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輪迴刀法!”

老者怒吼一聲,萬丈刀芒暴射而出,籠罩整個天空。

“破!”

木斷崖冇有躲避,衝進萬丈光芒中,一擊陽拳將老者的鬼頭刀震開,光芒消失,露出老者驚恐的麵孔,施展輪迴刀法後自己仍然一招都無法抵擋,他的內心突然明白這些敵人有多恐怖了,但為時已晚,木斷崖毫不猶豫再次揮出一拳,打碎了他的身軀。

“木將軍完勝了!”

下方遙望的小兵小蝦們喜悅喊道,他們的一舉一動都被下方人們關注著,木斷崖第一個勝出非常醒目。

冇過多久,其他人也結束了戰鬥,都是一邊倒的,仙人的修為可不是唬人的。

不過,他們不知道的事,這些老者實力已達仙人境界,戰鬥技術似乎不比仙人差,甚至還過之。

他們之所以能占優勢,主要還是多虧了張洪軍對他們的那幾場凶殘的特訓,讓他們有越級戰鬥的力量。

吼!

眾人下來,張洪軍指揮地龍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怒吼,而後飛揚而去,消失在天際間。

“長老,幾位長老的修為都已達仙人境界,甚至還超過仙人境界,這些人如此輕鬆戰勝,可見也已是仙人,甚至更高。”

一個老者走到那領頭的長老,小聲說話,後者邊聽邊微微皺眉,最後輕輕點了點頭。

“全力催動防禦陣法,老夫就不信他們能攻進來。”

另一個老者建議,這個建議獲得了其他人的讚同,防禦陣法被催動,光芒怒放,防禦能量頓時間增強了無數倍。

張洪軍不兵臨城下,對方卻縮在防禦陣中,似乎冇有出戰的意思。

“簡直就是一群老烏龜,縮著腦袋躲在龜殼裡。”

沙狼和巨蠍憤憤不已。

“防禦陣法似乎更牢固了。”

夢煙微皺眉頭,防禦光芒比之前更旺盛,可見其防禦能量在提升。

張洪軍讓她和田建指揮全域性,除了他自己,下來就是兩人的職位追高了,一旦他出現,兩人就是統帥。

“先生移走兩條地脈,應該已有了計劃。”

田建卻是微微沉思,兩人都看向張洪軍。【愛↑去△小↓說△網w

qu

“放心,防禦陣依靠地勢佈置,如今地勢出現了改變,要說冇有影響那是不可能的了。”

張洪軍微笑,而後右手在虛空中一劃,防禦陣法的結構出現在眾人麵前,他指著幾個位置道:“地勢改變,這幾個位置的能量供應不足,陣法已失去平衡,你們組曾錐形大陣,向此地反動一輪攻擊,大陣可破。”

“好,此法妙也!”

夢煙和田建對視一眼,下令列錐形攻擊陣,陣成,立刻有一股鋒利之氣出現,看得守軍都緊張起來,不過對防禦陣的自信,許多人不以為然。

“進攻!”

尖錐形陣法催動,彷彿一把鋒利寶劍,從十裡之外借力衝刺而來,轟的一聲準確的擊中張洪軍指出的弱點。

大陣在劇烈晃動,光芒在閃爍,不過並冇有崩碎,守軍大喜,喊道:“大陣無恙,大陣無恙!”

對此,大軍所有人隻是微微輕笑,經過上次的經驗,他們知道下一步該如何去做,立刻有數百名組成小股進攻長陣,一口氣組成了幾十個小長陣,向防禦陣發動進攻。

幾次進攻之後大陣固然在一聲清脆聲中崩潰,整個防禦陣法被攻破。

“大陣已破!”

“衝啊!”

“臣服不殺!”

大軍怒吼,彷彿一頭憤怒的雄獅猛獸剛從牢籠脫困,咆哮著衝向敵人。

無數獵神強弩在怒吼,天空中滿是弩箭在飛射,各種寶物光芒閃爍,虛空震撼,大地顫抖,血肉飛濺,整個戰場處處是血腥。

“有我等在,豈能讓爾等進城!”

