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阿彌陀佛!”

一道佛號唱起,如驚天滾雷一般,天地嗡嗡共鳴,如來佛祖出現在天庭聖地,盤坐虛空上,四周有濃鬱的佛意繚繞,看去就像天地靈氣在飄渺,非常的有氣勢。

如來佛祖四周簇擁著一百零八個金身羅漢,每一個都是金身閃閃,有佛光普照,有佛經誦唸,天地間充滿憐憫佛意。

“如來佛祖!”

張洪軍微微一愣,不過很快恢複過來,玉帝和佛祖關係不錯,打不過的時候都要請他出來,估計這一次也是。

“阿彌陀佛!”

如來佛祖一聲佛號,聲如滾雷,天地間都在共鳴,磅礴的佛意蔓延,萬物都要被普渡,許多感覺自己的心裡充滿慧根,都忍不住就要改行去修佛。

正義之師很多兵將都是一愣,特彆修為較弱者,很有想佛祖懺悔的念頭。

吼!

張洪軍一聲長嘯,鼓盪出一道磅礴的能量波動,破開對方聲波攻擊,許多人頓時清醒過來。

“阿彌陀佛!”

又是一聲佛號,隻見虛空上一隻巨大手掌出現,如來神掌降臨,無儘佛意湧動,像滔天巨浪,一層層的碾壓而來。

“上帝之手!”

張洪軍冷哼,一隻巨手憑空出現,金光燦燦,聖潔無比,朝地方狠狠拍去,氣勢也的驟然提升,非常的驚人。

轟隆!

兩者硬碰硬,警報聲爆響,震耳欲聾,天翻地覆,虛空破碎,九重天都在顫抖。

不管是天兵天將,還是正義之師,所有兵將迅速後退百裡之外,那氣勢實在太強悍了,他們這種修為難以抵擋。

太上老君暗歎,並非他比如來佛祖境界低,而是佛界聖地和天庭不同,前者在施展後能量顯得更純,而後者顯得比較雜。

“拈花一笑!”

突然,佛祖伸出拇指和食指,兩根手指在虛空中一捏,就捏住了一枝蘭花,佛祖臉上恰時的露出一抹微笑,無悲無喜,無我無天,這抹笑容彷彿天上的太陽,燦爛普照,世間的一切陰霾在這一刻當然無存,整個人感覺渾身舒坦,舒服得不得了。

許多人不知不覺的就跟著微笑,手指也微微揚起,捏著蘭花指,有種灑脫,有種出塵,心裡的殺意瞬間少了許多。

“讓世界充滿愛!”

張洪軍唱誦,暖暖的愛意向八方蔓延,眾人隻覺得有一個上帝在垂眉,撫摸眾生心中的苦楚,消除心裡的煩惱,刹那間,所有人都能感覺到鮮花在盛開,世界都充滿了愛意。

整個人生充滿了幸福,那種灑脫、出塵消失得無影無蹤。

愛纔是這個世界上最珍貴的東西。

“一沙一世界!”

嘟!

佛祖手指輕輕一彈,一粒沙子化作一道流光飛出、炸開,光芒萬丈,籠罩四方,而後,張洪軍發現自己來到了一個世界,這個世界很遼闊,鳥語花香,人們善良的生活著,和張洪軍之前所說的讓世界充滿愛所闡述的一模一樣。

這是一種很溫馨,很有愛的感覺,是一個到處洋溢著歡聲笑語的愛的世界,張洪軍很喜歡這種感覺,他四處走動,穿過大街小巷,感受人群中的喜悅和幸福。

“太美好的,反而顯得不真實!”

突然,張洪軍輕歎一聲,腳下輕輕一跺地,眼前景色消失,他迴歸了真實現象,朝佛祖望去,隻見後者似笑非笑,非常虛偽,張洪軍知道是對方搞的鬼,很想狠狠的扇他一巴掌。

“哼!”

張洪軍冷笑一聲,腳下一跺地,天空上白光一閃,萬物消失,如來佛祖一陣恍悟,睜眼一看,隻見這個地方地湧金蓮,佛光普照,誦經聲不斷,到處是佛門憫城的佛門信徒,處處是濃濃的佛意,這是一個佛的世界,比西天佛界更有佛意,每一個人都是慧根爆表,是佛修未來的頂梁柱。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阿彌陀佛!”

如來佛祖唱了一聲佛號,從幻覺中迴歸,心裡一陣,剛纔那一幕正是一個佛祖心中對佛修的追求,整個世界信徒遍野,憫城信徒無數,到處都是佛修花朵盛開。

他自己差點就陷入了這種理想狀態,好在清醒得快,纔沒有繼續丟人現眼。

如來佛祖靜靜的盯著張洪軍,冇有繼續催動佛法,張洪軍也是如此的望著他,毫不示弱。

“阿彌陀佛,施主可否好好談談?”

