊寶嗎,幾時改名了?”

白晶晶激動道:“不,你是猴子孫悟空,投胎後忘記了前世,隻需好好想想,一定能回憶起以前的事。”

至尊寶若皺著眉頭沉思了一會,突然伸手在白晶晶額頭上一摸,後者問乾什麼?

至尊寶:“我看看你是不是得了風寒,否則怎麼會淨說胡話呢。”

“猴子,如果你不信我可以證明給你看。”白晶晶道。

至尊寶問:“怎麼證明?”

“如果你是孫悟空就不怕三味真火焚燒。”白晶晶一揚手,一道火光一閃,點燃了至尊寶的一隻胳膊,頓時間,慘叫聲驚天動地,驚飛無數夜鳥,至尊寶捂著疼痛慘叫,奪門而逃。

白晶晶愣住了,至尊寶的樣子不似作假,看來他隻是長得像,其實並不是。

次日,白晶晶離開了土匪窩,這一世再未曾相見。

又一世夢境輪迴結束,不僅孫悟空冇尋回記憶,就連張洪軍的記憶也冇出現。

白晶晶醒來,夢境中的經曆她也不記得,隻能問觀音大士:“夢境中是否相見,可否已點醒?”

觀音大士將夢境記錄重放給她看,後者看完,緊鎖眉頭,自言自語道:“為何如此,相逢了,卻擦肩而過,為何如此呢?”

觀音大士:“這便是夢境輪迴,每一個輪迴都如同真實人生,一旦如夢後就不能以旁觀者出現,冇有前世記憶,除了心中的執念,一切無定數。”

白晶晶若有所思,她因為保持了心中執念,所以才能尋到了真正的孫悟空,還點了幾句,奈何卻冇能點醒,變成擦肩而過。

“如果不保持執念呢?”白晶晶問。

“如果不保持心中執念,一切隻能跟隨記憶而走,大多情況下都是他們的記憶片段。”觀音大士解釋。

“為何冇有我們出現?”

姬輕雨和凝香、若蘭醒來,她們也觀看了經過,卻發現冇有自己的參與,心裡很是冇有滋味。

觀音大士微笑:“很正常,夢境輪迴很隨機性,一旦有其他人一起入夢就會生出多樣化,有時是記憶中的某一段,有時候是整個過程,有時又是穿插進行,有時卻是按順序出現,不管是哪種方式,都是曾經的記憶。”

如果隻是單純的一個人的夢境,那麼就是其一世的經曆,比如之前的孫悟空,都是從石猴出世開始,到被鎮壓五指山下,多少次輪迴都是一層不變的開局和結局,但多了白晶晶、姬輕雨等外人的加入,夢境就變得多樣化,成為了非固定式。

姬輕雨癟嘴,似乎對這個答案還是很不滿意,不過也冇繼續多問,凝香則是微微低頭,似乎在尋思些什麼,若蘭也是如此。

“下一個輪迴還參與嗎?”

觀音大士見狀就問了一聲,如果不參與就繼續開始了,眾人自然參與。

又一個夢境輪迴開始,一個荒蕪的沙漠,兩道流光掠過,降落地麵,化作兩道人影,是觀音大士和孫悟空。

觀音大士一愣,這是同一個場景,一模一樣,為何如此?觀音大士若有所思,難道是因為自己是夢境輪迴掌控者,一旦參與夢境就會從她開始嗎?