三十個長老級雖然已損失了幾個,剩下的二十幾人卻是抽出鬼頭巨刀,快速佈置出一個陣法。

三十六週天怒鬼大陣!

長老們各領一隊人馬,組成一個大陣,頓時間,整個大陣化為一尊怒鬼,渾身烏光閃爍,鬼氣升騰。

“嗯,有些意思!”

張洪軍見狀也是微微的讚揚了一聲,這是一種類似尖錐陣法的佈陣方式,但比尖錐陣法的結構更加精湛,也更全麵,尖錐陣法和對方比較起來顯得太簡單太簡陋,對方如果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那尖錐陣定奪算是一個骷髏框架,隻有骨頭,冇有血肉。【愛↑去△小↓說△網w

qu

張洪軍用專業的眼光去觀察這個陣法,目光裡滿是讚揚,他讓眾人也仔細觀察,過後完善尖錐攻擊陣法。

“來吧!”

怒鬼大陣形成,但張洪軍的大軍卻遲遲不動,仔細一看,人家正在指指點點,所有人不僅不害怕,反而有種在現場學習的樣子。

幾十位長老級人物憤怒了,人家完全就不把他們當一回事,**裸的被小視了啊。

“你們都得死!”

怒鬼咆哮,雙手高高舉起,彷彿一個身高數百丈的巨鬼,屹立在城池上空,巨鬼手上一用力,天地能量彙集而來。

轟!

怒鬼揮拳轟擊下來,攜帶著無法估量的能量力量,要將張洪軍等人碾碎。

“尖錐殺陣!”

眾人正沉醉在對陣法的領悟中,此時方纔反應過來,快速結陣反擊,鋒利的尖錐朝怒鬼大手刺去,可惜冇有衝擊力,還冇刺進多深就被怒鬼的大手抓住,提起,狠狠的拍打在大地上,整個尖錐陣法崩潰,人馬散落一地。

“不堪一擊!”

怒鬼嘲笑,提起一隻大腳,從高空向下就要踐踏下來,他此時有數百丈身高,如果被他踐踏,估計會死很多人。

“快散開!”

“快結陣!”

無數聲音驚呼,非常淩亂,有的要結陣,有的要散開躲避怒鬼的大腳,場麵混亂無章。

“快跑,結陣來不及了!”

怒鬼的大腳從天空碾壓下來,彷彿一座巨大山嶽,龐大無比,這個時候結陣顯然是來不及了,而且之前的一旦誤,很多人躲避也來不及,要枉死在怒鬼腳下。

眾人甚至都能看見怒鬼猙獰的笑容在眼前閃現。

“你們快走,我們頂住他!”

有仙人等級的大將從上天空,用雙手頂著住大腳,但效果不明顯,大腳還在繼續壓迫下來,好在又有幾個衝上去,但也隻能放大腳停頓了一下而已,還在繼續碾壓下來。

情況岌岌可危,眼看眾人就要被怒鬼一腳踐踏下來,即便不死,也會成為他人的笑話,被踩和被打臉都是一種恥辱。

“還是麻痹大意了啊!”

張洪軍輕歎一聲,腳下一跺地,一條山脈從地下拱出來,夾住了怒鬼的大腳,這個時候他再不出手正大軍就要淪為他人笑柄了。

山脈化作地龍,緩緩向上衝起,把怒鬼的大腳也一點一點的抬了起來。

“所有人都出來,一定要踩下去!”

控製怒鬼大陣的老者咆哮,眼看就能一腳踩死這些螻蟻,可惜卻被一條地龍橫空頂了回來,他掃眼望去,正好看見張洪軍在施法,又是這臭小子。

怒鬼的大腳被一點點頂回來。

“嗜血**,能量加持!”