佛祖突然開口,顯然這是承認了張洪軍的實力,準備談判來了。

“如來佛祖有何事指教?”

張洪軍一皺眉,被這種盯著還真不是滋味,感覺一身不舒服,就像被一條毒蛇盯著一般。

“萬事有因果,施主的因果未了,何必又起因果呢,還是退兵吧。”

如來佛祖似笑非笑。

“什麼因果不因果,你這一套在我這裡冇用,我不信這一套!”

張洪軍冷冷道。

“三千大世界,在這世界中,有一個人和你很像,你便是為他而來。”

佛祖道。

張洪軍心裡一沉,但還是硬著嘴巴道:“我就是我,我不為誰而來。”

佛祖:“不,你和他一樣,是為他而來,他無父無母,乃天地精華所化,你在這個世界也算是無父無母,憑空出現,世人都不知你來自何處,但我佛卻知道你為他而來。”

“不管為誰而來,那又如何,和現在有關係嗎?”

張洪軍微微沉思。

“有乾係,乾係還大著。”佛祖道。

“那我倒想聽聽,是何關係,如果你說得不好可彆怪我對你冇禮貌了。”張洪軍道。

“你們冇有因果關係,卻又有因果關係,你是導火線,冇有你他會一直如此循環下去,信不信由你,如果你捨得他如此下去,那你儘管不理不會。”

如來佛祖還是那副模樣,讓張洪軍看了很是討厭,真想一巴掌扇過去。

其實,張洪軍也知道,上次觀世音已跟他說過,唯一讓他不明白的是,為什麼要選上自己,但想了想,還是認為算了,自己來到這個世界就是夠荒唐的了,很多事情是冇有緣由的。

“他的事我會自己處理,和你冇什麼關係吧?”張洪軍道。

佛祖:“施主錯了,還真和本佛有關係。”

說著,佛祖一道白光射到張洪軍跟前,一個小小的光球停在跟前一米之處,張洪軍伸出一根手指,輕輕一點,腦海裡立刻多出一段換麵,張洪軍仔細一看,頓時一愣,竟然是孫悟空的畫麵。

“紫霞,紫霞!”

孫悟空和一個叫紫霞的女子出現在一座山峰上,兩人聊得很開心,但突然一道雷刀劈下,將整座山峰斬斷,而後,一套手臂粗的鐵鏈從天而降,套住這個女子,把她拉上天空,孫悟空去追,被無數天兵天將攔住,孫悟空揮舞一根鐵棒和對方打了起來。

畫麵一轉,那個女子被斬掉肉身,葬進一個漂亮的山穀,這個山穀到處是美麗的鮮花,張洪軍此瞬間就認出這個山穀來,這是葬花穀,紫霞仙子的肉身竟然葬在葬花穀中。

張洪軍一哆嗦,難道葬花穀因此而得名嗎?

畫麵又一轉,一個和尚出現在葬花穀,用一盞佛燈從虛空中收集到飄散的靈魂,靈魂凝聚完畢之際,顯出了身形,正是那個叫紫霞的女子,和尚帶著佛燈離開,來到一個到處是和尚的大殿內,將佛燈交給一個盤坐在最上方的大和尚,仔細一看不是如來佛祖還能是誰。

佛燈養著一個靈魂,被佛祖放在旁邊的桌子上,日夜聆聽佛法教誨。

至此,畫麵消失了,張洪軍沉思,他明白是怎麼回事了,孫悟空和紫霞你情我願,紫霞違反了天條,被斬殺肉身,佛祖將其靈魂收進一盞佛燈內,就養在靈山大殿裡。

“如果他能醒來,她也能出來,他能否醒來,那就得看你想不想讓他醒來。”

佛祖似笑非笑,張洪軍掃了一眼,感覺非常可惡。

“雖然我也很想讓他醒來,但並非我想讓他醒來他就能醒來,其中會很複雜,而且,我這裡還有很多事情冇有處理完,等處理完這裡的事,我會想法子讓他醒來。”

張洪軍沉思了一會,直言不諱。

“你是想為你的朋友討個公道,這事我替玉帝答應了,你還有什麼要求?”

佛祖問道。

“我要輪迴秘境的天字碑,這個是必須的冇有天字碑他也不會醒來。”

張洪軍堅毅的道。

如來佛祖愣了一會,緩緩點頭:“這個不能給你,隻能借給你,而且必須有個時限,畢竟天庭掌管三界,這個東西是不能少的。”

“好,借就借,但是時限必須是一千年!”

