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千年一斬!”

一個長老級強者怒吼而出,鬼頭巨刀在天空上劃開萬丈刀芒,一股強大氣勢撲麵而來。

“三殿之地,豈容爾等褻瀆,今日爾等必死!”

老者花白頭髮隨風飄動,臉色冷酷到了極點,鬼頭刀芒斬殺八方,無人可敵。

無數人暴退,遠離這片區域,塵沙滾動,遮天蔽日。

“你連飛昇境界都不敢晉級,也好意思在此妄言!”

張洪軍揮掌,一擊如來神掌橫空拍出,金光燦燦,竟有一絲佛意湧動出來,張洪軍並冇有修煉過佛門心法,這絲佛意也是無意中生成。

轟隆!

一道響徹雲霄的暴聲,白髮老者的鬼頭刀芒被震碎,化作漫天光雨消失在天地間,張洪軍冷笑,一步跨出,趁機欺身而上,一腳踹中對方小腹,老者一聲痛苦慘叫,暴飛出去。

“冰封千裡萬鬼哭!”

又一長老級老者衝上來,一條銀白長鞭甩動,在天空中化作一片白茫茫的光芒,宛若冰封千裡的皚皚白雪,在天上露出無數鬼影。

吼!

萬鬼哭泣、怒吼聲成片,張開猙獰大嘴向張洪軍吞食而來。

整個天地鬼氣升騰,到處是詭異的能量波動,天地似乎都要被冰雪冰封。

遠處觀看的眾人隻覺得汗毛都在豎起,冷得直打哆嗦。

“好冷,彷彿到了九幽寒地。”

所有人都忍不住裹了裹身上的衣裳。

這一刻,所有人都停了,原本打鬥在一起的兵將已分開,各歸各隊,觀戰這個難得的戰鬥。

“旭日驕陽!”

張洪軍腳下狠狠的一跺地,身形拔地而起,九色能量在天空上凝聚出一輪烈日,冉冉而升,神光刺眼,正在降低的溫度刹那間開始提升,熾熱難耐。

烈日暴射而去,將正在凝成的冰封之勢被硬生生破開,老者連噴幾口鮮血,一個跟鬥栽倒在地。

“虛空束縛術!”

兩個老者飛掠上來,長得一模一樣,這是兩兄弟,兩人一左一右,快速的掐動法訣,虛空震動,張洪軍隻覺身體似乎被一股神秘能量限製,反應遲鈍,每一個動作都比原來滯後半拍,甚至反應不過來。【愛↑去△小↓說△網w

qu

吼!

張洪軍張口發出一聲獸吼,聲如驚天滾雷,穿雲裂石,雖然距離尚遠,但眾人都感覺就在耳邊響起,修為低些的感覺頭暈腦脹,就要暈厥過去。

啊!

雙胞胎兄弟倒飛出去,那巨大的聲波能量震碎了他們的心神,傷勢頗重。

張洪軍一人力戰群雄,怒髮衝冠,英姿颯爽,他手持一根上古戰矛,彷彿一尊神魔一般屹立在天地間,無人敢纓鋒。

“墮落輪迴!”

十名長老級強者催動一個法寶,化作一隊磨盤,在虛空上打開,形成一個通道,強大的吸力出現,要將張洪軍吸走,這是一個輪迴法寶,一旦被吸進裡麵,就要經曆萬世墮落輪迴,迷失自我。

張洪軍感覺自己就要被吸進磨盤中,三火煉體術運轉,護住周身,聖地能量調用,手中一揚,一道神光打中那磨盤,切開眾人的聯絡,右手一揮,那寶貝直接被拍碎,恐怖能量蔓延,天地陰沉沉。

啊!

十幾個長老暴飛,張口噴血,臉色刹那間變得蒼白。

天地安靜,燕雀無聲,所有人都被震撼了,一人力撼眾強,不僅冇有失敗,而且還將他們打得落花流水。

“還有誰?!”

張洪軍巍峨屹立,一聲怒吼,震退眾敵,無人敢上前。

“後退!”

敵軍迅速退入主城內,眾將趁機追殺,卻飛防禦陣法攔住。

木斷崖要令軍組成戰陣卻被張洪軍攔住,隻見他抬起手中上古戰矛,九色光明能量噴湧而出,渾身也是九色神光護體,而後,一聲怒吼,化作一道九色彩虹射向防禦陣。

轟!

隻聽到一聲驚雷爆響,防禦陣就在眾目睽睽之下被九色戰矛刺穿,九色能量以破口為中心,無數裂縫向四周蔓延,然後在一聲哢嚓聲中崩潰。

“防禦陣崩潰了!”

不知是哪個守軍驚恐的大叫,緊跟著是一陣騷動,喧嘩聲鬨然而起。

“主城破了!”

巨蠍和沙狼叫喊,整個大軍也跟著大喊,一浪高過了一浪,軍心士氣高揚。

“小兒休的猖狂!”

就在眾人準備進攻主城時,天空上一道人影緩緩落下,是一個童顏鶴髮的老者,一身白衣如雪,隨風擺動,身上瀰漫著出塵的氣息。

“懲罰長老來了,調用懲罰秘境後,無人是其對手,除非用於聖地強者出現。”

“懲罰長老,誅殺次子!”

有長老級老者激動喊道,三殿在冥界中掌管懲罰,擁有懲罰秘境,其秘境力量強大,隻弱於聖地力量。

“老夫萬暢,持管懲罰秘境,爾等褻瀆三殿大威,快快束手就擒,自我了斷,謝罪吧。”

老者道貌岸然,氣勢不凡,一張口就讓眾人自裁謝罪。

“你說什麼?我冇聽見?”

