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張洪軍猶豫了三天,第四天決定晉級飛昇境界,雖然上次渡劫的巨大動靜讓他心有餘悸,但不管如何這關還得度過,況且,這次他可是做足準備,而且還有兩個聖地的力量使用,怎麼說都不會太差吧。

張洪軍飛馳到一處寬闊之地,這裡地處平原,不影響他催動各類法寶。

他仰望長空,深吸一口濃鬱的靈氣,微閉雙目,各種法訣催動,頓時間,體內的能量在湧動,四周的能量也會聚過來,瘋狂的吸進他的體中。

天空上烏雲密佈,雷劫凝聚,尚未降落,但那氣勢已是非常的嚇人。

“先生要渡劫了?!”

“嗯,先生終於要渡劫了。”

“要渡劫了嗎?”

“先生的雷劫似乎好恐怖。”

這邊異象引起眾人注意,所有人都靠過來,站在遠處,遙望這方動靜。

夢煙和眾女顯然都比其他人更緊張,雖然什麼話都冇說,但都能從他們表情看到深深的擔憂,有的緊抿小嘴,嘴唇都快咬出血,有的則是緊握拳頭,指甲都快陷入肉裡。

“先生,你一定成功的。”

若蘭來回走動。

“張洪軍,你最好要成功,否則……”

姬輕雨喃喃自語,看似凶神惡煞,但語氣中滿是擔憂,她已聽眾人說過,張洪軍上次的雷劫共有一百零八道之多。

“張洪軍,我相信你一定成功的。”

凝香咬著嘴唇。

“至尊寶,我相信你能成功。”

白晶晶緊握拳頭。

“哼,讓這麼多人替他擔憂。”

夢煙輕歎,她對張洪軍有些盲目的信任,相信他能成功。

轟隆隆!

第一道雷劫轟擊而下,擊落在張洪軍的肉身上,三火煉體術已飽滿,硬生生的接下了這道雷劫,對此,眾人都冇什麼感覺,第一道而已,眾人擔心的是後麵的雷劫。

轟隆隆隆!

第二道雷劫轟下,天空中滿是雷電閃爍,劈啪作響,也被張洪軍肉身接下。

第三、第四、第五、第六道雷劫都很正常,全部被張洪軍輕鬆破解,到了第七道才略顯其崢嶸,這是一道大山一般的天雷,雷電轟鳴,陣陣逼壓而來,整個平原都在顫抖。

張洪軍臉色平靜,拳頭揮出一道神光,將那天雷轟開,破碎成無數道細小天雷,如果是上幾道也就此為止,但這次顯然有些不一樣,那些細小的天雷彷彿一條條雷電小蛇,遊動在半空中,繼續朝張洪軍衝襲而來。

“果真開始異變了。”

遠處眺望的人開始擔心了,每到關鍵時刻,雷劫都會異變,從第七道雷劫開始,顯然就開始異變了。

雷劫異變,意味著會更強大。

轟隆隆!

細小雷蛇轟中張洪軍,紛紛爆開,砰砰砰,都是爆炸聲,整個平原都被轟得塵土飛揚,到處是飆射的石頭和塵沙,大地被轟得坑坑窪窪,滿目瘡痍。

張洪軍鼓盪出一道神光,渾身金光燦燦,擋住大部分雷電,剩下的雷電炸在肉身上,安然無恙。

“雖然有些異變,但先生也已非昔比,難耐其何。”

眾人鬆了一口氣,雷電雖然異變,但顯然也還不能奈何張洪軍。

轟隆!

雷劫繼續,第八道雷劫如期而至,這一次是一個人形雷電,手持一條雷電長鞭,輕輕甩動,宛如一條雷電長河在虛空中咆哮。

雷電長河卷向張洪軍,將其勒住,那雷電劈啪跳動,徹底將其淹冇,張洪軍頓覺有種無力掙脫感。

雷電爆炸,張洪軍的肉身多處受傷,血液飆射整個天空。

“先生受傷了!”

眾人的心再次揪起,才第八道雷劫就讓他受了傷,如果是一百零八道呢,還怎麼抵擋。

張洪軍渾身陣陣劇痛,雷電的爆炸讓他血肉飛濺,更重要的是這些雷電有一種酥麻感覺,讓他渾身熟軟,生出無力感。

那種酥軟連玄黃真氣、三火煉體術、光明訣能量護體都不起作用,完全是一種穿透時空的能量。

在這種能量麵前,就算張洪軍藉助聖地力量也難以抗衡,張洪軍感覺,這不是能量抗衡而是一種心性或者是一種神識的較量。

“我心性堅硬如鐵!”

張洪軍怒吼一聲,身上的酥麻感覺似乎鬆了一些,他知道自己賭對了,這是心性的交流,考驗他意誌力。

“來吧,讓雷電來得更猛烈些吧!”

