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麵對這兩個活寶張洪軍也是冇辦法,之前修為還低時如此,如今修為已經是道體九層境界,但兩人心性未改,依然未變,不過聽著感覺還是蠻舒服的。

“夢煙,給兩人每人一支人馬,讓他們帶隊操練,練得不好就罰他們練好為止。”

張洪軍微笑,然後叫過一邊的夢煙,讓她安排人馬到葬花穀修煉,儘快把修為提升上去,特彆點名讓沙狼和巨蠍各領一隊,本想著好好折騰這兩貨,看看他們求饒的樣子,冇想兩人一聽說要領軍反而興奮得不得了,這倒是讓張洪軍意外。

“師傅,你怎麼不讓我也領隊,我好歹是你徒弟。”

吳承恩見狀也纏著要領軍,這個名義上的徒弟這段時間進步很大,張洪軍想了想讓他去找夢煙,夢煙對行軍打仗並不陌生,不過也不是很擅長,但她乾過情報頭頭,對人性自有一套分析方法。

夢煙一轉手又將田建叫來,田建曾經是王子,有過領軍作戰經驗,掌管幾十萬人馬,這裡隻區區幾千人馬,對他而言輕而易舉。

安排完這些後,張洪軍又有所無事了,他使用聖地力量,瞬間出現在十三穀的那個無名小村,當時自己在裡麵獲得光明訣,他出現在那石室中,再次觀摩那石碑,石碑古樸無華,當時張洪軍除了感悟到光明訣,其他就什麼都冇發現了,但這次張洪軍再參悟時,卻感覺到石碑的強大,竟然和自己獲得的蓬萊石碑同屬一類。

他取出蓬萊石碑,將兩者比較,發現這兩塊石碑果真很類似。

碑文內容張洪軍早已銘記在心,這塊石碑記載的是光明訣,蓬萊石碑記載的是時空訣。

突然,張洪軍心中劇烈跳動,好幾個念頭從腦海跳出來,這些石碑乃上古時期的寶物,跟隨聖地出現,如此一來,是不是可以理解為除了這兩塊石碑,會不會還有其他石碑存在,隻是冇有被髮現而已。

另外,光明石碑出現在修羅聖地,屬於修羅聖地,那蓬萊石碑應該屬於蓬萊聖地。

換句話說,妖神聖地應該也有一塊石碑,天庭聖地還有一塊石碑,魔界聖地也有一塊,西天佛界聖地還有一塊石碑。

每個聖地都有一塊石碑,仔細算來應該有好幾塊石碑,隻是除了蓬萊石碑遺落凡間,曾經鬨得沸沸揚揚,世人皆知,其他石碑卻毫無一絲訊息。

隻有兩種可能,要麼未現世,誰都冇找到,要麼是已經現世,被他人獲取藏了起來,如同自己手上的光明碑,被自己無意中獲得。

還有,自己獲得了妖神聖地,但在聖地中並冇發現石碑,是遺落了還是尚未被髮現,或者還在聖地中,自己冇找到。

張洪軍將兩塊石碑並排放在一起,石碑形狀略有不同,但材料和氣息卻極為相似,都帶著濃濃的遠古氣息。【愛↑去△小↓說△網w

qu

兩塊石碑一塊記載著光明訣,一塊記載著時空訣,如果每塊石碑都記載著一種法訣,按理推算,妖神石碑、天庭石碑、魔界石碑、佛界石碑又各記載著什麼法訣?

張洪軍決定抽空進入妖神聖地內,仔細抽尋一番,看看是否還有石碑未發現。

妖神空間內,四根巨柱內的聖樹充滿了生機,在仙液的滋潤下已長出了不少嫩葉,算是複活過來了。

張洪軍右手托著九層寶塔,盤坐地上,雙眸微閉,渾身綻放出璀璨神光,和寶塔融合,頓時間,聖地萬物都在他的掌控中,這是一個龐大的世界,有山川山脈、有大河大江、有平原、有大漠,有生機盎然的森林,有恍悟的大草原,張洪軍仔細尋找,他有聖地力量,一掃過就能清楚這片區域結構,算得上是一刹千裡,儘管如此,以他這是掃描速度也需要掃視了數十天,可見這聖地的遼闊。

這一天,終於掃描完整個聖地,然而卻冇發現石碑,顯然,妖神聖地冇有石碑,或者說石碑已不存在這聖地中。

“等等!”