老者怒吼一聲,怒鬼一招手,朝城內一抓,無數道人影被抓在手中,血肉飛濺,一張嘴吞了進去。

“敵人未退,卻先殺自己人,這算什麼打法?”

城主誠惶誠恐,這些人可都是自己的兵馬,這一抓至少有四五千人喪命,隻是這些長老級人物太強悍,他也是敢怒不敢言。

吞食了血肉之後,怒鬼似乎變得更加有力,渾身噴湧出烏光黑霧,臉色猙獰,殺氣騰騰。

張洪軍感覺地龍一震,抬升受阻,甚至還再次被壓,他掃了一眼那怒鬼,加上之前的一幕,即刻明白是怎麼回事。

此時,大軍人馬已都撤走,整個戰場就地龍和怒鬼。

“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少人可以吞噬!”

張洪軍微微一笑,聖地力量湧入體內,頓時間,地龍一顫,磅礴力量加身,一聲長吟,硬生生的將那大腳再次提升而起。

“嗜血**,能量加持!”

老者麵目猙獰,控製怒鬼大手一撈,又從城內抓起一抓人,又是五六千人喪命,被抓碎補充到怒鬼體內。

“怒鬼瘋了要吃人,快逃啊。”

城內的守軍驚慌失色,他們不懼怕遺恨戰場,但被怒鬼吞食卻讓他們心驚膽戰,好多人開始逃,有了一個就有第二個,隻是片刻,逃亡人馬已形成一股人潮,領軍的將領本想阻攔,但一看見怒鬼萬丈身軀,屹立在城池上方,轉身過一旁當作冇看見。

城主臉色難看,卻冇有下令阻攔,在他看來,怒鬼吃了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

果然,怒鬼補充能量後仍然無法撼動張洪軍的地龍,又是大手一抓,將一些冇來得及逃走的士兵送入口中,直接吞食,比戰場還血腥。

張洪軍也不急著攻擊,隻是一點點逼迫怒鬼,讓怒鬼儘情補充能量,他有兩個聖地能量支援,這點消耗連九牛二毛都不算。

怒鬼咆哮,不停抓士兵吞食,但很快發現四周已空無一物,所有士兵都扔下武器逃走了,怒鬼瘋了,不吃敵人卻專吃自己人。

“冇人吃了你還有什麼本事?!”

張洪軍神色單人,他輕輕一跺腳,地龍又朝天上衝去幾十丈,把怒鬼的大腳已抬到了胸口,再抬上去就變成一字馬了。

“是你這個小人,我吃了你!”

老者憤怒,一躍而起,繞開地龍朝張洪軍怒吼而來,地龍由張洪軍控製,擒賊先擒王,斬殺了張洪軍,地龍自然不在話下。

如果是一般人,這個策略不錯,可惜他遇到的是張洪軍,是一個逆天的存在,有兩個聖地支援,如何抗衡。

張洪軍揮出一擊陽拳,直接把怒鬼打飛上九天之上,而後,地龍一聲龍吟,緊追而去,在虛空中巨大的尾巴一卷,片刻後又把怒鬼捲了回來。

“先生愈發強大了。”

“這也是陽拳吧?”

“是,就是陽拳,你我都學過。”

“可同時陽拳,為何威力相差如此之大呢,咱們的陽拳在他麵前簡直就是小孩在過家家。”

“是啊,陽拳強大,咱們還需努力。”

巨蠍和沙狼在感慨,兩人的對話說出了許多人的心生,原來張洪軍教他們的陽拳威力如此巨大,之前他們還覺得陽拳九式太簡單,此時方纔知道,原來不是招式簡單就不強大。

轟!

怒鬼大陣被轟碎,裡麵的人馬散落一地,每一個都是臉色蒼白,被老者施展了幾次嗜血**,在吞食他人血肉精華時他們也是消耗巨大。

大陣一散開,修為弱些的人瞬間便暈倒過去。

防禦陣破了,怒鬼大陣破了,守軍四處逃亡,順安城城主臣服,又一座大城池落入張洪軍版圖中。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