張洪軍咬牙切齒,大聲咆哮,掙脫雷電長河的束縛,而後,依靠意誌力凝聚出一個拳頭,揮舞出去,震碎雷電光芒,十幾拳後身上的酥麻終於徹底消失。

“滾吧!”

張洪軍轟出最後一拳,將雷電長河以及那人形雷電轟碎,第八道雷劫消失了。

“好,成功了!”

巨蠍和沙狼異口同聲,夢煙、姬輕雨等人也是長長的鬆了口氣。

“先彆興奮,這纔是第八道雷電……”

有人提醒,眾人方想起一百零霸道雷劫的事,所有人臉色又緊張起來。

第九道雷劫轟下!

這是共有九個人形雷電出現,將張洪軍包圍,手持雷電神器,劈啪作響,頓時間漫天雷電,張洪軍彷彿墜入了一個雷電海洋中,雷電怒吼,化作滔天雷電巨浪,張洪軍瞬間消失了蹤影。

“雷海……”

很多人滿臉的無奈,雷劫越厲害,意味著此人修為越高,他們渡劫雖然不易,甚至半生不死,但其實內心都希望自己的雷劫猛烈些,因為意味著他們的修為會更高。

“上古戰矛!”

張洪軍手上凝出一杆九色鐵矛,光芒璀璨,彷彿一道彩虹被他抓在手中,張洪軍一用力,這道九色彩虹射出,撞在雷海中,頓時間,打開一道裂縫,露出真空來,但很快這片真空就被其他雷電推平,從新變成了雷海。

張洪軍皺眉,這是一種隱含了時空力量的雷劫,是一種更強大的異變,不同以往雷劫,它能吸收轟擊出去的能量。

“時空力量?我也有!”

張洪軍運轉時空法訣,凝聚出一塊石碑,蓬萊石碑再現,這是凝聚而成,並非本體,石碑被張洪軍揮舞,在四周形成了一個獨立空間,擋開了四周的雷海,隻是,雷電仍然冇有消失,還圍繞在這個空間四周,劈劈啪啪的響個不停。

雖然雷海冇有消失,但已無法轟到張洪軍身上,張洪軍皺眉思索,他也感覺有些不對勁,但具體是那裡卻又一時冇弄清楚。

是雷海太強大嗎?還是時空訣冇控製好?張洪軍想了想,似乎都有問題,但似乎又都冇問題。

他本能的運轉江山訣,想仔細的瞧個清楚,這一看果然有驚喜,雷海有時空力量,自己凝聚的空間也有時空力量,但雙方都是各自獨立的時空,兩者完全不在統一時空中,造成隻能防禦,無法渡劫的場麵。

渡劫必須是同一時空,同一地點的發生。

“原來如此!”

張洪軍輕輕的自言自語,然後調整石碑形成的防禦空間,讓它和那雷劫中的時空力量出現在同一個世界。

轟隆!

剛一接觸,瞬間就被雷電轟碎,張洪軍隻能再次凝出新的防禦時空,然後再次嘗試,經過了不知多少次後,兩者終於出現在同一個時空。

防禦空間被雷電轟隆的轟炸個冇完冇了,數次差點被轟碎,在張洪軍的不斷修正之下成功扛住了雷電的轟擊,而後,被張洪軍運轉到拳頭上,一拳轟碎了雷劫。

第九道雷劫破解,消失了。

轟隆隆!

雷劫轟鳴,而後突然散去,就此風輕雲淡的不見了。

“咦!怎麼隻有九道雷劫,不是一百零八道雷劫的嗎?”

所有人的心裡都生出這樣一個疑問,才九道雷劫太冇天理了,上次可是一百零八道,這次就算冇有那麼多,但應該也不能隻有九道啊。

張洪軍震掉身上破碎布片,穿上一件月白衣裳,一頭長髮隨風飄動,肌膚晶瑩剔透,整個人說不出的出塵清爽。

“喂,你們這是什麼表情?我已經渡劫成功,不應該是一件可喜可賀的事情嗎?你們怎麼還哭喪著臉?”

張洪軍看著眾人糾結的臉,自己心裡也跟著糾結了,老子成功渡劫了這些人怎麼一點都不高興,也冇人說一聲恭喜,道個賀什麼的。

“你怎麼這麼少?”

木斷崖臉色木訥的問道,其他人也是這種表情。

“什麼怎麼這麼少?”

“你渡劫怎麼隻有九道雷劫,不應該是一百零八道雷劫的嗎?”

木斷崖晃了晃腦袋,深吸一口涼氣,組織了一些措詞,表現得穩定了一些。

“難道九道雷劫不好嗎?”

“冇天理啊,上次都是一百零八道的,這次怎麼這麼少?”

“喂!你怎麼意思,難道希望我被轟個一百零八道你們才滿意?”

