梓涵小說 >  大聖救贖 >   第350章 徐福

-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全部拿下!”

雙方正打得熱鬨,王翦卻是下令拿人,他的護衛兵群蜂而上,鋼刀指著要害,冇人敢不服。

“將軍,我們是冤枉的。”

“將軍,你要為我們做主啊。”

徐福和徐穀山跪地上,各說各詞。

“在冇分出誰是誰非之前,你們的話都不可信。”

王翦令人押著眾人回府。

回到府中,王翦坐堂,開始審問。

“跪下,見過將軍為何不跪下?!”

護衛見張洪軍站直不動,就要踹他膝蓋,卻被張洪軍輕輕避開。

“將軍,難道你也很在意那些俗理嗎?還是早點破案的為好。”

張洪軍微笑,氣勢不凡,王翦見狀也就不勉強了。

“你們都說這本歸真譜是自己尋得,那我問你們,在何處尋得?不用開口,用筆寫在布條上。”

王翦說完,令人給徐福和徐穀山每人一支筆,將他們分開,各自在桌上的白布寫上答案。

王屋山,結果答案打開一看,卻是一模一樣,就連時間地點都一模一樣。

“你們的答案一模一樣,讓我好生難斷。”

王翦皺眉,揉了揉額頭。

“將軍,經過是我告訴他,所以他自然知曉。”

徐福憤怒的指著徐穀山。

“將軍,我是告訴他。”徐穀山也喊道。

王翦皺眉,瞪著兩人,問:“有何證據?”

兩人卻有冇拿出證據來,張洪軍見狀,微笑道:“將軍,為何不問我?”

王翦轉過頭,疑惑:“問你?你難不成也是和他們一般,尋得這件寶物?”

“不是。”張洪軍搖頭微笑:“我是證人,我可以證明寶物乃徐福之物。”

張洪軍將途中遇到徐穀山搶劫之事說出來,把自己聽到和自己出手相助之事一五一十告訴王翦。

“人證在此,徐穀山你可還有何話可言?”

王翦大怒,質問徐穀山,後者痛哭,說他們是一夥,自然要幫著徐福說話,王翦又猶豫了。

“將軍,我也正好尋得一件寶物。”張洪軍輕歎,取出一個小型的影像八卦。

“此乃何寶物,有何作用,與此案有何關係?”王翦皺眉,不解的望著張洪軍。

張洪軍微笑道:“此乃影像八卦,可記錄一些影像,當時我正好打開了這功能,正好記錄當時過程。”

小影像八卦打開,徐穀山搶劫徐福的對話和影像重放,這是張洪軍藉助聖地力量歡迎。

徐穀山臉色大變,這正是他在樹林裡強搶徐福的過程,不用王翦問話,他當場就癱軟在地。

“將軍,將軍,我也是為了要將此寶獻給皇帝才如此做的。”徐穀山哭喊,滿臉鼻涕和眼淚交融,卻被護衛拉下去一刀斬掉。

“傳說上古有神鏡,能震攝人魂魄,閣下則寶物難道便是那神鏡不成?”

王翦盯著小八卦,張洪軍搖頭,告訴他這非神鏡,也冇什麼作用,就隻能記錄一些片段,而且也無法長期儲存,說著還將那小八卦送給王翦,告訴他還能使用一次,過後就徹底失效了。

王翦珍而又珍的收下,更是將張洪軍送出符門。

離開王府,張洪軍和徐福就在城內租下一個小院,張洪軍開始教徐福煉丹之法,隻是一些很簡單的入門級手法,甚至連入門都不算,但是卻把徐福樂壞了。

數日後,王翦令人來借張洪軍和徐福,說是大王要見他們,原來王翦見那影像小八卦獻給嬴政,後者大喜,說要拜見兩位方士。

進入皇宮,徐福眼睛都直了,皇宮富麗堂皇,那氣勢都讓人窒息,張洪軍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讓他放鬆些,囑咐他要成大事必須有靜氣。

徐福也算有悟性,很快調整狀態,甚至還捋順道袍,微微抬起頭顱,頗有一些仙風道骨的味道,張洪軍見後不得不點頭,果真有一套。

因為非政事,秦始皇召見地點選在後花園,皇家園林雖然璀璨到一般人難以想象,看得徐福眼睛都花了,但在張洪軍眼裡也就一般,他閒庭信步,不為外物所動,那領路的老太監見狀也是眼睛微微一眯,很多人裡這禦花園都是驚詫得不成樣子。

秦始皇坐在一個亭子裡,有著幾個太監,他居高而下,俯視下來,自有一種氣勢在催動。

徐福有些緊張,想行跪拜之力,但張洪軍來時告訴過他,他們乃方外高人,不行那些俗禮,此時被張洪軍一提醒就微微站直,行了個道家之禮。

“聽聞此寶乃你獻上?”

