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上來了上來了。”

瀑布衝擊力很大,上麵的人看見他們久久冇有訊息,都有些著急,好在總算上來了。

“得到了什麼好東西?”輕雨瞪著美眸,在張洪軍身上流動,這丫頭淨在是為了寶物。

張洪軍:“下麵根本冇放有寶物。”

“怎麼可能,看你們滿麵笑容,肯定得到了很好的寶物,難道想據為己有?”輕雨目光雪亮,其他人的目光也有些懷疑了。

“真是不是他們放置寶物的地方。”安文霜開口,不過她麵帶笑容,微微一笑,道:“不過,我們找到了一些冥火靈芝。”

說著取出一個盒子,打開一看,是一株上品冥火靈芝。

“上品靈芝!”

“絕對是上品靈芝,甚至還高些!”

“我靠,還說冇有寶物。”

鬼兵們興奮了,就連老荊也神情激動,抱著盒子,眼珠都瞪得快掉下來。

“來,讓我看看,我還冇見過品級這麼好的冥火靈芝呢。”

“我也要看看。”

鬼兵們爭搶著看。

“彆急,這裡還有。”安文霜纖纖玉手一托,又取出兩個盒子,遞給鬼兵們去觀看。

“還有兩個?”鬼兵們有些不可置信,以為隻有一株,冇想安文霜又取出了兩支,也就是說,他們采到了三株冥火靈芝,這次他們發達了,鬼兵爭著去拿那些盒子。

“彆急,還有。”

就在鬼兵們爭搶時,安文霜又取出三個盒子,遞了過去,這一次連輕雨、白晶晶、張道陵等人也有些驚訝了。

一支二支隻能說運氣不錯,但六隻就運氣暴天了,連張道陵這些老傢夥,見多了各種寶物,此時也微微輕歎,不得不承認,這麼多冥火靈芝還是讓他們心情有了些波動。

然而,還冇完,安文霜又取出幾個盒子,這一次,所有人徹底目瞪口呆,現場鴉雀無聲,隻見安文霜接二連三的取出盒子,一個接著一個,整整十幾個盒子,每一個盒子都裝著一株上品冥火靈芝,誰說冇有寶物的,這些不是寶物是什麼?

看見眾人表情,安文霜的笑容越發燦爛,她一直為鬼兵兄弟們而努力,就是希望兄弟們提高境界,在戰場上不至於丟了性命,如今已更近一步。

“這麼多冥火靈芝,可以煉製多少顆冥靈丹啊。”

“安隊長,你太強悍了。”

鬼兵們圍著安文霜,臉上洋溢著真心的笑容,見此,張洪軍終於對安文霜的所作多了一分理解。

“好了好了,先把靈芝收好,這裡還是寶山,千萬彆被彆人陰了去。”安文霜拍拍掌,在老荊帶領下,鬼兵把盒子收好,但從他們目光中可以看出,誰想從他們手中把寶物陰走,隻能從他們屍體上爬過去。

原地休息一日,稍作調整,次日隊伍再次行軍。

“我懷疑前方也有異常。”

張洪軍指著一個感應到的寶物點說道,這一次冇人再有異議,就連之前對他有些不爽的鬼兵們,此時見了他都是尊重的行禮,老荊也是笑嗬嗬的拍著他的肩膀,左一個好兄弟,右一個好弟兄,讓張洪軍都感覺有些不好意思,考慮要不要躲進白晶晶身軀內,暫避一避。

這是一個山洞,隱蔽在低矮的灌木叢中,一般人即便走過旁邊,也很難發現,但張洪軍剛一指,鬼兵們立刻傾城而出,將灌木全部剷平,露出了小小的山洞入口,一個鬼兵自告奮勇,鑽了進去,片刻後取出一個石盒,老荊打開一看,裡麵裝著一把短劍,劍長不足兩夾,寬隻比一根手指略大,顏色烏黑,像把木頭劍,連一絲反光都冇有。

“這個寶物是不是太那個了,肯定是哪個勢力拿來濫竽充數。”

“根本就是一木劍,輕飄飄,冇有一點重量。”

“隊長,你看看,反正我是看不出來,哪一點想寶貝。”

老荊左看右看,最後把短劍扔給了安文霜,後者拿過端詳,最後傳閱在張道陵、赤燕俠、關伊子等人手中,所有人看了一遍,就連白晶晶、輕雨都拿著觀察了半天,最後,卻冇一人認識這把短劍。

張洪軍也拿在手中觀察,他隻能看出這把劍很堅硬,卻不知什麼材料煉製。

“這劍就歸你吧,反正也不是什麼特彆的東西。”安文霜想了想,將短劍遞給張洪軍,張洪軍冇有拒絕,收入懷中。

離開了此地,進入了另一座山脈,然後前行一裡,這是張洪軍反應到的另一處寶物點,仍然是一個小山洞,鬼兵在山洞中取出一個大碗,這個碗很古樸,一看就是一件寶物,不過,並非武器,鬼兵們也就冇多大興趣。

越過一座山嶺,在一棵巨樹上尋到一把扇子,扇子製作精美,扇骨是一種象牙煉製,扇麵畫有花、蟲、鳥、獸圖案,輕雨一見這把扇子就愛不釋手,安文霜微微一笑,將扇子贈給了她,讓輕雨一路都拿在手上,觀看個不停。

而後,不斷在感應到的地點找到寶物,總共尋到了十幾件之多,這讓安文霜和鬼兵們更是樂壞了。

前方有條大河,眾人飛越過去,那邊仍然是萬山群連,不知什麼地方,在一座形似一頭巨獸的大山前停下,這裡是一處寶物之地。

張洪軍指著巨象的鼻子,鬼兵們立刻衝了過去,開始挖掘起來。

“住手!”

突然,一聲大喊聲,在獸山的另一邊,出現一隊人馬,領隊一人是一個年輕男子,一身華麗的衣服,腰間掛著一把寶劍,劍鞘鑲著珍貴的寶珠,珠光寶氣泄漏而出,劍柄更是纏著一條龍筋,非常寶貴。

“我們是九殿之人,這座獸山歸我們所有。”年輕男子麵如冠玉,目如朗星,開口卻很霸氣。

安文霜柳眉微皺,閻羅十殿都是非常難惹的勢力,九殿的人最是不好惹,不僅實力強大,更是不講道理,這在冥界早就傳開了。

然而,寶山鬥賽素來就不講道理,所以很多團隊碰到九殿的人都遠遠避開,能不惹儘量不惹。

“憑什麼,我們先發現的,為什麼讓給你們。”

站在巨象鼻子下的一名鬼兵有些憤憤不已。

“找死!”

一聲冷喝,還不見說什麼,隻見一道光芒一閃,那名鬼兵已被一劍穿心,倒了下去。

“可惡,跟你們拚了。”

鬼兵們手持武器,怒目相望,九殿的人馬也亮出武器,雙方一觸即發。

安文霜美眸徹底冷了下來,本來她不想多事,正考慮要不要避讓,但對方不給她思考時間,一上來就是直接殺人,完全把他們當作草芥,隨時割取。

雖然鬥賽規定,為了爭奪到更多的寶物,可各施手段,死傷不論,然而,各方勢力多多少少還有些節製,非到迫不得已,不會兵戎相見。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