張洪軍樂了,一個秘境掌控者而已,就敢讓他自裁謝罪,難道他不知道自己掌控了兩個聖地嗎?想想好像還真不知道。

“自裁謝罪!”老者以為他們真冇聽見,又說了一遍。

“放屁!”張洪軍道,老者臉色大變,知道自己被耍了,一揚手就是一道神光暴射而來,張洪軍一揮手也射出一道神光,擋住了老者的進攻。

“有兩下子,怪不得如此猖狂,不過我告訴你,之前的力量我隻不過使用了百分之一。”白衣老者道。

張洪軍笑了,道:“正巧,剛纔我也隻不過使用了千分之一。”

“逞口舌無益,等下讓我看看你所謂的千份到底是多少。”

老者一抬手,秘境力量運轉,虛空中,一隻巨大手掌出現,彷彿一座大嶽,遮天蔽日朝張洪軍抓下去。

“秘境力量的遮天手,懲罰長老威武!”

長老級的老者很清楚秘境力量的強大,見狀都歡呼起來。

遮天掌烏雲密佈一般從天而降,彷彿天地間萬物都被其掌控,無人能逃出其手掌心。

“遮天掌?我也會!”

張洪軍微笑,身軀微微挺直,反手一擊如來神掌,也如遮天手一樣龐大,金光燦燦,威武十足。

“哼,表麵看似不錯,但以為隨意一掌就能接住老夫的遮天掌,那老夫的秘境力量豈不是白借了。”

白衣老者看著張洪軍的如來神掌不屑一笑。

“哈哈……我這一掌也非一般掌法所能抵抗,希望你的遮天掌不會讓我失望。”

張洪軍大笑,似乎不在乎老者的諷刺。

“哼,希望你等下還能笑得出來。”白衣老者臉色一冷,暗中又提升了力量。

“彼此彼此!”

張洪軍也增加了聖地力量。

所有人都拭目以待,雙方的兵將都對自方的強者懷著信心,誰也不服輸。

轟隆隆!

天上,如同灼灼烈日在毀滅,爆射出眩目的光芒,讓人惶惶終日到了極點,狂暴能量鼓盪開來,整座酒樓在劇烈的波動中直接融化,瞬間變成粉末,附近街道直接溶化,大石徹底爆裂,所有建築物徹底消失,小湖、飛瀑流泉被蒸發,徹底乾涸!

硝煙退去,露出兩人身形,一個白衣勝雪,一個英姿颯爽,一個淡然冷靜,一個麵帶微笑。

“嗯!”

突然,淡然冷靜的白衣老者眼眸驟然一縮,目光中露出深深的意外,自從他掌控秘境力量而來,在冥界中從未遇到對手,即便是麵對其他殿秘境的掌控者,他也是略高一籌。

但是,張洪軍卻輕輕鬆鬆的擋住了自己的遮天掌,可見其實力不凡,他們眉頭一皺,難道對方也掌控著一個秘境不成。

“你是哪個殿的秘境掌控者?”白衣老者出聲試探。

“你說呢?”張洪軍微笑,說了跟冇說冇什麼區彆。

“你不說,那我就打到你說為止!”

老者眉頭一皺,心裡有些動怒了,一揮手拍出七七四十九道遮天掌,一掌比一掌猛烈,彷彿山洪暴發,滾滾碾壓而來。

所有人再次暴退十裡之外,那股強大的氣息實在令人難以承受,一個密境掌控者的憤怒還是非常恐怖的。

“我打!”

張洪軍叱喝一聲,也是拍出七七四十九道如來神掌,除了和掌控天庭聖地的玉帝戰鬥過之外,張洪軍還是第一次和同是掌控著神秘力量的掌控者動手。

張洪軍有心多磨練自己掌控聖地力量的技巧,白衣老者無疑是一塊不錯的磨刀石,雖然秘境力量比聖地力量弱很多,但正好可以讓他儘情出手,熟悉對力量的運用。

轟隆隆!

天空上,一連竄的能量爆開,彷彿無數焰火在怒放,遠遠望去非常的絢麗多彩,非常壯觀。

無數山峰被震碎倒塌,山石變成了沙子,飆射上天空,下起了沙子雨。

十裡之外也有不少泥沙雨隨風飄落下來,夢煙等人鼓盪出一道能量光膜,擋開這些塵煙。

塵煙瀰漫消散,張洪軍和白衣老者屹立在天空上,張洪軍還是保持著英姿颯爽的甚至,老者仍舊白衣勝雪,唯一不同的是老者的臉色不再淡然,而是變得凝重起來,他知道自己低估了對方,他可以很肯定一件事,這個看似童畜無害的年輕男子也和自己一樣掌控著秘境力量,或者已達大羅金仙以上的境界,不管哪一樣,對方都有資格和自己平起平坐。

“我小看你了!”

白衣老者雙眸如炬,盯著張洪軍,能掌控一個秘境非心胸狹窄之輩,他坦蕩承認。

“我冇有小看你!”

張洪軍微微而笑,胸膛挺得筆直,雙眸透著清澈的目光,絲毫不在意老者的炯炯神目。

“如此廢話少說,還是手下見真章吧!”

老者身形突然飛射而起,驟然直線上升,張洪軍也暴射而起,雖然略比老者晚半拍,但一下子就追上了老者,與對方並肩飛行。

很快,兩人來到十裡高空,放慢速度,最終停下來,這裡是不錯的動手之地,偶有白雲飄過,都被兩人身上的氣勢鼓盪開來,遠遠就改變了方向。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