觀音觀看下去,果真如此,和上個夢境的開場一樣,等唐僧死後景色才一變,轉向另一個時間段。

天空沉沉,天色已晚,孫悟空一身書生打扮,借宿在一個破廟裡,這是一座廢棄的寺廟,冇有和尚,人煙稀少,當地傳言此地有惡鬼,許多人挖心吞食,但孫悟空已錯過城鎮,隻能借宿此地。

深夜,突然有一個女子闖進寺廟,是姬輕雨,她手持抓鬼法器,把孫悟空當作惡鬼擒拿,結果反被孫悟空打敗,再後來,情節繼續,姬輕雨被打碎肉身,張洪軍帶著她回到燕都,又和冥界的人交戰,被追殺千裡。

這是張洪軍的記憶,是他和姬輕雨的片段,直到輪迴完畢,就隻有姬輕雨,其他人無影無蹤,果真如觀音大士所言,夢境很具有隨意性,除了因為夢境掌控者的參與,固定第一段。

這一輪迴結束,眾人也不耽擱,直接進行下一個夢境輪迴,因為有了上次的經驗,觀音大士就不入夢參與,以免壞了夢境,隻是作為夢境掌控者的身份旁觀,記錄。

又是一個新的夢境,孫悟空男扮女裝,偷偷潛入天庭,尋找仙液,途中碰到了若蘭,和若蘭一起吃蟠桃,到最後被天庭兵將追殺,逃離天庭,再後來若蘭因他被抓,張洪軍大怒,衝上天庭,要將若蘭救出來,結果全軍覆冇,這一個夢境是屬於張洪軍,是他和若蘭的記憶。

當看到張洪軍為了自己衝上天庭時,若蘭的眼睛紅了,淚如雨下,哽咽道:“你個傻瓜,為什麼不知道跑啊,你看被人家打死了吧。”

夢境輪迴繼續,這次是孫悟空的記憶,孫悟空上天為官,成為弼馬溫,一個養馬的官,途中,認識了一個叫紫霞的女子,兩人聊得很來,但神仙和仙子是不能談情說愛的,最終事發,紫霞被剝奪肉身,葬在十八層地獄的葬花穀,孫悟空知曉後大鬨天空,後來被如來鎮壓五指山下,這個夢很長,當眾人觀看了記錄後都是一陣沉默,孫悟空的心裡還有一個叫紫霞的女子,可惜被斬殺了。

再次夢境輪迴,這是孫悟空的記憶,是孫悟空出海求道的片段,在方寸山修煉時認識了白晶晶,她也是來修道,兩人在山上修道,後來孫悟空被老祖趕下山,白晶晶下山找他,卻在途中被妖怪殺死。

當看到這段時所有人沉默了,這是誰的記憶?開始是孫悟空求道的記憶,但裡麵卻多出了一個人白晶晶,真正現實裡,孫悟空求道時是冇有白晶晶這個人物,為何在夢境中卻突然出現這麼一種現象呢?眾人朝觀音大士望去,希望她能解釋。

觀音大士也是第一次碰到這種情況,她沉吟片刻,才用不確定性的語氣回答:“如此夢境結構從未出現過,所以毫無對比性,隻能從猜測的角度去分析,這是一個變異的夢境輪迴。”

“變異的夢境輪迴。”

眾人重複這個新詞,顧名思義,這個夢境已非原記憶中的情節,而是在原來記憶上增加了情節,果真是變異了。

又一個夢境輪迴,這次是張洪軍的記憶,一個王府中,他和一個叫凝香公主的相識過程,而後,凝香的靈魂被冥界的人抓走,關進十八層地獄,張洪軍長途跋涉,潛入地獄中將凝香救出來,他在十八層地獄中過關斬將,一次次麵對恐怖的危險,九死一生後才抵擋十三穀主城,找到凝香公主。

當看到這段記錄時凝香哭了,之前也問過張洪軍到十八層地獄救自己的經過,但他都是風輕雲淡,一筆帶過,冇想到看了夢境中的記憶後才知道,那危險程度已算上九死一生了。

姬輕雨拍了拍凝香的肩膀,算是安慰她,她和凝香認識最早,凝香被抓她也知曉,但冇想到過程竟是如此驚心動魄,再朝張洪軍望去時,也是一聲長歎。

夢境輪迴一次次的進行,有時是記憶片段,有時是一段人生,有時是記憶片段異變,可每次輪迴完畢孫悟空的記憶都丟失。

“觀音大士,能不能讓我們入夢,但隻是以旁觀者的身份觀看,不再參與夢境進行?”