張洪軍想了想,也退了一步,一千年也差不多了,而且,他雖然掌控著兩個聖地,但還是有些畏懼這個和尚,佛界聖地太強大,從對方連空氣都充滿濃濃的佛意就能看出來,天庭聖地、妖神聖地、修羅聖地都要比其矮上不少。

更主要是孫悟空在人家手上,這是張洪軍的弱點,畢竟他出現在這個世界的唯一使命就是救出孫悟空。

“可以,就時限一千年,還有嗎?”

佛祖微微沉吟後同意,估計是和玉帝商量。

“還有一個,將天庭勢力從凡間退兵,不管如何,天兵天將不得踏足凡界,不得隨意影響正常曆史。”

這是張洪軍剛想出來的條件,也就是說將來凡間將不會有神仙降臨或者顯現。

最終,在這個大和尚的調解下雙方達成協議,天庭玉帝承認自己的失誤,向張洪軍等人道歉,賠償一定寶物,不得秋後算賬。

天庭退出在凡間的監控,不得以任何理由踏足凡間,或者進行顯現,不得乾預凡間走向,不得乾預曆史進程。

將天字碑借給張洪軍千年,張洪軍運轉江山訣,改變山川地貌,封印許多靈山龍脈,但凡和天庭有連接的山脈都被封印,天庭道教、儒教、佛修等聖山、道觀、寺廟被封印。

張洪軍控製妖神聖地和修羅聖地,駐紮在虛空中,自稱上帝,與天庭對峙,監控天庭、震懾天庭。

張洪軍用天字碑,釋放被關押在懲罰秘境的關鍵人物,讓他們正常輪迴。

“朕乃世上第一位皇帝,號稱秦始皇!”

凡間,嬴政征服六國,成為曆史上第一位皇帝秦始皇。

曆史在按著正確的曆史走向前進。

而張洪軍則是召集眾將,此時妖神聖地已改為天堂,修羅聖地則改為地獄,眾將不稱仙而稱神,有雷神、有天使,有聖女,自稱一派。

“今日召集大夥,隻有一件事。”張洪軍緩緩而道。

所有人都盯著他,他是整個天庭的主心人物。

“我要去執行我的諾言,這裡以後就靠大家了。”

張洪軍深吸一口涼氣,最終還是說了出來,他也很不捨得眾人,但他還有最後一件事冇做,融合孫悟空的靈魂,助其恢複記憶,至於能否迎回紫霞仙子,那就隻能看孫悟空如何做了。

“我們不想你去。”

夢煙、姬輕雨、凝香、白晶晶、若蘭眼眶紅了,張洪軍已跟她們說過很多次,她們也明白張洪軍非去不可,可當著一天來臨時,她們還是難以接收。

“上帝,管他什麼孫悟空不孫悟空,咱們過得好好的,彆去!”

“對啊,去他媽的孫悟空,乾我們怎麼事,彆去。”

沙狼和巨蠍兩人很是直接,其他人其實也是這般想法。

“說什麼渾話呢,這是我的因果,是我的諾言,以後說不定就是孫悟空,你們見了我還得行禮……算了,不和你們說這些了。”

張洪軍暗歎,融合後不知會保留誰的記憶,也許是孫悟空,也許是張洪軍,具體如何不得而知。

“先生彆去,小咚咚捨不得你!”

小咚咚也長高了許多,張洪軍教她們用能量幻化出一雙漂亮的能量翅膀,可以收進體內,可以飛翔九天,這也是為了防止老君突然消法,取消他們的飛行資格。

“小咚咚乖,都長成大姑娘了,先生也不想去,但有些事情不想去也必須得去,要有所為有所不為,該為時必須為。”

張洪軍微笑,伸手揉了揉小咚咚的腦袋,後者眼圈一下子就紅了。

“你真捨得下我們,捨得下這裡的兄弟?”

姬輕雨突然盯著張洪軍問道。

“是啊,你捨得我們這些屬下嗎?”

“這個天堂是你一手創建,冇有你我們真的玩不轉。”

眾人你一言我一言,就是希望能打動張洪軍,希望他能留下。

“我也捨不得你們……但是,我還得必須去!”

張洪軍沉默良久,說出眾人都心碎的話。

數日後,張洪軍悄然離開天堂,施展一氣化三清神通,留下兩道分身,一道鎮守天堂,一道鎮守修羅聖地,另一道則飄然離去,去和孫悟空融合,了斷他的因果。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