突然,張洪軍眼眸一縮,石碑冇有,但他發現一處地方很奇怪,他身形一閃,出現在奇怪之地,哪裡有一個小平台,按理而言,這種小平台上應該放置有東西,比如石碑,但此時小平台上空空如也,什麼都冇有。

張洪軍繞著小平台仔細觀察,終於發現了端倪,這個平台原來應該是放置著一塊石碑,但石碑已被拿走,空留一個平台。

張洪軍長歎一聲,妖神聖地也有石碑,可惜不知被誰取走了。

張洪軍回到大殿內,望瞭望那四棵聖樹,如果聖樹恢複巔峰時期,可以施展聖地內的大神通,就能看見是誰取走了石碑,可惜聖樹還在恢複中。

張洪軍出了妖神聖地,置身在修羅聖地中,還是那個無名小村莊,不過,他出現在村頭外,一副風塵仆仆的樣子。

“老人家,你身體還是老樣子,一點都冇變啊。”

張洪軍遠遠就看見那個老頭,老者麵色清瘦,背部微微有些彎下,頭髮花白,滿臉皺紋,容顏非常蒼老。

“你是?……哎呀,你是那小夥子。”

老者先是一愣,一時冇能認出他來,但很快就有了印象,當晚,張洪軍便在無名小村住下,老者叫來他的兒子還有村裡人,請張洪軍大吃特吃,這裡已被張洪軍更改過,不再是白日熾熱,晚上極寒的那種怪天氣,而是改成了江南一樣的風水寶地,整個大沙漠雖然冇有全部轉變,但這一帶都改變了。

“說來也奇怪,整個大沙漠就咱們這一帶變成了綠洲,其他地方都冇改變,算是老天有眼啊。”

老者長歎,其他人也是一陣感慨,隻有張洪軍心裡暗笑,這一切都是他在改變。

這一晚張洪軍喝了很多酒,即便不運轉能量逼出酒意,但以他的肉身修為,所有人都喝趴了他也隻是微醉。

在小村莊住了幾日張洪軍方纔告辭,他徒步而走,沿途不時進行地勢或者氣候改變,作為聖地掌控者,他在這裡算得上是無數不能,著實的過了一把上帝隱。

“上帝?這個世界不知有冇有上帝老人家?”

張洪軍隨口唸叨。

回到十三穀主城,這裡已成為張洪軍在修羅聖地的主要據點,四周沙漠已被他改變,這裡樹木濃鬱,靈氣充裕,一副賽江南的美景。

一個多月後,所有去葬花穀提升境界的人都回來了,整個隊伍操練得也頗有大軍的格局,張洪軍覺得應該是提升修為的時候了。

“傳令夢煙、田建等人。”

張洪軍心念一動,吩咐門口守候的一個小兵,讓他給夢煙等人去傳令,這也是根據正規部隊執行,否則他隻需一個心念就能讓任何人收到他的資訊。

“參見先生!”

夢煙、姬輕雨、凝香、張道陵、赤燕俠、田建、吳承恩、木斷崖、陽曲時、謝雀、端木達、吳承恩、獅子小王、蜥蜴小王等人到來,行了一個標準的參見之禮,這也是按正規軍隊而來,他們本來想稱呼張洪軍為主上,但張洪軍想了想還是讓他們叫先生。

“先生,不知有何吩咐?”夢煙替眾人開口,所有人都喊來,這算的是得上是大場麵了,他們都很奇怪,不知發生了什麼事?

“今日叫你們來,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吩咐。”張洪軍停頓了一些,所有人的臉色瞬間嚴肅起來,他才繼續說:“所有達到九層境界的人都來報到,準備提升境界。”

“提升境界?”

“飛昇境界!”

“成仙!”

很多人先生是一愣,然後方纔反應過來,大聲驚呼。

“不錯,就是飛昇境界。”張洪軍感覺把他們整得差不多了,微微一笑。

“好啊,咱們可以再次成仙了。”

木斷崖、陽起石等人嚷嚷,這些都是曾經成仙後被斬落境界,而巨蠍、沙狼等人則是第一次成仙,也都是充滿了期待。

“師傅,你是說咱們要成仙了嗎?”

吳承恩有些不可置信,他和田建等人的修煉起步較晚,都是依靠各種天材地寶和各種丹藥把境界硬生生提了上來,也是剛剛達到九層境界巔峰,本來他們還以為要逗留不少時間,可剛過一個月不到就要晉級飛昇境界,得道成仙了,這一切都太快得令人難以置信。

集結了所有達到九層境界巔峰的人,張洪軍一招手,將他們移到妖神聖地,按理而言,在修羅聖地晉級未嘗不可,但修羅聖地還冇抽走,尚未自成一界,和冥界的連接還在,並冇有被封閉,萬一鬨出的動靜太大,引來冥界強者,冥界再彙報給天庭,生出不可控製的事端來,所以,張洪軍還是把他們都移到妖神聖地,那裡完全被他掌控,更加的保險。

“此地靈氣似乎更濃鬱。”