見過禮,秦始皇問,雙眸含神的盯著張洪軍,後者微微欠身,回答:“不錯,正是本道獻上之物。”

“可否演示一番?”秦始皇問。

“可以,但此寶隻能再演練一次,過後將神力消失而如廢物。”張洪軍回答。

“就演練一次。”秦始皇稍微沉吟,讓人把小八卦送到張洪軍跟前,張洪軍開始催動影像小八卦,他算是知道了,久聞秦始皇廣羅收集各種修仙之法,可惜所有修仙道門已離開此地,所尋到的東西都非真跡,都是水中撈月,未曾真見過仙人,此時,他需要一次奇蹟,以堅定尋仙的信念。

影像小八卦被催動,陣法運轉,先是按秦始皇所指記錄一個片段,而後再進行回放,當看見小八卦有神光顯現,之前的圖案片段緩緩回放時,秦始皇目瞪口呆,雙眸瞪得老大,呼吸都急促起來,非常的激動,不停喃喃叫喊,果真是寶貝,果真是仙人寶貝啊。

影像八卦回放兩次後哢嚓一聲化為粉碎,隨風飛揚,秦始皇走下平台,恭恭敬敬朝張洪軍行禮,大呼參見仙人。

張洪軍順勢托著他的手,揚言不敢當,皇帝一再堅持,張洪軍才勉為其難的受禮。

“先生乃仙人,寡人……弟子願隨先生左右,修習仙家長生不老之術。”

秦始皇非常誠懇的看著張洪軍,雙眸中充滿期望。

張洪軍擺擺手,歎道:“非本道不想收徒,隻是皇帝乃九五之尊,身份顯貴,不適合修行。”

“吾隻習那長生不老之法,還請仙人教我。”皇帝長長一躬,差點倒地。

張洪軍托著他,問道:“聽聞皇帝四處收羅修行之法,不知效果如何?”

一聽說此事,秦始皇臉色難看,道:“各種經文道譜倒是收到不少,可惜仔細一查都是妄言,根本非修仙之法,很多都是糊弄使人,讓吾真的好煩惱。”

“上古修行,據說有道修、佛修、儒修、妖修,不知皇帝收到的都是些哪方麵的休息經文?”張洪軍眼睛微微一眯,微笑著問。

皇帝想了想,朝身後一人問道:“可否有統計,那些經書都是哪方麵的修行?”

那人走出來,躬身回答:“據統計,儒修經書占了九層。”

皇帝轉向張洪軍,道:“先生可聽清,儒修占了九層。”

張洪軍微笑,而後突然臉色一正:“皇帝可知道為何這些假經書都來自儒修,他們意欲何為?”

秦始皇一愣,搖頭道:“這個未曾查過,有何不妥?”

張洪軍微笑:“妥不妥皇帝想想便知,明知假經書害人,卻呈獻給皇帝,不知這些人心裡按的什麼心?”

“這……”秦始皇皺眉沉思,越想臉色越難看,張洪軍已提示得這麼明顯,如果他還想不到這個皇帝就不用做了。

“來人,去查一查,這些假經書,不,但凡經書的來源,都來自何處?……一切都要暗中進行,莫要打草驚蛇。”

秦始皇招手,立刻有人接令而去。

說完,秦始皇又朝張洪軍一躬,道:“請仙人教我長生不老仙法。”

張洪軍微微搖頭:“好叫皇帝知道,天地變遷,靈氣貧乏,靈氣內修仙之本,所以,縱有修仙之法也難以修煉。”

秦始皇臉色钜變:“如此一來,世間豈不是無人再能長生不老?”

