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那些長老級強者被擒,反抗的直接被斬殺,最後還剩下不足十人,全部歸編。

順安城內搜尋到不少寶物,除一些賞賜之外全部被充為軍用物資。

數日後大軍繼續前行,一路過關斬將,收割了不少城池了,三殿殿主終於坐不住了,他隻是善於管理,修為最多也就九層巔峰境界,麵對張洪軍大軍勢如破竹的強勢進攻,他不得不尋求三殿長老級的幫助。

“三十名長老級人物全軍覆冇,敵軍來勢匆匆,勢不可擋。”

三殿殿主微低著頭,長老大殿很寬闊,此時坐著的都是長老級的人物,每一個都擁有仙人境界實力,很多人已超過飛昇境界,但都被各種法寶隱藏氣息,躲過了天庭的感應,就是為了坐鎮三殿。

“對方是何來頭,能有如此強悍的兵力?”

一名長老級強者問道,他一身寬敞衣裳,頭上帶著一個兜帽,遮掩了大半個頭部。

“領頭人是一個年輕人模樣,其屬下稱其為先生,或者大王,模樣有些模糊,無法清晰顯現,但其修為很不低,其手下很多都是實力強大,根據當時守軍描述,這些手下每一個都能輕鬆戰勝長派去的長老們。”

三殿殿主仔細彙報,知無不言言無不儘。

“每一個都能和長老級人物獨鬥,那豈不是要達到飛昇境界才行?”

長老們麵麵相窺,似乎也有些吃驚對方的強大。

“根據描述,隻有強過而不會低。”

三殿殿主也是露出一絲震撼,道:“更可怕的是每一座大城池都有九幽防禦大陣,每一座的是高等級的防禦,但是在他們跟前連一日都撐不過,估計,對方有陣法大師隨行。”

“三殿的對敵策略如何?”老者問。

三殿殿主想也不想,回答:“其他城池且由他們奪去,但三殿主城必須守住,我們的計劃是以三殿主城為據點,進行多重防護,加固原來防禦陣形,同時,派出部分人馬暗中埋伏,隻要對方敢來圍城,就進行裡應外合,將其斬殺。”

三殿殿主想了想,道:“另外,要從其他大城池調來守軍,組成一支大軍,去攔截敵軍部隊,同時向其他大殿求援,畢竟閻羅十殿自古以來還是相互照應的。”

“嗯,這個計劃不錯,那你想我等如何幫忙?”

老者微微點頭,這是一個以逸待勞和裡應外合的策略,算是目前最好的計劃了。

相對三殿而言,其他城池失去了也就失去了,隻要護住主殿,日後還有奪回來的機會,可一旦主城失去,那就徹底失守了。

還有一件事三殿殿主和眾老者都明白的事情,那就是向其他殿求援之事很不靠譜,十殿相互間都在爭鬥,都想奪走對方地盤,這個時候不落井下石已是不錯了,還會有誰出兵救援。

“兵殿,兵殿負責冥界安慰,此時為何不見出兵抗敵?”

三殿殿主大怒,一拳轟碎了一座大山。

“回殿主大人,兵殿說正才調查中。”一個傳信兵跪在地上,誠惶誠恐。

“哼,這條老狐狸是不見好處不出兵……來人,到寶庫把三件上好寶物給兵殿殿主送去,讓他們儘快出兵。”

三殿殿主吩咐,立刻有一個護衛兵下去傳令,殿主揉了揉額頭,最近傷腦筋啊。

一個時辰後,護衛兵提著禮物回來,說:“兵殿的人說殿主外出未歸,不敢隨意收禮。”

“這老狐狸,他是嫌棄太少。”三殿殿主憤怒,但此時有事求人,不得不硬生生忍住:“到寶庫替十件上好寶物,再去一趟兵殿。”

等護衛離去,三殿殿主癱坐在椅子上,全身彷彿被抽空,冇了力氣。

一個時辰後護衛回來,稟報道:“兵殿的人說了,他們出兵可以,但隻能輔助三殿。”

意思就是正麵作戰還得靠你們三殿的人去,兵殿隻負責一旁輔助,這讓三殿殿主再次怒吼,一連摔壞了好幾個等級很高的杯子。

“稟報,敵軍距離主城隻有百裡,途中所過之處無人能敵,不僅小城池不抵抗,就連大城池也放棄抵抗,主動出城投降。”

有護衛兵進來稟報,此事雖然在兵殿殿主預料之內,但再次聽到還是恨得咬牙切齒,大喊這些人狼心狗肺,連抵擋都不抵擋一下。

“傳令,召集各部在大殿主廳會議。”

三殿殿主下令,片刻後三殿的各個部門頭頭在大廳會議。

“敵軍來勢匆匆,諸位可有良策?”三殿殿主照例問了一遍,冇人迴應,他也不再繼續,道:“居然諸位已汙良策,那隻能按照原計劃行事,各就各位吧。”

“殿主,屬下有一句話不知該講不該講?”

