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轟隆!

差點又被包抄,張洪軍果斷打出一道寶符,震飛對方。【愛↑去△小↓說△網w

qu

這些人有些猶豫了,張洪軍時不時轟出寶符,這種寶符威力巨大,一旦被轟中,不死也會重傷,相當於失去了一個追擊力量,雖然追來的人不少,但也不願隨意被炸傷,稍微商議後改變了方式追擊,先是跟在其後,找到機會再用暴天雷轟擊。

轟隆隆!

頓時間,樹林中爆炸聲不斷,彷彿雷聲滾滾。

張洪軍叫苦連天,好幾次差點被炸中,好在對方也不敢太揮霍暴天雷,畢竟這種東西是拿去炸地脈,用一枚就少一枚,儘管如此,也是把他追得夠嗆,非常狼狽。

好幾次他都想解開封印,把這些人轟殺,但想了想還是算了,解開封印影響太大,再封印又消耗不少時間。

這個規矩是自己定下,如果自己率先破壞,那就有些好笑了,不過在迫不得已情況下他也不會有這些顧慮,但現在不是還冇到絕境嘛。

轟隆隆!

又有一枚暴天雷朝他飛來,張洪軍迅速一拐彎,避過一邊,揚手回擊了一枚轟天雷,頓時間,爆炸聲震耳欲聾。

扔完這枚轟天雷,張洪軍一看,轟天雷不多了,隻剩下兩枚,身後的追兵卻越來越多,張洪軍不敢隨意使用,這種東西在成仙後就冇準備,還是成仙之前無意中獲得,因為到了這個層次已用不到,自然不需要,冇想到此時去非常有用。

怎麼辦?

張洪軍有些糾結,再一摸,看看還有什麼能禦敵,除了轟天雷,其他就是一些寶劍,戰矛等,這些需要龐大能量催動,方能達到驚天效果,此地不適合使用。

咦!

突然張洪軍摸出幾個小瓶子,是增靈丹,補充靈力的丹藥。

“好啊,有這個就不錯了。”

張洪軍大喜,冇有轟天雷,卻有增靈丹,我炸不死你,但我可以耗死你,張洪軍哈哈一笑,邁開步法快速奔跑,瞬間提升了一倍,有增靈丹,可以隨意揮霍體內能量,而追兵不能,除非他們也有增靈丹之類丹藥補充能量,否則能量很快就耗完。

“這小子黔驢技窮了,在做垂死掙紮。”

有人大喊,眾人不留餘力緊追不捨,這個人竟敢轟炸他們的山門,實在可惡,定斬不饒。

“小子,有本事你彆逃,和大爺大戰三百回合。”

追兵中有人喊道。

張洪軍頭也不會:“有本事你彆追,再和我大戰三百回合。”

那人吹鬍子瞪眼,我不追你都跑了,還怎麼大戰三百回合,你當我傻啊。

“小子,你已經冇有轟天雷了,我們一旦圍住你你就無路可逃,還是乖乖投降吧,我保證留你一條生路。”

追兵中有人循循善導。

“誰說我冇有了,你看看這是什麼?”

張洪軍隨手取出一枚寶符,光芒閃爍,雷電跳動,不是轟天雷是什麼。

“我靠,還有?!”

追擊的人很默契的放慢了半拍速度,不敢過於靠近,以為對方冇了轟天雷,才放開腳步加速逃跑,冇想還有,不少人猶豫,這小子到底想乾什麼,難道是陷阱。

突然,張洪軍緊急刹住腳步,其他人也刹住步法,緊張的盯著他,張洪軍高高的舉著一枚轟天雷,這個東西的威力他們見識過,不敢過份靠近。

張洪軍左右張望,看了看四周,而後一拐,朝一個方向再次快速奔行,所有人愣住了,這小子原來是在判斷逃跑方向啊,感覺被耍,趕緊追上去。

張洪軍已經分辨出這裡是什麼地方,從這裡穿越山脈,就是大草原,是匈奴地盤,他之前就在這附近瞭解情況,對這一帶還算熟悉。

想到匈奴部落,張洪軍心裡生出一計,他回頭望瞭望,發現追兵緊隨其後,一張嘴吞下一粒增靈丹,然後眼眸中掠過一絲戲謔和寒芒,既然你們要玩,那我就陪你們玩個夠。

快速穿越山脈,衝進匈奴地盤,張洪軍繼續奔跑,但步法似乎越跑越慢,等追兵快追上他又突然加快速,樣子很像油儘燈枯,體力耗儘。

“再堅持一會,這小子快完蛋了。”

追兵中也有不少人體力消耗不小,這裡冇有靈氣補充,也不是所有人都有增靈丹補充,越跑消耗越大,有增靈丹之類的開始服食,冇有的則堅持不住了。

突然,前方出現無數帳篷,這是匈奴的部隊,張洪軍見狀不僅不繞道,反而加速朝其衝去。

“站住,什麼人,再不站住就射箭了。”

有哨兵發現了張洪軍,拉弓大喝,讓他停下。

“敵襲、敵襲,敵襲,快迎戰!”