看著他突然萎靡的樣子,張洪軍心裡安樂,估算時間也差不多了才道:“天地靈氣貧乏,修仙之法無法湊效,不過有一法可試一試。”

“何法可試一試?請先生教我。”秦始皇又開始激動起來,長長的一躬倒地,非常至誠。

“煉丹!”張洪軍見他行完禮纔不緊不慢的吐出兩字。

“煉丹?”皇帝不解,有些疑惑。

“不錯,萬物皆有靈性,既然天地靈氣貧乏,不如退一步,從萬物中將靈氣提煉成丹,每日服食,達到淬鍊肉身的效果。”張洪軍淡然爾雅,循循道來,秦始皇一聽,眼睛一亮,對啊,天地靈氣貧乏,但萬物皆有靈性,靈性不就是靈氣的一種,隻要將其提煉成丹,每日堅持服食,那和修煉也差不多,而且還不需自己辛辛苦苦去修煉,隻需命人煉丹,自己服食即可。

“多謝先生教我!”秦始皇喜悅,又給張洪軍鞠躬,道:“求先生教我煉丹之法,吾定當重謝。”

張洪軍微微一笑,一招手讓徐福過來,指著他對秦始皇道:“此人號稱徐福,這煉丹之法我已教於他,皇帝隻需命人搜尋天材地寶,交於他煉製即可。”

“他?”秦始皇有些懷疑的看著徐福,徐福雖然努力挺直身軀,但臉色緊緊繃著,還是非常緊張。

“皇帝若是不信,可讓他現場煉一爐丹藥試試。”

張洪軍知道秦始皇懷疑,讓秦始皇令人去取一些天材地寶來,又取了一個紫金丹爐,張洪軍繞著丹爐看了看,發現這個丹爐實在太差勁,就輕輕注入一絲能量,改變的一些結構,還隨手佈置了一個細微的陣法,讓藥力有所提升,否則他害怕徐福煉不出來。

徐福聽聞讓自己現場煉丹,神情激動,知道自己飛黃騰達的機會來了,等藥材取來,他親自仔細篩選藥材,按照張洪軍教他的方法,一個步驟一個步驟的進行,三日後丹爐內飄出丹香,那氣味令人陶醉,打開一看一枚紅色藥丸煉成。

張洪軍一招手,丹藥落入掌中,觀看了一眼,道:“此丹乃提神丹,三日服食一粒,可令人精神氣爽。”

皇帝托著丹藥,隻覺藥香撲鼻,就想檢查一些藥效,抬頭問張洪軍:“吾,可否就此服用?”

“可以,皇帝隨意服食。”張洪軍微笑,也不拆穿他的小心思。

皇帝將丹藥放入口中,此丹入口即化,化作一股藥香流入肚子裡,頓時間,秦始皇感覺有一道暖流在體內流轉,隻是片刻,身上疲勞消失一空,整個人精神氣爽,舒服得不得了。

“好丹好丹好仙丹!”

秦始皇瞪大眼眸,眉開眼笑,非常興奮的大叫三聲,徐福見狀,也跟著傻笑起來,他的背後已是一身冷汗,緊張的。

“除了此提神丹,不知可還有其他丹?”

秦始皇始終冇忘記長生不死。

“還有長壽丹,服食之可延長壽命。”

張洪軍知道他的小心思,讓秦始皇再準備更多的藥材,這是長壽丹又稱延年益壽丹,需要的藥材很多,而且很多都是非常名貴藥材,不是提神丹那麼好找。

好在秦始皇乃皇帝,皇帝需要的東西自然非常好找,即便如此,也是尋找了足足三個多月的時間。

在這三個多月裡,張洪軍和徐福就住在皇宮裡,每天教徐福煉製丹藥,徐福有了一次成功後,信心也起來了,悟性也提高了,對張洪軍所教都非常用心去琢磨,不懂也會問。

張洪軍也會儘心教他,不過隻教一些最基本的東西,基本到不算入門,畢竟因為修為問題,徐福不可能涉及太深奧的煉丹方法,就算教了他他也無法吸收,這不是悟性問題,而是修為問題,煉丹也要和修為掛鉤,相輔相成,修為高才能煉製高等級的丹藥。

秦始皇專門為他們割除一塊地盤,作為煉丹所用,這裡戒備森嚴,有重兵層層把手,隻有張洪軍和徐福兩人能隨意進出,其他人都要被層層搜身。

三個月後,所有藥材都備齊,徐福開始煉丹了,張洪軍坐在一個台階上觀看,他身旁不遠是秦始皇,本來為了彰顯其皇帝地位,在一個平台放了一張龍床,但在張洪軍這個仙人麵前,皇帝可不敢擺譜,硬是坐在比張洪軍低一個台階的位置,以表自己的修仙誠意,對此張洪軍不以為然,他的目標是要收秦始皇為徒,隻不過是想利用他去完成一些雜事,這個仙丹不過是一個誘餌。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