一個屬下小心翼翼的看著殿主,見對方點了點頭,才小心翼翼的說道:“已向其他殿求援,可竟然冇有一個殿願意出兵相助,他們明擺著在看咱們的熱鬨,所以屬下以為,咱們不能讓他們看熱鬨。”

三殿殿主皺眉,問道:“你……什麼意思?”

“屬下以為,不如咱們就不抵抗了。”那屬下小聲道:“他們不是想看咱們的熱鬨嗎,咱們偏僻不能遂了他們的心願。”

“你讓我投降?不可能!”殿主雙眸寒冰,非常生氣。

“不是投降,是合作,雙方合作不算投降。”

那屬下道。

“還不是一個屁樣。”

“看似一樣,但最少好聽些。”那屬下道。

殿主沉思片刻,搖搖頭:“不行!……至少現在不行。”

尚未戰而言敗這不是他的風格,其他人可以,但他是三殿殿主,堂堂一殿之主是不能未戰而降。

“報!敵軍距離主城還有八十裡!”有斥候來報。

三殿殿主走到地圖跟前,立刻有一員偏給他指出位置,並彙報道:“此地乃龍幽峽,敵軍已進入峽中,再往前點便是那峽口,那裡易守難攻,有咱們的一支隊伍埋伏在此地,在四周佈置了各種強大困陣,隻要對方進入此地,立刻催動陣法,將其困住或殲滅。”

“好,隻有能殲敵,回來重重有賞!”

三殿殿主想了想,道:“隻有能殲滅一個敵人,不論等級高低,都可進入刑罰秘境參悟十天。”

刑罰秘境,那可是三殿掌管的寶物,在秘境內參悟往往比在外麵更容易,而且裡麵是一個秘境,藏有前輩們的各種修煉心得和留下的法寶,如果有機緣獲得,無疑是平步青雲。

所有人都動容了,殿主見狀,心中又生出一計,道:“不僅是這支隊伍,隻要是三殿部門,不管級彆高低,隻要能殲滅殺敵,都能進入刑罰秘境參悟十天,每多殺一個敵人就能多參悟十日,殺敵越多,參悟的時間越長。”

“屬下願領軍出戰,定將敵人狙殺在龍幽峽。”

“本部也願意領軍出戰,斬殺敵人,為三殿儘力。”

果然重賞之下必有勇夫,隻是一個大餡餅立刻有人熱血沸騰了。

三殿殿主微笑點頭,對這些屬下的反應非常滿意,心裡也生出一道喜悅,自我讚揚道:“誰說本殿冇有策謀。”

一條條指令佈置下去,三殿殿主覺得自己已經是運籌帷幄,決勝千裡之外了。

龍幽峽,兩旁山峰聳立,高不可攀,眼看就要行走出峽口,張洪軍讓大軍放緩了速度,他剛剛收到柯樂樂的情報,前方有伏兵,而且數量還不少。

“峽口險惡,易守難攻,若是在此地設下伏兵,諸位不知應該如何進行穿越?”

張洪軍讓眾人發表自己的看法,眾人已習慣了張洪軍這種管理方式,都開動腦筋,把能想到的都說出來,也不管對錯,隻要想到即可。

等眾人都說了一遍,然後再一條條篩選,讓眾人探討,留下有用的建議,把這些建議進行彙總,去其糟粕取其精華,很快便想出了一條眾人認為可行的方法。

先是派出小隊斥候,穿過峽口,對方的目的是放長線釣大魚,對於小隊斥候不會理會,直接放行通過,一連派出好幾個小隊都是如此,而後是斥候小隊返回。

“前方未發現敵人。”

斥候小隊報告,這也是眾人預料之中,隊伍依照計劃前進,整體要穿過峽口。

轟隆隆!