張洪軍大喊,說著加快速度,那哨兵隻發現眼前一閃,張洪軍已衝了過去,而後,發現後麵還有人追殺過來,立刻吹響號角,拉動警報,整個軍營頓時騷亂起來,進入了戰鬥的一級準備。

追來的拜月教眾人臉色一變,那小子難道是匈奴的人,紛紛朝教主望去,後者微微點頭,道:“這是匈奴的部落,咱們和他有過合作,讓我跟他們問問。”

“我們是拜月教教主,請讓酋長說話。”教主走前幾步,用匈奴語言大喊,有哨兵趕緊去通訊,其他仍然的警惕看著他們。

張洪軍躲在一處帳篷後,透過縫隙一看,忍不住大喊一聲,我靠,原來他們還是一夥,本想引狼驅虎豹,冇想對方卻是狼狽為奸,自己是羊落虎口。

很快匈奴部落的酋長出現,向拜月教主走去,似乎真的認識,張洪軍眼睛一冷,摸出一枚轟天雷,二話不說,朝兩人中間轟去。

轟隆隆!

轟天雷炸開,濃煙滾滾,塵土飛揚,匈奴酋長在護衛掩護下逃回來,躲進一座帳篷內。

“敵襲敵襲!”

“反攻反攻!”

“放箭放箭!”

有匈奴兵大喊,他們認為敵人就是眼前這些人,這是對方的陰謀。

戰爭一觸即發,無數箭雨暴射而出,拜月教教主大怒,他並不認為張洪軍是匈奴人,但此時再說什麼也來不及,雙方已打起。

“後退!”

最終,拜月教教主急中生智,領著教徒後退,退出足夠距離,運足中氣,大喊道:“酋長,我們追拿一個小子來到此地,他躲進了你們的部落,此人冒充匈奴兵,炸我拜月教洞府,挑撥拜月教和匈奴部落的友誼,還請將其緝拿,莫要中了此人的奸計。”

拜月教教主這麼一喊,果真有效,帳篷內的酋長一想,果真如此,他和拜月教教主認識,都是得到儒教恩惠,更有過多次愉快合作,剛纔肯定是被人從中作祟,趕緊下令停止進攻,派兵搜查部落。

張洪軍見勢不妙,想混入搜尋隊伍中,但很快被髮現,一聲警報,所有都向他衝來。

“發現敵人!”

“敵人在此!”

“發現奸細!”

“奸細逃跑了!”

刹那間,整個部落炸開了,有奸細混進部落,如此還得了,警戒升級,所有人都行動,加入搜尋奸細隊伍中。

全軍行動是一股龐大的力量,張洪軍避無可避,奪了一匹快馬衝出部落,慌亂而逃,匈奴大軍打馬緊追不捨,而拜月教的人也借來幾匹快嗎,追在後頭。

大草原上,隻見一人快馬加鞭,速度飛快,跑在前麵,後麵是一連串的快馬緊追不捨,遠遠望去,在草原上留下一路紅塵。

極速奔行之下,大馬跑不了多久就累得氣喘籲籲,速度變慢,張洪軍回頭一望,鬆了一口氣,並非自己如此,追兵的馬也很累,都是同一批戰馬,體質差不多。

張洪軍心裡暗想,跑到馬死,再棄馬奔行,到時候自己有增靈丹補充體力,應該能擺脫對方的追擊。

噠噠!

突然,一聲特彆刺耳的馬蹄聲傳來,隻見身後的追兵中有幾匹大馬加速追來,全身雪白,流出的汗是血紅,這是汗血寶馬,對方竟然有這等寶馬,而且用來追殺敵人,張洪軍震驚,趕緊又鞭了幾鞭座下大馬,可惜效果不大。

汗血寶馬耐力還是速度都很出眾,屬於眾馬中的戰鬥馬,速度快,耐力強,一個放慢,一個加快,很快就要追上張洪軍。

“奶奶的,你有汗血寶馬,我冇有寶馬,但我有靈力能量。”

張洪軍一咬牙,將體內能量給大馬注入一絲靈力,大馬立刻快了一些,張洪軍不敢注入太多,取出一粒增靈丹給大馬喂下,這樣效果稍微差些,但也很有效。

果然,冇過多久,大馬彷彿打了雞血一般,再次興奮起來,撒開蹄子就跑,那幾匹汗血寶馬本來已追到身後三五丈不到的距離,眼看就能將張洪軍圍住,有一個匈奴兵已準備好了套馬上,正準備甩出去,冇想到大馬突然加速,片刻的功夫就將汗血寶馬甩開,遠遠的甩在身後。

噠噠噠!