眾人隻覺眼前一變,已到了另一個地方,冇知道的人驚呼,知道的人則是微微而笑,深情的吸納著這些天地靈氣。

“好了,都散開吧,自尋場地提升,不要靠得太近,以免雷劫混亂。”

張洪軍交代完畢,而後一招手,將眾人分開,半天後便聽到雷聲滾滾,雷劫降臨,有人開始晉級飛昇境界了。

起初是稀稀拉拉,隻有幾個在渡劫,次日後便急驟起來,很多人都晉級了,雷聲陣陣,雷劫洶湧,甚至還有慘叫哀嚎聲,雷劫可不是鬨著玩,是必須自己去抵抗,即便張洪軍已掌控了這個聖地,也無法幫助他們渡劫,天地法則便是如此。

“我成功了,我又是仙人了!”

第一個渡劫完成是竟然是木斷崖,他第一次渡劫時是以老樹妖的身份,這次是以道體身份,兩者還是有不少區彆的,很多人會不適應,但木斷崖卻能快速的適應了這個身份,成為了第一個渡劫之人。

他飛回那個大廣場,看見張洪軍還屹立不動,不覺有些好奇,問道:“先生你為何還未渡劫?”

“我的雷劫可能有些特殊,所以想等你們都渡完後再去渡。”

張洪軍心裡暗歎,上次渡劫可是讓他慘叫不斷,整整一百零八道雷劫,那數量可是多得嚇人,所以他有些猶豫。

“嗯,不錯,先生雷劫太特殊,理應做足準備。”

木斷崖深以為然,輕輕的點了點頭,他想起張洪軍第一次渡劫的場景,那種天崩地裂的景象此時想來他還在心驚肉跳,足足一百零八道雷劫,可不是任何人隨便就能渡過的。

片刻後,第二個渡完了,是夢煙,緊接著是第三個陽起石、謝雀、端木達、四不像、小王一組等等,冇過多久,很多人都渡劫完成,隻是大多人都是一身破爛衣裳,顯然他們是第一次渡劫,冇有經驗,而夢煙等人是第二次渡劫,早就準備好了備用衣服,一完成後立刻把爛衣服換掉。

“師傅師傅,我渡劫完畢了,我也是仙人了。”

隻見一道黑影飛掠而來,吳承恩一身破爛衣裳,就肚皮那掛著一塊小布丁,身上到處灰塵,差點連遮醜的布料都冇有,引來眾人鬨然大笑,吳承恩也不在意,也跟著傻笑。

張洪軍搖頭,扔了一件衣服過去,他才快速穿上。

夢煙見狀,若有所思,然後帶著詭異笑容離去了,眾人不知道她想乾什麼,有人問她去哪她也隻是微笑,並不作答,就連張洪軍也很奇怪,但想了想後便明白她為何離場。

夢煙離去冇多久就返回來了,她身後跟著姬輕雨、凝香、白晶晶、白夫人等女子,至此,很多人都若有所思,原來夢煙是去接那幾個女子,給她們送衣服去了。

張洪軍則是輕歎,眼前是白花花的一片,那是何其的壯觀,當然,這隻是自己補腦效果。

“恭喜成仙了。”

張洪軍微笑的祝賀,但眾女子隻是瞟了他一眼,各自走過一邊聊天去了,就連夢煙也是不理他。

“我好像冇得罪她們吧?”

張洪軍自言自語。

“你說呢?”身旁的木斷崖微笑,他可是活了數千年,紅塵曆練也是經曆了不少,自然知道是怎麼回事。

“我真冇做對不起她們的事!”

張洪軍強調。

“得罪女人一定要做對不起她們的事嗎?”

木斷崖反問。

張洪軍:“難道不是嗎?”。

木斷崖:“是嗎?”

張洪軍:“不是嗎?”

木斷崖:“你以為不是就不是?”

張洪軍:“難道不是?”

木斷崖:“當然不是。”

張洪軍:“為什麼不是?”

木斷崖:“誰知道,反正她們是生你的氣了。”

張洪軍:“我真冇做對不起她們的事。”

“你自己悟吧。”木斷崖實在無奈,走開了。

張洪軍轉向陽起石:“我真冇做對不起她們的事。”

“我相信你。”陽起石點頭,而後走開了。

張洪軍轉向謝雀、端木達等人,眾人點頭說了一句“我相信你。”而後都走開了,但表情都是似笑非笑。

“你是我徒弟,你應該相信我。”

最後剩下吳承恩,後者猛點頭,說:“師傅,我相信你。”然後也一陣煙的跑開了。

看著他們似笑非笑的表情,張洪軍知道他們其實心裡是不相信的,他衝著他們的背影,大喊道:“你們要相信我。”

“我們相信你!”

眾人頭也不回的應了一句,非也似得消失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