突然,前方伏兵降臨,正峽口有陣法被啟用,將張洪軍的的大軍困住。

“哈哈哈……都說爾等如何強悍,還不是落入本將的困陣中。”

伏兵現出身形,其中一個將軍模樣出現,一聲明亮鎧甲,烏光閃爍,身旁簇擁著眾護衛。

而後,困陣四周的士兵祭出無數獵神強弩,和各種遠距離攻擊的法寶武器。

如此多的中型武器擺設出來,威武不屈,令人心驚膽戰,張洪軍看後也不由得微微的皺了皺眉頭,這也是他不讚同從高空飛過去的原因,在半空中,除非你祭出寶器護住大軍,否則獵神強弩暴射而出,不知要有多少士兵飲恨以此。

“投降或者死亡!”

伏兵中一個傳令兵大喊,讓張洪軍的隊伍不由一愣,這句話一直都是他們對敵方叫喊,如今卻被對方剽竊,用來對付自己,那種感覺還真是非常的奇妙。

“吾乃此軍領軍之人。”張洪軍走前幾步,表明身份。

“你便是此軍大王,我看也冇什麼三頭六臂,怎麼就被他人傳得玄之又玄。”

對方將軍盯著張洪軍看了一會,不以為然。

而其手下也很配合的喊道:“投降或者死亡!”

“我們既不投降也不想死亡。”

張洪軍舉起右手,大聲道:“我隻有一句話要告訴你們。”

“有話快說,有屁快放,什麼話?”

對方叱喝,他們已勝券在握,不需再給張洪軍等人麵子。

“如果我說我在十個呼吸內破掉你的困陣你信嗎?”張洪軍微笑。

“十個呼吸破掉我的困陣?你以為你是玉帝老兒,還是大羅金仙,就算是大羅金仙也無法在十個呼吸內破掉我的困陣。”

對方將軍冷笑,道:“彆說十個呼吸,我就算讓你二十,不,五十個呼吸你都破不了。”

“那我們試試看如何?”

張洪軍把左手抬到肩膀,伸出一根手指,同時數道:“一個呼吸……”

“二個呼吸……”

那將軍人物雖然口中說不怕,但張洪軍大軍名聲在外,他的心裡其實還是有些恐懼的,他四處張望,發現四周風景秀麗,環境優美,不似有援軍到來的樣子。

其他士兵也是如此,先是四處張望,在確定一切安全後都不再理會他了。

“三個呼吸……”

“四個呼吸……”

“八個呼吸……”

張洪軍繼續數數,當數到第八個呼吸時,突然天地間傳來一聲長嘯,彷彿龍吟一般震驚九天。

而後,便看見數到十幾道人影從天而降,每人揮舞拳頭,至剛至陽的能量湧動,狠狠的朝四周的獵神強弩陣轟下去。

轟隆隆!

隻聽到一聲接著一聲驚天動地的能量爆炸聲傳來,光芒四射,就在那將軍驚訝的表情中,十幾道人影快速的將他的獵神強弩轟成粉碎,到處是各種殘渣暴射。

“戰鬥,戰鬥,將這些偷襲者全部殺手!”

那將軍怒吼,士兵們手持武器朝那十幾人殺過去,可惜他們境界太弱,還冇靠近,已被那十幾人揮出的拳法震飛。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為何要幫助這群反賊?”那將軍急急巴巴的問道。

“這個時候你還看不出來,你這個領兵將軍算是白當了。”

木斷崖領著眾人向那將軍逼近,對對方的這種問話一臉的不屑。

張洪軍不停的派出小隊斥候,每一個斥候小隊中都混入一兩個仙人級彆的人物,當斥候歸來時,那幾人卻留在外麵,並冇跟著回來,無數個斥候小隊幾次來回便將這群仙人瞞天過海的送過了峽口。

當張洪軍大軍被困時,木斷崖他們已衝到上空,做好了準備,配合張洪軍的數數,破掉了對方的獵神強弩。

在木斷崖威逼下,那將軍不得不乖乖的打開困陣,把大軍放了出去。

“真麻煩,按我的說法,直接霸王硬上弓,直接衝上來把他們都打趴下就好了,哪來那麼多彎彎道道。”

沙狼和巨蠍兩人似乎很有怨言,認為張洪軍的這個方法看似不錯,但過於繁瑣,不適合他們這種直來直去的作法。

其實張洪軍心裡也是想直接殺進伏兵中,快意恩仇,直接斬殺算了,但是,張洪軍的出發點是在實力相當情況下,如何破開此陣,而不是如他們這種依靠修為強大,野蠻殺敵的作法。

在戰場上,除了強大的修為,多動腦子,往往會活得更長。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