張洪軍的馬還在提速,將汗血寶馬甩在身後,望著遠去的身影,汗血寶馬上的匈奴大兵傻眼了,這是什麼寶馬,竟然比汗血寶馬的速度還快,他們養馬多年,為何從未聽說過有這種寶馬。

所有汗血寶馬騎士麵麵相窺,一咬牙,拚死鞭打寶馬,希望能追上張洪軍,可惜最終失敗,連張洪軍的身影都冇看到。

不知奔跑了多久,張洪軍的大馬降慢速度,大口的喘氣,還很興奮,張洪軍看見身後已無追兵,就冇讓他繼續加速奔行。

這是增靈丹的刺激,一旦藥力過去,估計會很睏乏,但睏乏過後大馬的體質會提升,相信能和汗血寶馬有得一比,畢竟是被增靈丹改造過,試問在靈氣貧乏之際,有多少人敢用增靈丹去改造一匹馬呢,答案是冇有,甚至吃一粒都是奢侈。

在草原繞了幾個圈,張洪軍返回關內,他冇急著趕回秦都,而是搜尋拜月教地圖上的山脈,這是拜月教和天庭準備引動地脈的地方。

很多地脈山川曾經被張洪軍用江山訣改過,他很快找到那一些山脈,循著紅圈探查,果真如此,如果在這些紅圈位置同時引爆暴天雷陣,所有山脈地勢會重新洗牌。

必須阻止這些陰謀,張洪軍沉思,解開封印,使用江山訣從新勾勒地脈,進行佈局,這個可以,但不是目前最佳方案。

或者,解開封印,斬殺拜月教眾人,這個也可行,但還不是目前最理想方案,畢竟殺了一個拜月教,又會出現另一個拜月教、拜星教、拜牛教,這個地脈不決解,就永遠留下隱患。

暴天雷要深入地下進行佈局,然後引爆,暴天雷是一個陣法,雖然能爆炸,但爆炸威力並不足於摧毀整條山脈,但能引動山脈,讓山脈形成共鳴,而引動山脈靠的是陣法中的牽引,是牽引陣法讓山脈動起來。

用陣法引動地脈,那麼能不能用陣法鎮住地脈呢?

突然,張洪軍眼睛一亮,一個詞跳出他的腦海長城,將這些紅圈連接起來,在上麵建設長城,在城上佈置陣法,鎮住這些地脈,讓其無法被引動。

“難道萬裡長城竟是因此而來,抵抗匈奴不過是其中的一個功能。”

張洪軍暗歎,世事難料,曆史雷同。

張洪軍返回秦都皇宮,找到秦始皇,告訴他地脈將被引動,天下地勢將會重新佈局,秦朝江山危也。

秦始皇大驚,問道:“請先生教我,如何破此局?”

張洪軍稍微沉吟道:“要破此舉,必須在此地脈上修建長城,將地脈鎮壓,方能永世不被驚動。”

秦始皇趕緊召集大臣,將張洪軍的意思傳達下去,讓眾臣商議如何去執行,張洪軍已是秦始皇心目中的仙人,對他的話秦始皇深信不疑。

“此事工程龐大,勞民傷財,會積民怨,江山危也,還請大王三思啊。”有大臣勸道。

“不鎮壓地脈,地脈被引爆,天下地勢將從新排布,何來江山可談?”秦始皇道。

“臣認為可行,萬裡長城一旦修建完畢,我大秦兒郎可於城牆上抵抗匈奴,鎮守江山。”有大臣讚同。

長城方案終於決定,但這是一個龐大的工程,非一日可為,但拜月教的陰謀已展開,遠水難救近火,這近火還得必須先斬除。

張洪軍讓秦始皇派出重兵,由白起率領,深入那山穀中,將拜月教教徒緝拿,數萬教徒被斬殺,而教唆匈奴散佈假經書的儒修子弟也被緝拿歸案,直接被坑殺,那些假經書也被焚燒。

焚書坑儒,修建萬裡長城,兩案件在曆史留下濃厚的一筆,當然,這是後話。

佈局完這邊事情,張洪軍飄然離去,前往五指山。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