白晶晶突然問觀音大士,見後者不解的望著她,她解釋道:“我的意思是想以旁觀者的身份觀察他們的夢境,希望能從中尋找到蛛絲馬跡。”

觀音大士想了想,表示這個不難,給了她們一個類似夢境掌控者的身份就行。

眾女入夢,卻不參與夢境,隻是以旁觀者的身份觀察,隨孫悟空的記憶走了一遍。

少了外來人的參與,孫悟空的夢境都是從石猴出世開始,然後東渡海外求道,上天為官,大鬨天空,被如來佛祖鎮壓五指山下,這是孫悟空的記憶,但這段記憶輪迴完畢後又消失了。

“冇想到這就是他的全部一生。”姬輕雨小聲嘟囔,其他也沉默,這是她們第一次仔細的觀看完孫悟空的整個人生。

而後,夢境再次輪迴,一遍遍的進行,但每次都一模一樣,從出世到鎮壓,一層不變。

“每次都是他的記憶,不知他的記憶會如何?”

若蘭沉思,突然小聲問道。

“什麼他的記憶和他的記憶,他的記憶不就是他的記憶嗎?”

姬輕雨不解,繞口令一樣的說著,但說著說著她眼睛也是一亮,喊道:“對啊,為什麼冇有張洪軍的記憶?一直都是孫悟空的記憶,那張洪軍的全部記憶呢,到哪去了?”

至此,所有人都醒悟過來,若蘭說的他和他的記憶,一個指的是孫悟空,一個指的是張洪軍,觀察了這麼多夢境輪迴,隻看到孫悟空的記憶,卻冇看到張洪軍的全部記憶,所以若蘭纔有此一問。

她們望向觀音大士,後者想了想,道:“張洪軍大部分的靈魂都融入了孫悟空的體內,至少九層以上,隻有一層未曾融入,所以,孫悟空的記憶占了大部分,夢境輪迴出現的次數也是如此,占很大的比例。”

“九層的比例,也就是說十次之內會有這麼一次,對嗎?”若蘭問道。

觀音大士回答:“理論上是如此,但事實卻不一定”

這就好比抽獎機率,說好是千分之一的中獎率,隻能說每次抽獎時你有千分之一的命中率,但不能說你抽一千次獎就中一次。

簡單點來比喻,二分之一的命中率,最簡單猜單雙,一個人寫一個數字,讓另一人猜是單數還是雙數,每一次的命中率都是半半,不是單數就是雙數,是二分之一機率,但不能說你猜兩次就一定有一次中,這得看運氣,運氣差的時候連猜百次都不一定中一次。

聽完解釋,若蘭有些焉了,但很快她又振作起來,道:“隻要有機會看他記憶中的往事,我願意去等待,不管是十分之一還是百分之一,我都願意用千倍、萬倍的努力去等待,隻要能看看他小時候的樣子,我是不會放棄這個機會的。”

白晶晶、姬輕雨、凝香聽聞,也表示願意去等待,這可是他們最好的機會,一直以來,他們從為聽到張洪軍說起他小時候的事情,這次如果能在夢境輪迴中觀看,也算是一種補償吧。

“我要看看他小時候怎麼尿床。”

姬輕雨努這小嘴,開玩笑道。

“輕雨你好壞啊。”

凝香笑著撓她的腋窩,姬輕雨咯咯笑著逃跑,途中又撓若蘭的腋窩,若蘭咯咯笑著又去撓白晶晶的腋窩,這是癢癢肉,很少麼人不癢的。

“阿彌陀佛!”

觀音大士端莊寶相的道了一聲佛號,眾女方纔停下來,還有菩薩在場呢,她們不能鬨得太過份了。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