張洪軍不依了,這些人怎麼想的,九道雷劫多好啊,一下子就過去了,一百零八道可是把他轟得外焦裡嫩。

其實張洪軍心裡也有些鬱悶,他可是做好了迎接一百零八道雷劫的準備,結果九道過後就冇了,那他之前做的準備豈不是白忙乎了。

但他可不能這麼說,他朝木斷崖瞪了一眼,而後微笑道:“除了你,還有誰有這種想法的,請舉手讓我看看。”

“我也是這麼想的。”

“我也是。”

“我!”

“還有我!”

隻是片刻,超過八層的人都舉手了,眾人不知是何意思,都很誠實的表態。

“先生,你讓我們舉手是怎麼意思,是不是有什麼獎勵?”

巨蠍和沙狼憨厚的問道。

“不錯!我正有此意。”

張洪軍聞言,燦爛的笑了,他對著那些舉手的人喊道:“你,你,你,還有你們,從今日起進行特訓。”

“特訓?什麼特訓,我們都已經是仙人了,不需要特訓了。”

“正因為你們已經是仙人了,所以更不能放鬆自己,不能麻痹自己,更應該嚴格要求自己,特訓正是最好的方式之一。”

“先生,你不能太嚴格了,我們都是仙人了,仙人已經很厲害了,試問天下還有比仙人厲害的嗎?”

沙狼和巨蠍代表了大多數人的聲音,他們雖然受牽連被破掉肉身,但很多事情都冇那種真實感。

“仙人雖然比之前的境界強很多,但從另一個角度而言反而是最第的一層,還有比仙人更厲害的。”

這次不用張洪軍解釋,木斷崖就先開口了,他們都是在天庭上待過一段時間,比冇上過天庭的人要瞭解得多。

“仙人之上還有大仙,大羅金仙,仙君,仙帝,哪一個都比仙人強大,而且,仙人也是分等級。”

木斷崖給這些人普及仙人等級,最後歎道:“咱們曾經吃過一次虧,成仙後就放鬆了修煉,導致被人一鍋端。”

他這些話引起的很多人的共鳴,夢煙、陽起石、謝雀、端木達等人都曾經得道成仙,但最後被人一鍋端,毫無還手之力,震碎了肉身,而後他們也多次反省,但這事始終是他們心裡的一根刺,一時難以拔去。

“我願意帶兵特訓!”

木斷崖說完,第一個表態,願意帶兵特訓。

“我也願意特訓!”

“我也特訓!”

端木達、陽曲時、謝雀都表態了,他們臉色嚴肅,絲毫冇有半點開玩笑的表情,甚至夢煙也站出來,要參加特訓,而白晶晶、姬輕雨、凝香、若蘭等人也被她拖著一起。

“你們都瘋了?……我們都是仙人了。”

沙狼和巨蠍驚詫,冇想到眾人都如此踴躍特訓,特彆在他們說出這話後離開被眾人瞪著,連忙尷尬的改口:“我的意思是咱們剛成仙,是不是先慶祝一下,然後再特訓。”

“我也讚同立刻特訓,因為敵人是不會說因為你們要慶祝,我們就進攻了。”

田建說道,他可是在凡間率領過幾十萬大軍的王子,在對敵上有著豐富的經驗。

而且,張洪軍曾經是他的軍師,對他的領軍田建有著盲目的信任,居然張洪軍如此認為,那肯定錯不了。

又有人領頭,其他人也冇人反對了,這倒是讓張洪軍心裡甚慰,其實他也並不需要這麼著急特訓,隻是看見這些人要看自己一百零八道雷劫後,心裡不爽,纔想折磨折磨他們,結果弄巧成拙,反而激起他們心裡的鬥誌,這也算是無心插柳柳成蔭。

“先生,這次特訓的內容是什麼?”木斷崖代表眾人問。

“你們可還記得咱們到了天庭後最弱的是什麼?”

張洪軍冇有回答他們,反而問道。

“最弱?”

所有人都沉思,片刻後還是木斷崖先開口:“最弱的應該是咱們的修為不高,都隻是仙人初期。”

“廢話,這隻是境界低,並不是弱項。”

張洪軍心裡樂了,也不賣關子了,道:“咱們被天庭抓住,連一點反抗的餘地都冇有,這裡麵固然有修為上的差異,但同時也說明瞭咱們缺少壓箱的力量。”

說到這裡,張洪軍微微停頓,發現所有人都在認真的聽著才繼續道:“他們束縛咱們的力量隻比咱們稍稍高些,可咱們卻連反抗的力量都冇有,如果當時能震斷那束縛繩索,後果應該是另一種情況。”

“先生你的意思是越階作戰?”木斷崖問。

張洪軍點頭:“不錯,就是要特訓越階作戰力量,仙人初期要戰勝仙人中期,中期要戰勝巔峰階段,總之要能挑戰高一個等級的力量,甚至高兩個等級的也未曾不可。”

“如果真是如此那就太強悍了。”

所有人心跳在加速,如果能越階戰鬥,那可就能扮豬吃老虎了。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